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赫斯提亞住的距離比較遠,想到赫拉克勒斯還在提壬斯打工,兩人於是向邁錫尼走去。


來到阿爾戈斯的時候,國王阿德剌斯托斯正在招募英雄,聚集軍隊,說是要攻打忒拜城,據說已經集齊了七個英雄。

卓越聽得想笑,心說你以為是龍珠呢,集七個能召喚神龍。

忒提絲問要不要再去警告堤丟斯一番,因為她預感這次結局會很慘。

卓越搖頭道:「現在出兵在即,肯定是決心已定,再說這些不吉利的話不光人家不會聽,還會連我們一起討厭上,隨它去吧!」

兩人於是也不再停留,繼續向提壬斯趕去,來到提壬斯一問才發現赫拉克勒斯不在,說是被國王派去伊利斯辦事去了。再一問執行什麼任務,那些人都是笑著搖頭跑開,卓越心說你們不說難道我還不會自己找不成,於是兩人又往伊利斯王國趕去。

伊利斯國的王城伊利斯城背山臨水,地理位置非常好,三人趕到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只是離城十來里遠就能聞到一股刺鼻的臭味,氣的卓越直想罵娘,這城難道建在茅坑上了不成?

旁邊一個路人聽他在那發牢騷,笑道:「朋友,你是外來的吧?」

卓越心說這你都看得出來,於是點頭說出心裡的疑問,那人聽完嘆口氣道:「知道我為什麼一下就猜出你是外鄉人嗎?因為我們都習慣這個氣味了。」

卓越一聽更是驚奇,習慣二字,沒有數年以上的時間是形成不了的。

一問才知道這伊利斯王奧革阿斯簡直就是個奇葩,做了近三十年國王,不是遊獵就是冒險,政事基本沒問過。這還不算,他有一個群牛,有三千頭之多,牛圈就在北城門附近,據說從他當上國王開始就沒有清理過,這多少年來早已不知積攢了多少牛糞。

這國王是又懶又摳,開始市民們反映牛糞太多、臭氣熏天,他答應派人去清理,只是一計算費用感覺不划算,就想讓市民給他免費幹活。眾人一看那麼多牛糞又臟又臭誰樂意干,這倒好,反而成了他不作為的借口。

就這樣一年一年又一年的積攢,連續近三十年的積攢,都快成一個小山了,不要說伊利斯城,這離城十里的地方都能聞到臭味。

卓越心說這國王簡直神了,他也不嫌臭,再讓他當三十年估計伊利斯城真能成為一個糞堆,他也可以改名叫糞王了。

只是歐律斯透斯那混蛋派赫拉克勒斯來幹嘛呢?心裡一驚,尼瑪,不會是為了噁心他,故意讓他來掏糞吧?

和忒提絲一說,忒提絲也在擔心這個問題,兩人於是趕緊加速前進,沒多大功夫來到伊利斯城。卓越正想著是不是到王宮問問赫拉克勒斯的下落,忒提絲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指旁邊的幾個人道:「快聽,他們在談論掏糞的事。」

卓越凝神一聽,只聽一人道:「國王也不知道哪兒找的傻子,竟說一個人只用三天時間把那糞山清理乾淨,真是傻到家了!」

另一個哈哈大笑道:「兄弟,你不知道了吧,哪裡是人家自願,是提壬斯國王歐律斯透斯派來的,讓他用三天時間把牛圈清理乾淨。」

旁邊一人道:「那人我看了,長得真他媽壯,胳膊和我腰粗細差不多!他也是倒霉,不知道怎麼得罪了他們國王,被派來做這麼糟踐人的活,現在正在糞山那邊愁眉不展呢!」

卓越一聽大驚,心說以赫拉克勒斯的個性,彆氣出個好歹吧!兩人相視一眼,直奔北門而去。

來到北城一看,那裡果然有一個小山包般大小的牛糞堆,幾個人正站在那牛糞堆不遠處,其中一大塊頭不是赫拉克勒斯又是誰。

赫拉克勒斯一見他們臉瞬間變得通紅,他現在是又羞又窘,很是尷尬地道:「你們怎麼來了?」

卓越氣的火冒三丈,過去一拉他的胳膊道:「走,這差事我們不幹了,太欺侮人了。」


赫拉克勒斯還沒說話,就聽一個太監嗓道:「你是什麼東西,這時提壬斯國王吩咐的任務,哪有你說話的份!」

卓越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傢伙大概三十來歲,長得是賊眉鼠眼,一臉猥瑣像,正趾高氣揚地瞥視自己,身邊還跟了兩個護衛,應該就是提壬斯的監工了。

