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走到那座山頂,肖遙終於看清楚了牛家衝礦區的全貌,


不遠處,有一個差不多有足球場那麼大,數十米深的階梯型巨大礦坑,一條路沿着蜿蜒的盤坑公路直達坑底與一個洞口相連,那個洞,應該就是礦洞。

也難怪牛家衝一帶到處都是光禿禿的荒山,尼瑪都挖成這樣了,還能長出草木來纔怪。 黑子朝着礦坑一指,對肖遙說道:“以前這一帶,是一處山谷凹地,如今已經挖成這麼大一個礦坑,沈公子出事的位置,就在礦坑裏面,但案發現場肯定已經沒了。”

肖遙盯着礦坑思索了片刻,擡起頭來衝黑子問道:“那挖了這麼深一個礦坑,有沒有發現沈公子的屍骨?”

黑子搖了搖頭,

“這我倒是沒有聽說。不過我對這裏的情況不是很熟,肖大師,要不這樣,我找個人來,向您詳細介紹一下?”

肖遙正想找人瞭解情況,淡淡一笑:“那就有勞黑六哥了。”

黑子朝着礦區指揮部方向走去,肖遙則坐在山頂一塊大石頭上等着。

待黑子一走,肖遙立刻衝阿祁問道:“阿祁,你有沒有察覺到什麼異常狀況?”

阿祁揚起鼻子嗅了嗅,眯着眼睛說:“我聞到了僵族散發出來的氣息。”

“僵族?”

肖遙微微一怔,“你確定!?”

“這還能有假嘛!”

肖遙立刻想到了白龍觀的僵族,

等等!

白龍觀,尼瑪名稱當中不就有一個“龍”字嘛!

難道說沈子琪現在人在白龍觀?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也就是說,當年是僵族綁架了沈子琪。

還別說,真有這種可能!

肖遙想了起來,第一次見到蘭靜美,是在玄學會,當時他偷聽到馬慶芝與雲景泰的對話,雲景泰說他們的教主對沈懷柏很感興趣。

這尼瑪什麼情況啊!?

沈氏父子到底是什麼來頭?

怎麼僵族、火炎魔族以及妖族都盯着他們父子二人呢?這未免也太奇怪了。

爲了錢財?

不太可能,沈家在M市雖然也算是豪門,但他家所擁有的財富,絕不至於引來三族覬覦。

爲了什麼東西?

這種可能性倒是有,可問題是,如果真是爲了什麼東西,僵族綁架了沈子琪,應該用沈子琪與沈懷柏交換那樣東西啊!

而且,這些年來,沈懷柏幾乎完全在蘭靜美的掌控之下,沈氏整個家業都掌控在蘭靜美手裏,要得到什麼東西,那還不是易如反掌麼?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阿祁忽然說道:“主人,有人來了。”

肖遙回過神來,轉頭望去,只見黑子領着兩個人正朝這邊走來,

其中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身穿西服,打着領帶,看上去人模狗樣,

另一名皮膚黝黑,身材魁梧的傢伙,則穿着礦場工作服,頭上還戴着一頂綠色的礦工帽。

“待會你可別說話嚇到他們。”

肖遙叮囑了阿祁一句,立刻迎上前去,

黑子轉頭對那名中年男子說:“劉總,這位就是肖大師,雷爺的貴客。”

中年男子的臉上立刻堆滿了笑容,

“幸會!幸會!在下牛抽風。”

牛抽風!?

臥槽,這名字取的可真夠有勇氣的啊,他父母到底是咋想的?

肖遙正感到吃驚,對方遞過來一張名片,他接過名片一看,原來不是牛抽風,而是劉稠峯,是牛家衝礦場的總經理。

“劉總,幸會。”

“肖大師,這位是我們礦場勘察隊的隊長,李龍彪,李隊長。”

李龍彪?

肖遙心頭一怔,這傢伙的名字當中,也有個“龍”字,難道只是巧合?或者,從他這裏能夠得到一些有價值的線索?

劉稠峯又道:“我聽黑子說,肖大師在調查幾年前那起事故,李隊長剛好負責當時的搜救工作,詳細情況您可以向他了解。”

肖遙衝李龍彪淡淡一笑:“李隊長,麻煩了。”

“應該的,肖大師您想問什麼就問吧。”

“李隊長,當時忽然出現的那個礦坑,大概有多深?”

