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說話時,青衣等人神色異樣,一個個目光閃爍的樣子。


“對了,小寶呢?”林山此時纔想起這隻極品虎,隨口問道。

“小寶聽說我用妖丹交換到靈石,他便溜出去了。放心好了,他不會有事的!”猿二將石桌上的靈果收起,跟林山說道。

青衣拿起一枚靈果遞給歡歡,插話道:“小寶出現的地方,從來都是別人有事!想要他有事?難!”

看着二人對小寶的評價,歡歡一臉微笑,吃着青衣遞來的紅色靈果。

“對了,我今天和一名在丹藥房的外門弟子搞好關係了。以後需要煉製丹藥或者換取丹藥,找他都可以優惠的!”青衣得意地喝着酒,說出自己的成果。

“我去了藏經閣,選了一本修煉功法,打算修煉下這種煉氣法門。”說話時,林山若有所指地看着青衣。

自然明白林山的意思,青衣雙眉一抖,坦然地說道:“不用替我擔心,交易會上可以拍賣修煉功法的,三日後有場大型交易會,我到時候去碰碰運氣。我打聽過了,妖丹是珍惜之物,換些靈石不難。”

林山和幾人溝通一番之後,便選擇一處角落盤膝而坐,參悟起新得到的“風雷劍法”。

雖然這只是低階功法,但的確有可取之處。功法之中涉及到許多風雷之力的操控技巧,即便林山現在看來,也略有收穫。

煉氣法門講究的是行氣技巧,所謂的行氣技巧,便是激發丹田中一絲靈力,按照特定經脈運行,以達到突破實力的目的。

林山在清風觀的時候便已經擦覺到天地靈力,不過一炷香功夫便成功激發丹田中的一絲靈力。

婚戰不休,boss大人越戰越勇! ,最終匯入丹田之中。

衆人十分默契,極少發出聲響。即便有事時也是施展傳音手段,確保林山的修煉不被打擾。

以林山的見識,一眼便看出此功法的要領所在,迅速掌握了核心行氣路線及法訣。

一個時辰後,他手持一縷紫芒,不時發出風雷之聲。這正是風雷劍法前三層大成的標誌,只是林山經脈寬闊,體內靈力遠遠未達到圓滿的程度,此時相當於練氣三層的水準。

若是讓其他修煉者知道,必定要羨慕嫉妒恨了!且不說那些練氣弟子根本無法引動風雷之力,即便是築基期弟子修煉此訣,要達到林山這般程度,沒有半年時間也是無法做到的。

就在林山修煉完畢時,小寶風風火火地回來,一臉得意的樣子。林山有所感應,睜開雙眼,單手一握,原本的風雷之聲便消失不見。

湊到林山跟前,小寶虎口一張,現出一片密密麻麻的晶石。這些晶石體型方正,每塊約有拇指大小。每一塊都靈光閃閃的樣子,正是下品靈石。

“小寶你不會是幹了搶劫的勾當吧?”歡歡調笑道。

小寶撇嘴說道:“身爲神獸,怎麼可能幹那般沒品之事!看看我的成果,這是三百靈石,夠我們花一陣子了!有了這東西,心裏踏實多了!”

見到衆人似乎驚訝於自己的成果,小寶揚起虎頭,愈發得意了。

林山伸手一揮,將靈石收起三分之一。青衣等人紛紛效仿,各自剩下四分之一,就連歡歡也不例外,一臉嬉笑之色。

衆人的動作自然落入小寶眼中,看到大家一塊都沒留個他,他居然一點也不生氣,虎臉上掛着迷人的微笑,嫣然一隻笑面虎。

“嘿嘿,大家不要客氣,都是自己人,隨便拿!”說着話,小寶環顧一週,低聲說道:“本神獸最近口糧不足,要不大家每人捐點妖丹給我吧!你們看,我都瘦了!”說話時,還收着臉給大家看,一臉討好的樣子。

見到小寶張口討要妖丹,林山哪裏還不明白他的小心思。小寶明顯是用妖丹換取靈石,嚐到甜頭之後,打起他們身上妖丹的注意。

青衣等人紛紛轉身,各忙各的的事情去了,直接無視小寶討要妖丹的請求。

見到此幕,小寶虎臉一拉:“人模人樣,一個個最沒人性!還好我有心理準備!”小寶一邊牢騷着,一邊取出一塊靈石放在跟前,看來他身上藏有不少靈石。虎口吞吐間,他嘗試着吸取其中的靈力。

林山一揮手,身前出現十餘塊下品靈石,正是剛剛從小寶手中沒收來的。

雙目微閉,林山單手遙遙一指,便清晰地感應到那些靈石中的靈力沒入經脈之中,直到靈石中靈力全無化爲粉末。

幾番下來之後,林山便將先前的一百下品靈石用完,感應着經脈中的靈力並不圓滿,林山問道:“小寶,還有靈石麼?”

