Download...

超脫三界


不入五行

“這是什麼鬼……”張誠一臉都是懵逼,不過不管怎麼說,這地方怎麼看怎麼詭異,而且自己還是從玄鐵棺裏過來的,肯定不是什麼好地方,要想回去,這塊石碑應該是關鍵。

但是既然來都來了,也不急着走,乾脆看個清楚再說。

現在他身處的地方是一片凹陷地,除了遠處的高山,附近的情況都看不見。

張誠掏出哭喪棍,做好防備,腳下一蹬跳了去,舉目往四周一看,又是一驚。

自己的周圍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土包,有大有小,看得人密集恐懼症都要犯了。

“這尼瑪……這特麼該不會都是墳包吧……”

張誠環視一圈,發現視線範圍內全是墳頭,一直延伸到極其遙遠羣山之下,數量簡直不可想象。

更詭異的是,地面全是乾裂的黃土,沒有一根草,更別提樹了。

不僅如此,不管是天還是地,張誠都沒有發現一點活物的蹤影,簡直戈壁沙漠還要荒涼,周圍一片寂靜,連風聲都沒有,處處透着陰森詭異。

如果硬要用一句成語來評價眼前的景象,那是……了無生氣。

“真是見鬼了……”

張誠面色詭異到了極點,地球絕對不可能有這麼大範圍的墳場,這特麼到底是在哪……

等等!

超脫三界……

不入五行……

這兩句話怎麼這麼耳熟……

張誠冥思苦想了半天,突然全身一抖,這特麼說的不是殭屍嗎!

難道這裏……是傳說的屍界?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362章 天墟濃霧?????猴子失望的說道:“上面說的就是隻有這些?”在得到林傑肯定得回答以後,猴子情緒低落的說道:“我操,我本還以爲這上面是些有用的東西,原來是嚇唬人的話而已,這不是什麼收穫也沒有嗎??

我搖着頭說道:“猴子,你錯了。這些話其實反而給我們提示。這扇大門就是通往那個神祕東西的大門。你想想這些話肯定是樓蘭王將人刻上去的,他這麼做的目的肯定就是爲了讓這個古城裏面的人不要到城門的後面去。也就是說他要隱瞞裏面的祕密,那麼我們要找的東西就肯定在裏面了。這就是欲蓋彌彰的意思。?

猴子說道:“那依你的意思,我們就應該進去了?”?

我說道:“是的,我想除此以外,我們別無選擇。”?

其他的人最後都同意了我的說法。我們一致決定管他什麼妖魔鬼怪,先進去再說。我們就都圍了上去。雖然說大家都知道這上面寫的什麼地獄之門都是嚇唬平民老百姓的,但是畢竟我們心裏誰也沒底,真的到動手打開城門的時候卻又有點畏手畏腳的。這堵城牆其實是鑲嵌在巖壁裏面的,城牆的頂端已經和上面的巖壁接在了一起,要想看到城門後面的情況只有打開大門這一個辦法了。在大門的正中間是一把巨大的鐵鎖,只是鎖這種東西現在是難不住我們的,大壯什麼鎖都會開,我就曾經笑話他說特種部隊其實就是培養高級小偷的地方。只是不知道着一千年以前的鎖大壯會不會開。?

猴子的好奇心特別的重,他湊到城門的跟前,想要眯着眼睛從門縫裏朝裏面偷窺,結果卻發現這道城門和城牆嚴絲合縫的,連一點縫隙都沒有。猴子相當的失望,嘴裏嘟囔着:“有必要搞得這麼隱祕嗎?這裏面難道是皇后娘娘的澡堂子?臉澡堂子也要修這樣氣派的一道門,這個樓蘭王還真的把他的媳婦當個寶貝了。”?

我們都拿好了武器,我更是一隻手那槍,一隻手那黑刀,無論裏面竄出來一個什麼東西,我都有傢伙招呼它。大壯責無旁貸的擔當起了開鎖的重任,他走上前去,一陣擺弄以後說道:“咦,這個鐵鎖怎麼是打開的?”果然這把鎖的鎖芯部分已經是被人從裏面抽了出來。?

猴子說道:“看來肯定是虎少他們乾的。”?

我看着大壯手裏的鐵鎖說道:“不對,你看這個鎖芯的顏色和外面的外殼是一個顏色的。你想想把一個放了千年的鎖芯從裏面抽出來,鎖芯和外面的外殼會是一個顏色的嗎?這把鎖肯定是很早以前就被人打開過了的。”?