他正有氣沒處撒,剛想過去打他一頓,就見卓焱已經跳了過去。

小傢伙也不說話,騰地一腳把那人踢飛好幾米,疼得他在地上來回打滾。那倆護衛見她一個小女孩竟然一腳把一個成年人踢飛,都是嘴張得老大,半天說不出話來。估計平時也沒少受他欺負,有一個冷靜下來還偷偷地給卓焱豎了個大拇指。

卓焱跑過去剛要繼續打,被赫拉克勒斯一把抓住。赫拉克勒斯苦著臉道:「乖侄女,是神諭讓我替歐律斯透斯工作十年贖罪的,這是那傢伙讓我給他辦的第一件事,我總不能第一件事就砸了吧!」

忒提絲過來一把把她抱在懷裡,安慰了一番,又對卓越道:「不凡,這不是發脾氣的時候,如果不幹就是逆了神諭,會惹諸神不高興的。別說大哥了,就是阿波羅、波塞冬也都被罰人間服役過,而且還都挨過打,他們也只能默默承受。你就是咽不下這口氣,也得等這十年過了再說。」

卓越只得收手,見那倆護衛已經把那個監工抬了起來,眼一瞪,滿臉肅殺之氣,冷冷道:「再讓我發現你囂張,我立即剝了你的皮。」

那傢伙此時疼的腰都直不起來,一見趕緊跪在地上哭喊饒命。

此時下午的太陽掛在半山腰,卓越聞著空氣里的臭味很是不爽,冷聲道:「你帶他們去城外找個不臭的地方,再打些獵物,我們晚上好用。」

那傢伙一見立即點頭答應,接著帶著倆人出北門向遠處的山上跑去。

忒提絲問道:「大哥,這裡你都看了嗎,歐律斯透斯到底跟你怎麼說的?」

赫拉克勒斯雙眉緊鎖,臉皺得像苦瓜一樣,長長地嘆了口氣道:「唉!那傢伙給我三天的時間,讓我想辦法一個人三天之內把這片糞堆清理乾淨。可是我看了一遍又一遍,就我拉下臉不在乎臟臭,全天候不休息地干,這小山一樣的糞堆沒個半年三個月的別想清理乾淨!」

卓越道:「這裡的國王奧革阿斯怎麼說,他就沒一點表示?」

赫拉克勒斯苦笑了一聲,道:「奧革阿斯也根本不相信,正看我笑話呢,還說只要我能三天把這個糞堆解決掉,他願意送我五十頭牛。」

卓越氣得破口大罵,懶豬、蠢貨是罵個不停,忒提絲想了想道:「你罵有什麼用,我們還是到周圍再看看吧,說不定能想出辦法來。」

赫拉克勒斯點了點頭,三人於是在周圍又轉了起來。

伊利斯城坐北向南,北邊不遠處就是伊利斯山,東西、南北各有一條河從城中穿過,此時是深秋時節,正是秋汛的末期,河水一刻不停地向下流去,水量很是不小。那牛圈就建在兩河交叉口,估計當時就是為了飲水方便,整個北城因為糞堆的關係,好大的一片地方一戶人家都沒有。

三人轉了一圈,忒提絲雙眉一綻,笑道:「大哥,不凡,有沒有想到辦法?」

赫拉克勒斯無奈地搖了搖頭,卓越聽她問起,又見她笑容滿面,知道她可能已經想出,趕緊道:「有什麼辦法就直說吧,你也知道我們倆都是腦子不大好使的人。」

忒提絲不悅地瞪了她一眼,這才指了指河面道:「辦法就在它上面,你們自己想吧!」

赫拉克勒斯腦子裡靈光乍現,如孩子般的嗖地耍一跟頭,大笑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用水沖!妹子你真是聰明,一下就解了哥哥的心頭大患。」

卓越也很是高興,笑道:「大哥,奧革阿斯不是說你只要三天內清掉他就送你五十頭牛嗎?你這就去王宮,和他打賭,說你一天就能清理掉,看看他會給你什麼賭注。」

赫拉克勒斯這時似乎豪氣又回到身上了,哈哈大笑道:「我們這就去,我就要他十分之一的牛群,看他敢不敢賭。」

忒提絲想了想道:「我們就沒必要去了,別又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赫拉克勒斯一想也是,於是立即就向王宮走去。