正眯着眼研究靈石的小寶一愣,身形一躥便出現在林山跟前。

看着林山身前都化爲粉末的靈石,一臉羨慕的表情。

“老大,你教教我,你看我半天都沒研究出來,怎麼才能吸取其中的靈力?”說着話,小寶又取出一百下品靈石,放在林山身前。

“要吸取靈力,首先要掌握一門練氣功法,我也是剛學會了一門練氣功法,這才能夠掌握靈力使用的。等拍賣會的時候,我們看看能不能弄到適合妖獸之體的修煉法門,到時候你便可以掌握靈力了。”

林山也不是沒有想過將風雷劍法分享給衆人。可是一方面風雷之力並不適合他們,另一方面領取宗門功法時,有着天道誓言的約束,即便是他也不敢冒此風險的。

聽到林山的解釋,小寶一臉無趣地跑到一邊玩耍去了。

林山再次運轉法訣,不過一炷香功夫,便再次將眼前靈石吸取一空。或許他原本的境界足夠,體質也非同一般,兩百塊下品靈石提供的靈力,尚且不足丹田容量的十分之七八。

感言着練氣八成的修爲,林山無奈地嘆了口氣,看來直接突破是不可能的了。以他目前的靈力強度,已經是飛速了。據說突破到築基期,還需要有築基丹的輔助才行。這樣的話,靈力提升還有足夠的時間。

猿二走到林山跟前,賠笑着問道:“老大,你看那極寒之水……” 見到猿二催促自己,林山哪裏還不知道他這是急着想釀酒。

林山正欲開口時,發現青衣悄悄盯着自己,看來很關心他的答覆。連青衣都這般模樣,看來他酒水的庫存是真的見底了。

“我現在就去,一炷香之後你們來取!”林山佯怒地說道。

聽到林山的話,猿二十分欣喜。一旁的青衣更是眉開眼笑,一大口吃下好幾枚紅色靈果。

走到猿二所說的洞府,林山一揮手中令牌,眼前前光幕應聲分開,讓出一條兩人寬的道路。

這裏便是猿二用於存放泉水的地方,林山大步一躍,身形閃動間便到了洞府之內。

眼前一幕讓林山一愣,密密麻麻的葫蘆,都裝滿了泉水。一眼望去,至少有六百隻葫蘆寶物!

猿二該不會是把哪裏的湖泊給抽乾了吧?林山忍不住這樣想。

原先還以爲就一兩百隻葫蘆寶物,現在看來,酒癮的力量是強大的。青衣爲了這些葫蘆寶物,估計沒少打小寶的注意。

雖然泉水的數量比預期多了些,但林山之前已經答應下來,自然不會違背諾言。

深吸一口氣,林山就地盤坐下來,微微張口,一枚白色妖丹徑直飛出,散發着透心的冰寒之意,在葫蘆寶物上方盤旋不已……

洞府中溫度驟然下降,幾處盆景上已經結出冰霜。林山對此變化絲毫不以爲意,全部心神都操控雙丹中的月丹,均勻地將極寒之力覆蓋在那些葫蘆法寶之上。

一個時辰之後,林山擦拭額頭汗水,滿意地看着眼前成果。陰陽雙丹不愧是傳說之物,單憑這枚月丹的極寒之力,都足以讓無數修煉者爲之瘋狂了。

感應到青衣等人準時出現在洞府外,林山一揮手中令牌,一道白色靈光飛出,爲青衣等人打開洞府守護陣法。

青衣等人快步入內,見到林山臉色微白的樣子,眼中一絲愧疚一閃而過。

猿二大步走到林山跟前,爲林山捏肩揉腿。林山略微舒展一番,便讓他將極寒之水收起來。

青衣慢步走到林山跟前,送來一籃乾淨的紅色靈果。

林山並未客氣, 王妃嬌寵日常 ,氣色也恢復了幾分。

靜靜地感應體內變化,林山發現元力和靈力並不衝突。經脈中的元力和靈力完全可以並存。

以往他施展陰陽雙丹之後,都會虛弱無比。現在有一些靈力基礎後,感覺施展雙丹之力比以前輕鬆了許多。或許這便是所謂的大道相通吧!不管怎麼樣,這對林山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林山取出數十枚妖丹,直接吸取其中妖元力恢復己身。

一炷香功夫之後,臉色已經恢復往日的紅潤,林山肅然說道:“雖然我們的實力不弱,但體內的妖元力終歸會消耗殆盡。我們要儘快修煉靈力,提升修爲。還有, 基因超維 !”

