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走了半日,忽然聽到前面傳來噪雜的人聲,喝彩之聲不斷傳來。遠遠的望去,圍着好大一堆人,不知在看什麼。


我好奇心起,拉着小婢的手擠入人羣看熱鬧。只見中間老大一塊空地,地下插了一面錦旗,白底紅花,繡着“比武招親”四個燙金的大字。

比武招親?怎麼在陰間也有人比武招親?我的腦海裏不由自主的想起電視劇《射鵰英雄傳》裏穆易帶着穆念慈在北國的京城比武招親的場面來。

當我看清楚站在旌旗下那個身穿一襲碧綠色衣裳的女子時,更是驚呆了!那女子二十多歲的年紀,亭亭玉立,臉上雖有風塵之色,卻掩飾不住與生俱來的高貴和氣度,端的是風情萬種,萬種風情!

那女子居然是死在了死村的鳳凰客棧老闆娘——金香玉!

金香玉爲何會在這裏比武招親?她在陽世的時候不是跟轉輪王戴永國是俗世的冤仇嗎?她這樣大搖大擺的出現在轉輪城裏,難道就不怕戴永國找她晦氣?她旁邊坐着的中年男子又是何人?

我發着呆,“金老闆”三個字好不容易纔硬生生的嚥了回去。

小婢發現了我的異常,附在我耳邊悄聲說道,“你,怎麼了?”

“我……”‘我’字剛出口,我就看到一個獐頭鼠目的男子竄到了場子的中央,奸笑道,“小娘子,你也不用在當街當衆比武招親了,趕緊跟大爺我回家快活去!”

金香玉橫了那漢子一眼,臉上顯露惱怒之色,也不答話,一腳就向那漢子踢了過去reads;。那漢子一閃身躲開,當即與金香玉打在一起。

兩人拳來腳去的打得熱鬧。

金香玉弓馬嫺熟我是知道的,因爲在黃龍村的戲臺上我曾親眼見她在臺上翻滾騰挪,身法靈活。

但那壯漢卻拳腳平平,打鬥了一會,金香玉身形略偏,左臂橫掃,“蓬”的一聲,將那壯漢打倒在地。

那壯漢爬起身來,滿臉羞慚,擠入人羣叢中走了,四周圍觀的衆人連聲喝起彩來。

金香玉掠了掠頭髮,退到了旗杆之下。

此時,一直坐着的中年漢子站了起來,朗聲說道,“老夫湖湘子,帶着義女金香玉路徑轉輪城,在此斗膽爲義女比武招親。凡年在三十歲以下,尚未娶妻,能勝得義女一拳一腳的,在下即將義女許配於他。轉輪城臥虎藏龍,少年才俊雲集,在下行事荒唐,還請各位多多包涵。”

果然是金香玉!我的腦殼一陣眩暈!

湖湘子話音剛落,忽然聽到場外響起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喲,比武招親?這在我們陰間還是盤古天地第一次,我來看看!”

聽聲音正是那幾度邂逅的明月公子!

小婢心裏有氣,附在我耳邊悄聲說道,“蘭師兄,他還真是冤魂不散,怎麼處處都能碰到他?”

小婢說完拉着我退到了一旁,不讓他看到。

明月公子向金香玉打量了幾眼,微微一笑,走進場中,對明月公子說道,“比武招親的可是你?”

金香玉瞧了明月公子一眼,臉竟然紅了,轉過頭去,沒有說話。

湖湘子走上前來,雙手抱拳,笑道,“在下湖湘子,公子有何見教?”

明月公子似笑非笑,神情慵懶之極,我遠遠地看得真切,只聽他問道,“比武招親的規矩怎麼樣?”

湖湘子將規矩說了一遍,明月公子笑道,“那我來試試?”

湖湘子也不客氣,抱拳笑道,“公子有請!”

明月公子緩步走到中場,對金香玉笑道,“姑娘只要打到我一拳,便算是你贏了,好不好?”

金香玉答道,“比武過招,勝負自須公平。”

兩人話音剛落,人羣中登時有人喊了起來,“快動手啊,早打早成親,早抱胖娃娃!”