會是誰會將這個大門打開呢?我們當然是不知道的,我們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猴子朝着我們將他的手指頭一個一個的伸直了,當他伸到第三個的時候,就猛地一下推開了城門,然後就閃到了一邊。我們全部人就將手中的散彈槍全部舉了起來,對準了洞開的大門。?

猴子見我們舉着槍好半天都沒有動靜,好奇的探出頭來,一看城門的外面就是一條小的暗河,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前的那條。我們等了一分鐘,什麼動靜都沒有,這纔將槍放了下來,看來我們果然被大門上得字騙了。猴子顯得有點失望,說道:“我操,我還以爲會從裏面跑一個奧特曼出來呢,原來什麼東西都沒有。”?

我們仍然不敢大意,就端着散彈槍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古城。外面是一團的漆黑,和城裏面的光芒四射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城裏面的時候我就仔細的觀察過了,城裏的光其實是來自於地下的土壤。也不知道那些土壤裏面有什麼東西,居然能散發出若有若無的光線,着實讓人感到費解。?

我們腳下的暗河靜靜的流淌着,當我們轉過了一個彎之後,我們用狼牙手電照出去,在五十米開外的地方就有一陣的反光。剛子說道:“前面好像是一大片水域。”我們仔細看去,果然這條小的暗河在前面就忽然變寬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寬,前面好像是一個湖泊。我看到這裏的時候就想到了那個溫泉裏面張着幾隻長觸手的怪物。這裏又出現了一個湖泊,該不會水下面又有設麼東西吧?難道城門上面說的危險就是指這個湖泊??

我說道:“大家可要瞧仔細了,當心水下面又東西。”?

我們都更加的小心起來,但是很快我們就發現,我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這個湖泊雖然很寬,我們的狼牙手電都照不到對岸,但是卻是很淺,最多隻有一米多深,就好像一個游泳池的深度。裏面就算是有什麼怪物也不可能是什麼大塊頭的。況且這條暗河的水很清澈,一眼就能望到底,這讓我們放心了不少。先前的經歷還讓我們心有餘悸,我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了。?

在湖泊的邊上有一條人工修建的石板路一直沿着岸邊往前延伸。我說道:“看來那道城門上面的字果然是用來騙城裏面的老百姓的。既然這裏都能夠建石板路了,哪裏會是什麼地獄嘛。”?

猴子說道:“你小子就是讀書讀傻了,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你看古時候的那些皇帝,哪一個不是喜歡搞這一套。盡拿一些神神叨叨的東西來嚇唬人,皇帝們都說自己是天子,還不是用來嚇唬老百姓的,目的就是讓他們乖乖的聽話而已。還有那個比鬼還醜得夜郎王,不也是搞了一個面具戴在臉上嗎。這都是一個道理。見多了就不奇怪了。”?

我們就沿着石板路一路往前。這個湖泊比我們想象中得巖寬闊許多,我們一直走了近一個小時也沒有走到頭。就在這個時候我們旁邊的山壁一下子就消失了,前面出現了一個一百多米的大豁口,我們的腳下也出現了一個想水庫一樣的堤岸,這道堤岸大概有五六米高,將那條暗河攔腰截斷。我們看到的湖泊其實就是一個水庫。而在堤岸的另一側就是深不見底的懸崖。我們用手電照下去,根本就看不到底。猴子就探出了半個身子往堤岸外側的兩邊照,居然連兩邊的山壁都一直往外延伸出去,根本就看不到頭。?

猴子吐着舌頭就縮了回來,說道:“我的神呀,這外面究竟是什麼東西呀?怎麼這麼的寬敞,好像是無邊無際的。這世界上居然有這麼寬大的洞穴,居然連邊都看不到。我沒有看錯吧?”說着猴子好像是賭氣一樣的,從地上撿起來一塊排球大小的石頭,然後就朝着外面的懸崖仍了下去,讓我們感到震驚的,我們居然一直都沒有聽到石頭撞擊到下面的聲音。難道使我們沒注意聽?猴子又扔了一塊下去,結果仍然是一樣的。沒有聲音從下面傳上來。?

