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赫雲霆微微咬着脣,最後變成了一臉的無奈。


鳳儀宮裏,千面娘子一身大紅色的衣裙,較寬的金絲牡丹圖案軟腰帶,襯托出她優美的線條,一行一動體態雍容柔美。

一路往上看,玉頸處清晰可見的鎖骨,肌膚晶瑩剔透,三千青絲微微束起,略施粉黛的容顏上,嫵媚迷人。

她朱脣塗得鮮紅,脣邊帶着一抹妖豔的笑意。

“千面娘子見過族長。”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沒想到你來的挺快的。”

庚桑瑤擡眸,淺笑的看着庚桑瑤。

千面娘子魅惑一笑,脣角微微一提,笑着說道:“族長召見我千面娘子,那是看得起我千面娘子,我怎麼能來遲了呢?”

燦笑的紅脣,如同盛開的牡丹,非常的刺眼。

庚桑瑤臉上的笑容加深,“事情遠遠超出本宮的掌控,現在是輪到你們這些奇能異士出馬了。”

說着,庚桑瑤眼底的陰毒慢慢溢出。

遠遠的看着,就像蘊藏這一根根殺人的毒針。

“那是我們的榮幸,我們十八大異士,各懷絕技,就等着等着族長能用上我們的一天。”

щщщ _ttκá n _℃o

千面娘子也是陰沉一笑,而後靜等着庚桑瑤的吩咐。

“不管我們做什麼,都是爲了巫族好,爲了我們的將來好!一榮俱榮這個道理,大家都明白。”

庚桑瑤深深的看了一眼千面娘子。

十八異士確切的說,也是老族長的人,也很忠心老族長。

可是她們也受管她庚桑瑤手中,客套的話,自然少不了。

“族長,這個道理誰都明白,族長請吩咐就是了。”

“好!”庚桑瑤轉身,一道黑光注入烏金裏。

蘇紫陌的身影投入烏金裏。

“本族長要你易容成蘇紫陌的樣子,卻迷惑星月國的皇帝,能殺則殺,殺不了,也要把星月國的底細莫得一清二楚,等一下本族長會教你蘇紫陌說話的方式,還有蘇紫陌的一切。”

“這個簡單。”

千面娘子微微一側臉,瞬間變成了蘇紫陌。

庚桑瑤一看到這張臉,心裏的恨意瞬間爆發出來。

這張臉,就是用在別人的身上,也是那樣的美。

千面娘子拿出銅鏡,笑看着銅鏡裏的容顏。

“這張臉可真漂亮,我千面娘子一生變化過上萬人的樣貌,卻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容顏。”

聞言,庚桑瑤一臉掩飾不住的恨意與怒意。

“本宮現在就叫你蘇紫陌所有的一切。”

這次,庚桑瑤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畢竟對付的人是慕容邵峯。

“是,族長。”

千面娘子依然對着銅鏡左看右看的,很顯然,她非常喜歡蘇紫陌的容貌。

慕容邵峯到達黎夏國以後,剛剛和蘇清絕商定了計劃以後,又突然接到了消息,君臨天轉攻星月國。

慕容邵峯聽到這個消息一點都不以爲意。

他在經過各種分析以後,又和蘇清絕重新改變了計劃,才火速趕回皓月國。

四月二十八日,君臨天昭告天下,紫桑國和皓月國合併,至此,天下一分爲三,形勢變得越來越嚴謹。

只是遠在偏遠地區的蘇齊和皓月皇,對此消息一無所知。

蘇齊自從避開巫族的追殺以後,每天都過的十分的瀟灑,和皓月皇,黎小暖三人遊山玩水,自在悠閒。

今日,三人到了一個比較繁華的城鎮上,蘇齊看了看進城的高大牌匾上寫着芙蓉城三個墨黑的大字。

蘇齊看着熱鬧非凡的大街,突然笑了笑。

“爺爺,咱們走了這麼多天,終於看到一個有點人氣的街道了,你看看,這房舍都建得不錯,應該在皓月國的地圖上吧?” ♂!

皓月皇笑看着蘇齊,點了點頭。し

爲了不讓巫族的人發現,皓月皇的臉做了易容,他現在的打扮,就像一位頗有氣質的教書先生。

“齊兒,這芙蓉鎮的確在皓月國的地圖上,只不過它離皓月國甚遠,已經是西邊最後一個城了。”

“這裏山高皇帝遠的,但是看這樣的場景,這裏的人們過的應該不錯。”

“嗯!這裏靠海,日子的確是比其它地方要過得好一些。”

這個地方,皓月皇記得,每年的稅銀也不少。

“好吧!我們今天就在這芙蓉成住下了。”

蘇齊心裏想着,今晚又可以美美的吃一頓了!

