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說好的正午時分,如今眨眼這就都下午了,再過一會兒,太陽都要落山了!


實在坐不住,牛老頭便深一腳淺一腳的親自來到了曲家門口。

也虧得在一個村,用力的砸響曲家那貼了張大紅花的灰褐色木門,老頭一邊拿拐杖咚咚敲著地面一邊來回的踱步走,好似這樣就能緩解他緊張的情緒一般。

「吱呀!」來開門的是趙梅,其實她本是不想來開這個門的,畢竟大概能猜到來的是誰。

只不過為了不讓老頭更加憤怒,在曲家鬧得更慘,她左右權衡之下還是選擇開了門。

「你們怎麼回事?你看看這都什麼點了,我的新娘呢?我娘子哪去了!你們曲家不是之前還跟我保證的好好的,現在怎麼就!」

還沒進門,老頭便開始喋喋不休起來,那隨著他說話時不時會跟著顫抖幾下的身體足以說明他內心的氣氛。

「這……您……」勾起一抹不自然的笑容,被這麼直接的教訓,趙梅心裡自然也是不痛快的,但卻又不能反駁什麼,還得耐著性子去平息老頭的怒火。

「是是是,這是咱的錯,但這全是因為……因為那個曲蝶!又是她,趁著我們在後院安頓婉婷的時候不知不覺的,就把新娘領跑了!」

一氣之下,趙梅並不顧得上怎麼說話,直接便將發生的其實一字不落告知給了老頭,還為此有些沾沾自喜,認為他們一定會去怪罪曲蝶,找她的麻煩。

誰知。。老頭在聽到曲婉婷被偷偷帶走的瞬間,整個人就如同炸毛了一般,面色瞬間變得陰沉難看。

壓著嗓音,老頭的話語中已經透露著濃濃的不悅,「你現在和我說我媳婦沒了?我告訴你們,我可不管那些有的沒的!我就是要見到人!我要是見不著我媳婦,我這就把我給你們曲家的都拿回來,我不讓你們好過。」

瞪著趙梅,老頭氣的差點吹鬍子瞪眼,苦哈哈的笑了笑,曲文氏還沒回來,趙梅仙子一個人面對著這有些難纏的老頭心裡是有苦說不出。

耐著性子勾了勾嘴角,對於老頭的威脅她也的確有些不悅,可畢竟人家說話算話,只好賠著笑臉解釋道:「您別急啊,這婉婷娘已經去找曲蝶要人去了,一會兒說不定就帶著婉婷回來了呢,你在等等。」

