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說出來之後,秦靜欣反倒感覺輕鬆很多。管不了那麼多了,做回自己!


唐宋保持著微笑:「我今天過來,也只是想跟你說。你姐還活著,不過你別打算找她,她已經什麼都不記得,也有了自己的生活。」

秦靜欣豁然站起,不敢置信的張大嘴巴:「你,你是說我姐還活著?!」

「我說了,你別去打擾她。」唐宋微眯著眼,「她現在有自己的生活,也不記得自己的過去。你如果再讓她想起以前,反而是痛苦。就當這個世界沒了這個人吧,而你,做回原來的自己。」

這下秦靜欣徹底呆了,淚水漸漸跳上眼眶,身子微微顫抖。姐姐竟然還活著,這怎麼可能,那麼兇猛的河流……

沒有理會秦靜欣的哭泣,唐宋將目光落到校長身上:「校長,事情我跟你說清楚了,是開除是留下,你說了算。」

說著唐宋站起來,輕輕拍著秦靜欣的肩膀,「別問,忘掉過去,做最好的自己。你問,我也不會告訴你。」

「我……」秦靜欣淚眼模糊的抬起頭,哽咽著,「我姐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沒理由騙你。下一步該做什麼,自己掂量,我只是不希望你一直做個替身。」唐宋微微聳肩,沖著校長一笑,「那我先走了。不好意思,多有打擾。」

說罷,轉身走向門口,拉開房門出去。

校長還是有點懵,獃獃的看著重新關上的房門,又看了看蹲在地上失聲痛哭的秦靜欣,腦子始終轉不過彎來。

這玩笑開大了吧,冒名頂替?!

這尼瑪還能愉快的當校長嗎,把問題拋給他,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留下吧,她成績確實很差,而且她這是違法;不留吧,難道眼睜睜送她去坐牢?

一時間,校長哭了。這問題比剛才趙玉成的問題還要大,他扛不住……

唐宋可不管他們後續怎樣,反正他的目的已經達到。告訴秦靜欣真相,然後讓她有選擇做回自己的餘地。至於怎麼選,他不管。

其實秦靜欣的習武天賦並不差,只是心思在給姐姐報仇上,用來習武的時間少了而已。而且,她能一個人策劃殺死一個人渣,腦子相當不錯。

剛走到辦公樓下,唐宋心神一動。沒有回頭,勾著嘴角繼續往校門方向走。後邊有人跟著,雖然對方假裝很隨意的樣子。

一個帶著鴨舌帽的男子,低著頭跟了一路。實力還不錯,三品,不過戰鬥經驗應該很豐富,是個殺手,懷裡還藏有一把槍…… 唐宋不急不慢的朝著校門口走,後邊那個殺手一直保持著距離,假裝低頭玩手機,並沒有動手的意思。

眼看著就要到校門口,唐宋忽然停下腳步回頭。那殺手明顯頓了一下,還是低頭看著手機繼續往前走。

見他走來,唐宋勾著皎潔,反而迎面走過去。不出所料,殺手立即把另一隻手伸進衣服里,假裝撓癢的樣子。雖然低著頭,可眼睛餘光一直盯著唐宋。

走到他跟前,唐宋又停了下來,微笑的說道:「你好,麻煩問一下,食堂在哪裡?」

那殺手雙眸閃過一絲寒光,可到底還是沒把槍掏出,只是掏出手指著後邊道:「在那邊。」

「哦,謝謝。」唐宋感激了一聲,從對方身旁擦過。

殺手假裝隨意的繼續往前走,依舊低頭看著手機。可是沒走幾步,忽然意識到不對勁,臉色大變的停下來,雙手不自主摸著自己的衣服。

我真的只是村長 槍居然不見了!

驚駭的回頭,卻發現唐宋繼續朝著食堂方向走,只是唐宋的手裡多了一把槍,正慢悠悠的旋轉著。

這讓殺手頓時發涼,要知道槍可是藏在他懷裡,怎麼就被掏了?!

