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說到這個萬民請命書的時候,南宮紫夜的目光還不經意的掃過了地上跪著的孟陵江,眼裡是一閃而過的殺意,心想就是這個人差點毀了自己的計劃了。


「確實是有這件事情,愛卿有什麼不同的看法嗎?」

對於南宮紫夜能夠這樣快的,就知道了這件事情,可汗的心中是有些疑惑的,不過這個時候並沒有任何的表現出來。

而南宮紫夜又如何不知道,自己這次進宮來是有些衝動的,很有可能會引起可汗的猜忌,可是,他能加的不能夠讓韓楉樰他們,就這樣被放出來了,要不然他會更加的危險的。

「可汗,這萬萬不可,那兩個人肯定就是敵國的姦細,要是真的將他們給放了出來的話肯定是會後患無窮的。」

南宮紫夜一臉正義的說著,就好像自己做的一切,真的都是為了楚台國好一樣的。

「可汗,事情並不是南宮大人說的這樣的,要是那韓璟夫妻真的是姦細的話,那當時他們又何苦要冒著生命的危險,救下我們西林城那樣多的百姓呢。」

聽了南宮紫夜的話之後,孟陵江的心裡就有了不好的預感了,既然他都已經跪在了這裡了,那他自然是要為韓楉樰他們爭取的,不能讓他們真的就這樣的丟了性命了。

「那你又如何不知道,這是他們這些姦細的詭計,好收買人心為他們所用,你看看,現在你們不就是在一心的幫助他們求情的嗎。」

南宮紫夜見孟陵江到了這個時候了,還在幫著韓楉樰他們說話,心裡就更加的不高興了,語氣也冷了下來,聲聲的質問著。

「再說了,可汗,這個時候他們就已經收買了這樣多的人心了,要是假以時日他們在多做些事情,想要在對我們楚台國不利的話,那我們豈不是就更加的被動了嗎。」

孟陵江聽了南宮紫夜的話之後,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話來反駁他了,畢竟他只是一個武夫,並不擅長這些咬文嚼字的事情。

而可汗聽了南宮紫夜的話之後,心中也是微微的心驚了,他身為可汗自然是知道民心的重要性的,這會兒,竟然有些慶幸還好剛剛沒有將韓楉樰他們給放了了。

想通了之後,可汗就想要將孟陵江給滾下去了,要不是他帶著萬民請命書進宮來,他也不會有這樣的糾結的時候,更加的不會差點就做出了錯誤的決定了。

看著可汗的神情,南宮紫夜就知道他是將自己的話給聽進去了,不會再將韓楉樰他們給放出來的,心裡微微的放心了,他是絕對不會讓他們有機會出來的。

「太后駕到。」

原本,可汗的心裡已經有了決定了,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太後娘娘居然來了,讓他一時間,也有些疑惑了起來了。

這太后是可汗的生母,可汗一向是很孝順的,很多的事情都是會聽太后的話的,不過太后也沒有經常的管朝堂的事情,都是交給了可汗自己在處理的。

太后已經有六十多歲了,不過平時操心的事情少,保養的也很好,看起來,也和五十多歲的樣子差不多的。

不僅是可汗心裡疑惑,就連南宮紫夜的心裡,也同樣的是很疑惑的,不知道太后這個時候到這裡來是為了什麼事情,他的心裡隱隱的,有了些不好的預感了。

「母后,你怎麼來了?是有什麼事情嗎?」

見到了太後進來,南宮紫夜馬上就跪下請安了,而可汗也是迎了上去,將她給迎進來在自己的身邊給她加了一個座位了。

「臣參見可汗,可汗萬福金安。」

就在太后坐下來了之後,她身邊跟著的一個人,也向可汗跪了下來,向他恭敬的行禮了。

「武霖王,你怎麼在這裡?」

看著跟著太后一起來的百里東鞅,可汗心中的疑惑就更加的深了,不知道,這又是鬧的哪一出了。

而看到了過在地上的百里東鞅,南宮紫夜的心裡不好的預感,就更加的濃起來了,眼睛危險的眯了眯。

而這個時候,太后還是讓百里東鞅還有南宮紫夜和孟陵江他們,都從地上起來了,站在一旁聽著。

「皇兒可是在處理韓璟夫妻的事情?」

太後來了之後,直接開門見山的問著可汗,反正今天她也正是為了這件事情來的,不過她還順帶的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在旁邊站著的南宮紫夜一眼。

