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說時,又光明正大的行了個注目禮。


幸好花兒不知羅陽擁有透視能力,不然會羞的恨地無縫可鑽。

「你敢打我徒弟主意,殺了!」一道師太綳著臉道。

「師太姐姐,你誤會了。你徒弟很像我同班一個女生。」羅陽說道。

只見花兒臉蛋的紅暈更濃了,冷冷的白了羅陽一眼,便走到一道師太身後了。

這七星洞有如此漂亮的美人,羅陽倒想跟洞主交個朋友。

哼了一聲,一道師太盯著莎莎,說道:「先把她打一頓,看她說不說出骷髏堡老大在哪裡!」

羅陽連忙道:「師太姐姐,她是我的人……呵呵,是我的部下……呃,反正她跟我混。」

俗話說:打狗看主人。

羅陽是莎莎的老大,要打莎莎,也得問過他。

「我不管她是誰的人!只要是骷髏堡的人,就殺了!」一道師太高聲道。

立在師太身後的花兒倒像個怕羞的姑娘,沒說什麼。

「師太姐姐,你殺了她,你們還能找到骷髏堡老大,我跟你們姓。你們拿不到血煞子,我看你們也好不到哪裡去!」羅陽冷笑道。

「拿不到就拿不到!也要先把骷髏堡的人殺了!」一道師太嘴硬道。

事實上,就算一道師太想要殺莎莎,其他人也不會同意的。

花襲伊連忙勸道:「呵呵,師太姐姐,別跟他一般見識。我們先談正經事。」

一面說,盯著莎莎。

「呵呵,你說,你的老大最有可能在哪裡?」花襲伊問。

這時莎莎又望向羅陽。

羅陽笑道:「小莎莎,花姐不是問我在哪裡,是問堡主。」

莎莎冷道:「堡主來無影去無蹤,我怎麼知道她現在在哪裡?」

現今血煞子在堡主的手裡,十三姨等人更不敢殺到骷髏堡的總部去。

「留著她沒用,殺了!」一道師太怒道。

「師太姐姐,火氣別那麼大。我幫你們想想辦法,或許還能找到骷髏堡老大。」羅陽說道。

眾人又把目光投向羅陽。 「魂組的人怎麼來了?」李沖有些驚訝,公司開業的事情,他並未通知對方。

走在前面的,是陳廣勝、馮淵、以及源城市魂組負責人趙震,後面的人,都是魂組精英。

陳廣勝朗聲大笑道:「在下不請自來,還望天師不要怪罪。」

馮淵、趙震等人恭敬的對李沖行禮。

李沖笑著擺擺手道:「哪裡話,能得到諸位的捧場,也算是喜事一件。」

陳廣勝的臉色突然有些凝重,走到李沖身旁,低聲道:「天師,您現在可方便說話?」

李沖眉頭一挑,疑惑的點了點頭。

陳廣勝掃了一眼周圍的人,低聲道:「天師,此次我們來,第一是來為您慶祝開業,二來,有一件事情務必要與您說一下。」

有件事兒?

