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談蘇微微一怔,鏡中人卻對她笑了起來。


“人類,你果真聽信了那老傢伙的話?”鏡中人笑道。 傲慢與黑化 “她”有着一張美麗的面龐,神情充滿聖潔之氣,雙眼深邃而睿智,有着君臨天下的氣勢。

“天照大神?”談蘇驚問。

鏡中人點頭讚許道:“不錯,正是本神。”

“您說的那老傢伙……指的是生命聖殿中的那位?”談蘇問道。之前那朵雲一直自稱爲神,但其實並沒有說明自己是什麼神。

“正是!他就是天之御中主神,妄圖篡奪本神的神位,恢復舊日的秩序。”天照大神道。

天之御中主神是個什麼神,談蘇還真不太清楚,如果蕭睿在,她相信他一定知道。而她,只知道八咫鏡是天照大神的御靈,所以纔會猜測鏡中人是天照大神,而這鏡子是八咫鏡。

“他是世界之初開天闢地的別天津神之首,”天照大神似是看出談蘇的疑惑,簡單地解釋道,“新的秩序建立之後,他的神力就日漸衰微。然而,他卻想要推翻本神的統治,重新恢復往昔的力量,不自量力!”

談蘇沉默,對於神之間也有爭鬥這事,她很能接受,而目前這狀況,似乎越發詭異了。她和蕭睿的這個主線任務,居然還牽扯到天照大神和天之御中主神這兩尊大神間的爭鬥?

“您剛纔的意思是,天之御中主神騙了我們?”談蘇疑惑道。天照大神敢叫天之御中主神爲老傢伙,她一個凡人還是算了。

“自然。”天照大神道,“八咫鏡裏有本神四分之一的神力,他想借你們之手,將八咫鏡毀掉,好趁本神神力衰弱之時謀害本神!”

談蘇皺眉道:“那麼,是他故意造出八岐大蛇,故意讓八岐大蛇吞下草薙劍的?而他說他的神力無法長久地壓制八岐大蛇,八岐大蛇醒來後第一個要吞下我和蕭睿的話,也都是假的?”

“不,八岐大蛇醒來後第一個要吞下你們的話所言非虛。”天照大神道,“他在這裏的分.身神力不足也是真,然而要壓制八岐大蛇,卻也不難。”

談蘇點頭,心中卻憂鬱起來。如果說那朵雲,也就是天之御中主神的目的是毀掉八咫鏡,那麼天照大神還會同意她將八咫鏡拿走對付八岐大蛇嗎?

“凡人,本神知道你在想什麼。”天照大神卻在此時道,“拿着八咫鏡去吧!你們只需配合本神,將天之御中主神的分.身引出來,事成之後,本神可以將草薙劍暫且借與你們。”

“好!那就請您告訴我,該怎麼配合您。”談蘇毫不猶豫地應道。天照大神都親自跟她談條件了,她有資格拒絕嗎?更何況,有天照大神做後盾,要得到草薙劍,應該不是難事。只是,她和蕭睿對天照大神來說畢竟只是微不足道的凡人,一會兒她得小心些,別被當做棄子了。

往回走的時候,或許是因爲天照大神的照拂,談蘇一路暢通無阻,再沒有碰到任何妖怪。她抱着八咫鏡跑得飛快,都顧不上歇歇,不多時終於回到了她和蕭睿分開的岔路口。

令她吃驚的是,那岔路口並非空無一物,八岐大蛇的龐大身軀堵在路口,看上去頗爲嚇人,而它身前,蕭睿正手持一塊長得像逗號的玉,將它舉在頭頂。

那一定是八尺瓊勾玉!

八尺瓊勾玉上正發出淡淡的淺綠色光芒,一道圓弧形的光屏擋在蕭睿和八岐大蛇的八個腦袋之間。八岐大蛇的牙齒尖銳而鋒利,猙獰地磕在光屏上,每一下都能讓光屏抖上一抖。蕭睿已經單膝跪下,握着八尺瓊勾玉的雙手微微顫抖着,豆大的汗珠從他額頭落下,顯然他已經快支持不住了。

“蕭睿!”談蘇快步跑上前,一甩手將八咫鏡丟了出去。

八咫鏡沿着拋物線飛出,卻沒有在到達頂點後下落,反而漂浮在了空中。它發出一道淺黃色的光芒,融入八尺瓊勾玉所發出的淺綠色光芒之中,八尺瓊勾玉從蕭睿手中飛出,懸停於八咫鏡之旁,兩件聖器的力量輕輕鬆鬆就將八岐大蛇的攻擊擋住。

談蘇跑到蕭睿身邊蹲下,有些擔憂地問道:“你沒事吧?”