“大概有十二三米深,礦坑的直徑在兩米左右,總共掉下去了五個人。”李龍彪如實答道。

“那除了沈公子的屍體之外,其它四個人的屍體都找到了。”

李龍彪點了點頭,

“我們當時三十幾號人,足足找了三天三夜,也沒找到沈公子的屍體。”

“既然發生塌陷,下面應該原本就存在着一個空洞吧?”

“沒錯,下面有一個很大的空洞。”

“那個空洞,有沒有跟其它地下洞道相連呢?”肖遙追問。

“還真有!下面不但連着一條洞道,而且那條洞道還連着一個複雜的溶洞系統。”

“那你們就沒有設想過,沈公子有可能沒死,然後鑽到那條洞道里去了?”

“當時做過這方面的設想,但在那條洞道內並沒有發現腳印,而且,我們也對那個溶洞系統進行了搜尋,並沒有任何發現。”

聽李龍彪說到這,肖遙陷入了沉思。

塌陷的礦坑竟然連接着溶洞,那也就是說,綁架沈子琪的人,很可能早就埋伏在下面,發生塌陷後,他們通過地下溶洞,第一時間將沈子琪轉移走了。

不過有個問題,如果那幫傢伙的目的就是爲了綁架沈子琪,他們這麼做,又怎麼能夠保證沈子琪掉下去不會摔死呢?要知道,跟他一塊掉下去的四個人,全都死了。

剛想到這,肖遙忽然腦子裏一激靈,

等等!

那四個人的死,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他立刻衝李龍彪問道:“李隊長,當時你下去查看過情況,你覺得從那麼高掉下去,有沒有生還的可能?”

“我不瞞你,我個人是覺得,生還的可能性很大。”

“哦? 最美的青春遇上最不對的你 何出此言?”

“當時雖然發生了塌陷,但發生塌陷的區域都是鬆軟的泥土,即使掉下去,也會有很大的緩衝,至少不會摔死。”

“那另外四個人,是怎麼死的?”

“這就是讓我最想不明白的地方,他們四個人身上其實沒什麼太重的傷,但嘴裏和鼻子裏都塞滿了泥土,聽法醫說,他們都是窒息而死。也就是說,他們四個人掉下去的時候,都是頭朝下,口鼻塞滿了泥,又因爲巨大的衝擊陷入了昏迷,最終導致窒息而死。”

瑪了個蛋!

怎麼可能這麼巧,看來這四個人的死很有蹊蹺,說不定是綁架沈子琪的人爲了掩人耳目,用泥土塞住了他們的口鼻,把他們活活捂死了。 該瞭解的都已經瞭解的差不多了,再問,也不能從李龍彪嘴裏問出更多的信息,

眼看天色漸晚,是時候回去了。

肖遙謝過他和劉稠峯,便和黑子離開了牛家衝礦區。

在返回美墅度假村的路上,肖遙衝黑子問道:“黑六哥,你知道白龍觀吧?”

黑子立刻點頭,

“當然知道,白龍觀在H市可是相當有名的地方,而且,距離牛家衝沒多遠。”

肖遙心頭一怔,

“等等!你說白龍觀距離牛家衝很近?”

“是啊,其實就隔着一座大元山,不過一個在大元山山脈的東側,一個在山脈的西側,直線距離頂多也就十來裏,不過因爲彼此之間沒有公路連通,如果從牛家衝前往白龍觀的話,要麼就是翻山越嶺,要麼就是驅車繞一大圈。”

聽了黑子所說,肖遙若有所思。

牛家衝與白龍觀居然僅隔着一座山頭,而白龍觀的觀名當中有一個“龍”字,阿祁又在牛家衝聞到了僵族的氣息……

這麼多偶然因素結合在一塊,那就不能用巧合來解釋了,

難道說,當年綁走沈子琪的,就是白龍觀裏的那幫臭道士?

……

肖遙回到美墅度假村的畔山別墅,張咪剛和莊小嫺通完電話,莊小嫺告訴張咪,她查到了一條極其重要的線索:

幾年前,雷石集團打算開發牛家衝金礦,但由於當年雷石集團所進行的期貨交易出現大幅虧損,導致資金十分緊張。

而想要拿下牛家衝金礦的開採權,需要大筆資金,於是雷石集團便打算找人合作。

一開始,有一家名爲龍兆集團的公司主動與雷石集團聯繫,提出願意提供資金支持,但要求獲取牛家衝金礦51%的股權,等於由龍兆集團控股。

霸道總裁:女人別想逃 雷石集團不願意出讓控股權,於是雷銘找到了他的兩位好友,林全和沈子琪幫忙,

雷銘提出出讓牛家衝礦務公司49%的股份,林全和沈子琪分別佔25%和24%,林全和沈子琪欣然接受。

誰知就在林全與沈子琪跟隨雷銘一同考察礦區的時候,發生了意外事故,合作事宜不了了之,最終,雷石集團不得不和龍兆集團合作,共同開發牛家衝金礦。

也就是說,那起事故最大的受益人,便是龍兆集團。

所以,如果事故當真是人爲的話,最具嫌疑的,也就是龍兆集團!