衆人都轟笑起來。

金香玉皺起眉頭,含嗔不語,脫落披風,嚮明月公子微一萬福,“公子請。”

明月公子還了一禮,笑道,“姑娘請。”

兩人動起手來,我看到他們兩個兩條人影,此來彼往,穿來插去,眩目欲花。

原來,我和小婢都看走眼了,這明月公子竟然有這麼高明的功夫! 我見明月公子竟然有一身如此高明的法術,不由得暗暗自愧,在離家鎮的酒樓和荒村野店我和小婢竟然全看走眼了!

我偷眼朝小婢看去,小婢也是一臉惱怒的神色。她拉着我的手就要離開,我卻捨不得就此離開金香玉,還想看一會。

小婢強行將我拉離了看熱鬧的人羣,沒有辦法,我只得看了場內兀自還在爭鬥的金香玉和明月公子一眼,戀戀不捨的跟着小婢離開了。

小婢拉着我在轉輪城內瞎轉悠了一會,天就差不多已經黑了,找了一家客棧住下,小婢吩咐我不要私自外出之後就進房歇息去了。

我換過男裝,想起此刻在轉輪王身旁的王妃丫頭來,不由得心癢難忍。仗着練習過鍾靈交給我的那本入門基礎功法,略作了一些準備,也不叫醒小婢,偷偷的溜出客棧,往轉輪殿轉身而行。

或許是轉輪王戴永國想不到我還有膽量再次潛回轉輪城,轉輪殿門口守衛的鬼卒竟然一個都沒有。

我出現在轉輪殿的時候,轉輪殿大門緊閉,門前掛着兩個大紅燈籠,兩邊大門上貼着喜聯。

雖然掛着大紅燈籠,貼着喜聯,但在我的眼中卻感覺是分外的詭異和陰森。

怎麼,轉輪殿裏誰在操辦喜事麼?不會是轉輪王戴永國和丫頭的婚禮吧?但想想又不可能,在陰間這麼多年都過去了,戴永國又怎麼可能還沒有跟丫頭成婚?

我的心中又是緊張又是恐懼,伸出手在地面弄了一把灰塵抹在臉上,意念一轉,從地上一躍而起,就跳過了轉輪殿的圍牆。

身子剛一落地,一個陰森森的聲音立刻響了起來,嚇得我全身出了一身冷汗,“你是誰?”

我定了定心神,看到一個滿臉全是皺紋的鬼卒出現在我的眼前。鬼卒的眼睛像是凹陷了下去一樣,看起來十分的恐怖,他緊緊的盯着我,讓我全身汗毛都倒立了起來。

“我……我……”我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你有事嗎?是不是來參加大王的婚宴的?”鬼卒癟了癟乾癟的嘴脣。

果然是戴永國在辦喜事!

我眉頭一皺,趕緊應道,“是……是的!”

鬼卒白了我一眼,眼中閃過了一絲警惕的神色,“既然是來參加喜宴的賓客,爲何到處亂跑?你趕緊跟我來吧!”

鬼卒說完轉身就往裏面走。

我看着這鬼卒的背影,不知爲何,心中隱隱的開始有些不安。這是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以前不管是遭遇林梅心鬼魂的追殺,還是在黃龍村、灘頭村裏的遭遇我都沒有這種感覺。

我甚至開始有些懷疑,這鬼卒和我說的,轉輪王在辦喜事會不會是騙我的?

我呆呆的站在當地沒有移動身子。

“怎麼不走了?”鬼卒走了幾分鐘後,見我沒有跟過去,轉過身奇怪的朝我看來。

我進退兩難,要是換做是平時,我絕對會轉身就跑。但是想起轉輪殿裏面,那個要嫁給轉輪王的女孩會不會是丫頭這件事,說什麼我也不能一個人就這樣走了。

見鬼卒已經開始在催促後,我沒有再遲疑,跟着他往裏面走了進去。

轉輪殿裏九曲迴廊,建築風格頗有些像古代明清的建築。越往裏走我就感覺到越詭異。轉輪殿里居然靜悄悄的,絲毫感覺不到辦喜宴的氣氛。

“你快些走行不行?客人們都到齊了,咱們抓緊點時間吧!”鬼卒見我一步三回頭的,有些不耐煩了。

說實話,看到這種莫名異常的氛圍,我心中已經開始在打哆嗦了。冒險進入轉輪殿,我明顯就是兵行險着。

不行!就算明明知道前面有危險,我也不能走,要走,我也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才走!