“好吧!”皓月皇笑了笑。

“走吧!小暖,看你,小臉被曬得跟個小紅蘋果似的。”

皓月皇慈愛的看向黎小暖。

黎小暖甜甜的笑了笑,沒有說話。

“快到夏天了,這天氣越來越熱了。”

蘇齊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看着晴朗的天空,心裏更加的思念孃親,往年這個時候,孃親都會做解暑湯或是冰鎮水果汁給他們喝。

三人剛剛進城,就看到有幾對士兵在大街上粘貼告示。

蘇齊看了一眼皓月皇。

“爺爺,我們過去看看吧!這幾天我們一直露宿山野,對,外面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

“嗯!”皓月皇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三人到了告示前,仔細的將告示看了一遍。

皓月皇滿眼憤怒,蘇齊看了看周圍的官兵。

怕引起他們的注意,蘇齊拉着皓月皇退到了人少的地方。

“這個孽子,沒想到他野心這麼大,這一百年來的和平,就被他這樣給打破了。”

皓月皇生氣的甩了甩袖子,一臉的擔憂。

“我對不起各位先皇啊!先皇去世的時候,嚴厲告誡過,天下的和平,一定不能打破,否則會有大災難發生,如今看來,這場災難是不可避免的了。”

“所以,爺爺,我們還要在等一等,天下還等着爺爺實行正道呢,君臨天現在只是一時的。”

蘇齊勸慰道,不知道明月山莊這幾天怎麼樣了,看來得今晚得見一見哥哥了。

“這個孽子,想統一天下就會造成生靈塗炭,觸怒天意,令天下的百姓陷於水深火熱之中,如此喪心病狂,如何能統一天下,如何能善待百姓,在說和巫族那些人攪和在一起,他的下場可想而知,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巫族的人是在利用他。”

皓月皇心裏的怒氣難以平息,君家幾百年的基業,可不能就這樣毀了。

“爺爺,你現在生氣也沒有用,等我孃親修煉回來,君臨天就蹦噠不起來了,等到時候,爺爺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在樂守常業,在造福百姓也不遲。”

“哎!”皓月皇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現在也只等等了。

“走吧!我們先找個客棧先住下來在說。”

蘇齊提議,得好好祭祭自己的五臟廟才行。

“嗯!”皓月皇收斂起自己的怒氣,三人往街道深處走去。

三人走到一家名爲芙蓉軒的酒樓門口停下,三人正欲進去,卻突然傳來了吵吵鬧鬧的聲音。 ♂!

“三位客官是住店呢,還是打尖呢?”

大國芯工 雖然裏面吵吵鬧鬧的,小二還是在外邊招呼客人。:3w.し

蘇齊一看,眉頭微蹙。

“小二,你這店裏,不管是住店還是打尖都不適合,這吵吵鬧鬧怎麼休息?”

其實蘇齊是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小二瞬間諂媚的說道:“這位小公子,他們一會就走,這爲瑤湖犯了事情,借了城主管家的二十兩銀子沒有還,這不,那管家把這瑤湖給告了,那城主府派人過來捉人過去呢?”

“你這個小二,你不懂就不要亂說,這芙蓉城裏,就數瑤湖是出了名的孝女,她爹死的早,母女兩人又沒有辦法出海打魚,到着芙蓉軒裏來洗碗掙口飯錢,還老被你們幾個欺負,她母親常年癱瘓在牀,前幾天因爲病情加重,需要二十兩銀子,借遍了左鄰右舍,也沒有湊夠,那管家卻突然站出來要借瑤湖二十兩銀子,這十天還沒過呢,那管家找上門來了,瑤湖還不出銀子來,這才鬧了起來呢。”

旁邊一位穿着樸素的老大娘小聲的說道,怒氣的看着小二。

那小二縮了縮脖子,有些諾諾的開口:“徐大娘,你只之其一不知其二,這山高皇帝遠的,那皇帝哪管得着這裏啊,那城主什麼性格你還不清楚嗎?瑤湖生的漂亮,他是看上瑤湖了,想娶瑤湖回去做小妾,所以纔會用這二十兩銀子說事呢?”

“哎!”那婦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就是因爲被城主看上了,說都不敢吱聲。”

花心爹地:媽咪在等你 “這時誰吱聲誰倒黴啊。”

小二一臉擔憂的往裏看去。

蘇齊目光不由自主的往裏邊瞟了一眼。

“讓開,讓開,都走開,沒有什麼好看的。”

一個惡神惡氣的聲音傳來。

人們自動把路讓開,兩名家丁一左一右拉着一個瘦弱的女子出來。

女子一身粗糙的灰布衣裙,在看臉,一張鵝蛋臉,五官很立體,確實長得漂亮。

“李管家,你就在寬限幾天吧!我一定把銀子湊夠還給你。”

一個女聲帶着哭腔祈求道。

“你跟我說沒用,去城主府和城主說吧!”

