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赫赫——主上沒有讓我來帶你見他,他讓我把你送回去,他說他不想見你。”


豔姬的聲音尖尖細細,折磨着我的耳朵,也挖苦着我的心,被她說的一陣難受。

不會的,雬月肯定不會不來見我,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是豔姬在騙我。

“豔姬,你快帶我去見雬月好不好,我有重要的事情,真的很重要。”

我乞憐的聲音,連我自己都聽得真切,那麼卑微,只是爲了想要打動眼前的這個女人,想讓她帶我去見雬月。

但是,很快,我已經意識到,求她是沒有用的,她不可能帶我去見雬月,我瞭解豔姬,她只會聽從雬月的話,而除了雬月,別說是別人的事情,哪怕是別人的命,恐怕都跟她沒有關係。

“我自己去找她,你讓開!”

我的聲音,冷冷的,現在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了,我相信,既然豔姬來了,那雬月肯定就在不遠的位置。

也許,他又出於他自己的考慮,不來見我,但是,我可以去找他。

繼續沿着臺階,一階一階的往下走。

只是現在我開始急迫起來,水聲越來越項,空間裏面也越來越寒冷,我上下牙死死的咬着,仍舊在不停的不由自主的開合。

發出“嘚嘚”得響聲。

“啊!救救我——救救我——”

此時,我已經聽到了原本嘈雜無章的聲音,原來他們都在喊着同樣的字眼,就是救我!

軒轅上祁帶我來的究竟是什麼地方,這些人又是爲什麼會被關在這裏面,難道哪裏就是地獄嗎?

我嚥了一口唾沫。

“你害怕了嗎?”

身後傳來豔姬的聲音,她的聲音冷冷的,帶着濃濃的嘲諷,她是多麼的想看我的笑話啊。

我沒有管她,繼續朝前走。

身後依舊傳來“呼——呼——”的聲音。

我知道是豔姬,她沒有離開,一直跟在我的後面,也許是因爲雬月的意旨還沒有達成,她還沒有離開。

那雬月跟她說了什麼,讓她送我離開?

“你若不能送我去見雬月的話,就請離開,我是不會跟你離開這裏的,我今天必須要見到雬月。”

冷冷的對着身後的豔姬說道。

好不容易讓軒轅上祁告訴我一個能夠找到雬月的辦法,而且豔姬都出現了,雬月肯定不會看着我出事的。

心中的小算盤早就打的叮噹響了,當然不會順了豔姬的意。

總裁一寵成癮 正在想着,發現自己的手臂被緊緊的攥住了。

總裁,小蜜也要談戀愛! 是豔姬,又來這一套。

“豔姬,你不要太過分,雬月知道,不會放過你的。”

總裁的新娘 我惡狠狠的說道。

“哼!主上的意思就是讓我把你送出去,至於用什麼手段,他纔不會管呢。”豔姬的聲音也是狠狠的。

而且,我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她一隻手就能把我扛出去了。

“雬月,救我啊!豔姬要動小狐狸了。”

我實在沒有辦法只好把小狐狸拿出來當擋箭牌。

身前的豔姬,一怔“你……主上,我沒有……”

一聲微弱的嘆息傳來,嘆息聲,綿綿長長的蕩在灰色的空間裏面。

是雬月!

我掙扎着從豔姬的手裏掙脫出來,朝着聲音的發源處跑去。

腳下的臺階太密了,我一個不注意,腳下踩滑了,登時,整個人朝着前方撲去。

心頭大驚,死死的護住肚子裏面的小狐狸。

“雬月救我!”

喊了一句,我認命般的閉上眼睛。 整個人下一刻穩穩的落到了一個人的懷裏。

聞着此人身上的淡淡的清香,心中一片踏實。

“小胖妞,你還真是磨人。睡個覺,也不讓人睡安穩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雬月的聲音。邪魅中,帶着絲絲的威脅,髮絲也順着他的動作,落到了我的臉上,癢癢的。讓我不由得抓了一把。

髮絲入手。絲滑冰涼。

還是我的雬月。沒有絲毫的變化。

心裏滿足着,一個跳躍從雬月的身上跳了下來。

“雬月。我們趕快去你的陰宅吧,我又個東西給你看。在這裏不安全。”

