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說起這個,沐雲軒心裏不免醋意大發,陌兒回來以後,居然第一時間就是跑去幫助慕容邵峯。


四國百年來,歷代帝王崇尚以文治國、以德服人,重武重文,致使朝廷以文武臣都居多,即使是這樣,百年的平靜讓他們沒有實戰經驗,但慕容邵峯卻不一樣。

“邵峯心裏有數,不管敗勝,邵峯都會拖住君臨天兩個月,對於我們來說,兩個月的時間足夠找到各爲天尊了。”

蘇紫陌在心裏計劃着時間,不過離和龍婆的一年之約還有五個多月,只要中間不在生變故,時間對於她來說,足足有餘。

“陌兒,這段時間我都會陪在你的身邊的,我再也不要離開你了,所有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明月山莊不會有事,雲城和明月山莊聯手,天下人,就是君臨天,也會有幾分顧忌,根源在於巫族,只要滅了巫族,一切也就結束了。

“說起這巫族,雲軒,他們可是你一手養大的狼,滅巫族對於來說,是必須的。”

蘇紫陌斜眸看着他,如果不是雲城多年來對巫族在金錢上的支持,巫族絕不可能這樣壯大的。

“陌兒,你說得對,陌兒,要出去散步嗎?這裏是我的別院,風景很不錯的。”

沐雲軒怕她悶得慌,出去走走要好一些,而且他們很久沒有一起散步聊天了。

“好啊!”

蘇紫陌點了點頭,這有錢就是好,在每一個地方都有一個自己的別院,吃住根本就不用操心。

“走吧!陌兒。”

沐雲軒擁着蘇紫陌,兩人漫步往外走去。

輕風吹過,院中的花草輕輕搖,在晨光的照着下,搖出斑駁的光芒。

忽地一道痛苦的嗚咽之聲響起,在輕風之中如小貓叫一般,只是這聲音非常的痛苦。

這痛苦的嗚咽之聲是從小院的某可角落裏傳出來。

蘇紫陌側耳一聽,“雲軒,你聽到了嗎?是不是有什麼聲音?”

“嗯!陌兒,聽到了。”沐雲軒點了點頭。

“陌兒,聲音是從前院傳過來的,我們去看看。”

沐雲軒認準了方向,深邃的黑眸眯了眯,那聲音似乎有些……。 ♂!

沐雲軒擁着蘇紫陌快速的走過去。%し

只見不遠處的花叢裏,劇烈的搖晃着,有什麼東西在裏邊掙扎着。

“你,你住手,你這個混蛋,你快住手,在這裏會被人發現的,你叫我以後怎麼做人,你這個禽獸,嗚嗚……。”

這聲音是一個女子的的聲音,似乎很痛苦。

不過蘇紫陌皺了皺眉頭,她心裏猜出來是什麼事情了。

蘇紫陌和沐雲軒相視了一眼,很明顯的,沐雲軒也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深邃的黑眸裏,瞬間染滿了怒意。

兩人往小道上繞過去,此時的花叢中正上演一幕慘烈的事情,一個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長相猥瑣的男子正騎在一個女子的身上,雙手死死的掐住女子的脖子,一邊掐一邊抓狂的怒罵:“你個死賤人,竟然膽敢反抗本公子,還抓傷了本公子的脖子,本公子相中了你是你的福氣,本公子是看在你有幾分姿色的份上纔想要你的,你竟然不識好歹的抓傷了本公子不說,還逃到了這裏來,你這麼想被人看見你下作的行爲,本公子就成全你。”

男子一邊罵一邊更用力的掐女子的脖子,地上被掐的女子,痛苦的掙扎,意圖伸出手去推開身上的男子,男子的力氣很大,很快把女子的衣服撕扯得只剩下紅肚兜。

可惜她一個弱女子,又被人騎在身上,根本動彈不得,所以只堅持了一會兒,便堅持不住了,慢慢的眼神渙散,呼吸微弱,一雙伸出去的手順着男子的手臂滑落了下來,猛的偏頭,看見一臉淡漠的蘇紫陌。

女子雙眸瞬間變得明亮起來。

“救,救我,救救我……。”

女子雙眸乞求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神色未動,冷冷的無情的看着女子求救的眼色。

男子並沒有發現身後有人,依舊使命的掐着地上的女子,一邊掐一邊得意的冷哼。

“就你,你就別妄想了,在這荒郊野外的,而且這裏平常又沒有人住,根本就不可能會有人出來救你,今兒個你從也得從,不從也得從,本公子看在你有幾分姿色的份上,就勉強的上你一次。”

男子說完,伸手便去扯女子身上的肚兜,看女子沒有像先前那般激烈的反抗,他不由得嘿嘿的奸笑起來,看到女子白皙的皮膚,男子心猿意馬起來。

不遠處的蘇紫陌烏黑的眼眸中,散發出冷幽幽的光芒,聲未出,卻拐了拐沐雲軒。

“雲軒,給你一個英雄救美的機會,我可不想看活春宮。”

沐雲軒一臉不情不願的。

“陌兒,我們回去吧!”