我們彼此的眼神裏面都充滿了驚駭,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腦袋裏面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是不是這個懸崖是沒底的虛無的空間?它是如此的深,以至於我們根本就聽不到下面的聲音。我自己都被我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

我望着外面的這片巨大的虛無的黑暗,隱隱感到了一種空虛的壓迫感。我搜索着大腦裏的詞彙,竟然沒有一個地質名字可以命名這裏,這好像是巨大的地質空隙,這麼大的空間,似乎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大量的巖洞體系壽命終結,突然崩塌,形成的巨型地下空洞。?

這是地質學上的奇景,我竟然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如此罕見的地質現象,我突然感覺自己要哭出來了。這是一種人在面對着大自然的無窮的力量的時候的一種震撼。?

猴子好像和這個懸崖耗上了,他就拿着手電飛快的跑到堤岸的另一頭,試圖再看看另一側的崖壁的情況。遠遠的就看見猴子的狼牙手電的光柱在那裏晃動。然後就聽見了猴子興奮的喊聲:“你們快過來,這裏又東西。”?

我們一聽就趕快的跑了過去,猴子正站在一個好像是水渠的旁邊,他的手電光柱就停留在堤岸的盡頭的石壁上。在他的光柱的照耀下,石壁上面出現了幾個雕刻的大字,這回我可是認識這些字的。雖然這些字都已經有點模糊不清了,但是我還是依稀能看出來這些都是繁體字,上面寫的是:“天墟濃霧慎之”六個大字。?

我們幾個就面面相覷了,這些字是什麼意思?天墟是什麼東西?天墟這個詞好像在哪裏聽到過,但是也只是說是在地龍谷裏面,難道這個水庫就叫天墟?怎麼看也不像呀。濃霧倒是很好理解,但是這裏一望無垠的,哪裏來的什麼濃霧,不要說濃霧。水庫的水面就連水汽都沒有。慎之也能理解,就是小心的意思。那麼連起來就是小心天墟里的濃霧了。但是這些字究竟指的是哪裏呢??

而且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到目前爲止看到的文字都是怯盧文,而漢字的出現卻還是第一次。是什麼人居然會在樓蘭人的地盤上寫漢字呢??

就在這個時候,黃鸝說道:“你們看,下面還有三個字。”? 猴子看了半天也是相同的結果,他調侃的說道:“看不出來,還是你們老李家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能出一個我們老侯家的人物呀。”?

黃鸝接嘴道:“那簡單,改天我們到花果山的水簾洞裏去倒一倒齊天大聖的鬥,裏面姓猴的多得是。說不定裏面還有你們家的祖宗呢?”?

猴子也不是好惹的,他斜着眼睛說道:“我說黃家大妹子,這還沒有過門呢,這麼爛紅薯的花言巧語就被你學到家了。”?

我沒有搭理他們兩個的鬥嘴,但是猴子的話卻提醒了。這上面是老李家的人,那麼……。三個熟悉的字浮現在我的腦海裏面,我在朝那三個字看去,簡直是越看越像。我脫口而出道:“李如風,這是李如風。”?

我脫口而出的“李如風”讓他們都來了興趣,再一看,果然就是李如風。據三絕島上的文字敘述。爲了解開家族的詛咒,這個天才不遠萬里來到了這裏。倒是卻是鎩羽而歸,不得不回到了江南。其後李家的後人也曾經試圖再次來到這裏,但是都無功而返。想不到我們居然在這裏見到了老祖宗的手跡,想起來都是非常的激動。?

三爺就有點激動了,他看着石壁上斑駁的字跡,眼睛裏面就翻出了淚花。同樣地李家族人,同樣爲了解開詛咒而耗盡心力。這怎能不讓他激動。他哽咽着說道:“如果真的是李如風前輩的話,那麼這上面說的就是沒錯的了。他一定知道我們李家人總有一天還會有人找到這裏的,他這是在提醒我們。”?

我們又朝四周看了一看,這裏哪裏有什麼濃霧的跡象。也不知道這個李如風究竟要告訴我們一個什麼東西。難道濃霧裏面真的會飛出來一隻奧特曼??

看完了巖壁上的字跡,我們就向堤岸的盡頭走去。走着走着,前面的猴子就說道;“你們聞到沒有,這麼東西這麼臭呀?”?

果然我們也聞到了一股淡淡地臭味,大壯的臉色就有點驚訝了,他說道:“不對,這好像是屍體腐爛的味道。”?

