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謝雲峰見靈兒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他以為靈兒是受暗傷太重,以至於可能會影響到後面的比賽。


只見他竟拿出兩枚王級丹藥遞了過去,縷縷仙韻之氣繚繞在他掌心,這種靈丹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好似他掌心的丹藥不是死物,倒有點像擁有意識的生命體。

見靈兒遲遲不肯伸手來接過,謝雲峰溫柔地開口道:「靈兒不要著急,拿不到前三也沒關係,就如我當年一樣,就當這次來此歷煉一番,來來來,乖!聽話,先把這兩枚丹藥吞下,恢復自己內傷要緊」。

站立在一旁地雲飄飄聽到此話,頓時升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微張著紅唇,頭皮發麻。

雨軒則是憤怒地盯著謝雲峰,恨不得破口大罵他一頓,假惺惺地裝給誰看,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的齷齪心思嗎?

這時「神武門」的一名長老開口道:「好了,小子把丹藥收起來吧,她並沒受什麼暗傷」。

謝雲峰尷尬地笑了笑,收起了兩枚丹藥后,開始盤腳打坐恢復,而「神武門」的兩名長老卻未給他任何丹藥療傷。

太陽徹底升起后,兩柱香的休息時間也漸漸步入尾聲。

接著,廣場中央升起十個較大的擂台,相比原來的那些擂台足足大了三倍,高度也升起兩倍,一般體形的武者站在下方則顯得格外渺小,需要仰起頭才可看到上方的擂台邊。

這麼高大的擂台,略有五十米高,若參賽者沒翅膀,恐怕踏入擂台都是難事,這也是給選手們增加了一道難度。

上次是王昊第一個衝上擂台,而這次它卻遲遲未動,似在等待別人先上去,碩大的眸氣有意無意地瞟向雨軒他們這方。

雨軒與它在不經意間對瞟了一眼,心中一怔,這頭死虎看來要對雲師姐下手,也有可能它還會對「神武門」幾人也下手,它怕是打定主意來一波團滅。 片刻后,那頭死虎站在擂台下方紋絲不動,根本未任何登台的跡象,好似眼前的一切都與它無關,平靜得有點可怕,又彷彿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

上方的一號擂台已開始有武者在登台,只見一名人族武者一陣助跑,隨後驟然加速,在臨近擂台時身體一躍而起。

他藉助那股衝勁,雙腳不停地擂台一壁上奔跑,宛如高速行走在平地,五十米的距離也就三、五幾步的事。

可是在臨近擂台邊時卻突然發生了狀況,他好似被一股電流擊中,整個身子一顫,瞬間有了下墜的趨勢,一秒后等他回過神來時,他的身體已墜至擂台壁中段位置。

剎那間,他的腳步在虛空一彈,借這一股彈跳力,他暫時止住下墜的趨勢。

接著他腳尖再次踏在擂台壁上,猛地一用力,整個身體再一次竄到擂台邊。

好似勝利在望,他竟露出興奮地喜悅,也就在那一瞬間,一股比剛才強大一倍的電流再次擊中了他。

隨後只聽見一聲慘叫傳出,他整個身體從上方摔倒下來。

砸得地面砰的一聲后,引來了廣場眾人一陣嘲笑。

他乾巴巴地躺在地面,宛如一條死狗一動不動,微閉的雙眸竟有無甘的淚珠划落。

原來他摔在地面那一刻,有一道聲音傳進他的腦海,「跌落地面者,出局」!