南宮紫夜雖然沒有看太后,可是也感受到了她的那一道視線,心裡微微的一沉覺得,今天的事情可能不會有自己想象的那樣的順利了。

「是的母后,母后也知道這件事情了嗎?原本是不想用這些小事打擾了母后的。」

聽了太皇太后的話之後,可汗的心裡微微的心驚,怎麼今天來的人,都是為了容初璟他們夫妻的事情來的,而且就連不問朝政的太后都給請出來了。

「那皇兒是已經決定好了嗎?」

太后能夠坐上太后的位置,同時,將自己的兒子給扶持著坐上了皇位,手段是計謀自然是不缺的,就算是她已經不問朝政了,可是她也並不糊塗。

「母后,那兩個人兒臣已經查清楚了,確實是大禹王朝的人,而且他們都我們的楚台國來,肯定是居心叵測的,這樣的人是絕對不能留的,最好是殺一儆百。」

可汗將自己的決定和太后說了,而一旁的南宮紫夜聽了這個話之後,有些慶幸還好自己剛剛就將那些話和可汗說了。

而太后聽了可汗的話之後,沉吟了一會兒,才搖了搖頭看著可汗。

「皇兒,依哀家看,這居心叵測的人,恐怕是另有其人吧,你可不要被人給迷惑了。」

說著的時候,太后的目光再次的掃過了一旁的南宮紫夜,目光裡面的不喜已經是很明顯的了。

而可汗在聽了太后的話之後,心裡是一片的疑惑和不解,自然就沒有注意到她的眼神了。

「母后,你這個話是什麼意思?你說我的身邊還有心懷不軌的人嗎,是誰?」

可汗知道,太后是絕對的不可能會害自己的,所以她的話自然就讓他引起了很大的重視了。

尤其是,想到自己的身邊,居然還有居心叵測的人,可汗的心裡就更加的憤怒了,想著將人給找出來了之後,定然是不會輕饒了他的。

「這個啊,你還是問一問武霖王吧,武霖王,把你和哀家說的事情再和可汗說一遍吧。」 太后沒有直接的將自己已經知道了的事情告訴可汗,因為她很清楚,有時候自己看到了確鑿的證據,才能更加的讓他相信,別人說的總是會讓他覺得不真實的。

聽了太后的話之後,可汗就將視線放在了百里東鞅的身上了,這個說起來還是他的外甥呢,他也一向都是很疼他的,就是不知道這次是什麼樣的事情。

百里東鞅居然去請動了太后出面,都沒有直接的告訴自己,這讓可汗的心裡就有些不舒服了。

穿越之寵妃難當 「武霖王,你有什麼事情是要和孤說的,還是說你有什麼東西要給孤看的?」

百里東鞅聽了可汗的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想著反正事情都已經到了這一步了,不是他們死就是南宮紫夜死了,於是心裡的決定就更加的堅定了起來了。

「回可汗的話,臣確實是有事情要和可汗說,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些東西,是想要讓可汗先過目的。」

說著,百里東鞅就將一一交給他的證據給拿了出來了,讓一旁的宮人將這些證據呈給了可汗。

再看到百里東鞅拿出來的那些證據的時候,南宮紫夜的心裡就咯噔了一下,知道這次他是栽了,沒有想到這樣重要的證據居然到了他的手裡去了。

故人以南,小城以北 南宮紫夜想著他的人,日夜不停的盯著百里東鞅的宅子,卻沒有想到還是讓那個賤人,將證據交給了他去了。

不過,現在還不到絕望的時候,事情還是有轉機的,南宮紫夜在努力的想著,等會兒應該怎麼樣的將自己給洗清。

「這是什麼東西?」

可汗看著百里東鞅呈上來的東西,眼裡也有些疑惑,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東西,會讓他這樣的鄭重其事的,於是接過來了之後慢慢的翻看了起來了。

