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譚家這幾年來生意一直不怎麼景氣,資產一直在縮減,早就需要新鮮血液的加入,而新雲集團無非是靜海市近年來最新鮮的血液,一直為了事業未婚的羅痕天也成為了譚家各大長老眼中最好的選擇,最重要的是自己家族這個沒人要的老處女總算有人要了,所以不但沒有反對,還經常撮合兩人。


至於譚芳,原本一心為了教育事業的她在事業上受到打擊后一直都在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根本沒有想過談戀愛事情,對於羅痕天的出現也沒有在意,只當是一個普通的朋友。

平日里在家裡也是閑得無聊,每次羅痕天相約也都答應出來,久而久之,也多少被羅痕天的才華所吸引,不過要說到愛,對於她這樣很久沒有經歷愛情的女人來說卻有些不太容易,不過不管怎麼說,兩人的關係也算不錯。

離開學校后,譚芳一直都在思量自己曾經的做法,慢慢的也開始明白自己很多時候的做法的確有些過激,根本就沒有考慮到學生的感受。

對於葉星辰的恨意,也慢慢的消散,特別是上次葉星辰救了她一次后,心中已經沒有了恨,最多也就有點討厭而已。

這次被羅痕天約出來,說帶她來玩點刺激的,反正在家閑著也是無事,就隨著羅痕天一起來到了這裡,剛來的時候還有些不太習慣,畢竟這裡的環境實在太過糜爛,不過在羅痕天的勸說下,還是答應進來玩玩,卻沒想到會遇到葉星辰。

羅痕天和譚芳相處了幾個月,自然也聽說了她為何離開雲龍高中的原因,原本對於葉星辰這個學生娃娃並不在意,不過在這裡遇上了,已經把自己定位為譚家女婿的他自然不會就此不管。

「呵呵,原來是葉同學啊,不知道有沒有興趣一起玩玩?」羅痕天有心要為譚芳出氣,並沒有理會譚芳的提議,反而朝葉星辰笑著說道。

「玩這個?」葉星辰原本也準備離開,和老處女之間實在沒什麼話可說,她是死是活都和自己無關,剛才也不過是看到她在這裡有些驚訝,過來打個招呼而已,不過感受到前面這名男子那充滿挑屑的眼神后,他卻改變了主意。

男人什麼都可以不要,就是不能要面子,對於挑屑,葉星辰從來不知道叫做拒絕。

「當然,要是葉同學不會的話我們玩點別的也可以?」羅痕天微微一笑,這個地下賭場他可是經常來,雖然比起那些超級高手來還差了一截,不過要對付這個毛都沒有長齊的小孩子,他還是信心十足的。

「不用了,就玩這個吧……」葉星辰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雖說他從來沒有玩過梭哈,但也從電視裡面看過,特別是湘江經典的賭神系列電影,簡直是前世的最愛,也知道這種玩法與其說是玩運氣,不如是玩心理戰。

「痕天……」譚芳正要開口阻止,她可不想和葉星辰再結下什麼恩怨,卻被羅痕天阻止。

「放心吧,芳兒,我只是陪葉同學玩玩而已……」羅痕天微微笑道。

梭哈英文名又叫ShowHand,又稱沙蟹,是一項緊張刺激的賭博遊戲(大家看過周潤發的賭神都知道。)。以五張牌的排列、組合決定勝負。遊戲開始時,每名玩家會獲發一張底牌(此牌只能在最後才翻開);當派發第二張牌后,便由牌面較佳者決定下注額,其他人有權選擇「跟」、「加註」、「放棄」或「清底」。當五張牌派發完畢后,各玩家翻開所有底牌來比較。

羅痕天是這裡的熟客,打了個響指,立刻有侍者為兩人單獨準備了一張賭桌,葉星辰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客氣,徑直的走到座位上坐下,又掏出了一根精裝紅河,徑直的點了起來,卻沒有給羅痕天派一根的打算。

「葉同學現在還未滿十八吧?最好還是少吸點煙,不然以後容易得肺癌的……」羅痕天也不在意,能夠年紀輕輕將新雲集團發展到如今這個規模,可不是一般的庸才。先是溫柔的邀請譚芳坐在旁邊,這才坐在了葉星辰的對面,從包里掏出了一根市麵價格上百美金的雪茄抽了起來。