下方的眾武者這才心領神會,原來一切都沒有看上去的那麼簡單,似乎也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複雜,一個小小登擂台的動作,也能到考驗武者實力壯況。

後面的武者與妖獸上去就聰明多了,都是鼓動真元罩防禦電流襲擊,在臨進擂台邊共有三次電流攻擊,自身實力強大的基本都能抗過去,但也有武者從中摔落下來的。

這剩下的三十多名擂主自身實力都是屬於出婁拔萃的武者,有的竟然被三道電流擊中而摔落下擂台,足以證明這三道攻擊電流十分強悍,甚至都有秒殺普通武者的能力。

半柱香后,十座擂台全被佔領,但王昊與神武門的選手都未參與搶奪。

又半天過去了,高空的烈日像一團炙火直往眾人身體竄,似乎要蒸發廣場所有武者身體內的水分,眾人皆表現得口乾舌燥,頭痛欲裂,胸悶難熬。

反倒是有結界保護的擂台依舊如常,雨軒抬頭一看,才發現廣場上空似被半圓結界籠罩。

那半圓結果好似能聚集大量太陽光線,而在廣場結界中的人就如蒸餃子一般,怪不得憑武者強大的體魄都感覺身體受不了這種炙熱。

雨軒把頭轉過去望著謝雲峰,單眸流露出不惑的神情,示意他能不能解釋一下,必竟他曾經參加過一屆。

謝雲峰看到幾人都把目光注視到自己,他無奈地苦笑道:「我也不明白其中的原因,據說每次比賽的規矩與賽制都是隨機抽取的」。

蕭劍依舊一襲黑衣勁裝,他見謝雲峰未說出過所以然,一臉冷酷的表情默默地向擂台走去。

但他那雙明亮靈動的雙眸卻火熱至極,彷彿有什麼絕世功法在向他招手,吸引著他的心神向前走去……

謝雲峰好意在後面提醒道:「蕭師兄,那王昊還未動手,我們等他選擇好后再出手才最保險」。

他好似根本未聽到背後的善意提醒,依舊不聞不顧地開始自己的行動。

雨軒最討厭這種扮酷耍帥的男子,只因他心底有一絲漣漪……

長的帥的男人沒幾個是好東西,這種羨慕嫉妒恨的變態想法,更令他自卑自憐。

只見那蕭劍在臨近擂台邊時,整個身體一躍而上,升至中段他雙腿向擂台壁輕點幾下,彷彿是踏著虛空階梯,一竄就到了擂台邊。

接著他揮手甩動幾下,幾道雷孤從他手中擊出,與那設立在擂台邊的考驗一陣對碰。

一陣劈劈啪啪聲響起,對碰處燦燦電芒閃爍,宛如遊走在虛空的銀蛇,發起了內戰。

那三道無往不利的雷電考驗,就被蕭劍輕描淡寫地解決了,隨後他那萬年不變的臉上,微微露出了一抹詭笑。

突然間他的周身方圓幾十米竟布滿了雷電,道道狂暴的雷弧流離於其中,恍如雷獄降臨要懲罰對手。

嗷……

雷獄中一道狼影顯現,渾身焦糊如炭,整個毛髮聳立而起。

此時的嘯月天狼異常狼狽不堪,原來擁有短暫隱身能力的它,趁著蕭劍登台之際想對他發出偷襲,沒想到卻被對手將計就計,對它發起了一波反偷襲。

嘯月天狼除開隱身術外,它的攻擊與防禦並不是特別出眾,其中很多暗殺招式都是需要隱身術配合使用。

現在它被蕭劍的雷獄轟得原形畢現,再也沒有戀戰之心,不停地後退,想要拉開與對手更大的空間距離。

蕭劍此刻怎麼會給它機會,一個箭步衝上去,手上的雷弧不斷地向它身上扔,足見他把時機戰局把握得非常好。

一步步地壓迫得嘯月天狼退至擂台邊,眼見退無可退,妖狼一聲長嘯,周身妖元如瀉洪之堤一般,不要命地全力催動隱身術。

見它打算再次隱身,蕭劍瞳孔無限放大,鋪天蓋地的殺氣瞬間籠罩住妖狼。

接著四周的空氣近乎凝實,牢牢地鎖定正在隱身的嘯月天狼。

蕭劍身影如閃電一般,一瞬既逝就出現在對手的前方,接著他周身環繞一個雷球,有人頭般大小,萬千雷弧似被壓縮在其中。

廣場高台上的那些武者見此雷球,雖隔的老遠距離,都能感覺到此雷球蘊含的恐怖力量,彷彿眼前之人似雷神下凡在操縱雷電與人戰鬥。

嘯月天狼的隱身術才剛激發,它的半個身子還處於實體狀態,見此雷球后。

它嚇得毛骨悚然,頭皮發麻至極,不斷地搖晃著半個妖身。

此時此刻它感覺到死亡的氣息已降臨在自身,再也顧不得所有的一切,只想高喊我認輸、我投降……

頓時它張開血口一聲嗷叫還未來得及發出,蕭劍手控雷球閃電般地擊打在它的身上。

轉眼之間,嘯月天狼感覺自己的生命力走到了盡頭,萬千雷弧瞬間撕碎了它的五臟六腑,妖身頹然倒下,已無半點生命跡象。

圍觀者看到此處,才明白這人族小子一直在隱藏實力,直到此刻又爆發出他實力的冰山一角……

雷獄、雷球、九天神雷……到底他還有一些什麼絕世雷術未使用出來。 突然一頭白虎竄上了蕭劍佔領的擂台,它居然是硬抗了三次雷擊,未動用任何妖元抵擋,全憑那一身虎皮防禦。