沐雲軒冷冷地道。

“雲軒,你想見死不救,那個女子快斷氣了。”

蘇紫陌看着男子正在用力的撕扯女子身上的肚兜。

“死了倒也乾淨,只是會髒了我這座別院,也罷,既然陌兒讓我救,我就救。”

沐雲軒冷冷的看着男子的手,快速的擊出一抹玄氣。

“啊!”只聽男子一聲慘叫,五根指頭

血淋淋的躺在花叢裏。

“啊,我的手,誰,是誰……?”

男子大聲的怒吼道。 ♂!

男子轉過身來,猛的看着沐雲軒和蘇紫陌,他雙眸猛的閃了閃。樂文小說|

沐雲軒手臂一動,一伸手,一片葉子狠狠朝着男子的脖子劃去。

“啊!”只聽一聲悶聲,男子雙眸猛的圓凳,直直的倒在了男子的身上。

男子脖子上的血瞬間流到女子的身上,還熱着的血液讓女子猛的一驚!

“啊……!”

女子猛的一身驚叫!

蘇紫陌和沐雲軒同時皺了皺眉頭。

“來人。”

沐雲軒冷冷的對着空氣中大喊一聲。

很快,兩名黑衣人出現在沐雲軒面前。

“聖主。”

兩人恭恭敬敬的低頭喊道。

“把那名男子丟到山裏喂野獸。”

“是,聖主。”

兩名黑衣男子快速的轉身,拖起趴在女子身上的男子快速的離開。

女子這才抓起一邊的衣服裹在身上,踉踉蹌蹌的起身,低頭一臉嬌羞的走到沐雲軒的身邊。

“風華多謝聖主救命之恩。”

蘇紫陌這才仔細的看了女子一樣,姿色相當不錯,特別是那一雙大眼,柔情似水,看起來盈盈柔弱,是那種很容易勾起男人保護欲的美女。

“你是誰!爲什麼會在這裏?”

沐雲軒冷冷地問道,看着女子的眼眸如利刀,彷彿只要女子說了慌,那犀利的眼眸能瞬間變成殺人的利刃。

“回公子的話,風華是靈溪城裏的人,今日回家省親,回來的路上,遇到了靈溪城裏王老闆家的兒子王俊,一路被他糾纏到此,纔會跑進公子的別院避難,纔會發生了剛纔的事情?”

風華抽泣着說道,咬着脣,身影也有意無意的靠近沐雲軒。

蘇紫陌一聽,眼眸裏快速的閃過一絲讓人捉摸不定的情緒。

“看來,你這別院的管理也挺鬆懈的,有外人進來了也不知道。”

蘇紫陌一臉諷刺的說道。

沐雲軒卻回頭,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用密音快速的傳話給蘇紫陌。

“陌兒,你昨晚叫得那麼**,暗中的影衛都自動退避一里了。”

一聽,蘇紫陌狠狠的割了沐雲軒一眼,他纔是那個罪魁禍首好不好!

女子卻在這是不着痕跡的瞟了蘇紫陌一眼。

撲通一聲跪到地上。

“公子,王家公子已經死了,王家老爺也知道,王俊一直對風華有不軌之心,只是以王老爺的脾氣,應該會很快查到風華的身上的,風華懇求公子,把風華收在身邊吧!風華不求別的,只求留在公子身邊服侍公子,報答公子的救命之恩。”

風華的聲音溫溫柔柔的,抽泣的聲音加上那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看着就心疼。

“雲軒,看來你今天是真的英雄救美了,這麼嬌滴滴的一個小美人,你可別辜負了人家的一番苦心。”

最後兩個字,蘇紫陌說得特別重。

只是,這個女人別的地方不躲,偏偏往這裏躲,靈溪鎮王家嗎?想着,蘇紫陌也不着痕跡看了風華一眼,只見她雙眸迷戀的看着沐雲軒。

一聽,沐雲軒一臉委屈的看着蘇紫陌。

“陌兒,這人可是你叫我救的,你現在怎麼能過了河就拆橋呢?” ♂!

“不拆橋,難道還讓我給你們兩個搭橋不成?”

蘇紫陌風華絕代的笑了笑,此刻那風華的眼中,對雲軒除了迷戀就是佔有慾,那股強烈的佔有慾就連蘇紫陌都感應到了。“

“陌兒……。”

沐雲軒雙眸警告的看着她,這個小丫頭醒了心裏又在打着什麼鬼主意呢?