「這點不用你操心,倒是你想追求譚主任的事情,有空的話倒是可以找我談談,我對泡妞這方面很有經驗的……」葉星辰微微一笑,從兩人的舉止上看,他已經猜出這傢伙對譚芳有意,只是譚芳這個老處女似乎根本就沒有戀愛的覺悟,對他的態度也只是普通朋友一樣,甚至根本不知道他在追求自己。自己只要捅破了他們這層關係,說不定也會影響到羅痕天的心境。

果然,譚芳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臉色迅速一變,一直以來,羅痕天給她的感覺都是才華橫溢,溫柔儒雅,就像一個很貼心的朋友,而且平時羅痕天雖然對她很好,但也局限於朋友之間的關心,並沒有什麼特別親密的動作,所以她也根本沒有想到羅痕天會對她有意思。

羅痕天眼見譚芳臉色一變,趕緊開口說道:「葉同學,我和你的譚主任只是好朋友而已,你可不要多想噢,小姐,發牌吧?」

羅痕天已經三十齣頭,這麼大的年紀沒有結婚並不是說他真正的投身事業,也不是說他對女人不了解,相反,經常混跡在各種女人堆的他對女人是相當的了解,知道譚芳這種多年沒有談過戀愛的女人肯定對於愛情有著一定的排斥,要是自己一來就表現出追求她的話,肯定會引起她的反感,對於她這樣的女人就要循序漸進,慢慢以朋友的身份接近她,讓她對自己形成一種習慣,到時候再拿下她也不遲。

所以一直以來都做得很到位,除了稱呼開始逐漸親密外,其他的都和普通的朋友差不多,卻沒想到被這個小子一語點破,要是譚芳因此起了疑心,對自己產生了排斥感,以前自己所做的且不是白費?

「呵呵,剛才你不是叫我們譚主任芳兒么?如此親密的稱呼怎麼可能只是普通的朋友?」葉星辰卻是微微一笑,一邊拿起莊家發來的牌,一邊很是隨意的說道,他就是要徹底的打亂羅痕天的心境。

譚芳聽到葉星辰如此一說,再聯想到羅痕天對自己的稱呼,的確太過親昵了一點,又想到與他的點點滴滴,難道他真的對自己有所企圖?

羅痕天見到譚芳臉色一變,心中卻是一陣慌亂,繞是他才華橫溢,御女無數,此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畢竟譚芳這樣的女人在這個世界上簡直就是絕種,也不知道她的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會對愛情如此排斥?明明一個靚麗的女人,卻是活到了接近三十歲還是老處女一個,自己花費了這麼多心思才慢慢的進展到稱呼她為芳兒的地步,要是她對這個也反感的話自己以後還怎麼做?

「我是黑桃K,嘿嘿,似乎是我說話吧?」葉星辰眼見羅痕天眼神慌亂,譚芳臉色微變,心中暗喜,沒想到他們之間的關係還被自己猜對了,不等羅痕天回過神來,又開口說道。

(鮮花哪裡去了?) 羅痕天這才想起自己還在和葉星辰玩牌,此時牌桌上已經發了兩張牌,一張底牌和一張明牌,葉星辰的明牌是黑桃K,羅痕天的卻是紅桃K,從花色來看,葉星辰的要大一點,所以理應由他說話,不過該說什麼呢?自己和他似乎沒說過要賭什麼吧?