屍體既然在腐爛了,那就說明有現代的人死在這裏,不用說那就是虎少他們。我們趕快朝臭味傳來的地方跑去,很快,我們就在一個水渠裏發現了臭味的來源。一個人背朝上趴在了水渠裏面,背上還揹着一個和我們一樣的大大的旅行包,他的一隻手還盡力的往前伸,手指已經觸碰到了水渠盡頭的一塊大石上面。?

黃爺顧不得臭味,將那個趴在地上的屍體掰了過來,我們都差點吐了出來,這個人的身上已經爬滿了蛆蟲,臉已經爛的不成樣子了。黃爺臉色就有點難看了,他說道:“是瘦猴,他是山虎身邊身手爲靈活的一個保鏢。他怎麼死在了這裏?”?

剛子也忍着臭味蹲了下去,在那個叫瘦猴的人身上翻看了幾下,搖着頭說道:“三爺,沒有外傷,看不出來是怎麼死的。”?

我們都覺得很奇怪,這裏已經沒有往前通的路了,這條堤岸到了這裏已經是到了盡頭了,虎少他們到哪裏去了?而且這個叫瘦猴的人的臉是衝着水庫的方向的,也就是說他是在往回走的時候死掉的,但是我們的前面就是虛無的懸崖,難道他是從懸崖下面上來的?我轉身看看了外面無盡的黑暗,又覺得好像不太可能。?

我們圍着地上的屍體看了半天也沒有結果,這個人的身上的確是一點傷痕都沒有,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死的。三爺走到了我的身邊,順手就丟給了我一支菸,這裏的臭味有點燻人,點上一隻煙也好去去味兒。三爺憂鬱的看着外面的黑暗,顯得有點憂心忡忡的樣子,我知道他是在爲這個艱難的旅程而擔憂。?

他重重的吸了一口煙說道:“洪蘇,你有沒有後悔來到這裏。這裏是一道坎,李如風老前輩走到這裏也是過不去了,這裏肯定是兇險萬分的。”?

我長長地吐了一口氣說道:“三爺,別這麼說。我既然來了就沒有什麼後悔的。其實現在我挺佩服你的。你一個人扛起了這麼沉重的責任,我也是李家的一份子。解開我們家族身上的詛咒我也是有責任的。你放心吧,我們一定能找到那個解開我們身上的詛咒的東西的。”?

三爺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道:“加油吧,我們李家的希望就在你的身上了。對了,三爺指着後面的屍體說道:“你這麼看這件事情?”?

我搖着頭說道:“看法都是談不上,但是我總覺得這個人死的不簡單,從他臨死之前的樣子來看,他好像是要做什麼事情。當然這只是一種直覺而已。”?

“哦。”三爺饒有興致的說道,“你覺得他想做什麼?”?

我卻搖着頭答不上來,三爺就和我一起又走了回去。我總覺得我們能從這個人的身上發現一些什麼東西,但是卻總也找不到。瘦猴是死在一條水渠裏面的,這條水渠一頭連着水庫,另一頭則往堤岸的外面延伸出去,然後就分成了好幾條小水渠四散開去。先前猴子發現李如風的字跡的時候,腳下站立的就是其中的一個小水渠。而水渠已經被一塊石頭堵死了,所以水渠裏面一滴水都沒有。但是旁邊卻還有一個小水渠卻一直都有一股細細的水流在流淌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流了上千年。?

我看到這些水渠就有點奇怪。既然有了這條水渠了,幹嘛還要在弄一條水渠出來?在我們找不到一點線索,前面有沒有了路的情況下,任何一點可疑的地方我們都不能放過的。我說道:“猴子,大壯,你們沿着這條有水的水渠下去看看。”? 364章 沒有門的屋子?????猴子他們兩個就沿着水渠走了下去,下面五六米遠的地方就是那個讓人覺得無限寬大的空間了。不到一分鐘,猴子就叫道:“這裏有點邪門,你們下來看看,”?

所有的人就都走了下去。在一塊山石的後面,出現了一個小房子。這個房子就是靠着懸崖修建的,由這附近的那種黑色的石頭堆砌而成,四四方方的大概有二十幾個平米的樣子。我們圍着房子走了一圈,卻沒有發現有什麼異常。我說道:“猴子,你鬼叫什麼呢?有什麼邪門的?”?

猴子說道:“你的眼睛長在腦門上呀,這麼明顯的東西都看不到,你看看這個屋子有門嗎?”?