她居然敢把他往別的女人身邊推。

“陌兒,看她這麼可憐,不如就讓她給你當丫頭使喚吧!”

沐雲軒目光閃了閃,把問題拋回去給蘇紫陌。

“公子……。”

女子突然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沐雲軒,她這樣的姿色,怎麼能給這個女人當使喚丫頭呢?

“你要是不願意可以立刻滾。”

沐雲軒冷冷第出聲,連眼尾都不曾掃一下她。

風華一聽,咬了咬銀牙!

“不,公子,風華是公子救下的人,生死公子的人,死是公子的鬼,公子叫風華做什麼,風華便做什麼?”

風華撲通一聲跪到沐雲軒的面前。

“陌兒,聽到了嗎?”沐雲軒寵溺無邊的看着她。

“不錯,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女人當丫鬟也挺有面子的。”

蘇紫陌上下打量着風華,嘖嘖!都這個時候了,仍然還不打算把衣服穿好,那兩座高峯一個不注意可就會跑出來的,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真的很有料。

“唉!”

蘇紫陌用力嘆了一口氣。

“真是女人多嘴男人煩,關心換回討人厭,雲軒,這女人老了男人厭,有道是夜夜尋歡美女伴,你真的想好了要讓她給我當使喚丫頭?”

蘇紫陌斜眸看着沐雲軒,那脣角泛着的笑意,怎麼看都像是在試探沐雲軒。

“陌兒,我會討厭世上所有的女人,唯獨不會討厭你,至於老了男人厭嘛?”沐雲軒笑看着她。

“陌兒,你這張容顏,是不會在改變了。”

風華打量着他們兩人,不過很快她感到自己身上很熱,特別的難受,有汗從四肢百骸溢出來,她的口也渴起來,連呼吸都是熱氤的,她擡手飛快的去摸自己的臉頰,十分的燙手。

風華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猛的,她雙眸猛的一驚。

“公子……!”

風華媚聲喊道,擡起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沐雲軒。

蘇紫陌也看向風華,只見她雙眸迷離,臉色酡紅,蘇紫陌皺了皺眉頭。

“她中了媚藥,雲軒,這下你不幫忙都不行了。”

蘇紫陌一看就知道她被人下了那種合歡的媚藥,雖說這小小的媚藥難不倒她,可是眼下她不能動用玄氣,她就算有能力也沒辦法救她。

“陌兒……。”

這下沐雲軒是真的生氣了,雖然知道她是逗自己的玩的,可是他總把自己往別的女人身邊推,讓他非常的的生氣。

蘇紫陌卻不以爲意的笑了笑,眼眸不經意的瞟了一眼快要趴到沐雲軒身上的風華,這狗見狗都是舔,更何況是人呢?人和人都是在演,背後放冷槍,前面會僞裝。

說完,蘇紫陌用意念召喚出啼魂,火鳳,金蝶,火焰出來。 ♂!

兩個美女和兩個美男站在蘇紫陌的身邊。小說

沐雲軒一看火焱和啼魂,雙眸閃了閃,他們居然都是陌兒的化形神獸和魔獸,暗衛稟報,白虎神獸和黑鏡還有紅歡留在了邊境幫助慕容邵峯對付魔靈的魔軍。

“陌陌,你終於捨得讓我們出來了。”

火鳳開心得看着蘇紫陌。

“是啊,陌陌,修煉到了一定的境界,居然都不在想修煉了。”

金蝶也開心的說道。

蘇紫陌輕輕一笑,看了看她們,“我中了毒,最近兩天沒什麼事情,這兩天你們可以在這座別院裏面自由活動。”

“太好了,陌陌,我們可以到城裏面去玩嗎?”

火焱開心的問着蘇紫陌。

“可以,這靈溪城很繁華,你們有什麼需要的東西都可以進城去買。”

說完,蘇紫陌回頭看了一眼金蝶。

快速的用密音傳話給金蝶。

“金蝶,去查一下靈溪城裏的王家,把所有姓王的底細都查一遍。”

金蝶一聽,快速的點了點頭。

“陌陌,那我們走了。”

啼魂也很高興,下了白虎山山頂以後,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人類熱鬧的大街上逛一逛。

“去吧!都要小心一點。”

“好的,走。”

四人興奮的聲音一落,也消失在了原地。

蘇紫陌回眸,只見風華已經滿頭大汗。

隨即想到這後院似乎有一片湖。

“風華姑娘,我看這後院有一個湖泊,你還是立刻進湖水去泡泡吧。”

說完,蘇紫陌想着轉身便走,經過沐雲軒身邊時,她緩緩地道:“雲軒,我累了。”

這次中的亡靈花的毒,讓她就如一個廢人一樣,這才走了這麼一段路就覺得累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