唐宋沒有回頭看,把槍收起來,大搖大擺的朝著食堂方向走。這殺手人品還算好,知道不在學校里動手,所以他也沒打算趕盡殺絕。

殺一個人對他來說太容易,沒什麼意思……

故意在學校內轉悠很長一段時間,約莫半個小時后,唐宋才再次走出校門。

沒有走大道,刻意的往人少的街道走。不多會,走到一條略顯偏僻的小巷子,唐宋忽然停下腳步。

回頭看著後方,並沒有人,唐宋輕聲道:「我說哥們,我給你機會,你可別太過分,這樣不太好。」

躲在拐角的殺手走出來,神色極為複雜:「你,你把槍還我。」

這話說得唐宋差點沒笑出聲,歪著頭打量著對方。三十歲左右,鴨舌帽下的一張臉顯得有些驚慌。「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槍我拿了,你覺得還能拿回去?」

「我……」殺手哭了,頭皮發麻的咬著牙,「我沒打算要殺你,你,你把槍還我。要不然,我,我只能殺了你。」

唐宋哭笑不得:「那你覺得,你能殺我不?」

殺手一僵,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又不是傻子,怎麼會不知道對方既然能無聲無息拿走自己的槍,自己就肯定殺不死對方。何況,現在槍在人家手上呢。

見他不吭聲,唐宋微微聳肩:「要槍也行,誰讓你殺我的?」

殺手一抽,黑著臉:「你讓我很為難……」

不等他說完,唐宋轉身就走,只是手裡又多了一把槍。大搖大擺的,那把槍在陽光下特別刺眼。

殺手急了,趕緊追上去:「趙玉成,你把槍還我。」

唐宋停下腳步,回頭笑眯眯的盯著對方:「哥們,你實力不錯,沒必要幹這種事。收手吧,這一行會死人的。缺錢,想其他辦法賺就是。算了,我送你點。」

說話間,唐宋把槍丟過去,順帶著還有一張銀行卡。

殺手接過槍和銀行卡,一愣一愣的。唐宋微笑道:「裡邊還有點錢,沒有密碼。你看著要,如果剩有,找到卡的主人還回去就行。好自為之吧,別讓自己走向黑暗的深淵。」

清宮慈安傳 殺手更加獃滯,腦子發懵的看著唐宋轉身離去,完全沒反應過來。

這人,不但把槍還給自己,還給自己錢,這是什麼套路?

眼見著唐宋已經要走到路口,殺手反應過來,拿著槍對準前方。可是,他終究沒敢扣動扳機。等唐宋消失,緊咬著牙把槍收起來,轉身就跑。

其實唐宋知道,這人的身份特殊,對方的槍是公槍。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做這種事,可從對方那慌張的樣子也看得出來,為錢所逼。

如果是以前,唐宋不會留情。但現在么,殺人真的很沒意思……

五分鐘后,某醫院病房內。

房門緊鎖,窗帘拉上,趙玉成躺在病床上,旁邊掛著點滴,他的右腿懸挂起來。

死死盯著手機,卻始終沒等到想要的回應,讓趙玉成有些心煩。 云云不知易 到底成功了沒有,難不成沒殺死那小子?

打開通訊界面想要撥打,可終究還是放棄,心底極為糾結。

鬱悶的手機丟在旁邊,趙玉成閉上眼深呼吸,低聲呢喃著:「真他娘憋悶,老子好歹是副校長,竟然還讓我停職!媽的,那小子到底什麼來路,怎麼會這麼強?」

「因為我無敵。」耳畔忽然傳來溫和的聲音,趙玉成嚇了一大跳,差點沒從病床上滾下來。

睜開眼看到那熟悉的臉龐,嚇得他臉都綠了,心臟直接驟停。

唐宋笑眯眯的坐在病床旁,豎著手指:「噓,別喊,打擾到別人。」

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又看了一眼緊鎖的房門,趙玉成當真是懵逼。吞咽著口水,顫聲道:「你,你怎麼進來的?」

唐宋微微聳肩:「飛進來的。我說垃圾……哦不,這樣稱呼不太好。我說樂色,你這樣做非常不好。」

咕嚕!

趙玉成頭皮發麻的吞咽著口水,強行將靈魂壓回去:「你,我做什麼了,我什麼都沒做……」

唐宋翻著白眼鄙視:「你找的殺手,動作很快。我剛上辦公室下來,他就跟著我了。不過,他沒殺我,我還給了他錢。我說樂色,你這麼有錢,那就多投到教育事業行么?要知道,聯邦國內還有很多孩子需要讀書,他們會感激你的。」

「你,你……」趙玉成臉色發青,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讓他怎麼說,敵人無聲無息出現在身旁,還打不過,他能怎麼辦?