這個時候遠在百里東鞅王爺府裡面的一一,正在焦急的來回的走著,也不知道現在百里東鞅,都沒有將證據交到可汗的手中,他們義父義母有沒有事情。

這樣的焦急之中,一一就想到了之前的時候,自己被韓楉樰他們給送出來,就想要去找百里東鞅的事情來了。

當時,一一確實是想要馬上的去找百里東鞅的,可是她也牢牢的急著韓楉樰他們囑咐過她的話,讓她不要魯莽行事。

要不然的話,很有可能的就會被有心的人給發現和利用了,到時候別說是救韓楉樰他們了,恐怕就連自己都要一起給搭上。

果然,再百里東鞅的王府周圍觀察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後,一一就發現了那周圍,確實是有不少的人在監視著他的宅子。

「看來,我得想個不讓人懷疑的辦法去見百里東鞅才行。」

一一低聲的呢喃了一句,然後就開始想著,有什麼樣的辦法能夠不著痕迹的進去,還不讓人發現的,又或者能夠見到百里東鞅的。

可是,一天的時間都已經過去了,一一依然是沒有想到任何的辦法,不由得就更加的著急起來了。

也幸好一一還是很幸運的,這天,她正在百里東鞅的宅子外面徘徊的時候,就看到了他出門了。

這樣好的機會,一一怎麼能夠放過呢,沒有任何的猶豫,她就向著百里東鞅衝過去了。

一一的速度是很快的,再所有的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就已經衝到了百里東鞅的面前來了。

不著痕迹的,將一樣東西塞到了百里東鞅的手裡之後,一一就華麗麗的暈倒了,當然了,這個暈倒也是她故意的。

「將人給我帶進來。」

百里東鞅握了握手裡的東西,然後冷聲的吩咐著跟著自己的人,讓他們將一一給帶到了王府裡面去了。

百里東鞅是認識一一的,知道她是韓楉樰他們的養女,而且她塞到自己手裡的,是自己的妹妹百里燕嫦的信物。

所以百里東鞅就更加的不能馬虎了,而且一一用這樣的方式顯然是不想讓其他的人知道的,那他自然也是要配合她的。

百里東鞅也是知道,這段時間他的宅子是被人給盯著的,他也知道是什麼人,只不過沒有去處理他們罷了。

而一一做的事情,也可以讓他們以為,是一個想要攀權富貴,想要讓他英雄救美罷了,百里東鞅自然是要配合的了。

「說吧,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

百里東鞅這段時間為了不讓人起疑,或者是跟蹤了自己,都還沒有去看過韓楉樰他們,現在都還不知道他們已經出事了的消息。

這會兒將一一給帶到了自己的書房裡面,讓其他的人都下去了之後,就直接的開口問她了。

而這個時候,一一也睜開了眼睛,四處的看了看,沒有發現任何的可疑的人,這才一下子對著百里東鞅跪了下來了。

「王爺,求求你,救救我義父和義母吧。」

一一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她是真的很擔心韓楉樰他們的,也明白了,這個時候,只有百里東鞅,有能力將他們給救出來,就將希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了。

「你先起來,好好的說一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義父和義母怎麼了?」

被一一這樣的舉動一震驚,百里東鞅也覺得事情可能不簡單了,不過還是將她先給扶了起來,然後問了一下出了什麼事情了。

一一見此,就將韓楉樰和容初璟已經被抓了的消息,都詳細的和百里東鞅說了一遍,當然了就是百里燕嫦委託給他們的事情,都沒有任何的隱瞞。

畢竟一一是想指望著百里東鞅去將韓楉樰他們給救出來的,所以這會兒要是隱瞞了的話,說不定就會讓他們失去一些有利的條件。

「你是說,我妹妹發現了南宮紫夜私造銅幣想要造反的事情,還拿到了證據然後被他給追殺,是你義父和義母救了她,最後她還將證據交給了你義父義母,讓他們帶給可汗?」

突然聽到這樣大的信息量的事情,百里東鞅一時間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畢竟這可是一件大事啊。