蘇齊看清楚了你管家,尖嘴猴腮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李管家,你就行行好!你在給我十天時間,十天以後,我一把銀子還給你。”

女子又祈求着,就連語氣都是那樣小心翼翼,恭恭敬敬的。

“我不是已經給你時間了嗎,這銀子你依然還不上,再給你時日,你一樣的還不上,帶走。”

李管家一聲令下,兩個家丁連拖帶拉的把瑤湖給拖走了。

其餘的人尾隨其後,蘇齊和皓月皇相視一眼。

皓月皇點了點頭,三人也跟着一起走了過去。

這芙蓉城的人犯了事,都會到城主府設下的公堂去審訊。

公堂離芙蓉軒並不遠,就離了一條街。

“齊兒,看來這芙蓉鎮也不太平。”

皓月皇看了看四周,紈絝子弟頗多,青樓也是一個挨着一個的。

“爺爺,這高皇帝遠的,貪官污吏自然也就成爲了名副其實的土皇帝了。” ♂!

“呵呵!”皓月皇忍不住笑了笑。》し

“齊兒,你這土皇帝形容的到是挺貼切的,這芙蓉城,朕還是第一次來呢,你說的沒有錯,這天高皇帝遠的,民少相公多。”

“爺爺,齊兒跟着孃親,也算是走遍了半個皓月國了,這樣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了,這樣的事情在邊境地區更多。”

蘇齊其實非常的不喜歡管閒事,管閒事容易結仇不算,還得花費力氣,浪費口舌,可是要是不管,一個花季少女又要被糟蹋了。

哎!蘇齊在心裏嘆了一口氣,他蘇齊就是一個管閒事的命。

“嗯!我們先過去看看,實在不行,咱們拔刀相助。”

皓月皇似開玩笑的說道,心裏卻想着,在他眼皮子底下,可能有強搶民女這樣的事情發生。

“爺爺,有我蘇齊在的地方,就有人要倒黴了。”

蘇齊狡猾一笑,來看看今天倒黴的會是誰呢?

“那些人得意了這麼長時間,也是他們倒黴的時候了。”

皓月皇也笑了笑。

蘇齊卻突然停了下來,“黎小暖,爲了不讓你受傷,你還是到空間指環戒裏去吧!在這裏,巫族的人會看得到我們的,等安全了我再放你出來。”

“哦!”黎小暖有些委屈的點了點頭,其實她很想看看,公子是怎麼解救那個女人的,以公子的脾氣,這件事情他一定會去管的。

不過爲了不讓他生氣,黎小暖就是在想看也只能回到空間指環戒裏修煉去。

“大膽刁婦,你十日之前,借了李管家二十兩銀子,至今未還,可有此事。”

“回城主,民女娘親病重,需要二十兩銀子作爲診金,當時是你管家主動借給民女的。”

瑤湖如實回答。

“哼!借錢不還,你該當何罪?”

砰的一聲加上怒吼聲,把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

“城主,求求你在寬限民女幾天吧!民女一定會把銀子還給李管家的。”

李管家一聽,趾高氣揚的仰着頭,不看瑤湖。

“哼!大膽刁婦,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今天必須還給李管家。”

蘇齊和皓月皇往裏邊擠了一點。

一箇中年男子坐在主位上,凶神惡煞的看着瑤湖。

“大娘,他就是城主嗎?”

蘇齊看了看身邊的大娘,正好是剛纔和他們說話的那位大娘。

“是啊!這城主可不是一個好東西,強搶民女的事情時有發生,這都是見怪不怪的了,可憐的瑤湖是沒有辦法纔給李管家借的銀子,哪曾想到,是這兩人合起夥來要把瑤湖弄到手啊。”

那大娘一臉心疼的看着瑤湖。

“城主,求求你,在寬限幾日吧!”

瑤湖搖頭哭着求道,一雙微紅的眼眸祈求的看着城主,身子因爲害怕而微微顫抖着。

“寬限幾天?哼!要人人都像你這樣,還有誰敢借銀子呢?打,給我打狠狠地打,痛了就知道還銀子了?”

兩名男子把瑤湖按倒,準備開打。

蘇齊一看,正要上前去。

突然,身後傳來了焦急的聲音。

“讓開,請讓一下。” ♂!

“唉,你們看,是一封來了。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