唐宋靠著椅子,嘆道:「說真的,殺你對我來說非常容易。我打個響指,你直接灰飛煙滅。只是,那樣一點樂趣都沒有。所以,我打算找你聊聊人生。」

緊咬著牙,趙玉成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沉聲道:「你,你到底想怎樣?我警告你,我是趙家的人,你要敢動我,不管你什麼來路,都得死……」

這話說得唐宋反倒喜上眉梢:「真的?那要不這樣,你帶我回趙家,讓他們當面把我整死。對,就這麼定了!」 軟劍劍尖上飛射而出的紫色光柱擊中了司徒海的胸口,不過司徒海身上穿着的個黑色袍子瞬間吸收了掉了一大部分的威力,司徒海站在原地就像什麼事都沒有一樣。

秦筱筱沒有放棄,依舊揮劍刺了過去,司徒海冷哼一聲,指着我的手往秦筱筱那個方向一甩,我便被拋了出去,和秦筱筱撞在了一起。司徒海趁這個機會想要把另一隻手掌上的那團黑氣向我打來,不過忽然他胸口亮起一陣紅光,然後咻的幾聲,幾道紅色如繩索一樣的東西把他給纏住了。

突如其來的情況讓司徒海有些措手不及,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那紅色繩索已經纏住了他,死死的把他給綁在了原地。他手掌之中的那團黑氣也在這個時候消散了,他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我從地上爬了起來,看到眼前的這一幕,有些疑惑,問道。

秦筱筱嘴角露出微笑,說道:“成功了,我剛剛在用劍攻擊他的時候,在紫色劍氣飛去出的同時,使出了束縛之術,而且把束縛之術藏匿在了紫色劍氣之中。司徒海就是太盲目自信了,相信自己身上的黑色法袍一定能抵擋住我的紫色劍氣,所以纔沒認真留意我紫色劍氣裏藏着的束縛之法。”

黑色法袍雖然能吸收攻擊,但是卻無法吸收束縛之法,所以在吸收完紫色劍氣之後,隱藏在其中的束縛之法立馬就發動了。術法發動的時間太快,就算是司徒海也反應不過來,就算是真的被他反應過來了,他也無法避開。

“我原本只是抱着試一試的態度,沒想到你還真的中招了。”秦筱筱似乎也沒想到會成功,眼中露出了喜色。

在這麼緊張的戰鬥中,秦筱筱竟然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想出這一招,真的是太厲害了,這就是戰鬥經驗豐富帶來的好處,不是我能比擬得了的。

司徒海微微皺着眉頭,低頭看了一眼束縛住自己的紅色繩索。“是我大意了,竟然會中這種小把戲,不過你們以爲束縛住我就沒事了嗎?你們自己看看那邊吧。”司徒海冷冷一笑,示意我和秦筱筱往不遠處看去。

等我倆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只見陳柏此時已經被白蘭手中的劍傷了不少地方,而白蘭全身上下去一點傷也沒有,很顯然陳柏一次也沒對她發動攻擊。

他一臉憂傷難過,盯着不斷揮劍攻擊自己的白蘭,只顧着閃躲,根本沒打算還手。

“不好,這樣下去師父早晚會被白蘭殺死的。”我着急的說道,看來這個狀況正是司徒海想要看到的結果,從一開始他就死死的抓住了陳柏的命脈。

秦筱筱露出怒意,對陳柏的表現十分的不滿意,縱身一躍趕了過去。“陳柏,白蘭已經死了,在你眼前的這個只是個傀儡,你趕緊清醒過來。”

說完,她對着白蘭猛的一揮,一道月牙形的劍氣劈了過去,白蘭慌忙閃身避開了,月牙形的劍氣落到地面上,在地面上劈開了一個大裂縫。

想不到白蘭雖然只是被控制的傀儡,但身手卻十分的敏捷,一點也不像是被人操控的,要不是她始終一臉麻木,沒有絲毫的表情,我真的以爲她是一個真正的活人。

“秦筱筱,你住手!”陳柏突然怒了,對着秦筱筱大吼道。“你瘋了,要是傷到了肉身中白蘭的魂魄怎麼辦?”他衝上去,攔住了秦筱筱,那眼神就像是把秦筱筱當做敵人一樣。

“你……”秦筱筱氣得不行,甩手說不管了。“行,如果你心甘情願中司徒海的奸計,死在這個傀儡的手上,我成全你。”她說完瞪了陳柏一眼,然後提着軟劍走了回來。

司徒海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着這一切,臉上始終帶着似有似無的笑。“想不到陳柏你也是個情種,真是不枉費我當年費勁去把這個女人的魂魄給帶回來。”