一開始的時候,百里東鞅只知道是韓楉樰他們救了百里燕嫦的命,可是,卻不知道是為什麼,這會兒聽了一一的話之後,他才算是明白了。

「嗯,就是這樣的,現在證據還在我的身上呢。」

見百里東鞅已經明白了自己的話,一一重重的點了點頭,只要他相信自己就好了,她想就算是為了自己的妹妹還有自己的國家,他也會將證據交給可汗,將韓楉樰他們給救出來的吧。

「證據在哪裡?」

百里東鞅看著一一詢問著她,畢竟這樣大的事情,沒有見到證據他是不能相信的,不過他想就算是沒有證據他應該也是要救韓楉樰他們的。

不管怎麼樣,他們也是自己妹妹的救命恩人,百里東鞅不可能見死不救的,不過要怎麼救就是另外的一回事情了。

「在這裡。」

自從韓楉樰將證據交給了一一之後,她從來都是不離開自己的身上的,因為她很清楚這證據對他們來說是有多重要的。

這會兒既然是百里東鞅要,一一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就將證據給拿出來交給了他看了。

再看過了一一交給自己的證據之後,百里東鞅的神情也變了,他很清楚這些證據代表著什麼。

「一一,你在這府里等著,我現在馬上就進宮去,會將你的義父義母給救出來的。」

現在不只是一一著急了,就連百里東鞅都變得著急了起來,甚至是比她還要著急的,畢竟,自己的手上拿著這樣重要的東西。

一一原本就是想要讓百里東鞅去就韓楉樰他們的,這會兒聽了他的話,自然是高興的於是就在王府裡面等著他將自己的義父義母給救出來了。

就在一一焦急的等待著的時候,可汗也已經將百里東鞅呈上去的證據給看完了,臉色已經是變得鐵青的,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了。

「南宮紫夜,你給孤好好的解釋一下,這些都是什麼東西?」

可汗說著的時候,一把就將自己手中的東西,狠狠的扔在了南宮紫夜的身上,一腳就向著他踢過去了。

南宮紫夜沒有躲開生生的受了可汗的這一腳,只覺得自己的胸腔裡面疼得像是斷了骨頭一樣的。

不過南宮紫夜很清楚這個時候,可汗正在氣頭上,他不能有任何的違逆的行為,要不然的話,下場會更加的慘的。

想到了這些之後,南宮紫夜就跪了下來,裝作不知道可汗扔給自己的是什麼東西,將那些東西看了一遍。

「可汗,這些都不是真的,臣對可汗絕對是衷心耿耿的,這肯定是有人想要陷害臣的。」

不管怎麼樣,這個時候南宮紫夜是絕對的不會承認,這些證據上面的事情,就是自己做的,要不然,他就真的是一點的活路都沒有了。

「可汗,這些證據,確實是真的,是臣的妹妹,無意之間得到的,結果,卻被南宮紫夜給追殺,後來,才委託了韓璟夫妻幫忙送到上京來,沒有想到這個南宮紫夜那樣的喪心病狂,居然追殺不成,就想要陷害他們。」

這個時候,百里東鞅見南宮紫夜還要狡辯,自然是不想再給他那樣的機會的,所以就將他追殺百里燕嫦還有韓楉樰他們,甚至是陷害他們的事情都一股腦的給說了出來了。

「來人啊,去將韓璟夫妻帶上來。」

這會兒,可汗也不想聽他們的辯解,馬上的去將韓楉樰他們兩個人給帶上來了。

再見過了韓楉樰他們之後,又有了萬民請命書在前,可汗也真的相信了,他們夫妻兩個人是無辜的。

「皇兒,既然他們是無辜的,就將他們給放了吧,也免得別人說我們皇家無情,至於其他的事情,再仔細的調查好了。」

太后覺得,還是先將韓楉樰他們給放了之後,再說其他的事情比較得好。

聽了太后的話之後,可汗也覺得有道理,就還了韓楉樰他們的清白,然後將他們給放了。 不過可汗雖然將韓楉樰他們給放了,也還了他們的清白,卻沒有讓他們離開皇宮裡面,因為他們還要留下來一起配合著調查,南宮紫夜私造銅幣的事情。