「羅先生,我們第一次玩牌,就小一點吧,一萬塊……」葉星辰依然不給羅痕天思考的時間,直接從衣兜里掏出了一疊紅鈔,扔到了桌上。

「怎麼?葉同學要賭錢?」羅痕天原本只想靠著牌技玩弄玩弄葉星辰,可沒想到過要贏他的錢。

「當然,來這裡不是賭錢是賭什麼?難道是賭女人么?要是我贏了你會把譚主任輸給我么?」葉星辰白眼一翻,一副你真是個白痴的神情。

「你……」繞是羅痕天心機極深,此時也被葉星辰氣得夠嗆,一旁的譚芳更是眉頭皺了皺,要不是考慮到羅痕天的身份,或許早獨自離去。

「我怎麼了?你到底跟不跟?不會連一萬塊錢也輸不起吧?」葉星辰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跟……」羅痕天先是被葉星辰擾亂了心境,如今又被這麼一激,哪裡還不能夠冷靜下來,而且一萬塊錢對他來說實在不算什麼。

「呵呵,美麗的小姐,請繼續發牌吧?」葉星辰淡淡一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兩人的比試已經吸引了許多人,甚至連歐陽和紫楓也跟了過來,不過歐陽俊並沒有認出坐在羅痕天旁邊的是曾經的訓導主任譚芳,只道是葉星辰和對方較量起來,為了不影響葉星辰,也只是站在一旁觀看,並不上前打擾。

為兩人發牌的是一名中國女孩,不知道是為了引誘男人,還是為了以示自己的公正,穿得極少,上身只穿著一件黑色的裹胸,露出充滿韌性的小蠻腰和雪白的香肩,下身是一條超短熱褲,看上去熱情奔放,引得周圍的無數狼友口哨聲連連不斷。

聽到兩人喊話后,又各自為葉星辰和羅痕天發了一張牌,這一次,羅痕天的是梅花K,而葉星辰的卻是一張黑桃Q,自然是羅痕天的大,輪到羅痕天說話。

「譚老師,你覺得羅痕天這人怎麼樣?」葉星辰卻是微微一笑,目光轉而望向了譚芳,更是說了一句和牌局完全無關的話。

「葉同學,麻煩你認真一點……」羅痕天氣得不行,這個傢伙到底搞什麼名堂?不好好的賭牌,問些這種無聊的問題。

「噢,這次不是你的大嗎?理應由你喊話啊,我只是好久沒有和譚老師聊天了,難道聊聊不行嗎?」葉星辰微微一笑,口裡吐出了一口煙圈。

「好,我叫十萬,葉同學,你要是沒錢的話可以認輸了……」羅痕天見到譚芳那不斷變幻的臉色,心中一陣鬱悶,暗悔自己為何要招惹這個小子,要是剛才自己帶著譚芳直接離開不就好了?

「噢,才十萬嘛,我還是有的……」葉星辰微微一笑,又從衣兜里掏出了四疊紅鈔,接著還拿出了一張十萬的支票,這就是他如今所有的家當了。

「我跟了,美女,請繼續發牌……」葉星辰臉上依舊是那副淡淡的笑容,他知道,羅痕天的心裡已經亂了。

那位性感美女臉上甜甜一笑,又為兩人發了一張牌,葉星辰的是依舊是黑桃J,而羅痕天的卻是一張紅桃A,從牌面看來,葉星辰的全是同花,而且還有可能是順子,而羅痕天卻是一對K和一張A,所以牌面看起來葉星辰的比較大,由葉星辰說話。

「今天出門比較著急,帶的錢不多,還剩下五萬,就一起叫了吧,我們直接比牌如何?」葉星辰淡淡笑道。

「噢?沒錢也學人家玩梭哈嗎?你要是沒錢的話我可以借點給你?我再跟十五萬……」羅痕天聽到葉星辰說自己沒錢了,心中一喜,看來這個小子也沒什麼背景嘛,單單十五萬就敢和自己玩梭哈,簡直是找死,心中的自信也膨脹起來。

「厄,借你的錢再贏你的錢似乎有些不道德……」葉星辰卻是皺了皺眉,慢慢說道。

「你……」

「歐陽,身上帶錢沒有?弄個一百萬來花花……」羅痕天正要發怒,卻被葉星辰打斷。

「現金自然沒有,不過支票還是有的……」歐陽俊身上也沒什麼錢,最多也只有幾萬塊錢,畢竟他家裡雖然很有錢,但可不會幾百萬幾百萬的給他做零花錢,但既然葉星辰說了,要演場戲還是沒問題的。

「噢,忘記介紹了,這位是我兄弟,歐陽俊,也是歐陽家的人,你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問你旁邊的譚芳小姐,她是我們的訓導主任,一定知道的……」葉星辰不等羅痕天回過神來,趕緊開口說道。