蕭睿喘勻了氣,這才擡頭看向談蘇,還沒說話他就眼神一變:“有事的是你吧?”

此刻談蘇臉上還有着猙獰的傷口和凝固的鮮血,看上去確實蠻嚇人。

“小傷而已。”談蘇笑了笑,結果牽動了嘴角的傷,臉色立刻就變了。

蕭睿眼神微閃,卻沒有說什麼,只笑道:“還好你沒磨蹭太久,我差點就死了啊。”

“禍害遺千年,你怎麼可能死那麼快?”談蘇回了一句,隨即彎下腰,貼在蕭睿耳旁簡單地說道,“我們被那朵雲,也就是天之御中主神的分.身騙了,他想利用我們來毀掉八咫鏡,削弱天照大神的力量。等會兒天之御中主神一定會出現,那時天照大神會借用你我的身體降臨,一會兒記得去搶八咫鏡,誰搶到了天照大神就上誰的身,搶不到我們就都完了。”

蕭睿聽完,面無表情地點頭道:“好,一會兒我來做最苦最累也最危險的工作。”

寵妻不膩:顧少,超給力 談蘇沒聽明白:“嗯?”

蕭睿望着她:“打掩護。”

談蘇:“……”直說他不想被天照大神上身不就好了!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土豪蕭妮兒童鞋的深水魚雷,我還是第一次收到呢,親親你。這兩天大概傳染了流感,頭昏昏沉沉的,坐着都能睡過去,實在沒辦法弄個六千的加更出來,不過我還是努力了一把,這章多寫了點,感謝蕭妮兒童鞋~

感謝紫沫卿幽童鞋的兩個地雷以及長評,也親親你~看到長評我就想加更,不過聽說某點有作者過勞死了orz,傷感的同時我覺得我還是悠着點比較好,先記着,之後緩過來了再加更個……

感謝洛醬沒有妄想症童鞋和天涯未有期童鞋的地雷,親親你們~感謝大家的支持!

ps:我又想了想,小八似乎可以不死呢…… 談蘇和蕭睿竊竊私語的時候,那邊八岐大蛇和八咫鏡間的爭鬥也已經進入了白熱化,局勢對八咫鏡有利,八岐大蛇眼看着就要敗了。

然而就在此時,一團光突然出現,一道純白色的光線從那團光中射出,目標正是八咫鏡!

那道白色光線在到達八咫鏡之前,卻被一旁八尺瓊勾玉發出的淺綠色光芒擋了擋,與此同時,八咫鏡迅速往後退去。

談蘇明白此刻正是她出場的時候了,忙快步向八咫鏡跑去。

八尺瓊勾玉正對付天之御中主神的分.身,八咫鏡正向後退,八岐大蛇自然就沒人對付了,它的八個頭一道仰起哇哇叫了數聲,衝蕭睿和談蘇而來。

蕭睿倒是如同他之前說的那樣,主動擔當起了掩護任務,當談蘇撲向八咫鏡時,他擋在了談蘇和八岐大蛇之間。

八岐大蛇立刻將目標鎖定爲蕭睿,八個頭中的一個兇狠猙獰地向蕭睿撲去。蕭睿立刻向旁邊躲了躲,但手臂上被八岐大蛇的鋒利牙齒弄出了一道不淺的傷痕。

蕭睿捂着受傷的手臂看向八岐大蛇,高聲道:“小八,你忘記我是誰了嗎?”

八岐大蛇停下攻擊動作,八個頭目不轉睛地盯着蕭睿,不知道是不是在回想着什麼,蕭睿臉上閃過一絲喜色,繼續道:“小八,乖,快吧草薙劍吐出……”

沒等蕭睿說完話,八岐大蛇的八個腦袋就恢復了猙獰的模樣,向蕭睿俯衝而來。蕭睿避無可避,正束手待斃之時,一道光撲了過來,將他包裹在裏面,恰好將八岐大蛇的攻擊阻擋在外。

那正是來自天照大神的神力——談蘇及時抓到了八咫鏡,天照大神便借用她的身體,降臨了。

談蘇的外貌沒有任何變化,周身卻陡然多了一絲聖潔之氣,舉手投足間,盡是上位者的氣度。

“天之御中主神,你打錯主意了!”“談蘇”冷冷一笑,隨手一揮,一道淺黃色的光芒便直奔那朵雲而去。

那朵雲中傳來天之御中主神氣急敗壞的聲音:“天照,你這個卑鄙的傢伙!”

