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讓得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四方閣的傳人,居然在第三天就已經碰上了。


原本按照所有人的預期,四方閣的傳人都是起碼要在第五天甚至是第六天的比賽中才有可能相遇,但比賽剛剛進行到第三天,瀟湘閣和飛鵬閣就已經撞上了。

也不知道是哪個傢伙的手這麼黑……

這對於四方閣來說不是個什麼好消息,但對於觀眾們而言卻是個喜訊。

比起那些零七碎八的宗門相互之間的比試,明顯還是四方閣之間的較量更讓人期待,尤其是今年,葉天代表著瀟湘閣復出,不少人對於葉天的表現,可是無比的期待!

在前面兩天,葉天先後上演了一對十二的秒殺,和一對七的絕對碾壓,這兩場比賽如今已經是傳開了去,讓得無數人口口相傳,瀟湘閣,葉天的名字也是伴隨著這樣熱切的傳播具備了極高的知名度,以至於今天早晨,葉天方才走出住處的院落外,外面就已經圍上了一大群狂熱的崇拜者,在門前打著橫幅成群結隊。

葉天依稀記得自己晃眼看見的,最騷氣的一張橫幅好像叫——葉天葉天,無法無天……

真的是……恐怖如斯……

第三天開幕的第一場,便是瀟湘閣和飛鵬閣之間的對決,這讓得所有觀賽之人都來得特別早,生怕錯過了什麼精彩的好戲。

一方,是第一次出現在大眾視野中,艷驚四座的葉天,而另一方,則是同為四方閣傳人,在之前兩天比賽之中幾乎沒人看懂她的手段的碧婉清,兩個人都是給人以一種頗為神秘的感覺。

葉天也是得知,這碧婉清的手段,在於一手極端強悍的法陣,以及強大的靈魂修為,這些手段的存在,讓她在之前兩天的比賽之中出了不少的風頭,據說就在昨天的對決中,碧婉清一個人對陣六人,只用了兩分鐘時間,對手便是紛紛倒地不起,而且對手當中也有七劫涅槃境的高手,要不是昨天他來了一場一打七強了風頭,最出彩的人應該是碧婉清才對。

不過在得知碧婉清的手段是法陣和靈魂之力之後,葉天便一點壓力都沒有,也是明白了過來為什麼昨天夜裡碧婉清會跟他說出那樣的話了。

這丫頭,法陣修為在搞,最多也就是能夠達到八級法陣的層級,即便是將八級法陣掌握到了極致,沒有邁出最後的那一步,就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如今這世道上九級法陣宗師,可是只有他一人!

不多時,二人皆是來到了決鬥場之中,當得葉天和碧婉清二人攜手從同一條通道之中走出,相邀走上擂台之時,場面上的氣氛已經是熱切到了極致,喧囂之聲響徹雲霄!

這絕對是開賽以來,最為人期待的一場比試了,特別是在昨天,人們前後看過葉天一打七,又目睹了碧婉清一串六之後對於這二人的期待更是無限的大!

許是裁判也十分清楚,台下的觀眾們都想看他們趕快開始,索性連裁判都不廢話了,兩個人站定行禮之後,立刻宣布了開始,只留他們二人在台上,滿場喧嘩,人聲瞬間鼎沸到了極致!

「葉天大哥,請多指教了。」

碧婉清朝著葉天拱了拱手,也不多說什麼,雙手陡然一張,赫然便是有著大量的靈基石,天女散花般的飛射而出,落在了擂台的各個角落。

「法陣顯形,百花繚亂!」

碧婉清的手中飛快的變化了幾個手印,陡然間,那數百枚靈基石居然是同時發出了道道光彩,每一枚靈基石便是一個陣眼,但這些靈基石,居然是完全沒有相互鏈接,反而是各自為陣,每一個,都是只有三米左右的直徑,一時間,數百道小型法陣便是瞬間在這擂台之上成型!

「嚯,這丫頭好手段啊!怕是八級法陣宗師之中,也要算是名列前茅的了!」

葉天飛快的掃了一眼那些個遍布擂台之上的小型法陣,心中也是頗為的有些詫然。

一枚靈基石直接構築成陣,這樣的手段對他而言雖然也是十分的簡單,但他是靠著領悟了九級法陣之後的法陣一道法則構築而起,碧婉清可並未掌握這些東西,她完全是靠著強悍的靈魂能量支撐起了這些法陣的構築,這般手段,即便是他這個九級法陣宗師看著都是十分的驚人了!

