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誰派你們來的?”


“我們……是三王爺的人。”

“你可以走了,下一個你們這次來跟霍家的人有沒有關係?”

霍東問道。

聽聞三王爺這個詞,周老和霍峻都是眼神一縮!燕京地上,近年可是龍虎齊出,三位人傑並稱王爺,按照年齡排輩三王爺便是最小的一位,但這卻不代表三王爺實力弱!相反是最臭名昭著的!

先是一片死寂,然後便有兩人搶答了,是霍格。

“你可以走了。”

霍東擺手道,這兩人都感覺起身灰溜溜的逃了!剩下的人臉上一片死灰!但霍東纔不會客氣!如果現在躺地上的是他,是他爹是周老,又有誰會可憐?!弱肉強食沒有憐憫的可能!擡腳咔嚓一路悚人的聲音響下去!凡是進了客房的混子,都被廢了一條腿!

嚎叫慘叫聽的人毛骨悚然!

連霍峻與周老都是臉色一再變化,似乎感覺眼前的霍東有些陌生了。

但這一切在霍東看來天經地義!他實力弱小被七星宗被煞組被張清欺負!若不是僥倖加勇氣,他早就死了!這一切能說是委屈?!他死了沒人可憐他,只能說他廢物一個!可憐這些來殺自己的人,無非就是婦人之仁!

“爸你和周伯先回去吧,我出去一趟。”

霍東道。

雖然殺了一個人,但他可以說是自衛,而且對方還用了槍,憑霍家的人脈完全可以擺平。

“小東,別衝動!一切商量之後再行動。”

霍峻道。

“商量?人家都準備滅口了,還商量什麼?爸,這幾年我就明白了一件事,誰想殺我,我就先殺了誰!絕不留第二次機會給別人!至於誰是三王爺,放心我會先會會他,再算賬。”

霍東說完這些話的時候,人已經出去了。

雷厲風行,仇不隔夜!

霍峻知道,自己這兒子,已非他能駕馭!看着地上被捏碎的手槍就知霍東已經修爲到了罡道境界!他雖不是武修,但也曉得其中的一些事情。周老目中閃爍敬畏!學無前後,達者爲先,現在的霍東已經是他必須尊敬崇拜的人了。

出來酒店,霍東一個電話打了出去,不是別人正是霍格!

“喂,那位?”

霍格陰柔傲慢的聲音響起。

“大伯……我是霍東,我後悔了,能見個面嗎?”

霍東貌似很不情願很窩囊的道,還在吃飯的霍格一聽當即陰冷笑了!也朝酒桌上另一人舉起了大拇指!“那你來京郊的將軍樓吧。”霍格說完掛斷了電話。

將軍樓富貴地,一兩黃金休進門。


這是富豪高官外賓的聚集地,京郊第一名流會所,所有的食材飲酒飲料均保證新鮮正宗,廚師都是頂尖的,服務人員也有苛刻的入職標準,所有的細節搭建的就是堪稱完美的餐飲娛樂服務,由此將軍樓每道菜的價格,都是令人咂舌,尋常人來這裏喝杯茶,估計大半年的工資都要進去了。

因爲這裏的茶品,最次的都是明前龍井,一般人哪能消費的起。

霍東打車到了地方後,給了司機二百就下車了,一身簡單的服飾站在將軍樓威武雄壯的門樓前,顯得格外寒酸!周圍走來的也盡是身穿大牌,裝扮盡皆奢侈品的富豪,朝他投去的眼神,難免有些鄙夷。

好在霍東纔不在乎這些目光,跟着一個臀美腰細的女子,一路欣賞着就進去了。

門口的侍者,雖然驚訝霍東的打扮,但卻沒攔着他,畢竟這些侍者天天察言觀色,一雙眼睛都很銳利,看去就知霍東的氣度舉止不似尋常人。

“你好,我想問一下霍格先生在那個雅間?”

霍東有禮貌的問。

前臺小姐瞅了他一眼,有些冷淡,道:“找霍先生什麼事?有約嗎?”

霍東道:“我姓霍,你還準備繼續墨跡嗎?”