見白虎上來后,蕭劍身形卻絞絲不動就這般用餘光掃著它,似乎是打算用以靜制動的戰術。

王昊見蕭劍未第一時間攻擊它,然後它張開血口,學著人族的笑容般沖對手詭笑,這詭異的一幕出現在一頭白虎身上,看上去卻更顯森森恐怖。

嗷……

王昊又率先施展它白虎一族的絕技,音波攻擊如浪潮般,層層疊疊地攻擊在蕭劍身上。

剎那間蕭劍開啟了一個小型雷獄,可容納他一個人在其中,道道音波攻擊到此,只產生了一些像水浪一般的漣漪,順著他的身體表面傳向遠方。

王昊的這一招早已被它的對手摸透,一般來說只要注意到了他的絕技,武者都可使用真元罩防禦此招。

見蕭劍沒有著道,王昊身形開始動了,龐大的虎身夾雜無上凶威,似要一掌把對手拍成肉餅。

磨盤大的虎掌在臨近蕭劍時,只是擊中了他的一道殘影,只見蕭劍化身成數道殘影不停地圍著白虎旋轉。

遠方實力不足的武者看見化身成為無數殘影的蕭劍,個個都有表現出頭昏目眩的狀態,彷彿是自己置身於其中在與之對戰。

就在蕭劍高速移動時,白虎終於再次出手,它舉起前足不斷地轟向四面八方,大有毀滅所有殘影之勢……

在它轟出數十招后,蕭劍的殘影竟重重疊加至一處,那就是王昊背後方向,天地也隨之一變,一團小型的雷雲突兀出現在擂台上方。

眾人皆知這是蕭劍要開啟大招的狀態,只是前面幾場對戰中,他開啟的雷雲沒有此刻這般的強大、兇悍。

接著蕭劍升至離擂台二十米的高空,一雙手不斷地捏起法訣。

就在此時,擂台上居然升起了二十束光柱,直達上空的雷雲之中。

瞬息之間,在王昊所站立之地開啟了群雷亂舞,小指粗細的雷孤如雨滴般,不斷地打在它的妖身上。

直到光柱升起,下方的觀戰者才明白,剛剛蕭劍圍繞著白虎旋轉時,竟神不知鬼不覺地用二十塊靈石擺了一個圍陣。

王昊見上空的雷雲出現時,就打算衝出這二十束光柱的包圍圈,可它那龐大的妖身根本不能從那些光柱間隙中突圍而出。

在它剛準備祭起全身真元撞斷眼前的光柱時,那天空中的雷弧如蝗蟲過境般,鋪天蓋地擊打在它的身體上。

雖每一道雷弧的傷害不算很強,但成千上萬的雷電攻擊還是打得它嗷嗷直叫。

為了緩解電擊麻痛,它只得開啟妖元罩籠罩自身,以此來抵抗雷弧的電擊,藉此一耽誤,它再也沒有突圍的機會了。

兩方的對戰陷入了僵局,一個要轟破了它的「烏龜殼」防禦罩后,才能攻擊到妖身的內部器官。

而另一個則在等這漫天的雷弧消弱一些后,只要攻破了眼前的困陣,就可對那人族發動毀滅性的功擊。

與此同時在「世紀城」外幾百里處,兩位身穿黑色戰甲,氣宇非凡,威風凜凜的男子,踏著祥雲向「世紀城」這方飛來。

一般來說皇境的武者也只能御氣橫渡虛空,而這兩名看起來只有四十歲多歲的男子,卻能踏著祥雲,身披一套威武霸氣的戰甲。

整套戰甲漆黑如墨,樣式怪異獨特,各關節處都有成人手掌長的尖刺,透露出幽幽寒光,全套戰甲無任何介面鑲嵌痕迹,渾然天成,完全超出這片大陸地煉器水準。