「我也不能輸呀!」

葉天揚了揚嘴角,單臂袖袍一揮,陡然間也是數百枚靈基石瞬間飛散而出,同樣是手中飛快的變化了幾個印訣,同樣是靈基石飛快的化為了大量的法陣!

兩人使出的手段相差無多,但葉天使出的這些法陣,卻是來得要更加快速流暢一些,揮手之間法陣自成,和靠著靈魂能量強行構築,總歸還是有著極大的差距的。

台下的觀眾瞬間沸騰了起來!

擂台之上,兩人施展出來的法陣都是數百,近乎一千座小型法陣,將那面積龐大的擂台幾乎是完全籠罩了去,擂台之上滿是流光溢彩,看得人眼花繚亂!

「嘻嘻,葉天大哥果然好本事,我需要花費近三成靈魂能量構築的百花繚亂大陣,意大哥你抬手就能施展出來,這般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巨大呢!」

瞧得葉天飛快的使出了與她相同的手段,碧婉清的臉上也是頗為的有些驚詫,一雙美目直勾勾的望著葉天,眼底赫然便是有著道道精光閃爍而出!

葉天淡淡的笑了笑,這百花繚亂大陣,是善用法陣的高手都會使用的手段,到了這個級別,這樣的小型法陣自然不是為了殺傷對手,而是為了增幅自身。

這些法陣,每一個就像是一個傳送點一樣,使用出百花繚亂大陣的法陣高手們,心念一動便可在這無數的法陣之間來回閃爍移動,在大陣籠罩的範圍之中,效果堪比空間躍遷!

這是法陣高手最擅長的周旋之法,同時也是進攻手段!

而這每一道法陣亦是能夠給這些法陣高手帶來極大的增幅,每落在一處法陣之上,法陣之中的威能都會立刻發揮作用,給落在法陣上的人帶來靈氣能量上的增幅,繼而施展開近戰或是遠程的攻擊手段。

可以說,掌握了這百花繚亂大陣的法陣高手,只要施展開了這手段,在這大陣籠罩的範圍之中,就與掌握了空間躍遷的高手無異,也正因如此,碧婉清雖然是四方閣子弟之中最後一個突破七劫的,但其實力,卻一直不輸給其他小輩太多,甚至是在莫悅心突破六劫之前,年輕小輩的第一人,一直都是碧婉清!

台下,蕭澗雲跟在一種長輩高手之中也是看得兩眼放光,這樣的法陣手段實在是太過華麗酷炫了,看得他幾乎是哈喇子都要掉下來了,恨不能馬上求著葉天給他醍醐灌頂式的傳功,讓他也能夠施展出這樣酷炫的手段來!

「準備好了么丫頭?準備好了,我們就可以開始了。」

葉天雙手背負在身後,望著碧婉清努了努下巴笑問道,在那無數的法陣閃爍之下,他們二人看上去都是光芒萬丈!

碧婉清點了點頭,朝著葉天吟吟一笑:「準備好啦,葉天大哥,請吧,讓我看看我們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九級法陣,就究竟強悍到什麼程度!」 方氏一聲冷笑,「毛氏,你在我面前做出這份可憐巴巴的樣子是給誰看?我告訴你這小瓶子,老娘還真是賣定了。」養頭牛還能下地耕地,養個賠錢貨能幹啥?

毛氏知道婆母是打定了主意想要把小瓶子給賣了,她雖然沒什麼膽子也沒什麼本事。可是小瓶子是自己的親閨女,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小瓶子被賣了。

「爹,您老說句話,二伯那裡是怎麼說的?難道二伯真的不願意過繼小瓶子嗎?」

原本宋華富的心情就不怎麼好,聽到毛氏的這話心情自然是更加不好。

「你真當自己生的是個千金?過繼?人家高門大戶的,咱們能攀得上?」想到自己在宋華豐那裡受的窩囊氣,宋華富就恨不得把宋華豐的那張臉給撕碎。

宋華富擺擺手,「行了,趕緊找人把小瓶子給帶走吧!」

方氏白了宋華富一眼,「急什麼?咱們好歹也養了幾年,這總是要把價錢談妥了之後才能賣不是。」

小瓶子年紀雖然小,但是也不是什麼都不明白。她娘跪在地上求爺奶不要把自己給賣了,可是她爺奶去還是要賣了自己。而什麼是賣自己,小瓶子確實不能理解的。

「娘,爺奶是不是生氣了,我以後一定少吃一點飯,你讓爺奶不要把我給賣了好不好?」小瓶子畢竟是小孩子,看見她娘在哭,自己也就跟著哭起來了。

毛氏一把把小瓶子摟在自己的懷裡。

「爹,娘。小瓶子還這麼小,你們怎麼能忍心把她給賣了?」這個閨女是自己懷胎十月才生下來的,雖然只是個閨女但是照樣也是自己心頭上的一塊肉,現在公爹婆母說要把小瓶子給賣了,這不就是在割自己的肉,剜自己的心嗎?