我小心的按了按放着藥瓶的布袋。催促着雬月趕緊回去。

這裏黑咕隆咚的,下面還不斷傳來滲人的喊叫聲,實在是太嚇人了,我是一刻都不想在這裏面待下去了。

“我……”

驚詫的看着雬月。從來沒有見過雬月說話會遲疑過,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你怎麼了啊,雬月”我小心的問道雖然,此時非常想要看看雬月的臉,但是,奈何這裏實在是太黑了。

伸出手。摟住了他的身子。

“還不是因爲你。主上說夢到你死了,然後一把火燒了塗山族的陰宅。”豔姬惡狠狠的說道,好像,否有燒了陰宅全是我的錯。

夢到我死了?

這時,我想到了當時,雬月站在我的屍體前面,整個人非常的悲傷,眼睛裏面流出了一顆藍色的眼淚。

就是那次嗎。

“那陰宅沒有了,我們怎麼辦啊?”

我的手依舊環在雬月的身上,雖然,雬月的陰宅毀了,我也很傷心,但是,至少雬月還在。

“傻瓜!陰宅沒有了我們可以在建,只要你和小狐狸在就好了,我還想問你那次究竟是怎麼回事呢,要是被我知道你揹着我做什麼危險的事情,我告訴你,你可就完了。”

塗山雬月用命令的語氣跟我說道,邪魅的聲音,帶着隱隱的威脅。

自動忽略掉他語氣中的威脅,我就當他是在擔心我好了。

“那你說,你爲什麼要讓豔姬把我趕出去。”

想到這個,我就生氣,語氣裏面不由得有些嚴肅。

之間塗山雬月脖子裏面的菩提,倏忽,亮了一下。雬月的說話的聲音也變得乖巧起來。

“因爲,我當日的時候,已經覺察出你的氣息,知道那個夢是錯的,所以準備一有機會就從這裏出去,找你,這個地方,不適合你來,對你和小狐狸都不好。”

雬月的聲音有些沉沉的,又帶着不得不說出來的無奈感。

我都能想象的道雬月微紅的臉蛋。

“好!我知道了。”

沒有再多說什麼,從兜裏面拿出那個金色的藥瓶,遞給雬月,想讓他趕緊吃下去。

“這個是軒轅上祁,給你的,說你吃了就能好了。”

“他?他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

雬月接過我手中的小瓶子,語氣裏是滿滿的不相信。

也是,這軒轅上祁,當初讓他收服景晟,都那麼難,雬月費了那麼大的勁才能把他說通,他現在憑什麼這麼好心還給否有拿藥吃。

可是,既然說了這個理由,就得接着編下去。

“說是,因爲上次害你受傷,過意不去,就拿過來給你吃。”

我繼續胡謅着。

黑暗中,我似乎聽到否有已經擰開了金色的小瓶子,一股淡淡的清香,在這片黑暗的空間裏面慢慢飄散着。

我都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看來,潘鬆這老傢伙沒有騙我,想必是什麼靈丹妙藥吧。

“玉靈丹!想不到還真有點本事。”

是旁邊豔姬冷冷的聲音。

聽豔姬這話的意思,她應該是認識這個藥咯,而且聽按語氣這藥應該還能起到一點的作用。

“小胖妞”

雬月叫了我一聲。

雖然是在黑暗中,但是,我仍然能夠感覺到,雬月那雙邪魅的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我。

我舔了舔乾澀的嘴脣。

“嗯!”

應了一聲。

心道,慘了,被發現了,讓你編個藉口都不會好好編。

“你要是不跟我說實話,這個要我就丟下去給那些地獄之魂吃了。”

雖然,在黑暗中看不到雬月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是認真的。

“別!我說。這個藥是從一個叫做潘鬆的人那裏得來的,他說可以救你。”

“條件呢。”

仙草供應商 果然,什麼都躲不過那雙老狐狸的眼睛。

“給他當一年的徒弟。”

我理直氣壯的說道,至少沒有算說謊吧。

“這麼簡單?”

雬月的聲音裏帶着懷疑。

我趕緊說道。

“王星靈不還一直求着我當他徒弟嗎,我都沒答應。”

雙手又環上雬月的脖子,朝着他的耳朵呼了呼氣。

“快點吃了吧!”