兩人一路上優然自若地有說有笑,但速度卻比御氣飛行的武者快上一倍有餘,一雙深邃的眼眸,流露出一種久居上位者的霸氣。

而此時在王昊與蕭劍的對戰中,勝利的天平已傾至王昊這方,它硬生生地抗過了對手的雷霆攻擊,雖周身遍體鱗傷,妖元消耗巨大,但致命的傷痕根本沒有。

上方的蕭劍卻不一樣,可能是真元耗盡,全靠自身頑強的意志力堅守,懸浮在虛空的身影左右搖晃,彷彿下一秒就會被上空的颶風絞落下來。

在感受到轟在自身的雷弧越來越弱時,王昊心喜連連,剛剛這「神武門」弟子可是打得自己無任何還手之力,大丟我白虎一族在十萬大山的臉面與威名。

現在它只想用對手的鮮血來洗刷自身的屈辱,用他的頭顱來顯示我族的威名赫赫。

亂臣賊女 果然片刻后,蕭劍如斷翅的大鳥,在空中掙扎了幾下,重重地墜落到擂台上。

當總裁老公破產以後 王昊立馬抓住時機,一對前足左右開弓,好似使用的是「白虎七星拳」,如鐵鎚砸釘子般毫無顧及地擊打在蕭劍頭顱上。

此刻蕭劍被砸得頭痛欲裂,只能死死地用手抱著頭腦,蜷縮著顫微的身體,藉此抵擋王昊狂風暴雨的轟炸。

下方的眾人看得心驚膽顫,都不約而同地露出會心的笑容,這小子要死翹翹了,不知是什麼事招惹到了那頭髮狂的畜生。

「神武門」幾人除了雨軒外,都是焦急萬分,為蕭劍擔心不已,為什麼他到此時還不大喊認輸,如果不自動認輸的話,就是被活活打死也沒人管。

王昊又是一頓痛揍后,那蕭劍此刻已到了命懸一線之間,他嘴角的血泡泡已變成了數團白沫,如指甲蓋一般大小,白通通地無任何雜色。

也就是在此時,兩道人影降臨在廣場上空,悄無聲息地出現,好似他們是直接穿越虛空,瞬間出現在眾人頭頂。

當眾人還未發現他們兩人時,一股鋪天蓋地的氣息壓迫在眾人身上,如同天威一般令人心生畏懼,甚至連擂台上交手的選手都不得不就此停手。

「世紀城」最後方突然飛出數道身影往廣場這方趕來,有的身影如小山般大小,帶著滔天凶威,夾雜著滿腔怒火,似要把擾亂比賽規矩的兩人就地斬殺。

這其中的數道身影中也有兩名人族,其中一名看年齡大約五十歲左右,他頭戴金光閃閃的皇冠,身穿刺繡金龍的黃袍,看這一身行頭打扮宛如世俗中正要上朝的帝王。

但他那渾身散發出的氣勢,並不比那些小山般大小的妖獸弱,足已說明他們都是同階武者,而且還是站在這片大陸最頂端的那種「活化石」。

而黃袍武者身旁的另一名人族卻略顯普通,他的年齡似乎已步入古稀之年,滿頭銀髮蒼蒼,隨風飄蕩,那皺紋密布的臉上,依稀可見厲經無數歲月洗禮而留下大片土斑。

甚至連那稀疏鶴眉都爬滿銀絲,一副枯木將朽的景象,整個人散發的氣息也是若有若無,他整個人表現出來的氣勢,好像比普通世俗老者都弱上幾分。 六道身影降臨到廣場中,原本是獸身的都化成人形,排列成六芒星陣各自鎮守一方,隱隱有圍困那兩名身披戰甲的武者。