我和這個帶路的鬼卒說了一聲“抱歉”,便跟在他背後,朝着大堂走去。

轉輪殿真的很大,就像是在宮鬥劇中看到過的王府一般,鬼卒帶着我快接近大堂的時候,我忽然尿急想上廁所,不好意思的對鬼卒說道,“這位大哥,這個……不好意思,我想請問轉輪殿的廁所在哪裏?”

“你,你說你想去上廁所?”鬼卒狐疑的望着我。

“是啊,我去上個廁所,馬上就回來!”我趕緊應道。

鬼卒將信將疑的又看了我一眼,臉上的表情極其的奇怪,好一會兒他才說道,“轉輪殿裏太大,怕你找不到衛生間在哪裏,還是我帶你去吧!”

從走進轉輪殿,這鬼卒就一直盯着我,很顯然是心存忌憚擔心我到處亂跑。

我靜靜的跟在鬼卒的身後,環視着面前的這座轉輪殿,發現轉輪殿裏的古宅坐落有序,每間庭院都差不多,要不是有人在帶路的話,真的是很容易迷路。

等會該怎樣才能擺脫這個鬼卒的糾纏去找丫頭呢?我在心裏暗暗叫苦。

我跟在鬼卒身後的時候,悄悄的從口袋中掏出來一把鍾靈給我的絕情草來,學着鍾靈之前在崑山被百鬼追魂時候的那個樣子,放到口中嚼碎吐了出來,一種淡淡的藥香味頓時在空氣裏瀰漫開來。

聞到這股藥香,走在前面的那個鬼卒走路的動作緩了下來,最後完全動不了了,只剩下一雙凹陷下去的眼睛在咕嚕嚕的轉動。

還真他媽的神奇!

我臉上帶着笑,按耐住心中的激動,走到鬼卒的面前,笑着說道,“大哥,不好意思,你們轉輪王辦喜宴,我想查清楚他的新娘是誰,只得委屈你了!”

鬼卒滿臉猙獰的看着我,張開口想要大聲的叫喊。

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硬起心腸從口袋裏掏出一把斷腸草塞進了他的口中,冷冷的說道,“你既然不想放過我,那就只有魂飛魄散了!”

斷腸草一入鬼卒口中,他的表情頓時痛苦無比,整個身體在慢慢的、慢慢滴弱化,最後化成了一縷青煙消失在我的眼前。

“搞掂!”我拍了拍手掌,就地解決了內急然後又犯了愁。偌大的一個轉輪殿,又要到哪裏才能找到丫頭?或者說找到轉輪王戴永國和丫頭辦喜宴的地方?

就在我正在爲找不到丫頭犯愁的時候,身後忽然響起一個聲音,“蘭天,快些離開這裏!”

一個人影從左面的偏殿內衝了過來,抓住我的手,就朝外面跑。

等我反應過來後才發現,拉住我跑出的人不是別人,竟然就是丫頭!

丫頭穿着一身大紅連衣裙,兩邊臉頰上塗抹了淡淡的胭脂,看上去嬌豔欲滴,有一種悽豔的美!

這身衣服,這個摸樣,分明就是她跟我在灘頭村洞房花燭的那個樣子,我禁不住心神一蕩!

丫頭帶着我跑到一個僻靜的地方,鬆開抓住我的手,說道,“蘭天,你快些離開轉輪城!”

跟着她跑了十幾分鍾,我有些喘不過氣,好不容易靜下心來,我盯着她,“我走了,你怎麼辦?”

“什麼我怎麼辦的?我原本就該成爲轉輪王的王妃,這是因果報應!”丫頭一張俏臉忽然暗淡下來。

“因果報應?”聽到這句話我忽然記了起來,如果丫頭真的命中註定會成爲戴永國的王妃,那她爲什麼一直拖到現在纔跟他舉辦婚禮?

不對!丫頭肯定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我呼吸有些急促,“丫頭,你在騙我!你跟我離開轉輪城吧?離開戴永國,我將你的魂魄帶回陽間,求我師父將你復活!”