“你可以算計本神,本神自然可以反過來算計你。”天照大神微微一笑,身體猛然拔高,向那朵雲撲過去。

接下來的戰鬥,就不屬於凡人能參與的了。

天之御中主神只來了個分.身,對上幾乎是全盛降臨的天照大神,自然是毫無勝算,不消一會兒,那朵雲就被天照大神打了個支離破碎,空氣中殘存着天之御中主神不甘心的聲音:“你給我等着!”

“本神等着消滅你!”天照大神高傲一笑,從空中緩緩降下。

她慢慢走到八岐大蛇身邊,擡手一指,八岐大蛇便乖乖地停下了對蕭睿身體外那層保護光屏的攻擊,其中一個腦袋甚至張開了嘴,乖乖將草薙劍吐了出來。草薙劍飛出來之後,八岐大蛇的身形迅速縮小,很快就變成了剛破殼而出時的大小。不過它的八個頭和八條尾巴依然在,並沒有完全變成初始的模樣。

而似乎是在八岐大蛇的體內經過了滋潤,此刻的草薙劍,看上去光彩熠熠,終於有了點聖器的模樣。

草薙劍漂浮着,直接落到了蕭睿面前。

天照大神道:“這把劍,本神可以暫且借你們一用。速去!”

“等等,天照大神,我還有件事。”蕭睿卻道。

天照大神望着蕭睿,神態倨傲:“凡人,你還有什麼事?”

“我想知道相川良典和那起火災的關聯。”蕭睿挑挑眉道,“既然你是神,應該是無所不知的吧?”

天照大神面上神情未變,聲音陡然一冷:“想激本神?”

蕭睿卻渾然不懼:“我只是訴說一個事實罷了。不知道就算了,我也沒指望你一定知道。”

“本神自然無所不知。”天照大神道,“然而你這個凡人不合本神的眼緣,本神又豈會告訴你?”

說着,天照大神用那雙散發着淡淡淺黃色光芒的雙眸掃了蕭睿一眼道:“本神倒十分驚訝,她竟忍得下你。”

蕭睿一怔,隨即面有得色地說道:“這就是真愛啊……”

然而,天照大神只是哂然一笑,下一秒,談蘇的身體便軟倒下來。好在蕭睿就在跟前,他忙伸手去扶,卻不小心牽動了手臂上的傷口,他強忍着痛意,望向懷中的談蘇。

談蘇的雙眼顫了顫,緩緩睜開了。

蕭睿好奇道:“被神上身是個什麼感覺?”

談蘇推開蕭睿站好,看了看四周,立刻明白了眼前的狀況。 總裁愛上寶貝媽 這回,她忙將草薙劍握在手裏,戒備地瞥了垂頭喪氣的小八岐大蛇一眼,這才轉向蕭睿,彷彿回憶似的眯眼想了想,在蕭睿越來越期待的視線中,她慢慢吞吞地吐出幾個字:“……不告訴你。”事實是,被天照大神俯身的那段時間,她根本沒有記憶。

蕭睿頓時一臉失望。

“不過……”談蘇故意拖長了音調。

蕭睿立刻看了過來,以爲談蘇回心轉意了。

談蘇道:“天照大神離開前倒是跟我說,出了這個迷宮後,有禮物送我。”

“什麼意思?”蕭睿頗感興趣地問道。

談蘇搖頭:“不知道。”

“這樣啊……”蕭睿摸着下巴點點頭:“那我們還等什麼?先出去再說。”

後半段是蕭睿曾在第一關走過的地圖,他記得該怎麼走出去,雖然現在時間只剩下二十分鐘了,但要及時走出去,並不困難。

談蘇擡腳也要走,卻聽到身後傳來小八岐大蛇急切的哇哇叫聲。

邪魅冷王:帶球醫妃哪裏逃 談蘇轉頭,看到小八岐大蛇正努力地擺動着身體,急切地向兩人游過來,奈何它的身體已經縮小成了剛出生時的大小,不知道是不習慣再變成這麼小還是怎麼的,它遊動的速度很慢,甚至有一次還遊錯了方向,差點轉不過來。

想到草薙劍已經在手,不用再殺小八岐大蛇,談蘇轉頭對蕭睿道:“不帶上它嗎?”

蕭睿轉身,視線順着談蘇指的方向看去,十分乾脆地說:“草薙劍已經到手,還要它做什麼?”