猴子這麼一說,我們這才注意到果然這個屋子是沒有門的。我們都被猴子的那個“邪門”給誤導了,光顧着找什麼不同尋常的東西去了,卻忽略了一些平常的東西。我一看就樂了,說實話,我這一輩子還沒有看到過沒有門的屋子,設計這個屋子的人太有想象力了。但是,屋子就是拿來主或者是使用的,沒有門顯然是不正常的。一定有什麼古怪的。我就又仔細的看看了,很快就發現了其中的玄機。?

原來那條有水的水渠就一直通到了那個屋子那裏。屋子的一堵石牆下面有一個四四方方的水槽,水渠裏的水就流到了水槽裏面,溢出來的水就沿着水槽另一端的水溝往下面的懸崖流了下去。?

猴子就好奇的跟着那條水溝往下面的懸崖看去,結果卻是大叫起來:“乖乖龍的東,我的親孃呀,你們看下面有一條鐵鏈。”?

猴子的話讓我們大吃一驚,我們現在正在爲找不到路而犯愁呢,想不到這裏還有這東西。我們都小心翼翼的彎着腰朝下面看,果然在距離我們腳下不到一米的地方就有一條比我們的手臂還粗的鏈子,這條鏈子很長,筆直的通到了下面然後就沒入了無盡的黑暗裏面。?

猴子高興的就想往那邊跑,我一把抓住他說道:“你老是改不了你這個猴急的臭毛病,你也不看看你的兄弟是怎麼死的?”?

猴子不解的說道:“爛紅薯,你的腦袋讓門夾了?我猴子打小就是獨生子女,年年我們村的村長都會發一朵計劃生育的大紅花,我什麼時候有了一個兄弟了。”?

我朝那邊怒了努嘴說道:“那邊不是有一個瘦猴嗎,你是猴子,他不就是你的兄弟嗎。你也不想想,這裏連李如風都過不去,哪能就這樣冒冒失失的下去。我們還是把這裏的情況搞清楚了再說。?

猴子一聽,我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就和我一起走了回來。我們又走到了那個奇怪的屋子那裏。這個水渠的設計着實的奇怪,怎麼會有這樣的一個水槽呢??

我用狼牙手電照下去,這個水槽裏的水是清澈見底的,我很容易的就看到這個水槽還很長,居然朝屋子裏面伸進去了近一米。也就是說從這個水槽裏面是能夠進入屋子的。我把我的發現告訴了他們,大家也覺得很是奇怪。開一個門也不是什麼費勁的事,幹嘛要這麼大費周章的。如果說裏面有什麼東西不想讓人看到而不設門的話,那又怎麼多此一舉高中麼一個水槽呢??

大壯藝高人膽大,就一個人跳下了水槽,然後鑽了過去,很快大壯就又鑽了出來,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說道:“這裏面有兩具白骨,你們都過來看看吧。”?

我們就都準備鑽下去,這時三爺說道:“你們進去吧,我就不進去了,我這老寒腿被這冷水一激,待會又得犯了。”?

大飛走在最後面,嘴裏還叼着一支菸,也搖着頭表示煙抽完了再進去。反正裏面巴掌大的一塊地方,估計也擠不下這麼多的人,我們就不管他們兩個鑽了進去。?

我們潛水通過了水槽,然後就進入了這個神神祕祕的屋子。我用手電朝屋子裏面掃去,結果卻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預料。 當娶則撩 原本以爲這樣一個神祕的屋子裏會有什麼不同尋常的東西,結果除了地上的兩具白骨就什麼都沒有。?

猴子也從水裏鑽了進來,第一句話就說道:“這是什麼鬼地方,好氣悶喲。”的確這裏是密不通風的,空氣顯得很悶。我們都爬了上去,屋子裏面就顯得有點擁擠了。大壯和阿豹就蹲下了身子去研究地上的兩具白骨了。其餘的人就跑到四面的牆壁上去仔細的查看起來。憑我們的經驗,一般來說,這種地方應該有什麼壁畫和文字一類的東西的。?

但是我們再一次失望了,這些牆壁上面顯得狠粗糙,根本就沒有什麼壁畫一類的東西。倒是猴子有了發現。在靠近懸崖一面的牆壁上有一個瞭望孔一樣的東西,孔裏面是一個透明的水晶石一樣的東西。把臉湊過去一看,這裏能透過水晶石看到外面的懸崖和旁邊堤岸的情形。還能看到外面大飛火紅的菸頭一閃一閃的。?