「什麼,她是譚主任?」歐陽俊驚訝的望著穿著性感的譚芳,要不是葉星辰介紹,打死他也忍不住眼前的女子會是曾經的那個老處女。

「嘿嘿,驚訝吧……」葉星辰哈哈一笑。

「歐陽,你怎麼也跟著來這種地方玩?」譚芳本來對葉星辰的話很是感冒,不過仔細想想卻又覺得羅痕天的確是在刻意接近自己,心裡已經漸漸起了排斥感,她比較討厭男人以這種方式接近她,這也是為何她看出了葉星辰在故意擾亂羅痕天心境也沒有開口的原因。

本來她是不想繼續在這呆下去,不過想到羅痕天如此處心積慮的接近自己,還有家族中各大家長在自己耳邊提到的事情,原本還不覺得有什麼,現在細想起來,才發現原來自己不知不覺已經成為了家族和羅痕天手中的棋子。

作為一個有思想的女人,譚芳最恨的就是不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當初一意孤行的來到雲龍高中就職,也是想走自己的路而已。

想明白之後的譚芳自然氣憤不已,現在正好藉助葉星辰好好的懲罰懲罰這個羅痕天。

至於她和葉星辰之間的恩怨,以後可以慢慢的算。

「呵呵,原來真是譚主任啊,沒想到這麼久不見你年輕了這麼多,還漂亮了這麼多,我都差點不認識了……」歐陽俊哈哈一笑,並沒有回答譚芳的問題,反而開口問道。

「他真的是姓歐陽?」一旁的羅痕天卻是驚訝的張不開嘴,歐陽世家可是靜海市的四大家族之一,本身的雄厚實力已經排在了十大集團之內,甚至比譚氏集團還要強大,要是得罪了歐陽世家,以後怎麼辦?

「恩……」譚芳點了點頭,並沒有做太多的介紹,一是這裡魚龍混雜,要是其他的人知道歐陽俊就是靜海市四大家族之一歐陽世家的公子話,免不了要生出一番事端,現在只說是歐陽家,一般的人哪裡知道是那個歐陽家,只要能夠讓羅痕天明白就行了。

羅痕天整個人一驚,這下可怎麼好,這個傢伙竟然和歐陽家族的繼承人是好友,要是自己贏了,會不會得罪歐陽家,可要是輸掉了,在譚芳面前如何抬得起頭?他卻沒有注意到譚芳看向他的眼神已經充滿了厭惡。

「歐陽,廢話不要那麼多,快寫張支票,先寫個一百萬吧?」葉星辰可不知道什麼叫做低調,直接大聲喝道,他可不認為這裡有人能夠攔住他們。

「噢……」歐陽趕緊掏出一大疊支票,隨手簽了一張,撕下來扔給葉星辰,這不過是一張空頭支票而已,根本取不到一分錢。

「這位大叔,要不要檢查檢查?」葉星辰心中暗笑,朝羅痕天說道。

「不用了……」羅痕天此時騎虎難下,不過卻沒有心思去檢驗支票的真假,歐陽家族的繼承人還會拿出空頭支票嗎?

「那好,我就加到一百萬,你跟不跟?」葉星辰臉上淡淡一笑,一把將那張支票壓在桌上,厲聲喝道。

「發牌吧?」羅痕天此時心緒複雜,也沒多說什麼,直接掏出了一張一百萬的支票扔了過去,經過了一番掙扎,他還是決定不管如何,絕對不能夠在兩個小毛孩面前認輸,否則自己將再沒有尊嚴邁入上層社會。

女郎臉上依舊是那副甜美中帶有嫵媚的笑容,又為兩人發了張牌,這一次,葉星辰的是一張黑桃10,而羅痕天的卻是一張方塊A,正好湊成兩對。

兩人的牌面都極大,只不過葉星辰看起來更壯觀一點,畢竟只要他手裡的那張底牌是黑桃A的話,那他將是至尊同花順,無論羅痕天手裡的是什麼牌都只能認輸。

「藐似是同花順呢?呵呵,歐陽,再簽幾張支票,湊夠一千萬,我想這位大叔想要泡我們美麗的譚老師,這點錢應該有的……」葉星辰淡淡一笑,神情說不出的從容,反正他的支票都是假的,輸了就輸了,也沒什麼故意叫這麼大也是想唬住羅痕天。畢竟再有錢的人,也不可能不將一千萬放在眼裡,輸掉了也會心痛的。