「你們就是韓璟和容雪?」

因為來的是楚台國,所以韓楉樰和容初璟都是用了假名的,這會兒,可汗問的就是他們的假名了。

「草民正是。」

容初璟點了點頭,恭敬的回答著可汗的話,畢竟現在他們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時候。

「你們可見過你們前面的東西?」

說著,可汗就讓人將之前的時候扔給南宮紫夜的證據,交到了容初璟他們的手上,讓他們仔細的看看。

「見過,這個是之前的時候,我們救下來的一個帶髮修行,自稱是楚台國的郡主的師太交給我們,拜託我們帶到京城來的。」

容初璟不卑不亢的說著,就算是面對著可汗,除了應該有的敬重之外,也沒有任何的讓人覺得低人一等的感覺。

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可汗在看向南宮紫夜的時候,眼裡的憤怒就更加的明顯了,這可是他最信賴的臣子啊。

沒有想到私底下,自己信賴的臣子居然在想著,怎麼樣的謀取自己的江山,這怎麼能夠不讓可汗覺得憤怒呢。

「南宮紫夜這下你還有什麼好說的,你說說,這上面的事情,都是不是真的?」

儘管可汗已經有了七八分的相信了,可是還是想要在問一問南宮紫夜的,畢竟他們的情分是不一般的,也不想就這樣的就給他定罪了。

家有小妻:權少老公太無情 「可汗臣這麼多年來,毒楚台國一向都是問心無愧的,你可不要被奸人給迷惑了啊。」

南宮紫夜自然是不會承認的了,他籌謀了這麼久的事情,眼看著就要成功了,誰能想到,再緊要的關頭,居然冒出來了韓璟夫妻,還有百里兄妹,壞了自己的好事。

「百里東鞅你為什麼要這樣的陷害我,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啊?」

南宮紫夜一臉憤怒和憎恨的看著百里東鞅,想要將這一切的事情,都推到了他的身上去。

可是,百里東鞅這個時候才不會理會南宮紫夜的叫囂,再他看來,他這些行為,都是一些無謂的掙扎罷了。

「可汗這些證據就在這裡,臣敢對天發誓沒有一點時候臣捏造的,不然的話,就讓臣不得好死。」

百里東鞅堅定的說著,可汗就算是有隻有六分的相信,這會兒也變成了八分了,更何況這些證據一看就是真的。

「皇兒啊,雖然說這個南宮紫夜以前的時候,對我們楚台國確實是有些功勞,可是他犯下了這樣的大事,確實是不可饒恕的啊,你可不要一時心軟將來後悔啊。」

聽了這樣多的人,說了這麼多的人,更何況在一開始的時候,太后就已經看過了百里東鞅手中的證據了,這會兒自然是不會就這樣的放過了南宮紫夜的。

聽了太后的話之後,可汗就算是心裡還有些猶豫的,這會兒也堅定了下來了,確實一個南宮紫夜,可是比不上自己的江山來的重要的,寧可錯殺,也不能放過的。

「來人啊,將南宮紫夜給孤打入天牢,好好的看押起來。」

可汗下了命令,暫時的先將南宮紫夜給看押起來了,畢竟,這件事情事關重大的,不能就這樣草率的就決定了。

還有很多的事情都沒有查清楚,南宮紫夜的身後牽扯到了哪些事情,可汗這會兒都想要一一的查個清楚,看看到底都還有什麼人,背著自己做出這樣的大逆不道的事情來的。

「可汗,臣是冤枉的啊,臣是冤枉的啊!」

就在南宮紫夜被帶走的時候,還在口口聲聲的喊著自己是冤枉的,因為他很清楚,要是這次自己的罪名給定下來的話,可就再也沒有翻身的可能了。

「好了,既然事情都已經解決的差不多了,那哀家就先回去了,剩下的事情,皇兒你自己處理就好了。」

見可汗已經將南宮紫夜給關起來了,太后覺得也沒有自己什麼事情了,自然那是要回去了的。

見此可汗也沒有多留,對著太後行了禮,就恭送著她離開了御書房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