婆母的性子一向都是說一不二的,自己就算是說破嘴皮子,婆母也不見得是會心軟的。為今之計就是自己帶著小瓶子離開,要不然小瓶子肯定就是被婆家給賣了。

毛氏咬咬牙,「爹娘,我願意帶著小瓶子離開。」

方氏正在心裡盤算著這小瓶子應該賣多少銀子才划算呢,毛氏突然冒出來一句自己願意帶著小瓶子離開,著實把方氏給嚇了一跳。

「你說什麼?」方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話居然會是從毛氏的嘴巴裡面說出來的。要是知道毛氏是一個多膽小的人?現在居然敢跟自己說這樣的話,難不成真認為他們家是離不了她了?

「你要帶著小瓶子離開?」方氏的臉色絕對稱不上好看。

毛氏當然不願意離開,可是要是自己選擇留下來,那閨女就只能被賣,自己就算是為了自己的閨女也要劉凱宋家。

方氏大笑三聲,「毛氏,我看你是翅膀硬了,找死吧!」方氏直接拿起凳子砸向毛氏。毛氏更是不避不閃硬生生挨了方氏這一凳子。

毛氏的身子一向都不是太好,如今被方氏這麼一砸更是當場就吐血了。

小瓶子見她娘流血了,自然嚇得更是不敢說話。

「奶,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吃飯了。我錯了,求你不要打我娘好不好?」小瓶子一張小臉上面掛滿了淚水,小手不停的在幫毛氏擦血。

只是毛氏的身子本來就有些虧盈,方氏的這一下更是把毛氏一直隱忍的毛病給激發出來了。所以不管小瓶子怎麼給毛氏擦血,毛氏的血都止不住。

宋華富就這麼冷眼看著。

「爹娘,我願意什麼都不要,我這就帶著小瓶子離開。」毛氏還是一個勁兒的說自己願意什麼都不要嗎,只要能讓自己帶著小瓶子離開就行了。

「你願意什麼都不要,你真是老娘是好糊弄的?你有什麼臉面跟我要什麼?當年你嫁進來的時候,連壓箱底的東西都沒有,你也有臉面跟我提你要東西?」方氏顯然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毛氏。

方氏看毛氏是一百個不順眼,連帶的看下小瓶子的眼神也就好不到哪裡去了。

「你也不用跟我鬧,明天我就把李媽媽叫過來,等李媽媽看好了,給我一個合適的價錢,我就讓她把小瓶子給帶走。」方氏的話絲毫不給毛氏留有任何的希望。

毛氏跌坐在地上,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婆母竟然打算把小瓶子賣給李媽媽。李媽媽是什麼人?那是妓院的老鴇,小瓶子真要是被李媽媽給買走了,會是什麼下場?毛氏根本就不敢去想。

方氏還不知道自己的話更加堅定了毛氏會帶著小瓶子離開的決心。

是夜,在所有人都入睡之後,毛氏搖醒小瓶子,用手捂住小瓶子的嘴,示意小瓶子不要說話。

小瓶子的年紀雖然小,但是卻很是依賴毛氏,毛氏不讓她出聲她就真的能憋著一聲都不出。

毛氏簡單的收拾了幾件衣裳,身上揣了幾個饃饃,看了一眼自己住了將近五年的房子。把心一橫,抱起小瓶子毫不留情的離開了。

等走出村口的時候,毛氏才鬆開捂住小瓶子的手。

「娘,您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小瓶子睡的迷迷糊糊的有些發困的用小手摟住毛氏的肩膀。

「小瓶子,從今以後你就跟娘相依為命了好不好?」毛氏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為了自己的閨女自己一個要好好活下去。