(有花的兄弟支持一下吧,今天更新三十五萬也不容易……) 旁邊圍觀的人一個個已經震驚的合不攏嘴,剛才還幾十萬的牌面,現在一下被提到了一千萬,這個少年到底是哪一家的公子?竟然這麼有錢?

很多人小混混眼中更是起了歹意。

至於譚芳,聽到葉星辰又說著句話,臉蛋卻是青一陣的白一陣,不過卻忍住沒有開口,她也想看看到底羅痕天下一步到底會怎麼做?

羅痕天在聽到一千萬的時候心臟也是急跳了一下,並沒有因為葉星辰的激將法而馬上拍桌敲定。他雖然事業有成,旗下產業也有好幾億,平日里到這裡來玩也最多幾十萬的輸贏,今天一百萬已經是破例了,現在卻一下提到了一千萬,這對自己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自己要不要跟呢?

對方有歐陽俊在,他可不認為對方會拿出一大疊假支票在那忽悠,一千萬對歐陽家族來說的確就是九牛一毛,作為歐陽家的繼承人要挪用一千萬絕對不成問題,他可不知道歐陽家家教極嚴,歐陽俊的很多零花錢都是自己打工掙的。

小心翼翼的翻起自己的底牌,偷偷的看了一眼,這也是他第一次看牌,因為他覺得高手都是最後才看牌的,只可惜對面的那個小子到現在也沒看過牌,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可惜這次他死定了。

想要抓同花順,黑桃A在自己手中,他拿什麼去抓?三張A,一對K,就算他的同花也要輸給自己,這一把自己贏定了。

從懷裡掏出了支票,直接簽上了一張一千萬的,遞到了桌前,葉星辰朝歐陽俊望了望,知道這可不是空頭支票後放下心來。不過隨即又提了起來,他看過牌后才答應跟,說明他的牌面極大,自己還沒有看過底牌就和他賭這麼大,不是找死么?不過也沒什麼,反正都是空頭支票,輸了就輸了,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抱著這樣的心態,葉星辰依舊是一臉的從容,朝著對面的羅痕天說道:「那就開牌吧?」

「哼,葉同學,三張A,加一對K,福爾豪斯,你輸了……」羅痕天得意的笑道,身子更是興奮的站了起來,一千萬啊,那可是足足一千萬啊,雖然可能得罪了歐陽世家,但可在譚家面前狠狠的長了一把臉,自己要是把這一千萬直接送給譚芳,不知道她會怎麼想?

「哇……」周圍都傳來了一陣驚呼聲,福爾豪斯,可是第三大的牌,除了同花順和和四條外最大的牌,就算是同花也贏不了這副牌,而黑桃A又在他的手中,葉星辰拿什麼去比?

葉星辰和歐陽俊看到羅痕天的底牌后也是心底一陣涼氣衝上,黑桃A都被他抓去了,自己拿什麼去抓同花順?看來這東西還是靠運氣啊,不管自己怎麼激將他,到了最後決定勝負的還是運氣啊。

葉星辰心有不甘的翻起自己的底牌,心中期盼能夠再多出一張黑桃A出來,可惜出來的卻是一張黑桃9。

咦,黑桃9,9,10,J,Q,K,這似乎也是同花順也?

葉星辰最開始還直以為是同花,可忽然發現這原來也是一組順子,通常稱為小順,心中一陣歡喜。

「對不起,打擾一下……」葉星辰開口打斷了正在欣喜的羅痕天。

「怎麼?不服輸?」羅痕天只認為葉星辰幾人不肯認輸,畢竟小孩子到了這種地步通常都會耍賴,自己要不要免去那一千萬呢?