雬月,低聲笑了一聲,接着把藥填入了嘴中,反手攬住我,一下子就將我從地上打橫抱了起來。

“雬月,你幹嘛?快放我下來。”

惹得我一陣驚慌,不斷的打着他的前胸。

“我都聽你的話,把藥吃了,你得補償我,好久沒有吸陽氣了,我得吸吸陽氣。”

塗山狐狸霸道不講理的說着。

一陣暖流淌過,我覺得自己的臉肯定已經通紅了。

一陣冷冷的氣息從我的身旁飄過,呼呼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是豔姬,她飄到我們的身後去了。

抱着我的塗山雬月,已經開始不老實的在我身上亂碰了,我一陣慌亂,不停擋着他亂來的手。

“雬月,至少我們先出去吧,在這裏,我連你的臉都看不到。”

說完這句話,才覺得說的有歧義,老臉一紅,便不再吱聲。

“原來,我的小胖妞也這麼着急了,看來是這一陣,爲夫冷落你了。”

雬月邪魅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像是有一種特殊的魔力一般,內心竟然有些許的渴盼接下來的事情,身體似乎也變得有些微微發燙了。

想到自己竟然會有渴盼的心情,不由得咬緊了下脣,真是越來越不害臊了,接着老臉又是一陣發燒,躲到了雬月的懷中。

感覺到雬月一翻身,眼前似乎是亮了了一下,接着,好像又到了一個房間裏面,還沒有來得及看一眼周圍的情形。

就覺得身體已經落到了一張軟綿綿的牀鋪上面。 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雬月正在我的身邊閉着眼睛酣睡,頭上的髮絲隨意的散落在枕頭上。一張絕美傾城的臉,沒有了醒着時候的傲嬌。倒是顯得更加冷豔了,這讓我不由的看呆了眼。

一個人看了一會兒,又小心翼翼的把散落的衣服收了起來,雬月穿的還是當日我在那個裁縫老頭那裏做的一身衣服,衣服上面還帶着淡淡的清香。

將雬月的衣服。整理好。放到牀頭。我又看了自己的衣服,已經舊的不成樣子了。再加上昨日裏,雬月把衣服上面的扣子也給弄掉了。徹底不能穿了。

心裏不期然的竟然有點生氣。不知道是因爲看到了衣服的舊,還是看到衣服不能穿,一用力,便將衣服扔到了地上。

“小胖妞。大早上起來就不乖!”

突然聽到雬月說話的聲音,我吸了吸鼻子,把自己整個頭都埋在枕頭裏面。

雬月整個身子欺下來,將我和枕頭硬生生的分了家,把我的臉扳過來,正對着。我睜大眼睛看他。也不說話。

他也在看着我。

別離之後的重逢,甚至可以說是生死別離之後的重逢,也許我們之間的感情早已經不是一些言語所能表達的了。

正有情感氾濫的趨勢。

雬月忽然變戲法一般,從身後拿出一條淺藍色的連衣裙。

好清涼的顏色,襯着雬月那身月牙白的衣服,真是般配呢。

從雬月的手中接過連衣裙,我開心的套在身上,反轉手去拉後面拉鍊的時候,卻被一雙大大的手給抓住了,拉上拉鍊之後,他將我的身子慢慢扳過來。

我的矯情正在蔓延,雬月也在看着我。

“小胖妞,你都瘦了,本來就沒胸沒屁股的,現在更沒有了,一點都不好看。”

一臉黑線!

我坨着臉,扭頭從牀上跳了下來。

死狐狸,臭狐狸,本來好好的心情,都被你給攪和了,就你好看!

好吧,我得承認,他確實好看。

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原來是一個賓館。

“走吧!帶你去一個地方。”

雬月須臾的功夫已經穿戴整齊了,他現在穿的是我給他買的那件襯衫,下身一條淺色的牛仔褲,再加上淺色的帆布鞋,看着還是蠻清爽的,勉強能看過去吧,我別過頭去。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他一臉拽拽的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怎麼樣?是不是很帥?”

一隻手使勁夾着我的肩膀,一隻手抄到衣兜裏面,走起路來還晃悠晃悠的,幾日不見,這自我感覺良好的本事看來是有長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