李衝心頭一動,剛要說什麼,金婷婷走到了跟前,而他也看到,牛翠花和他的家人也已經向這邊走來。

「等等再說。」李沖對陳廣勝道。

陳廣勝點頭。

「沖哥。」牛翠花來到跟前打了聲招呼。

李沖微笑回應道:「你們速度可真慢啊。」

李鐵城等人見他身旁有人,微笑點頭示意了一下后,道:「你小子還說,你那車是計程車能追上的嗎?」

李沖嘿嘿一笑,的確,他那輛車,開到最快,比飛機都慢不了多少。

「這位是?」王桂芝見金婷婷緊貼在李沖身旁,不由皺眉問道。

李沖剛要回答,金婷婷便是甜甜一笑,先是對著眾人禮貌的鞠了一躬,笑道:「叔叔阿姨們好,我叫金婷婷,是沖哥公司的員工。」

李沖聞言,心中鬆了口氣,跟著點了點頭。

可身為女人的王桂芝和牛翠花就不那麼想了,要知道,金婷婷的相貌可是不輸於一線當紅明星的,其身上自然散發出的富貴氣質,也絲毫不比豪門小姐差。

尤其是身上穿的裙子,好像還是今年限量款的世界大牌。

倒是真像某個有錢人家的千金小姐。

不過,牛翠花並沒什麼表情,只是看向李沖的眼神多了一絲什麼。

王桂芝瞪了李沖一眼,有著警告意味。

就在這時,陳廣勝笑著道:「各位好,想來各位是天師的家人吧,我叫陳廣勝,是天師的朋友。」

眾人聞言,微笑點頭回應。

但心裡卻是驚訝,在他們看來,還以為陳廣勝是某個公司的大老闆,或者當官的,可這話中,顯然有著一絲攀附的味道,不由目光都移到了李沖身上。

李衝心中苦笑,也沒法和他們說太多,只好說道:「媽、爸,叔叔阿姨,翠花,你們先去那邊找馬宏,我一會過去找你們,對了,婷婷你也一起去吧,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

王桂芝等人聞言,只好點頭,對著陳廣勝和金婷婷禮貌的微笑示意,便向高台方向走去。

金婷婷看了一眼李沖,眼中閃過一絲失落,隨即也跟著走向高台。

見眾人已經走了,李沖道:「說吧。」

陳廣勝恢復嚴肅的表情,低聲道:「我們前段時間接到一條信息……」

話未說完,李沖驚訝道:「你們也收到了?」

陳廣勝顯然對李沖知曉此事感到驚訝,連忙道:「據我們魂組所得消息稱,華夏幾乎所有勢力,都已經收到了這位『教皇』的信息。」

你是我的命,我是你的病 李沖點頭,這件事他略有猜到。

陳廣勝繼續道:「您上次滅掉的血手雇傭兵,就是收到了『教皇』的信息,不光如此,我們還發現,倭國已經派鬼忍來到了新城市,目標正是天師您。」

「鬼忍?」李沖第一次聽到這個詞兒,有些驚訝。

陳廣勝臉色有些難看道:「沒錯,鬼忍也叫鬼忍者,是倭國忍者流派的一個分支,我們已經和他們有過交手,他們實在太強了,以我們魂組的力量,都無法抗衡。」

李沖臉色一變,心中卻是驚訝萬分。

「這麼強?你們什麼時候和他們交的手?他們來了多少人?」李沖一連串的問道。

陳廣勝苦笑點頭道:「他們本身的戰力倒是不如我們,但他們贏在詭異,我們根本無法辨別他們的真身,上一次交手我們死了五人,才輕傷了他們一個,後來被他們逃了,根據與他們交手的魂組成員所說,他們有六個人,至於交手時間,是在兩天前的下午。」

李沖的眼睛眯了起來。

魂組精英的能力他多少還是了解的,雖說不是很強,但戰力也是不錯,雙方交手,五死換來對方一人受輕傷,顯然這些人並不容易對付。

他思索了一會道:「你們還能找到他們嗎?」

在他看來,如果能找到,他不介意親手除掉從倭國來的小矮子們,也省的陷入被動。

陳廣勝苦笑搖頭:「這就是他們詭異的地方,他們很擅長藏匿,如果不是他們主動現身,怕是很難找到他們。」

李沖目光閃爍,冷哼道:「跑到華夏來撒野,遇到我,我讓他們有來無回!」

陳廣勝點頭,不過還是說道:「不論如何,天師請多加小心,為了避免他們對付您的家人,在他們沒有離開前,我先派人保護您的家人吧,也省的那些卑鄙的傢伙拿此要挾天師您。」

李沖感激的點頭,道:「那就有勞陳局長了。」

陳廣勝聞言頗為激動,要知道,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李沖可是叫他小陳,能夠從小陳上升到陳局長,相信他在李沖的心中,地位已經有所改變。