「不是不服,而是我根本沒輸?」葉星辰嘴角上揚,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什麼?你的黑桃A都在我這裡,難道你還能變出第二章黑桃A不可?」羅痕天咆哮道。

「黑桃A我是沒有,不過黑桃9卻有一張,這位美女,不知道這算不算同花順?」葉星辰哈哈一笑,一把將底牌翻了過來……

「哇,真的是同花順也……」眾人一陣驚呼,那位發牌的美女更是天天笑道:「是的,先生,這是同花順,比福爾豪斯大,這一局您獲勝……」

羅痕天痴了,羅痕天呆了,羅痕天傻了……

自己怎麼沒有想到還有黑桃9呢?怎麼就沒有想到還有這種幾率呢?一千萬啊,那可是足足一千萬啊,如今金融危機,這一千萬能過發揮多大的作用?怎麼就這麼輸掉了呢?

他其實輸得很冤枉,能夠將一個資產只有數萬的公司發展到上億的規模,足以證明他本身的能力,不僅有著自己的手段,也有著常人難以比擬的細心,只是今天一來就因為輕視葉星辰反而被他牽著鼻子走,心緒早就一團凌亂,哪裡會細想那麼多,這才沒有想到會有這種幾率出現。

「哈哈,看來今天手氣真的不錯,這幾萬塊錢你就拿去花吧……」葉星辰哈哈一笑,拿過羅痕天擺在桌上的那張上千萬的支票,將五萬的現金塞進那位為他們發牌的女郎胸口,並狠狠的摸了一把。

「多謝先生,不知道先生還要繼續玩嗎?」女郎臉蛋笑成了花朵,緊緊是小費就是五萬,一會兒還有百分之零點五的提成五萬,僅僅是發了一局普通的梭哈就掙了足足十萬萬,這可是多大的運氣……

「呵呵,這個你就要問這位大叔了?」葉星辰哈哈一笑,有一千萬在手,心裡也踏實了許多,真是沒想到第一次賭博就能夠贏這麼多錢,現在可是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羅痕天心無神的搖了搖頭,今天他輸了,輸的心服口服,從一開始他就已經落入了葉星辰的套中。

「芳兒,我們走吧……」羅痕天站起身來,他知道,自己已經輸掉了勢,再賭下去,自己也同樣是輸。

「請你以後不要叫我芳兒,我有自己的名字,另外,我想和我的幾個學生說說話,你先走吧……」譚芳卻是站了起來,不過卻沒有看羅痕天一眼。

羅痕天整個人一愣,這才注意到譚芳眼中的厭惡之情,心中還以為她是因為自己輸掉了而看不起自己,不由的一陣怒火,轉頭狠狠的看向葉星辰,心中充滿了憤怒,這一次,他不僅輸掉了一千萬,還輸掉了進入上層社會的機會,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這個可惡的少年,將葉星辰的面貌謹記在心中,憤怒的朝外面走去……

「謝謝你,譚老師……」葉星辰自然看出了譚芳剛才是在幫助自己,至於羅痕天的那個眼神,他可不在乎,這樣的人根本不會對他形成任何的威脅,要不是譚芳在這裡,他根本不會放任羅痕天離去,畢竟一個對他產生恨意的人就是敵人,他可以不在乎敵人傷害自己,卻不能坐視敵人傷害身邊的人,所以對於敵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將其扼殺在搖籃之中。

「不用謝我,你們還是學生,這種地方以後還是少來為好……」譚芳和葉星辰可沒什麼話要說,剛才之所以那麼說也只是想甩開羅痕天而已,說完之後就朝外面走去。

「呵呵,譚老師放心,我們以後不會再來了,只是希望譚老師有時間回學校看看我們?」葉星辰對著譚芳的背影,發自內心的說道,雖說譚芳是一個很討厭的人,但不得不說,她對於工作的熱忱超越任何一個人,僅僅憑著這一點,也值得他敬佩。

譚芳的身子頓了頓,卻沒有說什麼,繼續朝前走去,卻不知道她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溫存……