猴子的注意力就被這個水晶石吸引住了,就站在那裏不停的打量,我知道猴子是在估量這東西究竟值不值錢。我們進來這麼久了,還真的沒有找到幾件值錢的東西。我看見大壯他們兩個還在研究着地上的白骨,就問道:“你們有什麼發現沒有?”?

大壯說道:“是刀傷,一刀斃命。而且還很像是偷襲。都是從背後刺進去的。”看着地上的兩具白骨,我就想到了那塊巨石頂端的三具白骨,他們也是死於偷襲,難道他們都是死於同一個人之手?這個樓蘭的地下古城裏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呀??

就在我們還圍着白骨看的時候,那邊研究水晶石的猴子尖叫了起來,吼道:“你們看,你們看,外面是什麼?”?

猴子的聲音有點慌亂,我們馬上丟下了白骨,朝那個水晶石那裏看去。我們就看到了外面的本來空無一物的懸崖下居然是雲霧涌動。接着外面的三爺的手電光,我們清楚的看到那些雲霧已經飛快的涌到了堤岸這邊來。?

我們還沒有看明白,就聽見身後一陣水響,轉身一看。三爺鑽了進來,他臉色蒼白,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說了一句:“出去不得。”然後哇的一聲吐了一口血就直直的倒在了水槽裏面。? 正在張誠詫異的時候,周圍突然出現了輕微的聲響,在這種絕對寂靜的環境格外刺耳。品書網()

他仔細聽了聽,發現聲音好像是從地下傳來的,而且越來越近,越來越響,像有什麼東西正在泥土裏往爬。

張誠瞬間變了臉色,將哭喪棍擋在胸前,凝神以待。

很快,他周圍的五個墳包都微微顫動起來,頂的沙石不斷往下滾落,出現了一個個窟窿,五具骸骨從裏面緩緩爬了出來。

這些骸骨身的肉全都爛光了,只剩下一副光禿禿的骨架,每一具身高都在兩米左右,骨骼寬大。

更恐怖的是……這些骨頭架子並不是白色的,而是呈現出一種詭異的青銅色,看去像是終結者裏的t800一樣,黑洞洞的眼眶裏還有兩顆碩大的眼珠,此時正死死的盯着張誠。

“骷髏兵都出來了?”

張誠驚得合不攏嘴,在他之前的認知裏,即使變成了殭屍也不可能完全以骨架的形勢存在下來,畢竟殭屍行動靠的是屍氣和陽氣,而這些氣息平時是儲存在屍丹的。

要是肉都沒有了……屍丹放在哪?

而眼前這幾具骷髏架子都有屍氣,應該在銅屍修爲左右,明顯不是鬼修變化出來的,難道屍丹在骷髏頭裏?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別多。

之前見識過了有屍氣的倀鬼,沒想到現在又碰見了這種詭異的殭屍。

更重要的是,周圍密密麻麻的墳包不可計數,要是下面都是這玩意兒的話,那樂子可大了。

張誠正想着,一隻骷髏突然張開了嘴,發出一陣低沉的聲音。

“居然有人敢闖進屍冢,幾百年來頭一遭啊!老祖今天運氣好,可以開葷了。”

張誠嚇了一大跳,“你會說話?”

骷髏架子嘎嘎大笑起來,“小輩膽子還不小,老祖給你一次機會,乖乖束手擒,讓老祖將你煉成屍兵,這樣還能留下一具全屍。”

張誠眉頭一挑,瞬間恍然,這些骷髏架子應該都沒有意識,現在是被一個自稱老祖的人操控。

不過這裏不是屍界嗎?怎麼會有什麼老祖?

難道之前自己猜錯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骷髏沒有舌頭的緣故,那個老祖說話口齒含糊不清,語氣也很古怪,但好歹說的是漢語,還是聽得懂的。

見張誠沒反應,五具骷髏同時咯嘣了下嘴,齊聲吼道:“你最好乖乖跟我走,免得老祖還要費勁抓你,嘎嘎嘎。”

張誠撓了撓頭,看着骷髏問道:“打聽個事,這裏到底是不是屍界?”

骷髏同時一愣,似乎沒料到張誠會問這種問題,半晌之後,骷髏才同時開口,聲音也拔高了幾分。

“你是從三界來的?”

“聽你這意思,這裏還真是屍界了。”張誠沒回答,想了想又問道:“既然是屍界,那你爲什麼還有神智,難道魂魄未散?”