差佬的故事 丫頭呆了一呆,臉上流下淚來,往後退了幾步,“不……不……不可能的……你趕緊走吧?再不走你就會死在這裏!”

“不,我不走!”我記起在黃龍村跟丫頭相處的點點滴滴和灘頭村洞房花燭的情景來,大聲的吼道。

丫頭搖着頭,用手擦乾臉上的淚滴,說,“不可能,不可能的了!我也不會讓你死,因爲我會保護你,我會安全的把你送出轉輪城!”

說完,丫頭沒等我說話,就再次伸出手拉住樂我的袖子,一步一步朝前走。

看到她這個舉動,我的心莫名其妙的作痛,看來丫頭是鐵定心要嫁給轉輪王戴永國了。

丫頭帶着我走了大約二十幾分鐘的時間,空氣中突然出現了一股濃重的腐屍味道,讓人作嘔,同時又讓我感到特別的壓抑和恐怖。

“丫頭,這是什麼味道?”我的心提到了桑眼,緊張的問道。

奇怪?丫頭怎麼停止了前進的腳步?

我等了好幾分鐘,丫頭都沒有說話。我突然覺得站在我前面的丫頭有些詭異的感覺!

我又低聲的叫了兩聲,丫頭依舊沒有說話。

我忽然就聞到了這股腐敗的氣息竟然就是從面前這個丫頭的身上發出來的,那麼……我不敢再想下去,伸出手朝丫頭的肩膀拍了過去……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丫頭轉過頭來!

那是一張極其陌生、血淋淋的臉。血淋淋的臉上看不到她的眼睛,也看不到她的鼻子,整張臉就像是被人活生生的剝了一樣。

我嚇的連連後退了幾步,不,她不是丫頭!

我站穩身子,從口袋裏掏出一把斷腸草,冷冷的喝道,“告訴我,你是誰?”。 女鬼的身上不停的往下滴着鮮血,雖然我看不到她的嘴脣,但是我能夠感覺的到,她在衝着我笑。

“你……你再不說你是誰,我就對你不客氣了!!”我拿不準眼前這個女鬼到底是不是丫頭。

沒想到我話音一落,周圍頓時起了一層濃濃的煙霧,三步以外的東西,全看不見了,那女鬼也不見了!

我沒有猶豫,在濃霧中辨明瞭一下方向,又往轉輪殿的深處而行,不找到丫頭問個清楚明白我還真的是不甘心。

就在我一頓亂行的時候,忽然聽到前面不遠處傳來嘈雜的聲音。是了,那裏應該就是轉輪王戴永國和丫頭辦喜宴的地方了。

我說不清楚到底是激動還是恐懼,悄悄的朝聲音傳來的地方摸了過去!

剛接近那個院子,一陣震天撼地的嗩吶聲忽然就響了起來,我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着着實實的把我嚇了一大跳!

震耳欲聾的嗩吶聲裏響起了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迎新郎新娘!”

那聲音依稀有些耳熟。

我探頭朝着院子裏面看去,只見新郎身穿着一身大紅的新郎服,帶着一頂黑色的禮帽,在一衆鬼卒的前呼後擁裏,緩緩地朝禮堂走了過來,他的腳下是一張很長很長的紅地毯,就像在陽間辦婚禮一樣,看得我目瞪口呆。

隨着新郎的走近,鞭炮聲陣陣響了起來,那些吹嗩吶的都像打了雞血一般,吹得更加賣力!

我忽然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戴永國雖然穿着傳統的新郎服,但給我的感覺卻是怪怪的!在他的脖子上,居然打着一個黑色的“蝴蝶結”!禮帽下面,我始終看不到他的臉?而且,就連身影也有些不像他!

我正在納悶,那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新娘到……”

我一陣耳暈目眩,丫頭終於出來了!我的心裏驀然一痛,丫頭終究還是成爲了戴永國的夫人——王妃,而我卻以這樣一種方式出現在她的婚禮上!

如果她知道我此刻就混雜在看熱鬧的人羣裏,她會怎麼想?