“司徒海,我要取你狗命。”陳柏大怒,眼中充滿了殺意,飛身想要向司徒海衝過去,但卻被白蘭給攔住了,一劍差點沒劈到陳柏的胸口上。

陳柏慌忙退了回去,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白蘭……”

“放棄吧,我知道你的打算,但這不可能。她的魂魄被封印了,不可能會想起你的。”秦筱筱嘆了口氣,無奈的對陳柏說道。

原來陳柏從一開始就想着要喚醒白蘭的魂魄,可惜就像秦筱筱說的那樣,這似乎不太可能,除非司徒海自己解除了控制和封印,讓白蘭的魂魄恢復意識。

“她說的沒錯,這是不可能的,但我知道你不會放棄,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司徒海也開口說了一句,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他說完,白蘭又繼續向陳柏發動攻擊,陳柏依舊只是閃避,他看着攻擊自己的白蘭的眼神,真的讓人心碎,那是何等憂傷的眼神,心裏正的很不是滋味。

陳柏在這上百年的時間裏苦苦找尋白蘭的轉世,卻一點音訊也沒有,現在才得知白蘭的魂魄被封印了,他此刻的心情和做法我也能理解。而且造成這一切的司徒海纔是最可惡的,爲了達到目的,無所不用其極。

“只要你死了,封印白蘭魂魄的封印也就沒了吧。”我大喊一聲,然後一掌拍在了獸璽上,獸璽頓時旋轉着轟向了被束縛住的司徒海。秦筱筱也跟着一起,揮劍對着司徒海劈了下去。

獸璽和劍氣同時飛向司徒海,他眼中卻沒有一絲懼意,反而是帶着一絲笑意。

砰的一聲,他化作一陣青煙消散了,劍氣和獸璽的攻擊落了個空。又是砰的一聲,司徒海重新從現在了不遠處的一塊巨石上。

“這種程度的束縛之術,還困不住我。時間也差不多了,鉉衣!”司徒海站在巨石上緩緩說道,然後喊了一聲鉉衣。

鉉衣此時正在被楊立安他們圍攻,眼看就要徹底的敗下陣來了,在聽到司徒海的聲音後,眼中頓時露出一道兇光,怒吼了一聲。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力量,把楊立安他們都給震開了。

震開了楊立安他們,他立馬飛身趕到了深坑的上方,只見他撕開了身上的衣物,露出了滿身的符文,然後嘴裏開始念起咒語。

從超神學院開始無敵萬界 “不好,他這是要自爆!”不知道是誰,驚愕的喊了一句,我們所有人頓時都愣住了。 「你嚇唬誰呢?」趙玉成咬著牙冷笑,「我告訴你,我們趙家在聯邦國內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你要敢動我,不會有好下場!」

唐宋笑眯眯的湊過去:「我發現你真的很樂色。哎,算了,浪費我的時間。」

說話間,唐宋站起來,嚇得趙玉成頓時緊張起來:「你,你想幹什麼?我警告你,我要死在這,你……」

嗡!

話剛到一半,硬生生卡死在喉嚨,兩眼瞪大的看著眼前一幕。

他的周身竟然被一股濃厚的力量籠罩,就好像被鎖死在一個圓球內。

唐宋面色淡然的俯視著他,輕聲道:「本來想給你機會,可惜你不珍惜。放心,我不會殺你,不過你確實不適合再禍害聯邦國了。所以,我要剝脫你的力量,還有你的生機。之後,你將會迅速衰老,等熬過幾年,也就可以上路了。」