這時兩名身穿戰甲的黑臉武者開口道:「九陽法旨在此,請各位跪下接受神旨」,接著他拿出一卷裹著的獸皮。

隨後他打開那捲獸皮,正準備念讀時,卻發現場中無一人下跪,而且還用那種看戲的眼神望著他,恍惚等會他將耍猴把戲給眾人觀看。

黑臉武者見此,濃眉一皺,一聲冷哼至口中發出,接下來眾人彷彿置身大海風暴最中心位置,整個身體頓時有種被浪潮吞滅的趨勢。

廣場上突然升起一個六芒星陣抵擋了所有人身體的不適,六道身影再次衝天而起,化成六道刺芒,似要把高空的兩人斬落下來。

「蠻荒之地,不可教也」,兩人中那個白臉武者喝斥道。

接著他手向衝來的六人一拍,只見廣場上空一隻巨型手掌光影,差不多比整個廣場都大,從上空垂直地壓了下來。

六道身影被光影手掌一拍,直接掉落下來,在廣場上砸出六個幾米深的人形凹洞。

此刻還在觀望的眾武者嚇得毛骨悚然,有些立馬跪倒在地,心生敬畏,再也不敢抬起頭來觀察上空的兩人。

巨型光影手掌與廣場上空的六芒星陣一接觸,爆發出了煙花般的絢爛,彷彿無數流星劃破夜空,絢麗多彩,十分爍目。

而那些原本還站著的武者驟然雙膝跪地,似乎雙膝骨關節被巨錘敲碎,撲通一聲響后跪倒了一片。

再也沒任何人能站在起來,上空似有一種無形向下的壓力,死死地壓在他們的全身。

「蠻荒之人,敬酒不吃吃罰酒,好好跪著聽法旨」,上空懸浮的白臉武者再次開口道。

接著黑臉武者似乎也沒什麼心情宣讀法旨,只見他貫入一道真元在獸皮卷上,隨手向天空一甩。

那張獸皮法旨彷彿瞬間擁有了靈性,自動飛到廣場跪地武者的上空,一陣寶光琉璃升起,法旨幻化成點點星光,在虛空交織出一副栩栩如生的人物畫像。

畫面中的老者大約花甲之齡,身穿青色法袍,慈眉善目,一手提著撫塵,這撫塵兵器形狀與南瀾大陸上的兵器截然不同。

絕世萌妹修真記 完全脫離了刀、劍、盾的範圍,甚至偏離了十八般武器的結構設計。

隨後老者額頭處睜開一隻豎眼,蹦射出一片金光開始把眾人全身籠罩。

片刻后他居然開口道:「吾乃眾界聯盟神使,特來此地是為了萬族未來生死大劫,擇選天縱奇才齊集九陽修行,望各位南瀾大陸的道友互相轉告,相互支持」。

老者的話剛說完后,頓時化成漫天星光,漸漸再次凝聚成那道法旨,黑臉武者手一招,法旨又回來了他的手中。

廣場上眾人聽了老者的話后,都是目瞪口呆,完全不理解他們是什麼意思,眾人心靈都是震驚不已,終於有人為大陸上的天驕出頭了,看來以往那群專門追殺天驕的皇境武者有難了,開始有人要出面懲制他們。

這時,「世紀城」一座毫不起眼的宮殿中飛出一道白影,幾個轉眼間就來到虛空兩人身前。

雨軒心中一驚,怎麼會是她,這個時候她出現在此又是什麼意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