骷髏冷笑道:“跟我回去,你自然知道了。”

張誠聳了聳肩,“不好意思,我洗了衣服還沒收呢,快下雨了,我得趕緊回去收衣服去,沒空去你那串門,拜拜啦。”

說完張誠準備閃人,但是五具骷髏已經嘩啦一聲圍在了他周圍。

“進了屍冢還想離開?”

一隻骷髏從墳包的窟窿裏脫出一根鎖鏈,也不再多說,直接對着張誠抽過來。

張誠腳下一錯,輕而易舉的躲了過去,同時左手一把抓住鎖鏈,飛身前,右手揮動哭喪棍,朝着骷髏當頭劈下。

“嘭!”

一聲悶響,這具骷髏根本沒有抵抗之力,瞬間化作骨粉,張誠瞅了地一眼,並沒有發現屍丹,應該是被那什麼老祖收走了,之後不知道用什麼手段操控了這些屍體。

張誠將鎖鏈抓在手裏,看了一眼,笑道:“什麼破玩意,連鬼器都不是,也好意思拿出來丟人現眼。”

說完他隨手扔在地,對着其他四具骷髏勾了勾手指,“我趕時間,要一起吧!”

“小子有點手段!你這棍子也不錯,老祖要了。”

四具骷髏同時放出屍氣,骨頭顏色更深了幾分,清晰顯示出銅屍的修爲。

這樣的對手,張誠還不放在眼裏,甚至連屍魔之身都不用,淡淡一笑說道:“操控這些小傢伙算什麼本事?有種出來跟我打一場!”

“吼!”骷髏不答話,同時大叫一聲,從四個方向飛撲來,同時攻擊張誠。

張誠不屑一笑,雙腳在地一蹬,高高躍起。

四具骷髏頓時抓了個空,剛一擡頭,看見一條棍影從天而降,突然一分爲四,打在它們的天靈蓋。

沒有任何懸念,四具骷髏的腦殼瞬間碎成了渣,身子抖了抖,躺在地不動。

“沒勁……”張誠搖了搖頭,陽間也有煉屍門派,控制的一般都是喪屍,偶爾有修爲高的能操控銅屍或鐵屍。

但是一次操控五具銅屍,在陽間怎麼着也應該是天師水準的法師,沒想到自己剛一來碰見一個。

不過這些骷髏雖然算是銅屍修爲,但是因爲沒有了屍丹,只能算是一次性用品,屍氣一耗盡沒用了。

而且失去了肉身的保護,防禦力遠遜於普通銅屍,實在是有點不經打。

更讓他好的是……那個老祖到底是個什麼鬼。

如果是殭屍又怎麼會說話,而且看到自己有神智一點也不驚,難道在屍界也有鬼屍同修?

“厲害!果然厲害!”在這時,身後突然響起一個古怪尖細的聲音。

張誠回頭看去,詫異的發現自己身後站了一個小孩,只有一米高,身穿着一件麻布衣服,看去破破爛爛的。

再一看長相,張誠忍不住呆了一呆,這“小孩”的一張臉皺巴巴的,看去像個六七十歲的老頭,給人一種怪異無的感覺。

“你是誰?”張誠皺眉問道。

“嘎嘎……”那人笑了兩聲,聲音像砂紙互相摩擦一樣,“老祖乃是這片屍冢的主人,小子本事不錯啊。”

“原來剛纔是你啊!”張誠朝周圍看了看,發現那人身後的墳包也有個窟窿,剛纔應該是躲在地下,於是笑道:“瞧你這模樣,該不會是土行孫吧?”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365章 劇毒濃霧?????我們被三爺嚇得不輕,阿豹連忙跳下了水槽將三爺從水裏面撈了起來。三爺的嘴角邊還有血跡,臉色蒼白如紙。三爺這是怎麼了,阿豹連忙喊着三爺的名字,用力的搖晃了幾下,但是三爺還是毫無反應。?

我們進來也就短短几分鐘的時間,這麼就搞成了這個樣子?還有外面的大飛這麼到現在都還沒有動靜?難道他們兩個在外面打了起來?剛子說了一聲:“大飛這小子呢?怎麼還在外面?說着就想跳到水槽裏去。我一把將他拉住了,說道:“你忘了剛纔三爺的話了,你出去想找死?”剛子就猶豫着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