冥醫 說完,他一轉身繼續向前走去。

談蘇望着他的背影無語,他可是將“以前陪人家看月亮,叫人家小甜甜,現在新人換舊人,就叫人家牛夫人”演繹到了極致。

談蘇跟着蕭睿走了幾步,身後小八岐大蛇卻越叫越淒厲,想着它跟他們再也沒有什麼利益衝突,一會兒說不定還能幫上忙,談蘇便將草薙劍背在背上,走了回去,在小八岐大蛇面前蹲下道:“我可以帶着你一起出迷宮,但你得保證,不能再打草薙劍的主意!”

小八岐大蛇連連點頭,似是聽懂了談蘇的話。

談蘇正驚奇,小八岐大蛇就湊過來在談蘇的手上蹭了蹭腦袋,一個聲音直接在談蘇腦中響起:“麻麻,人家已經木有吞下草薙劍的能力了!”

談蘇嚇得一個哆嗦,對上小八岐大蛇的衆多腦袋上的衆多委屈眼神,她愕然道:“你能通過心靈感應之類的能力跟人交流?之前也是?”

“本來不行的,把劍吃下去又吐出來後就可以了。”小八岐大蛇又蹭蹭談蘇的手,“麻麻,粑粑爲神馬不理小八了?”

“……”談蘇實在無語。

她發現,當跟小八岐大蛇能用語言溝通後,她對蛇類冷血動物的恐懼在小八岐大蛇身上消散了不少。

轉頭見蕭睿越走越遠,談蘇忙將小八岐大蛇抱在懷裏,快步跟了過去,邊走邊說道:“別叫我媽媽,我真的不是你媽媽……”

“麻麻身上有很好聞的味道,你就是我麻麻!”小八岐大蛇卻激動道,“麻麻,你也不要小八了嗎?”

談蘇:“……不是。”算了,她跟一個冷血爬行動物較個什麼勁啊。

小八岐大蛇卻歡呼一聲:“太好了!最喜歡麻麻了!”

它又看向前方的蕭睿,落寞地說:“粑粑不喜歡小八了,小八很難過,小八很生氣……小八也不要理粑粑了!”說到後來,小八岐大蛇變得氣鼓鼓的。

走在前方的蕭睿聽到身後談蘇在說話,還以爲她在跟自己說話,回頭道:“你說什麼?”

“沒跟你說話。”談蘇道。

“那就是自言自語?”蕭睿的眼神陡然變得詭異起來,“自言自語可是精分的前兆啊,你可要小心了。”

談蘇:“……”

她快步走過去,下巴點了點懷中的小八岐大蛇道:“我在跟它說話。它的聲音可以直接傳到我的腦中,不過我無法用同樣的方法迴應,只能說出來。”

“麻麻,現在小八還小嘛,只能通過碰到麻麻跟麻麻說話,等以後小八再大起來,麻麻就能像小八跟麻麻說話一樣跟小八說話了哦!”小八岐大蛇爲自己解釋。

蕭睿聽不到小八岐大蛇的話,但聽到談蘇的話就足以令他兩眼發亮,他望着小八岐大蛇道:“小八,來說兩句話。”

小八岐大蛇的八顆頭齊刷刷地轉向一旁不理他。

談蘇道:“它說它現在能力小,只能通過接觸跟人交流。”

蕭睿雙眼一亮,伸手想要將小八岐大蛇接過去,誰知道它卻用八個頭八條尾巴死死地扒在談蘇身上不肯過去,還在談蘇腦中大叫:“人家討厭粑粑,不要粑粑抱!不要!”

談蘇微微側身避開了蕭睿的手,對他露齒一笑:“你剛纔嫌棄它,它現在嫌棄你了。”

蕭睿一臉不服:“一開始嫌棄它的人可是你,而我,辛辛苦苦扛着它走了一路,連它的名字都是我取的。”

談蘇微微一笑:“此一時彼一時。”

說着,她低頭對懷裏的小八岐大蛇道:“小八,把你想說的話都告訴他。”

她稍稍向前遞了遞,小八岐大蛇的其中一個頭就一口咬在了蕭睿好奇伸出的手指上,沒咬出血,卻也夠疼。

只見蕭睿臉色微變,腦中響起了小八岐大蛇惱怒的聲音:“粑粑你這個壞銀!人家討厭你,不跟你好了!”