「這些都是小事兒,只是希望天師您真能除掉他們,倭國的小矮子們,每次來華夏都不懷好意。」陳廣勝鄭重道。

李沖嘴角上挑,雖然沒與忍者交過手,但他相信,對方就算詭異的很,面對他,也翻不起多大的風浪。

陳廣勝道:「此次貴公司開業,不知道有沒有適合我們魂組精英的法器裝備,如果有,我想大量購買一些,也好提升魂組的實力,來對抗這些進犯華夏的賊人。」

大量購買?李衝心中一喜。

看來又是一筆大生意啊。

「法器裝備應有盡有,想要多少都有,只要陳局長出得起價格。」李沖哈哈笑道。

陳廣勝也笑道:「放心,錢沒什麼問題。」

李沖點頭:「成,一會典禮結束再說。」

陳廣勝點頭,隨即讓馮淵過來,從身上拿出三個紅包,一份是他的,一份是馮淵的,一份是趙震的。

紅包內都是一張銀行卡,裡面有著不少錢。

李沖接過紅包,心裡這個高興。

今天開業,收到的紅包很多,可都沒時間拆開來看,心中忍不住多少有些激動。

二人聊了一會,李沖見到又有幾批人過來。

都是身穿正裝,開著豪車的大老闆,詢問之下,他才知道,是天九介紹的,個個身價不菲,資產都是過十億的那種。

李沖沒有一一接待,畢竟人太多了,超出預想的太多。

當初想,公司開業,最多也就三十人左右,可現在一看,怕是有超過百人了。

黑壓壓的站在高台前,等候著開業典禮的開始。

8點58分。

在得到李沖示意后,轟轟轟,幾聲禮炮響起。

公司開業典禮,正式開始。

首先是主持人上台寒暄了幾句,又讓樂隊唱了一首歌開場,將整場氛圍烘託了起來。

隨後,就是總經理致辭。

李衝上台後,目光掃了一眼台下眾人,心中頓時感慨萬千。

「今天是李天師『清潔』公司成立的大喜日子,諸位的到來實在令本公司蓬蓽生輝,下面……我宣布,李天師『清潔』公司正式成立。」

伴隨李沖的聲音落下,台下頓時響起一片熱鬧的掌聲。

李沖頓了頓道:「相信熟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本公司並不是一家做清潔的公司,而是一家專業處理靈異事件的機構,除此之外,還會販賣一些相關物品,有興趣的朋友,一會可隨我上樓參觀購買,本人保證,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物品種類繁多,必然讓諸位不虛此行。」

接著,李沖又大概介紹了一下公司成立的原因,以及公司未來的發展目標及規劃。

講完后,頓時得到眾人的熱烈掌聲。

「好了,接下來典禮繼續,進入抽獎環節,參與者都會獲得8888元鎮宅符一張。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隨本人上樓參觀。」

說著,李沖就下了高台。

而這時,聽到他的話,頓時有不少人想要購買一些物品,李沖就帶著他們上了樓。

一上樓,眾人就忍不住驚嘆。

看著各類展台上展覽的物品,所有人都眼睛放光。

要知道,在場的都是有錢人,他們都有一個共性,就是相信鬼神、風水等。

因此,對於一些符咒,比如發財符、鎮宅符、好運符,以及一些風水掛件,相當感興趣,立刻爭相競購。

李沖負責介紹,玫瑰則負責收錢,至於馬宏,則在樓下監管典禮的進行。

綁夫成婚,萌妻要逆天 畢竟除了這些人以外,還有一些路人,也有可能成為目標顧客。

教主,本王追定你了! 玫瑰此時心中很是激動,僅僅片刻間,物品就賣出了六十多件,收款收了二十幾萬,這還是小物件,大的還沒有賣。

突然間。

「天啊,這東西居然真的存在?!」

一道驚呼聲響起。

眾人紛紛將視線移動了過去,驚呼之人,正是魂組的元老馮淵。

在場的都是新城市有錢有勢之人,對於魂組的存在自然也是知曉,在樓下時,他們見到李沖居然連魂組的人都能請來,也都驚訝萬分。

此刻,見到馮淵驚呼,也都向其靠攏了過來。

他們想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能夠讓馮淵都如此驚訝。 堡主得到的血煞子是假的,遲早會發現的。

屆時堡主還要找羅陽來問這件事,那又找他繼續找第一把血煞子。

只有再設一計,讓血煞子的事更加撲朔迷離,則可讓爭奪血煞子的人被騙得更久一些。

有了足夠的時間,羅陽就能把狂暴功和飛劍劍術都學會了。

見眾人都望過來,羅陽好整以暇道:「大家聽我說。現在急也急不來,倒不如按我說的去做。我覺得你們應該放出一個消息,就說那血煞子是假的。那骷髏堡老大或許又會找我或莎莎打探消息,那就可找出她在哪了。」

頓了頓。

「你們覺得怎麼樣?」羅陽問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