此時正是下午,城中街上卻是空蕩蕩的很是安靜,估計都被這臭味熏得不敢出門了。赫拉克勒斯趕到王宮的時候奧革阿斯正在玩投壺遊戲。

奧革阿斯一見他來立即笑道:「大個子,準備的如何了,什麼時候開始干?我那五十頭牛可都已備好,隨時準備送給你哩!」

赫拉克勒斯自信一笑道:「奧革阿斯,我們打個賭怎麼樣?」

奧革阿斯一聽他一個掏糞的竟敢直呼自己的名字,心裡很是不悅,眉頭一皺,臉色也立即冷了下來,道:「怎麼賭,說來聽聽?」

赫拉克勒斯伸出食指道:「如果我用一天的時間幫你把那糞堆清理乾淨,你就把牛群的十分之一分給我,如何?」

奧革阿斯聽得哈哈大笑,心說那糞堆我讓人算過,請一百個壯漢都得半年干,你一天就想清光,我看你不是傻蛋就是瘋子。於是道:「賭了!不過咱醜話得說前面,如果一天清不空,我不光不給你牛,你還得賣身為奴,一生都得給我幹活。」 赫拉克勒斯怕他耍賴,想了想道:「這麼大的賭局,必須要有人作證才行,這有沒有公正廉明之人?」

奧革阿斯剛想叫人,就聽一個近侍在他耳邊小聲道:「殿下,這傢伙能如此自信,真有什麼法子也說不定,還是小心為妙。」

奧革阿斯一想也對,十分之一就是三百頭牛,還真不是小數目,我得做兩手準備才行。

於是拍了拍手,小聲地吩咐那說話的侍者,那傢伙一聽眉開眼笑地就走了出去,不久帶一人趕了過來。

只見那人慈眉善目,鶴髮童顏,一副長者形象,奧革阿斯介紹說赫拉克勒斯叫普蘭特,是這伊利斯城最受尊敬的長者。

赫拉克勒斯看這人長得也不像個騙子,於是賭局就這麼定了下來。

來到北城和卓越三人一說,卓越哈哈笑道這十分之一的牛大概是賺定了。四人又說了會話,於是一起向城北的伊利斯山走去。

來到山上發現那監工帶著兩個護衛還在打獵,旁邊已經有了不少的獵物,一見四人立即點頭哈腰地諂媚起來。

卓越一指那監工笑道:「大哥,看見沒,這就是標準的賤骨頭,勢利小人,你不打他一頓他就老實不下來。」

幾人吃吃喝喝一頓下來已到傍晚,卓越三人為了避嫌就沒回城裡,直接在伊利斯山上找個平坦的地方搭個帳篷住下,赫拉克勒斯四人則回城裡。


他們在山上不提,單說赫拉克勒斯。他和監工三人回到城裡后,一個人開始從城外不停地往牛圈旁扛石頭。

那些石塊小的三五百斤,大的一兩千斤,扛在肩上面不紅、心不跳,都不帶喘息的,看得那監工下巴差點沒掉下來,心說額滴娘咧,我這頓打沒白挨,這要是惹惱了他還不一巴掌把我給拍扁。

赫拉克勒斯搬了一陣見差不多夠用了,於是停下直接就在那河邊休息,那監工現在乖巧異常,又是帳篷又是蓋被的都往他身上招呼。

那跟蹤者回去把這個消息跟奧革阿斯一說,奧革阿斯一邊讚歎他的神力,一邊又琢磨他搬石頭的目的,只是想了半天也沒任何頭緒。

那之前出主意的侍者這時道:「據說他和三個人下午在河邊轉了一圈,他又扛那麼多石頭,不會是想堵住河道,挖渠用水沖吧?」

奧革阿斯一聽大叫不好,真用水沖還真可能一天就幹完,看樣我這三百頭牛保不住了。說著心疼的直咧嘴,滿臉都是不甘之色。

那近侍小聲道:「大王記岔了吧,我們何時和他打過賭?」

奧革阿斯這才從懊悔中醒悟過來,哈哈大笑,過去一拍那侍者的肩頭道:「行,你小子聰明,有賞,回頭就送你頭牛吧!」

那侍者滿臉堆笑,暗地裡早把他家人給日了個遍,心說老子想盡辦法幫你省了三百頭牛,你個王八蛋就給老子一條,哪天你非死在這貪心上不可。

第二天一早赫拉克勒斯開始在那糞堆周圍開溝挖渠,卓越三人下來也要幫忙,赫拉克勒斯一笑道:「不必,這些活兒哥哥還應付的來,也省的到時奧革阿斯耍賴找借口說有人幫忙。」

三人一想也是,能清理糞堆都不捨得出錢的傢伙,肯定是個小氣鬼無疑,也就沒幫忙。

赫拉克勒斯不大工夫就挖了數條縱橫的深溝,用溝把兩條河連接起來。溝挖好之後開始扛起那些巨石,來到那條南北方向的小河邊,噗通一聲就扔到水裡,這些石塊果然是堵河道用的。