「我們接下來還要不要去買彩票?」歐陽俊眼見譚芳走後,對葉星辰說道。

「買個P,都有一千萬了還買什麼買,通知兄弟們,撤……」葉星辰心中歡喜,有著一千萬,他可以做很多的事情,犯不著再和這家賭場結下矛盾,掏出了那張十萬的支票,遞給了賭場的工作人員作為手續費。按照賭場的規定,贏家一方要繳納百分之一的手續費。

「恩……」歐陽俊和紫楓同時點了點頭,在這個非常時期,他們都不想惹事。

正在進攻賭場電腦系統的陳小龍被叫了出去,很是不滿,不過聽說葉星辰一局牌贏了一千萬后也開心的不得了,一行人眉飛色舞的正準備離開,卻見到剛才被葉星辰稱為人妖的那名女子帶著一群大漢走了圍了上來,臉上更是露出淡淡的笑容,口中媚笑著說道:「幾位帥哥贏了錢就準備離開么?」

「噢?不離開難道還要看你這個人妖在這邊噁心么?」葉星辰卻是白眼一翻,暗暗朝歐陽俊幾人打了打眼色。

「呵呵,星辰兄弟真是快人快語,小愛天生就是一個女孩子,你怎麼能夠說她是人妖呢?」這個時候,數名大漢的背後卻響起了一個對葉星辰幾人來說極其熟悉的聲音…… 「曹傑?」葉星辰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慢慢從幾名大漢身後走出來的曹傑,心中充滿了震驚,幾人還沒開始對付曹傑,他卻已經做出了行動,這也太快了一點吧?最重要的是這家賭場的幕後老闆可不是骷髏會的人啊?

「呵呵,嚴格意義上講你們應該稱呼我為學長,不是嗎?」曹傑努力讓自己的聲音顯得有威嚴,不過他畢竟沒有曹天二的那種梟雄本色,說起話來顯得有些不倫不類。

上次在學校被葉星辰狠揍了一頓后,曹傑打電話找自己的大哥,卻聽到了他已死的消息,當時他整個人已經心灰意冷,因為他知道自己的一切都來自大哥,現在大哥死了,這個唯一的依靠也沒有了,以後的路該怎麼走?然而,獨孤霸卻單獨召見了他,並授予了他死神堂堂主的身份,當然,只是暫時的,只要他能夠殺掉葉星辰,這個堂主之位就是他的。

曹傑雖然算不得人才,但手下忽然多了一批強大的手下,心中的自信也膨脹起來,更是一心想著為自己的大哥報仇。

不過他卻並沒有馬上前去報仇,一方面派人打聽葉星辰的消息,一方面來到這裡玩樂。

這家賭場的幕後老闆不是骷髏會的人,也不是神龍會,天門會中的任何一方勢力,只是每年都像三大幫會繳納一定的保護費,同時受到三大幫派的保護,所以一直以來都相安無事,不管是骷髏會還是神龍會又或者天門會都沒有滅掉這家賭場的打算。

畢竟這種規模的賭場在靜海市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每一個幫派旗下起碼也有數十家,所以用不著為了這一家賭場和其他兩家結怨。

曹傑現在只是一個暫代的堂主,沒有資歷,沒有威望,唯一的依靠就是曹天二的弟弟,想要到骷髏會旗下的產業去玩樂,沒有人會甩他,到這個要向骷髏會繳納保護費的地下賭場卻是享受著貴賓級別的待遇,卻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葉星辰。

那名叫小愛的女子也是他來這裡認識的一個女郎,剛才也是他安排小愛前來接近葉星辰的。

至於葉星辰和羅痕天的賭博,也一直在他的關注之中,此時見到葉星辰幾人想走,哪裡還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學長?血泊中的狗長么?哈哈哈……」葉星辰卻是哈哈大笑起來,眼中充滿了不屑。

「你……」曹傑畢竟不是真正的黑道人物,平日里在學校就是作威作福慣了,此時手中又有強大的力量,哪裡還能夠忍得住。

「你們都給我上,殺掉這個小雜碎……」

隨著曹傑的怒吼,那十多名大漢就朝葉星辰幾人撲了過去。

葉星辰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卻沒有出手的打算,一旁的紫楓,王小虎,歐陽俊,張佳,趙虎已經撲了出去。