有陰風吹過,不知道從哪裏飄來了一張冥幣,正好落在我的手心中。

我看着手中的冥幣,愣了一下,就看到更多的冥幣從四面八方飛舞起來,幾乎就像飄雪一般。

在漫天飛舞的冥幣之中,我能感覺到的只是無盡的陰冷和詭異。

這時候,從院子外面,一個身穿着鮮紅嫁衣的女子頭頂羅帕一步三扭的走了進來,光看那女子的步伐,如果是在陽間,就足以讓全天下的男人悚然動容!

丫頭……我不禁心神一蕩,看得癡了!

新娘在新郎的指引之下逐步邁進了掛着大紅燈籠的喜堂,兩人相向而立,就等着那個站在他們身旁的司儀發號施令了!

“一拜天地!”那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再次響起的時候,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衝動,忽然從人羣中一躍而出,奔向喜堂。

我一邊奔跑一邊大叫,“丫頭,你在陽間是與我拜了堂成了親的,是我名義上的妻子,不能與戴永國成婚!”

我的身影剛一閃出人羣,看熱鬧的人羣頓時大亂,嗩吶聲頓時就停了,幾個鬼卒朝我衝了過來,“抓住他,別讓他搗亂!”

那幾個鬼卒剛接近我身邊,我意念一轉,將所有的氣力集中到了身上費力一閃,頓時將那幾個鬼卒擊得飛出一兩丈遠!

又有幾個鬼卒奮不顧身的朝我站立之處衝了過來,喜堂裏忽然響起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你們給我住手,讓他過來!”

那聲音從身穿大紅禮服的新郎口中發出,卻不是戴永國的,依稀有點像幾度與我和小婢重逢的明月公子!

怎麼?明月公子居然在轉輪殿中辦喜事?他是誰?新娘又是誰?

我衝上喜堂的邊沿,頓時就呆住了停下了腳步!

站在新娘旁邊的新郎伸出手將頭上的禮貌緩緩取了下來,露出一張似笑非笑的臉孔,不是屢次將我和小婢調戲的明月公子又還是誰?

明月公子衝我微微一笑,“你好,我們又見面了!你身邊的那個小妹紙呢?”

我慌亂的應道,“你好,明月公子!”

明月公子很有禮貌的微微欠身,“小兄弟,請叫我轉輪王!”

“什麼?你說你是轉輪王?”他說他是轉輪王,我完全被驚呆了,“那戴永國呢?”

“哦,戴永國?我只能遺憾的告訴你,他在陰間執掌轉輪殿當轉輪王已經成爲了歷史!”明月公子微微一笑,那笑容說不出的英俊瀟灑。

我想了一會,努力理順自己的思路,三兩步竄到了明月公子和新娘的中間,兩眼緊緊地盯着明月公子,說道,“這麼說來,你已經替代戴永國成爲了新一任的轉輪王?”

“是的!天道酬勤!戴永國掌管轉輪殿是非不分,該輪迴轉世的靈魂他不放去輪迴轉世,不該放去輪迴轉世的靈魂他偏偏放走,顛倒衆生……按照天道管理委員會的規則,他已經觸犯了天刑,該遭到天罰!所以我就順理成章的成了新一任的轉輪王。你沒意見吧?”明月公子臉色一正,給我做出瞭解釋。

原來是這樣!我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緊張的心情頓時放鬆了下來。但我仍然盯着明月公子冷冷的說道,“儘管你就是新一任的轉輪王,可這婚你還是不能成!”

這下明月公子詫異了,他說道,“爲什麼?你總得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吧?”

我血往腦門直涌,大聲的叫道,“因爲在陽間的時候,她曾經是我的新娘!”

“不會吧?”明月公子眉頭微皺,將我輕輕拉過一旁,朝頂着羅帕的新娘柔聲說道,“愛妃,麻煩你將蓋頭摘下來,讓這位小兄弟看一下,你是不是他在陽間時候的新娘?”

新娘沒有說話,而是伸出一雙白如蓮藕的一隻手緩緩朝頭上的紅蓋頭摸去。

我的心頓時就緊張到了極點,這紅蓋頭下的女子究竟是不是丫頭?如果真的是丫頭,她又心不甘情不願的話,哪怕明月公子一身法術出神入化,我也得和他拼個你死我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