小八岐大蛇咬着蕭睿的手指,又窩在談蘇的懷裏,所以談蘇也能聽到它的話,頓時一樂。

小八岐大蛇又對談蘇道:“麻麻,我不要粑粑取的名字了!你再給我取一個吧!”

“這……”談蘇一時間也想不出什麼好名字,正不知該如何是好,小八岐大蛇又道:“只要是麻麻取的,神馬都可以!”

談蘇擡眼看看一旁面無表情的蕭睿,因爲小八岐大蛇一直咬着他的手不放,所以關於改名這部分話,蕭睿也能聽到。談蘇突然朝蕭睿一笑,溫柔地對小八岐大蛇道:“那就叫你小八吧!”

“好耶!以後小八就叫小八了!不用粑粑取的名字,氣死粑粑!”小八岐大蛇歡呼道。

蕭睿幽幽道:“有區別嗎?”

談蘇還沒說話,小八岐大蛇卻哼了一聲道:“粑粑取的‘小八’已經被小八丟掉了,現在小八用的名字是麻麻取的‘小八’!完全不一樣!一點都不一樣!”

“低等動物就是低等動物,智商堪……”蕭睿還沒來得及完整地說完鄙夷的話,就被小八岐大蛇一口用力咬下,痛得半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談蘇忙摸了摸小八岐大蛇的頭,勸道:“小八,乖,鬆開他。你要是把他痛死了,誰給我們帶路出去呢?”

“麻麻說得對!”小八岐大蛇嫌棄地吐出蕭睿的手指,還呸呸吐了兩口口水,乖巧地倚在談蘇懷裏。

談蘇誇獎地摸了摸小八岐大蛇的腦袋,一擡頭望見蕭睿無神地盯着小八岐大蛇,不由得側了側身體,戒備地說道:“時間剩不多了,我們快走吧。”

“啊。”蕭睿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最後幽怨地看了小八岐大蛇一眼,揉着已經紅了的手指在前帶路。

離開的路途並沒有再遇到什麼障礙,當手表上的時間還剩下5分鐘的時候,兩人已經看到了出口。

彷彿感覺到了什麼,小八岐大蛇原本正東倒西歪的幾個腦袋突然精神地直立起來,那道稚嫩的聲音響起:“麻麻,我們是不是要分開了?”

聽出小八岐大蛇聲音中的失落和難過,談蘇卻只能點頭道:“是的。”

小八岐大蛇傷心地垂下了腦袋,其中一顆腦袋在談蘇的手上蹭了又蹭,一臉不捨:“麻麻,小八不想離開你。”

談蘇沒有迴應,這不是她能決定的。

過了幾秒,小八岐大蛇繼續道:“麻麻,以後我們還能再見嗎?”

“或許吧。”談蘇道。她覺得應該是不能再見了,這裏畢竟是次世界的主線任務世界,相當於副本中的副本,而系統也沒給玩家收寵的技能,小八岐大蛇無論如何也是帶不出去的。不然,有這樣一個日本神話中的怪物在,就算現在還是幼年期,總能等到它長大,她做任務時的安全係數就大大上升了。

“好吧……那麻麻,你可不能忘記小八哦。小八也會好好長大,等着跟麻麻再見的那一天。”小八岐大蛇祈求地望着談蘇。

談蘇點頭:“好。”

小八岐大蛇滿足地在談蘇的手上蹭了蹭,又轉頭看了走在前方的蕭睿一眼,扭捏地說:“麻麻,你幫我跟粑粑說一聲,以後我也想再看到他……其實……人家也不是真的討厭粑粑啦……”

說完,小八岐大蛇將八顆腦袋深深地埋入了身體裏,一副害羞的模樣。

談蘇失笑:“好,我會的。”

兩人走出迷宮的時候,系統的提示響了起來。

【恭喜玩家蕭睿、玩家談蘇在規定時間內找到天叢雲並走出迷宮。第二關:走出迷宮,完成。

主線任務之三完成,玩家蕭睿、玩家談蘇已各自隨機獲得門之碎片1片。】

隨着系統提示的響起,兩人回到了白色房間中,談蘇懷中的小八岐大蛇,也漸漸消失不見了。

談蘇微微一嘆,低頭看向手錶,上面的信息又一次更新了。

目前積分:1600。

目前排名:7(總31)。

門之碎片:黃(2片),紅(1片)。

護身符:無。

談蘇這回拿到的是黃色的門之碎片,只要下次能再好運地拿到一片黃色的碎片,就能完成這次的碎片收集部分了,之後再查清真相,找出拯救手機男友的方法,這一次的任務就能順利完成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