“……”

前臺小姐聞言態度頓時一變,再加霍東眼神中帶着的駭人銳利,以及那種獨有的壓迫氣勢,前臺小姐趕緊說出了霍格所在的包間,然後還找服務員將他一路送了上去。

人善被人欺,果真不假!

霍東已經變了,他不想再做被欺,被看不起的人!

到了霍格所在的包間外面,霍東敲響了門,很快就有一人打開了門,是個精壯的男子,身材魁梧穿着t恤被肌肉撐的很緊!一張臉更滿是橫肉,呲牙冷笑一下,這男子退到了門後,霍東邁腳進去,包間內有霍格以及另一位身材瘦弱,卻留着鬍鬚,很有文藝範的男人,只是對方的氣勢很強!

這種氣勢不是武道的氣勢,而是人長期在某種環境中孕育出來的氣勢。

他瞅了霍東一眼,霍東也瞅了他一眼,身邊的壯碩男子,已經站在了這名瘦弱男子的身後,霍格朝着霍東鄙夷的笑了一下,“這下知道該尊敬長輩了?放心大家都是霍家的人,只要你聽我的,一切都好說。”霍格陰柔道。

十幾個提刀去襲擊霍峻的人,估計還沒將失敗的消息傳回來,霍格還以爲事情成功了,當然一臉的傲然與得意。

“知道了大伯,我現在真後悔了。”

霍東低頭貌似誠懇的道。

“先閉嘴吧,認識一下,這位就是三王爺!京城圈裏有名的人物,你是先鞠個躬,還是先跪拜一下?表現的好三王爺一句話,你爸就平安無事了,連你也能平安回去。”

霍格壞笑道。

看來他算計霍氏集團,想要罷免霍峻的事情,十有八九是和三王爺一起設計的!兩人應該是狼狽爲奸,臭氣相投!

鞠躬?跪拜?

霍東呵呵笑了!

他不僅沒有彎身,反而朝着霍格道:“難道大伯不想知道我後悔什麼?”

“什麼?”

“後悔當時沒在會議室廢了你!”

霍東話音落一張手頃刻如鷹爪而出!眨眼掐住了霍格的脖頸!一下就提了起來!霍格頓時大驚連忙踢腿掙扎,但霍東在他小腹打了一拳,對方就渾身抽搐沒了力氣!恐懼中霍格的眼神看向了三王爺求助。

這位一直穩坐泰山,笑而不語的三王爺,嘴角一翹身邊壯碩的男子隨即一步塌了出來!

嗖的一拳就如雷崩而來!

拳力剛猛,姿勢渾圓,就如金剛降臨,一看就知是地道的少林拳法!而且已經練到了火候!但擺在霍東的面前,還差太多,也就是一個化勁中期的高手!霍東武道魂勢白猿瞬息而出,就如一道霹靂雷霆籠罩而下!這男子眨眼動作就慢了下來!

武道魂勢籠罩範圍之內,他就如鳥獸,掙扎不起!

這幾秒的變化,霍東的白猿臂已經打出!

對方頃刻被罡勁打飛,一蹶不振昏死在了地上!

霍格見狀,徹底死心沒了掙扎的勇氣!他可是知道三王爺的地位,能跟在三王爺身邊的保鏢豈是一般人?霍東居然能舉手投足就擊飛,這等武力太強悍了!

瞟了一眼三王爺,霍東轉頭看向了手裏提着的霍格,眼神如刀讓對方抖了一下!

“霍東你不能亂來,我是你大伯!你不能動我!”

霍格聲音支支吾吾費勁的道。

“大伯?呵呵!那你讓殺手提刀去殺我父親和我的時候,怎麼忘了你是我大伯?忘了咱們是一家人?!那你跟這個傢伙合謀罷免我父親的時候,怎麼沒想過這些?”

霍東揮手就是兩個耳光打了過去!

兩個紫青的指印,頃刻出現在了霍格臉上!

“你!你太過分了!現在打完了,能放了我嗎?!你別得寸進尺!”霍格氣憤道!以他的身份,自然還沒被人這般羞辱過!但霍東壓根就沒想這般便宜他!“得寸進尺,打耳光比起你讓人去砍我爺倆,是不是客氣太多了?我現在放了你,是不是顯得很賤?”