沒等趙玉成來得及抗拒,一道道力量迅速滲透進入他的體內。趙玉成一顫,無比絕望的掙扎,只可惜根本沒有任何作用,也叫不出來。

唐宋沒有絲毫同情,對方可以說確實心狠手辣,這種人用天罰處理最合適不過。

很快趙玉成就不動了,身體也開始衰老。唐宋將力量收回,看著瞬間變成七十歲模樣的人,輕聲呢喃:「何必呢,非要這樣,哎……」

力量撤銷,人也消失不見了。趙玉成還能醒過來,只是醒來之後,他只記得自己已經老了,其他的都不記得……

李家別墅內,唐宋還是跟昨晚一樣出現在二樓陽台。

這次李遠通沒在裡邊看電視,而是在院子里跟幾個年輕人閑聊。男男女女,李遠航也在,應該就是李家有能力繼承的人了。

其實唐宋在想,給李家這麼多恩惠是否合適。畢竟在這個世界,李家的實力本來就已經很強,讓他們提升這麼多,會不會造成崩塌。

只是最後,唐宋放棄了這種思想。等天道入侵結束,建立完善的飛升體系,只要是修鍊之人都要參與其中,就不會有任何崩塌可言了。

甩開思緒,唐宋輕聲喊著:「都到齊了嗎?」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下邊一幫人嚇了一跳。抬起頭看到樓上多了個人,好多人都是吃驚,李遠通跟李遠航則是慌忙站起來,拱手道:「都到期了……」

沒等把話說完,唐宋右手輕輕一揮,幾道光芒飛散下去,精準的落到他們的身上。

幾人又是一陣吃驚,之前就聽說這個唐先生很可怕,沒想到竟然跟神仙一樣。

看著他們體內的力量變化,唐宋感慨萬千。總覺得,自己是無所不能的神,可實際上他也要受到牽制,也會被人追殺……

嗡!

心神忽然一動,唐宋皺著眉頭凝望天空,面色瞬間變得陰沉。想什麼來什麼,真特么憋屈!

「我走了。」

話音未落,人已經出現在無盡虛空之中。上方不停傳來悶響,明顯是有人在攻擊。

媽的,這丫到底還要不要臉了,這麼以為自己打不過他還是怎樣?

唐宋心頭頗為惱火,可他卻知道,現在自己還真打不過對方實。只是,這丫也太記仇了,小肚雞腸。雖說有仇,也不至於三天兩頭騷擾,要不要臉了?

轟!轟!

沒等細想,上方又傳來悶響,天空隨時都可能要裂開。唐宋並沒有衝上去,漂浮在虛空中凝望著。

那個人肯定是有什麼目的,上次是天道入侵,這次肯定也是不懷好意。

難道,又要往自己的世界內扔什麼寶貝,破壞力量體系?

腦海閃過亮光,唐宋右手出現眾神法寶,將心神迅速沉入。還真是,這丫竟然偷偷的將好多力量滲透進入到他掌管的世界內。好多世界出現了流星,然後出現天材地寶。

我尼瑪,這是人乾的事嗎?

唐宋那個氣啊,緊咬著牙催動眾神法寶,將飛落的天材地寶硬生生給回收。

似乎是感應到唐宋的抵抗,虛空中的悶響越來越頻繁。唐宋著實惱火,一咬牙,猛地睜開眼盯著上空,破口大罵:「你大爺,是你逼我的!」

「哈,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得到什麼時候?只要你的力量體系崩塌,我就不信天道不會對你做出懲罰,哈哈……」上方傳來渾厚的笑聲。

唐宋一臉陰沉,眾神法寶高高舉起,創世之力順勢洶湧進去。

嗡!

眾神法寶迸發出一道光芒激射到上空,虛空中的悶響消失了,那畜生的笑聲又傳來了:「哈,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嘿嘿,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守在這。嘎嘎,小子,你必須得死,法寶也必須是我的。」

唐宋端是惱火,這丫真的太欠揍了,利用天道漏洞,不停的騷擾。再這樣下去,遲早要崩潰。

關鍵是,他有火沒地方發。對方打一槍就跑,他就算有眾神法寶也無奈。這丫臉都不要,根本沒有任何高手的氣質,都懷疑是個小屁孩。

鬱悶的將眾神法寶收回,心神再次擴散進入,確保入侵的力量全部回收。要不然,很多世界都會出現體系崩塌,天道自動懲罰,他忙不過來。

剛處理完,又開始感應到有能量入侵。唐宋那個氣啊,頭蓋骨都要炸。

這丫也太賤了,簡直要把人氣死!

正要抵抗,唐宋的心神忽然又顫動了一下,左手出現那枚亮晶晶的戒指。

就在剛剛,這戒指發出一股意念,然後就自主的從他的天堂內出來了。

還沒等唐宋來得及多想,嗡,戒指忽然迸發出耀眼的光芒。是上邊的鑽石,剛好九十九束光。

光芒迸發出來之後,迅速往上揚起,形成一個龐大的圓球,朝著無盡虛空轟過去。

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