這麼說的時候,趙梅也在伸著脖子四處打探,話音剛落,正見一個方向有幾個人急速跑了過來。

眯了眯眼睛,趙梅神色一斂,很敏銳的在人群里看到了慌忙逃竄的曲文氏,心裡登時咯噔一聲,升起了很不好的預感。

「咦?牛老頭,你咋滴來了?」在兩人面前停下腳步,曲文氏一抬頭看見牛老頭先是有些驚訝想然後詢問的話不自覺就問出了口,後悔想要收回都來不及。

果不其然,她剛一問完,便看見牛老頭瞬間難看的面色,有些擔憂的目光立刻就轉向了旁邊的趙梅卻在她的眼裡看到了同樣不好的神色。

趕忙搶在牛老頭責問前,快速解釋道:「這老牛啊,你也別生氣,這婉婷遲早是要嫁給你的,不能傷了我們兩家只見的和氣不是?」

一邊笑著打圓場,曲文氏的餘光卻在悄悄示意趙梅。

將那幾個看熱鬧的村民敢走,曲文氏便聽牛老頭劈天蓋地的聲音就落了下來。

「哼,和氣?到手的媳婦都沒了,你還要我咋滴跟你和和氣氣? 地球一億年 ,就快些把我媳婦給我!」

頓了頓,他在曲文氏周遭打量了一圈之後,神色卻愈發不好看了,就連語氣都帶上了幾分不耐煩。

「不是說去將婉婷搶回來嘛?婉婷呢,親家!可別跟我說人你沒搶回來!這麼大的人你都要不回來,這還咋的讓我放心?」



知道老頭這是怪罪下來了,曲文氏哪還喊耽擱,心裡一急立刻就將曲蝶封了的消息給說了個清清楚楚,想以此來緩解一下老頭的怒氣。


「瘋了?」頓了頓老頭一邊自語,一邊鼻子里已經冷笑出聲。

「啐!」狠狠朝兩人的腳下吐了口口水,老頭子已經失去了最後一點耐性,冷笑著對曲家下了最後通牒。

「這……老牛啊,不如……」緊張的淹了一口水,曲文氏看出牛老頭已經十分不悅不禁想要解釋清楚現在這幅情形。

「好,你們曲家真是好的很!」直接打斷曲文氏的話,老頭卻突然間怒了,就在曲文氏還不明所以的時候,老頭卻突然在曲家大鬧了起來。

直到……曲王氏匆匆趕出來,看著院子里這吵吵嚷嚷的樣子,她不禁也有些頭疼,連忙拄著拐杖走上前問道牛老頭:「怎麼了老牛,這咋?」

雖然在一個村,一個輩,但其實曲王氏和牛老頭並沒有過多的來往,原因可想而知。抬起頭,本來還在發火的老頭立刻看向了當家做主的曲王氏,沒好氣的說道:「曲老太,你家孫女跑了這事你知道不?大婚之日我媳婦沒了,還讓這麼多人看了笑話,你說我咋?」

一身喜慶的紅色,為了迎合今天這個節日,牛老頭也特地換上了一身婚服,本來是為了美觀,如今倒好,這麼一身醒目的顏色只能讓他想藏也藏不住。

「什麼!」聽到牛老頭這話,曲王氏顯然很是意外,她也納悶呢,不是說好的娶親,坐在主位上等了老半天她都沒見人。

曲文氏急著去找曲婉婷,趙梅忙著清退人群,一時間倒是每個人跟她來解釋。

皺了皺眉,曲王氏此刻的心裡也不禁有些異樣,如今發生這等事,牛老頭說什麼也會逃回點好處的,畢竟這可是在全村面前丟臉的事。


沒管她的驚訝,沉默了片刻,牛老頭就直接開口道:「我也就是要你們先把定金還給我點,等真到那時候了,我再給,你看行?」

曲王氏畢竟老道,牛老頭今天之所以來曲家鬧騰其實就有這個原因,所以她相信曲王氏會答應他的。

沒讓幾人看見,牛老頭一隻在握著拐杖地手不自覺沁出了大片大片的汗,那雙蒼老渾濁的眸子中閃過一抹異樣的神色。

「成!」咬了咬牙,曲王氏只得答應道。

畢竟今天這一出已經夠丟臉的了,若說明日又傳出這個消息,那隻怕是要被人笑話死。

見牛老頭總算走人,曲王氏卻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目光有些思索。

終於,盯了有好一會兒,直到再也看不見他的身影,曲王氏突然對著底下的曲文氏說道:「婉婷還沒帶回來嗎?我看這牛老頭不是一般的心急啊,但是居然還會來問我們要定金,真是怪了。」

猶如自然自語般的喃喃,雖然很輕,但曲文氏還是聽清楚了,凝眸仔細一想,倒還真是這一回事。

要是那老頭當真這麼喜歡曲婉婷,急著娶她,怎麼都應該像上次那般,直接叫人給綁回來,結果他不僅沒有,反而來要求曲家退定金,為了防止之後婚事不成自己虧得太慘。

一旁趙梅聽著這倆人打啞語一般的聊天方式,倒也稍微聽懂了一點點,連忙從地上一骨碌爬起來,湊到前面豎了個耳朵去聽。

說完之後,曲文氏便閉了嘴,既然心中已經有了懷疑那就先放著,扶起老太太的一隻手臂,曲文氏沒有看一眼趙梅,直接就領著老太太近了屋。

可把門外的趙梅給氣的牙痒痒,嘴裡輕聲罵道:「好你個曲文氏,還真是逮了一點機會都不放過啊!」 衛嬛難得沒有再讓曲蝶做飯,眼見剛才準備的食材因為曲文氏的打擾而毀於一旦,她便提出了要帶曲蝶和曲婉婷去家裡做客的想法。