小瓶子當然不明白什麼叫做相依為命,但是只要是能跟娘在一起,她怎麼都是高興的。

「好,小瓶子今後就跟娘在一起。可是娘,我們不要爹了嗎?」雖然爹對自己不好,可是在小瓶子的心裡,對她爹依舊還是有不可磨滅的感情。

毛氏終於忍不住流淚了。

「恩,今後沒有你爹了,就娘跟你。」毛氏擔心被方氏他們發現自己跑了,不敢多做停留,直接抱起小瓶子一路向著官道的方向去了。

第二天天一亮,方氏等了許久都沒有瞧見毛氏把洗臉水給自己端來,心裡覺得納悶兒。

「毛氏,你又死哪兒去了?是不是不想吃飯了?一天到晚的偷懶。」

方氏的叫罵,並沒有得到毛氏的回答。方氏心裡咯噔一下,這毛氏該不會是真的帶著小瓶子跑了吧! 話音落下的瞬間,兩個人的身影便是飛快的閃爍了起來!

滿場的目光緊緊望著葉天和碧婉清二人的身影,就在這萬眾矚目之下,兩人的身影赫然便是憑空消失了去,在這兩輪百花繚亂大陣的疊加之下,化為一白一紫兩道飛速閃爍的流光!

法陣激活的一瞬間,兩個人瞬間便是進入到了超高速的挪移之中!

在這大陣生效之時,兩個人的閃爍挪移,完全是隨心而動,心念一轉,可能就是出現在了幾十米開外,亦或是閃爍之間,猛然的交接在了一起,在這般飛速的閃爍之下,兩人的交手,完全是快到了一種連得周圍的那些長輩高手都看得出神的程度!

在不使用空間之力的情況下,這樣的速度,對於這些老輩高手們而言都是相當的可觀了,若是不調動起極大程度的靈魂能量,甚至是根本無法去捕捉這樣告訴移動的身影,即便是換了幾位老輩高手進入這大陣之中,都是要多多留神,不然保不齊就被這兩個小傢伙給傷了去!

不過此刻,身處法陣空間之中的碧婉清卻是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她能明顯的感受到,她的每一次移動,每一次出手,都被葉天牢牢的鎖定著,無論她如何加速,無論她怎樣改變自己的閃爍軌跡,都逃不出葉天的鎖定!

只要她一移動,葉天立刻就會跟上移動,無論她的速度多快,無論她的得變向有多麼精妙,都是無法甩開葉天的追擊!

而且,她能清楚的感覺到,葉天跟上她並沒有花費太多的力氣,就像是事先能夠預測到她的方向一樣,輕而易舉就能跟上她,甚至是有好幾次,葉天居然是搶先一步出現在了她將要落腳的地方,等著她落入攻擊範圍!

這一點,別說是碧婉清了,就連禮台之上,教導碧婉清法陣的法陣宗師碧霖仙姑都是看的一愣一愣的!

百花繚亂大陣,作為法陣高手手中最為玄妙的手段之一,想要捕捉其動向都是難上加難,即便是他們這些老輩高手,想要捕捉百花繚亂大陣之中的碧婉清,都要極大程度的動用靈魂能量,甚至是還要用上一定程度的空間之力,方才能夠將之捕捉!

但葉天此刻可是並未使用空間之力啊,甚至是靈魂能量都沒有擴散出來去籠罩這片法陣空間!

但他卻彷彿能夠預知碧婉清的動向一般,而且毫不費力!

葉天就那麼笑吟吟的跟在碧婉清身後,也不著急動手,只是不斷的追擊這碧婉清,保持著一個能讓碧婉清保持高速移動的程度,也不急於出手進攻,只是不斷的逼迫著碧婉清移動。

奶爸的田園生活 預測碧婉清的一動,對於旁人來說自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即便是那些老輩強者們,想要預測她的動作都不現實。

但葉天卻是可以,掌握了九級法陣,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很快,碧婉清便是陷入了幾分疲憊之中,這樣的高速移動,對於她的靈魂能量消耗也是頗為的巨大,每一次引動法陣挪移,都是對於靈魂能量的消耗,即便是拋開葉天,在這四方閣的年輕小輩當中,要數她的靈魂修為最強,但也是難以維持這樣的消耗,幾乎是一次呼吸的時間,就要一動三次以上,引動三個法陣,這樣的消耗,著實也是讓她有些難以承受!

終於,在這高速的閃爍之中,碧婉清第一次露出了極大的破綻,引動的一處法陣,靈魂能量的輸出忽然出現了短暫的斷檔,一處法陣失去了靈魂能量的支撐,再被引動的瞬間就破碎了去,讓得碧婉清的腳下猛然一空,整個人都是出現了一個極大的停滯!