張咪將這一線索告訴了肖遙,肖遙聽了之後,皺緊了眉頭,

他心裏正琢磨着,冷若冰若有所思地說道:“龍兆集團,這名字我好像曾經聽過。”

肖遙一聽,立刻衝冷若冰追問道:“小老婆你好好想想,在哪裏聽過?”

冷若冰低頭思索了片刻,忽然一拍腦門,說道:“我想起來了,趙英傑!白龍觀的趙師叔當初向我介紹他,說他就是龍兆集團的項目經理。”

“什麼!?”

肖遙嚯地站起身來。

張咪與冷若冰沒想到肖遙這麼大反應,兩人都嚇了一跳。

“小老公,你怎麼啦?”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我想我知道沈子琪現在人在哪兒了。”

“在哪兒?”

張咪與冷若冰幾乎異口同聲地追問。

“白龍觀!”

“白龍觀?”冷若冰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

張咪也很是驚訝,

“你怎麼知道他在白龍觀?”

肖遙將他在牛家衝礦場瞭解到的情況告訴了她倆,

說完之後,他衝冷若冰問道:“小老婆,你曾經在白龍觀待了小半個月,好好想想,在那兒有沒有見到長得跟沈子琪像的人?”

冷若冰搖了搖頭,

“沒有印象。”

“那你覺得,如果白龍觀要藏一個人的話,哪裏最合適?”

“後山月牙洞。”冷若冰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

“月牙洞?”

冷若冰點了點頭,說:“月牙洞是專供白龍觀的高人清修的地方,對了,那地方就是上回你去後山找我,我倆見面的地方。”

“那兒有洞麼?我只看到一座廟堂啊。”

“就在那座廟堂裏面,就是月牙洞洞口,因爲形似月牙,故而名爲月牙洞。”

“你覺得那洞裏適合藏人?”

“那地方很隱蔽,又是白龍觀禁地,甚至觀中弟子未經允許都不得入內,若是有人藏在裏面,恐怕無人知曉。”

聽了冷若冰所說,肖遙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這麼看來,我今晚有必要去一趟月牙洞了。”

……

凌晨一點,肖遙出現在了白龍觀大門外。

此時的白龍觀早已是大門緊閉,觀內黑燈瞎火,一片寂靜。

他深吸了一口氣,快步上前,一雙腳在白龍觀的圍牆上輕點了幾下,輕鬆躥上了近三米高的牆頭。

他沒敢貿然進入了觀內。

而是先運用第三隻眼技能以及六耳技能仔細查探了一番,雖然並未發現什麼異常,但他卻感覺氣氛有點不對勁。

觀內實在是太寂靜了,簡直可以用死氣沉沉來形容。

如果換做普通人,或許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畢竟這麼晚了,自然正是最爲安靜的時候。

但肖遙不是一般人,他的六耳技能已經達到3級,能夠聽見百米之內常人發出的呼吸聲。

而現在,別說是呼吸聲,即便是鼾聲他都沒有聽見。

瑪了個蛋!

難道白龍觀這幫臭道士都不用呼吸的麼?

如果他們都是僵族的話,或許還真不用呼吸,可問題是,老子上次來,這幫臭道士好像都是普通人,至少大部分都是普通人。

這可就奇了怪了,難道臭道士都不住在觀裏?那也不至於連個值守的道士都沒有吧?

肖遙滿腹疑惑,不過他轉念一想,

觀裏沒人豈不正好,老子也就不必有什麼顧慮了,連隱匿技能都沒必要使。

他從牆頭跳下,朝着白龍觀後門方向走去。

正走着,忽然腦子一激靈,

等等!

空氣中怎麼會瀰漫着一股血腥氣味!?

肖遙立刻停下腳步。

這情況太不正常了,再怎麼說,白龍觀白天可是香火鼎盛的道家聖地,至少在大多數人看來是這樣,總不至於有人在這裏屠宰牲口吧,血腥味兒又是從哪來的呢?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耳畔忽然傳來一陣悠揚的笛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