聞言霍格渾身在抖!

“三王爺救我!”

“閉嘴吧,你在他眼中不過是一隻老狗,現在狗不能幫他幹活了,你認爲他能救你?”

霍東嘲諷道,霍格臉色瞬息變得更白!因爲三王爺真的沒有任何動身的意思,只是在笑,一如既往的笑!彷彿一切都與他無關,這種冷當讓人發憷!

“霍東我錯了!饒了我吧,看在我是你大伯的份上!”

“可以,先算清你暗害我爺倆的事情吧。”

霍東道,話音落一拳轟向了霍格的胸腹中間!看似沒用多少的力氣,但霍格卻是剎那一聲慘叫!聽的人毛骨悚然!嘴裏都吐出了鮮血! 雖是一拳,但這一拳卻是將罡勁打入了霍格的體內!經脈筋骨盡皆破壞,哪怕是臟腑都要留下隱疾!霍東鬆開後,霍格躺在地上,悽慘的已經如同死狗,但尚能動彈,只是數月之後,被打入的罡勁威力估計就要爆發了,他這條命,長不了。

三王爺眼神看着,含笑不語,似乎一切都與他無關。

霍格在他眼中確實只是一條狗。

“現在該清算咱倆之間的恩怨了。”

霍東轉身盯住了三王爺。

“你想怎麼算?”

三王爺說。

“當然是跟他一樣!”

霍東指了一下霍格,一步邁出罡勁鼓動便朝三王爺殺去!雖然三王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常人,不像是練武之人,但霍東看他鎮定非凡,就知對方一定心有依仗!

只是這依仗是什麼,他猜不出來,只能想要以雷霆手段迅疾拿下對方!

驟然間三王爺的眼神迸出一閃殺氣!

霍東的罡勁還沒到,卻被一股奇異的力量擊中了腦域!頓時整個頭顱疼的就如針扎刀砍!一時步伐凌亂,差點跌落在地,他連忙回撤,手扶住了牆壁,再看三王爺滿臉都是輕蔑,“無知小兒,還想逞強!”



一語暴喝,身邊茶杯噗就碎成了粉末!

三王爺站起,一股駭人的氣勢散發開來,霍東頃刻目光內縮!此刻才知道三王爺倚重的是什麼!原來他沒準備什麼後手,他自己就足夠強大了!以霍東的感知看來,對方最少是罡道中期的修爲!

但在對方身上,霍東卻沒感覺到武道魂勢,對方的氣勢似乎是與生俱來的!詭異的現象讓霍東爲之緊張,仔細一想頓時滿臉駭然!

三王爺掐出一個法決!

霍東噗就吐出了鮮血!

此刻霍東已經能斷定,三王爺修的不是武道!而是精神力!屬於極其少見的天才!因爲能修煉精神力的本就是鳳毛麟角!雖然早期這種修士比不上修武道的進展快,但邁過罡道境界這道坎之後,精神力的修士就實力暴漲了!因爲對方修的是腦域,完全超越了肉體的限制。

霍東面對三王爺,有了一種重重的挫敗感!


完全找不到壓制對方的辦法!

“殺了你,霍峻無後,如果霍峻再意外死亡,相信霍氏集團應該能落入霍格手裏了吧?跟我鬥?你太嫩了。”三王爺奚落說完,又是一個法決掐出!

他要的就是霍東的命!

地上原本慘叫的霍格,變態的哈哈大笑起來!似乎相當的解氣!

但電光火石間又有突變發生!掐出法決的三王爺,猛然停下了動作!而後輕鬆不屑的臉色一下變得凝重,瞬息便朝後移出十多米與霍東拉開了距離!一雙眼滿是驚懼!甚至身子都做好了跳窗而逃的準備。

“還想繼續嗎?難不成你認爲我沒有殺手鐗?”

霍東道了一句,將嘴角的血擦乾淨了,身上氣勢猛然恢復,並且白猿與巨蟒兩大魂勢都閃現而出!剛烈陰柔,兩種不同的氣勢讓霍格連呼吸都被擠壓的快斷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