「哎?可,可我沒有見過伯父伯母……這……」聽到這個提議首先有些緩不過來的是曲婉婷,她從來沒有過朋友,更沒去誰家吃飯的經歷,一想到等會要見衛嬛的爹娘就慌亂的不知如何是好。

奈何衛嬛的態度也十分強硬,又有了曲蝶的勸說,三人最終還是結伴同行了。

令曲蝶有些意外的是,衛嬛居然和謝雨兒是同村,但以前的傻子曲蝶卻從來沒有見過衛嬛。

徒步走了大約一盞茶的功夫,曲蝶便看見了保豐村的大門,隔壁就是大谷村,但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

曲家所在的大谷村可以算的上是十里八鄉都比較窮困的村落,而保豐因為謝雨兒爹的緣故,這裡的土壤田地都十分豐沃,且佔地面積也廣。

可以說,保豐村算是現代的小康/生活人群聚集之地。

進去村裡,曲蝶愈發的感受到了兩個村的區別——這裡熱鬧非凡,鄉路兩邊擺滿了豐收的谷垛、土平房牆梁下都掛著一串一串的穀物、還有那時不時傳來的交談聲以及幾個調皮的孩子在聚眾玩耍。

看著這裡的一切,曲蝶不禁有些恍惚,她雖是在城裡長大,但祖輩上說起來還是農民。

在小時候爸爸媽媽還沒發達的那會兒,她就像個小土猴每天跟在外婆身後,外婆年紀大了,畢竟比不過她的體力。

有時候自己搞得一身臟,外婆就會追在身後叫著要給她洗澡,直到後來爸爸媽媽來把她接走,她就再也沒見過外婆了。

現在想起來,一切竟還是那麼清晰,那段一直埋藏在內心深處的柔/軟,可惜,一切都太晚了,外婆已經去世,即使她後來變得再強,卻也無法挽回一個逝去的生命。

「我家就在前面,快到啦!」衛嬛興奮的聲音響起,一下子將她拉回了現實。

「這兒很熱鬧。」曲蝶由衷的讚賞,或許是因為保豐村收入一直都不錯,所以即使謝雨兒她爹每三旬繳的費用不算少,卻也依舊要比大谷村富碩的多。

「真的嘛?每個村不都是這樣。」衛嬛從小在這樣的環境長大,所以對此她都已經習以為常,也並沒有覺得有哪裡特殊。

認真的點了點頭,曲婉婷也不禁附和道:「真的比我們村要熱鬧的多,大谷村一般不會這麼喜慶,有出息的就那麼幾個,沒出息的待在家裡都是挨罵。」

尤其是女孩,往往一點小事都會被罵的狗血淋頭,或是挨上一頓毒打。

這或許就是因為窮吧,一到豐收季,別的村都是歡呼雀躍,唯有大谷村基本都是哀怨,無一不是埋怨今年莊稼的豐收成果太差,賣不了幾個錢。

當然不是整個村都這樣,只不過那兒就真的像一個貧民窟,多數家庭還是都比較落魄。

又聊了一會兒,直到到達了衛嬛家,幾人這才停了話。

走進裡面,衛嬛家的格局基本就很明顯了,前院里種幾棵青翠挺拔的樹,鍋爐房裡此時正冒著裊裊炊煙。

幾座泥牆林立,房檐是用瓦片蓋成的,樣子十分整潔清爽。

一名衣著樸素卻模樣漂亮的婦人忽從鍋爐房內出來了,看見衛嬛眼睛登時一亮,快步迎上來問道:「你這丫頭可算回來了,上哪去了你?也不支會一聲。」

一偏頭,這才注意到跟在身後走過來的曲蝶和曲婉婷兩人,神色不由得一愣,但卻依舊十分得體的問了一句,「這兩位是……?」

聽到母親的詢問,衛嬛這才驚醒,連忙拉過兩人俏皮的吐了吐舌頭。解釋道:「娘親,這是我的兩位朋友,我今天拉她們一起來吃飯,娘你又做什麼好吃的了?我在大門口就聞到了!」