而就在此刻,葉天的身影陡然間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瞧得葉天追上,碧婉清當即便是猛地咬了咬牙,雙手飛快的變化了一個手印,從她的身後,赫然便是擴散開了一道帶著紫色熒光的法陣,其身影陡然間便是退入了法陣之中,消失不見!

場下的觀眾們都是將心臟懸到了嗓子眼,瞧得碧婉清的身影消失而去,無數人都是驚得站了起來,巴不得衝上台去看看,碧婉清究竟是跑到哪裡去了!

台下的幾位長輩高手們瞧得這一幕,也是頗為的有些心驚。

他們最是清楚,碧婉清此刻使用出來的法陣,赫然便是飛鵬閣秘傳的頂級法陣,八級法陣「紫光朔元」,這法陣是飛鵬閣的不傳之秘,被稱為四方閣所有招數之中,最強的一招遁術,施展開后,布陣之人完全遁入法陣之中,蹤跡難尋,即便是動用靈魂能量和空間之力都是難以捕捉其身影,神奇程度堪比元素熔身!

碧婉清被逼出了這一招,意味著此時此刻,她必須遁走恢復自身,之後方才有可能伺機出手!

「呵呵,婉清這丫頭這次可是被收拾慘了,葉天閣下都沒怎麼動手,光靠消耗就先耗垮了她,即便使用了『紫光朔元』,想要恢復元氣繼續迎戰也難了。」

禮台之上,碧霖仙姑頗有些無奈的搖頭笑了笑。

「莫老弟啊,你該不會是瞞著我們什麼,這葉天閣下真是瀟湘閣的傳人吧?能夠將婉清丫頭都逼到這一步,法陣修為不輸碧霖啊!」

張太爺此刻也是頗為的有些詫然問道。

「不輸……恐怕還不止。葉天閣下的傳聞你們也都聽過吧?他可是掌握了九級法陣的,就這一點上,碧霖都比不上他,靠這法陣與葉天閣下交戰們也是當真有些難為婉清丫頭了……」

莫文君同樣是搖了搖頭苦笑道。

若是瀟湘閣還在,曾經的瀟湘閣主,蕭澗雲的爺爺,應該是幾個人里法陣修為最強的,已經是無限的接近了九級法陣的層次了,之後,便是碧霖仙姑。

但終究,她們二人都沒有能夠達到九級法陣的級別,這一點上,比之於葉天,還要有著不小的差距。

沒有邁入那一步,就無法領略到那個境界叫究竟是何等的玄妙。

時間,空間,生命,死亡。

事件的因果循環,萬物生息,都被包括在了其中,掌握九級法陣,掌握的便不再是那些夠了法陣,製造幻象的手段了,而是掌握了法陣世界的真理。

一個法陣,既是一個世界,萬千演化,皆在其中!

真正領悟到了這層境界,尋常法陣在葉天的眼中,哪裡還有半分玄妙可言?無非就像是一根打了結的繩子,越是高級,繩結越緊,但只要找到了線頭,再緊的繩結,都有辦法解開!

一如此時此刻!

葉天的目光在擂台上環視了一圈,最終落在了一處空曠之處。

碧婉清恐怕不知道,此時此刻的她,在葉天的眼中就像是一個閃爍著高光的能量體一樣,飄蕩在這片空間之中,這般效果很像元素熔身,尋常人自然是無法發現,根本都無從感知她的存在。

但在葉天眼中,找到她,只需要有視力存在就行了,目光一掃,就能清楚的看見她的存在。

「妮子,別藏了,捉迷藏到此結束,我找到你了。」

葉天揚了揚嘴角,忽然便是抬起單手掐了個怪異的印訣,拇指和小指伸出,其餘三指扣合,像是比了一個「六」的手勢,另一隻手則是朝著碧婉清所在的那空處一張,陡然間,一道柔和的波動便是自葉天的手中釋放了出來,原本遁入紫光朔元陣中的碧婉清,居然就像是被一股奇異的能量拎了出來一樣,整個人憑空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一想到毛氏帶著小瓶子跑了,方氏還怎麼能在床上呆得住?只見方氏一個翻身就爬起來了,連鞋子都還沒有來得及穿好,就往外面跑。

宋華富剛從地里回來,見方氏往毛氏的屋子去。臉上自然就不是那麼好看了。

無限之信仰諸天 「一大早的,你去老三屋子做什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