衆人默然,畢竟修煉者隨時都有可能遇到各種危機,眼前爲了酒水而讓林山消耗大量元力,的確有些不合適。

得到極寒之水之後,猿二便自顧自忙碌起來,林山等人便回到洞府休息一番。這段時間着實不輕鬆,傳送到這裏之前,他們可是全天候和巫族爭鬥,疲勞程度可想而知。


翌日大清早,林山在後山散步。清晨時分領悟天地之力,已經是他多年的習慣,現在自然也不會錯過。

修煉風雷劍法之後,天地間的靈力已經可以被他緩緩納入體內。這便是修煉者所謂的煉氣入體,雖然身體吸收靈力速度緩慢,但貴在持久,長年累月下來,這些靈力將會成爲修煉者的雄厚資本。

路上行人不多,遇到的幾名早起弟子,見到林山腰間令牌之後,紛紛問候一聲便避讓開來。

此時空氣特別新鮮,林山深呼吸着帶有泥土氣息的空氣,十分愜意。路邊的花朵散發着迷人的清香,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非常美麗。

走過一處彎角,林山突然看到前方有一羣人,五六十人的樣子,圍成一大圈。

林山神色淡然地走向前去,想要看看這些弟子在幹什麼。

這些弟子多半是練氣修士,口中嘰嘰喳喳的樣子,似乎都很興奮。

看到被衆人圍在中央之人,林山一愣,露出一絲玩味兒的笑容。

裏面赫然有他認識的兩人,一人身穿襤褸道袍,肩上有塊顯眼的補丁,宛如一名乞丐;另外一人身材高大,體型肥胖,正是在藏經閣向他索要三枚養氣丸的那名胖子。

“薛胖子!這次我請來李師兄代我出戰,怎麼樣,敢賭麼?”衣衫襤褸的小道大聲吼道。

被小道士喊叫之人,名爲薛不理,外號薛胖子。

不屑地看着小道士,薛胖子一臉冷笑:“小乞丐,看來最近發達了,居然能請得動李師兄,沒少花靈石吧?”

林山此時才知道這名小道士的外號,居然叫“小乞丐”。這也難怪,他的這身裝扮還真是可乞丐差不多。

小道士似乎很激動,看了眼身邊之人,他繼續嚎叫起來:“你就說你比還是不比!道爺要和你賭五十塊下品靈石,要是不敢賭,就趕緊跟道爺磕頭求饒!”

林山簡單地聽上幾句,便了解這種賭法。有仇怨的雙方對自己實力不自信,可以花費靈石請其他同門師兄代爲出手。兩人可以繼續下賭注,當然,只能賭自己一方勝利。

聽到小道士提出的靈石數目,薛胖子臉色陰晴不定。顯然這筆靈石數目不小,他也不敢草率決定的。

要知道,一般的練氣期修士,即便勤勞地多做任務,沒有兩三年時間也積攢不到五十塊下品靈石的。雖然薛胖子平時撈了些油水,可這麼一筆靈石若是輸掉的話,肯定也肉痛無比。

四下環顧一週,看到周圍的同門一副看戲的樣子,薛胖子心一橫:“賭就賭!你以爲能請到李師兄就穩贏了麼?”


說着話,薛胖子心中尋思着哪位師兄能打敗李師兄。

站在小道身旁之人,姓李名然,擅長烈火拳。此功法前期戰力優勢很大,再加上李然身爲練氣十層大高手,一般的練氣弟子自然無法對抗。

可是讓薛胖子鬱悶的是,周圍圍觀之人衆多,卻沒找到能夠戰勝李然之人。

正在這時,一道聲音從人羣外傳來:“賭鬥這種好事,怎麼能少了武某呢?”

衆人紛紛讓開一條道,進來之人赫然是林山認識的武平。此人有着築基中期的修爲,此時卻來插手練氣弟子的爭鬥,看來人品實在不怎麼樣。

武平昂首挺胸,一臉傲然之色。身後兩名弟子神色恭敬地跟着他,兩人也都有着練氣十層的實力。武平進入人羣后,看到林山之後,一臉意外之色。

“怎麼,林道友也對此賭鬥也感興趣?要不我們兄弟拿點彩頭,一起賭上一局?”

林山雙眉一挑,心中思量起來。武平分明是想刁難他,看來多半還是擔心自己和那名紫雲仙子有什麼瓜葛。

不等林山說話,武平身後一名粗獷之人大步走到林山跟前,肆意打量着林山。

“武老大,此人不過練氣八層修爲,有什麼資格和你稱兄道弟?黃某不服!”粗獷之人聲如洪鐘,似乎實力不下於李然。

武平皺眉,大聲喝道:“休得放肆,你們可知道林道友是紫雲仙子的人?紫雲仙子時武某的至交好友。紫雲仙子的人,就是武某的人!”

聽到紫雲仙子的名號,粗獷之人顯出一絲猶豫,神識再度探查林山,確信林山不過練氣八層水準,便不依不饒地說道:“紫雲仙子何等天才,結交之人定然有過人之處,黃某不才,想領教一番!”

林山心中一嘆,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羣分。這武平身邊之人,只怕各個都是挑事兒的主。


既然躲不過,那隻能出手打發掉他們。

原本賭鬥的兩人此時大氣不敢喘一聲,生怕不小心得罪武平。畢竟武平可是築基高手,想要對付他們兩個,至少有一百種方法讓他們直接消失。

林山單手一擡,做出了請的姿勢。黃姓之人雙手一翻,各取出一件鉤狀靈器。

見到二人這就要動手,衆人紛紛避讓開來,給他們讓出了足夠的空間。

“吳某手中奪命雙鉤,在同階中也有幾分威名,還請林道友賜教!”

吳姓之人一開口,便引起一陣騷動,四下有人竊竊私語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