使勁嗅了嗅空氣里還未散去的氣味,衛嬛一雙明媚的大眼睛里滿是俏皮。

正午這個點,衛霖進會回來一次,只不過衛雲氏已經先拉著曲蝶幾人進了屋子,並且很溫柔的還為她們一人沏了杯茶,這才走進廚間去忙活。

三更桃花鼓 你娘好溫柔啊。」羨慕的看著衛雲氏離開的背影,曲婉婷目光中滿是羨慕。

了解曲家的情況,衛嬛看到曲婉婷眸間閃過的一絲灰暗,不由得滿是心疼,連忙勸慰她,「你如果喜歡你就常來,我們家一直很歡迎你的!」

面上揚起一抹燦爛的笑,或是被這笑給感染,曲婉婷憂傷的情緒頓時一掃而空。

因為有客人,衛雲氏在原來兩個菜的基礎上又做了幾道,那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讓曲蝶和曲婉婷都胃口大開,吃的一臉滿足。

飯後,曲蝶和曲婉婷都不是那種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看著桌上乾淨的只剩菜湯的碗碟,就連一向厚臉皮的曲蝶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砸吧砸吧嘴,曲蝶嘴裡現在還回味著那幾道美食的味道,像這種原汁原味用大自然有機物做出來的飯才叫真正的飯啊!

吃慣了現代快捷便餐的味道,曲蝶還是喜歡衛嬛母親的手藝。

嘆了口氣,她連忙幫忙一起收拾起桌上的碗筷,但卻被一雙較為白嫩的雙手給阻攔住。

抬起頭,曲蝶便對上了衛雲氏那滿是善意的眸子,不由得就是一愣,手裡的東西也在這時被她拿走。

「不用客氣,是衛嬛拉你來做客的,我怎麼好意思叫客人幹活,快坐下吧,我這就給你們再拿點糕點。」

溫婉的將曲蝶帶到椅子上坐下,衛雲氏心裡不禁對曲蝶這善良得體的做法感到一絲讚揚,也更加確定了衛嬛和她的來往。

知道衛雲氏淺淺笑著離開,曲蝶這才從愣神中緩過來,心裡不知怎的就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不過當然不是趙梅,而是……那個真正生她卻不養她不育她的女人。

在她心情好的時候,也會對自己笑,就如同衛雲氏這般,眉眼彎彎嘴角微勾,一看便能讓人升起好感。

但她其實很少笑,起碼自己見她的大多數時候,她都會自己板著個臉。

吐出一口氣,曲蝶愈發覺得自己有些變了,隨著接觸的人躲起來,她心裡的感觸也隨之被觸發,換在以前,她都不知道自己竟會是如此多情的一個人。

不再去思考這個問題,曲蝶直接偏過頭看向正在和曲婉婷談話的衛嬛問道:「你不是說你爹中午也會回來么?怎麼沒見到。」


對於衛嬛的爹,曲蝶還是有些好奇的,畢竟他可是一個舉人啊,舉人可是可以進京做官的,她一直有些不解為何衛嬛她們還要待在這麼一個小村落里。

「啊,我爹啊,他每天總是很忙,說是會回來吃飯,估計又是被什麼事情給纏住了吧。」癟了癟嘴,衛嬛說起自己這個爹爹的時候顯然沒有那麼活潑了,可以看出衛嬛的爹一定是一個十分嚴厲的人。

既然這樣,曲蝶也就沒再多問了,指望著等哪天有機會了再向衛伯父請教一些學術上的問題好給曲庭生一點提點。

畢竟距離曲庭生的離開已經一月有餘了,可除了最開始傳回來的幾封慰問信,此後就再無消息,曲蝶知道他也是學業繁忙,也就沒有多去打擾。

但對於這次考試她的心裡還是有些緊張的,如果不是她對於古代這些玩意真的不懂,也不會只能幹著急了。

又在衛家呆了一會兒,衛母還特意命衛嬛好好照顧她們,曲蝶便藉此機會仔仔細細參觀了她家的設計,心裡也對老房的構造有了一點計劃。

回去路上,曲蝶都還一直在想這件事情,入神的就連謝雨兒在前面出現都沒有發現。

但,謝雨兒卻是一抬頭就看見了她們兩人,驚叫一聲立刻小跑著沖了上來。

「哈曲蝶!這麼長時間沒去鎮上賣雞蛋,你是不是因為上次被我趕跑的事情覺得太丟臉所以沒膽子見人了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