這時北城之前還鬼影子都沒一個的大片地方已經聚滿了人,許多人給赫拉克勒斯遞水,還有給遞吃的,更多的是叫好加油聲,赫拉克勒斯儼然一副大明星的派頭。


赫拉克勒斯本來就是個喜歡吹牛打屁、大大咧咧開朗性格的人,一邊幹活一邊和周圍的人扯淡聊天,氣氛又是高漲一截。

不久那河道已經堵住,等過了午後看河水已經聚得夠高了,就把那幾道深溝的河道開口處掘開,就見白色的河水沿著河溝直衝下去,一座糞山用了兩個多小時沖得是乾乾淨淨。

這時周圍的叫好聲、讚歎聲是一浪高過一浪,甚至還有人看中了赫拉克勒斯,要給他說個媳婦,聽得卓越三人都是笑個不停。

赫拉克勒斯圈圈拱手謝過這些熱情的人群,又把牛圈周圍的殘留物清理乾淨,接著三人開始向王宮走去。

路上卓越笑道:「大哥,你這麼牛逼,我給你作首詩吧!」說著也不管他同不同意,眉飛色舞地直接就吟了起來:

「希臘時傳祥,人間掏糞王。

一日三十年,天下美名揚。

大哥,我這詩怎麼樣?」

忒提絲見赫拉克勒斯要說好,趕緊道:「大哥,別理他,他糗你呢!說你是掏糞的頭,還說你掏糞掏的天下皆知。」

赫拉克勒斯哈哈大笑道:「這還得拜你這個好妹妹所賜啊,不然我連糞都掏不好,還不憋屈死!掏糞王就掏糞王,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再說還贏三百頭牛呢!」

來到王宮,奧革阿斯已經在門口迎接,那是親熱的了不得,一口一個兄弟地叫著,來到殿上,更是一碗酒一碗酒地敬著。好酒好肉不說,還有十來個大小不一的美女侍候,各種讚美之聲不絕於耳,就是不提牛的事。

最後赫拉克勒斯眉頭一皺,站起身道:「奧革阿斯,我們賭的牛你什麼時候給我?」

奧革阿斯滿臉驚異的神色,迷惑道:「牛,什麼牛?」

赫拉克勒斯臉一沉,不悅地道:「昨天打賭的牛,你說只要我一天能把那糞堆清理掉就分給我十分之一的牛,難道還想耍賴不成?」

奧革阿斯更是奇異道:「兄弟記錯了吧,我昨天一天都在南城打獵,怎麼可能和你打賭!不信你可以叫幾個人來問問。」

赫拉克勒斯勃然大怒,大聲道:「作證的就是你們城裡一個叫普蘭特的長者,你們把他請來一問便知。」

奧革阿斯臉一沉道:「朋友,你不是想牛想瘋了吧,我們伊利斯城何時有一個叫普蘭特的長者?」

又問身邊的近侍道:「我從來沒聽說過這個人,你們聽說過嗎?」

那些下人哪裡還不知道國王的心思,別說不知道有沒有這回事,就是有這時也得否認,正直的沉默不語,諂媚者都是大叫沒有這個人。

赫拉克勒斯這時也知道昨天那個所謂的普蘭特恐怕是假的了,這個賭約沒有,反倒成了自己想攜功要挾。氣的他是渾身發抖,臉更是憋得通紅,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

小卓焱也是氣呼呼地想要放火,忒提絲安慰了半天才勸住。

正僵持不下的時候,就聽一個稍顯稚嫩的聲音從宮門口傳來:「我可以作證,有這個賭約。」

眾人抬頭一看,原來是奧革阿斯的兒子,王子費琉斯。

原來這費琉斯昨天下午在宮裡玩,在路上正見到那『普蘭特』,他見這人面色挺熟,卻又那麼一副尊榮,就起了好奇之心,於是就悄悄地跟了過去,來到前殿正看到『普蘭特』做公證人,奧革阿斯和赫拉克勒斯對賭。後來他又悄悄地跟著那『普蘭特』,這才發現那人是宮裡的一個管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