紫楓速度極快,一把扣住一名大漢的手腕,用力一拉,接著那名大漢便失去了平衡,紫楓抬出一腳,絆在那名大漢的膝蓋處,那名大漢的身子直直的朝葉星辰飛了出去。

葉星辰閃電般抬起一腳,重重的印在那名大漢的臉蛋上……

「咔嚓!」一聲脆響,那名大漢的脖子肯定已經扭斷,身子更是重重的落在地上,連痛苦的叫聲也發不出,整個腦袋搭在地上,口裡只有出氣沒有吸氣。

歐陽俊的血靈牙送給了黃奕菲,此時赤手空拳,身影忽閃,躲開一名大漢的一拳,接著一擊勾拳擊在那名大漢的腋下。那裡是人的脆弱部位,以歐陽俊的全力一拳,那名大漢如何能夠忍受?只聽到咔嚓一聲,手臂已經脫臼,大漢的口中更是傳來一聲慘叫,歐陽俊毫不留情,一把扣住那隻脫臼的手臂,一個三百六十度扭轉,直接將其扭成了麻花狀,痛得大漢直接暈了過去……

王小虎的打鬥就比較直接了,或者說他的打鬥作風和葉星辰的如出一轍,面對來人的拳頭,不躲不閃,直接緊握右拳迎上了來人的拳頭。

「砰……咔嚓!」連續傳來數聲脆響,和他碰拳的那名大漢整個拳頭粉碎開來,更是露出森森白骨,鮮血更是噴洒而出……

暴力,這是絕對的暴力……

張佳的動作就要溫柔多了,每一個動作都是標準的擒拿手,凡是被他近身的大漢幾乎全是關節脫臼,至於趙虎,除了一身蠻力外,招式倒是很簡單。

整個大廳響起了女人的尖叫聲,許多賭客更是嚇得魂飛魄散,驚慌的朝四周跑去,他們大多數都是一些白領階層,來這裡是追求刺激的,哪裡見過這等血腥的場面,倒是那些平日里生活在底層的小混混一個個面露興奮之色。

賭場的保安也陸陸續續趕來,不過看到出手的一方是骷髏會的人後卻是不敢上前,只能夠在周圍維持一定的秩序,不讓其他的人靠近打鬥現場。

「瘋少,速度啊……」葉星辰慢條斯理的從懷裡掏出了一包精裝紅河,自己抽出了一根,又給沒有參與打鬥的陳小龍,何佳傑,羅隱,一人一支。

「我發覺你很喜歡抽紅河也?」陳小龍接過香煙,點燃后淡淡說道,絲毫不為場中的打鬥所影響,跟著葉星辰混了這麼久,這種場面不知道見了多少,哪裡還放在眼裡。

「嘿嘿,有感情了……」葉星辰淡淡笑道,目光卻一直落在了張佳的身上,從他的標準的擒拿手看來,似乎他是軍隊出生?難道他是軍人世家?

「靠……」陳小龍翻了一個白眼,順著葉星辰的目光,也注意到了張佳的與眾不同之處,不過和葉星辰一樣,並沒有多說什麼?

曹傑眼見自己的帶來的所謂的精英如此不堪一擊,臉色陰晴不定,看到還剩下五名大漢以後,也不再理會其他的,整個人就朝後面奔去。

「曹傑學長,想走嗎?」葉星辰雖然注意這場中的情況,但又怎麼可能漏掉曹傑呢?眼見曹傑起了退意,嘴角微微上揚,手腕一翻,那把小刀出現在手心,單手一抖,一道亮麗的刀光劃過……

「啊……」曹傑慘叫一聲,整個人就朝前面撲去,飛刀正好射中了他膝蓋骨。

「小李飛刀……」現場圍觀的眾人口中一聲驚嘆,這種神乎其技的飛刀絕技似乎只有電視中才能看到,沒想到現實中也能夠遇見,那些本來還在考慮要不要上前幫助骷髏會的保安瞬間安靜下來,和這樣的人為敵,那和找死有什麼區別?自己一個月就領這麼多錢,沒必要把命給擱在這裡。

那些小混混臉上的興奮之色更濃,鮮血對他們來說就是興奮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