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話音未落,只見陳逸已經輕而易舉的把那張網收了起來,像是垃圾一般扔在腳下。


他雙手抱胸,揚了揚下巴:“東子西,你這大話說的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什麼!這不可能!”東子西像是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不甘心的揉了揉眼睛。

可是他那張天衣無縫的網,就被陳逸踩在腳下。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陳逸淡然的拍了拍手,道:“既然你已經出手了,那麼禮尚往來,現在,該我了!”

說完,只見他運氣與掌心,隨着一掌揮出,莊稼地隨着風力擺個不停。

東子西暗叫一聲不好,向左後跳了一步,堪堪避開。

他心有餘悸的看向自己方纔站過的地方,那裏的莊稼在瞬息之間被夷爲平地,只剩下一個大坑。

東子西汗顏,看似不經意的一掌,竟然還有這麼大的威力。

他剛纔要是沒有避開的話,恐怕現在已經是在坑底變成一灘肉泥了。

“陳逸,今日算你走運,我不跟你一般計較,咱們改日再會!”

東子西自知若是真的動起手來,他是一定會吃虧的,索性撂下一句狠話之後,跑了。

“還真夠果斷。”

陳逸搖頭失笑,不過就是一個道士,跑就跑了,他也沒有要追的打算。

隨手設置了一道屏障,這樣再有人對這片土地做什麼的話,陳逸就可以及時知道情況。

在做好這一切之後,陳逸這才安心回家。

然而讓陳逸沒有想到的是。 等到他回到了自己家,陳春蘭卻依舊在客廳裏等着自己回來。

“回來了?小逸你先去轉,我現在去幫你熱一下飯菜。”

終於等到自家弟弟回來,陳春蘭安心的笑了出來,張羅着給陳逸準備飯菜。

陳逸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自家姐姐給推着進了浴室洗澡。

等他洗完澡了之後,飯廳裏已經有一桌香噴噴的飯菜正在等着他了。

“姐,你先等等。”陳逸好不容易吃完自家姐姐給他碗裏頭塞進去的,堆成小山一樣高的飯菜。


這一看,陳春蘭居然又要給他添上,他不得不苦笑着,出聲制止自家姐姐的行爲。

“怎麼了?”陳春蘭向來照顧弟弟,這一聽到陳逸開口,她立刻就停下了動作,靜靜的看着陳逸。

“不是,姐,我首先得跟你說清楚哈,我沒有嫌棄你的意思,一丟丟都沒有,我巴不得你住我這裏一輩子。”

陳逸在說之前,特地很自家姐姐打了個預防針,免得等會兒惹惱了自家姐姐。

“我就是有點奇怪,你怎麼不跟劉一濤,咳咳,姐夫他住一起啊?他就那麼……呃,不介意你回來住嗎?”

陳逸的話拐了一個彎兒,是考慮到陳春蘭可能會生氣。

但是,他是真的很好奇,明明劉一濤很自家姐姐新婚燕爾,正應該是如膠似漆形影不離的時候。

這劉一濤,怎麼就能夠那麼大方的,就同意了自家姐姐不在家裏住的事情呢?

“哦,你說這個呀。”陳春蘭沒有聽出來自家弟弟話裏的隱晦意思,只當是弟弟怕她和丈夫感情不好。

“沒事的,我都跟你姐夫他說好了。比起住在城裏,我還是更加喜歡住在村子裏。”

“這一來熱鬧,二來呢,你姐我也不是什麼嬌生慣養的千金大小姐。你這讓我一天兩天不幹活還可以。”

“但是時間長了,我自己也受不了,所以就跟你姐夫說清楚了,我還是回來住,順便照看一下地裏的農活兒。”

聽完陳春蘭的話,陳逸是真的要被自家姐姐的強大邏輯給打敗了。

他頗有幾分哭笑不得,心裏居然有那麼幾分,忍不住同情起了自己的姐夫劉一濤了。

碰上這麼一個粗心眼兒的妻子,劉一濤也是真的有點慘。


“姐,話不能夠這麼說啊。”本着維持自家姐姐婚姻的想法,陳逸還是開口勸說了。

“你想啊,你已經結婚了,又是新婚。這長時間不在家裏住着,跑到孃家來,先不說外人會怎麼想。”

“你就想想姐夫,他是不是會覺得,你冷落了他,會不會不高興呢?”

“姐,我之所以同意你們結婚,也是因爲他是真心愛你的。可是婚姻不能靠姐夫一個人付出感情啊。”

“你得讓他也覺得,你是重視他的,愛他的。這樣,你們的婚姻才能夠長長久久的。”

“你說的也有道理……”在自家弟弟的耐心勸導之下,陳春蘭終於開始意識到問題所在了。

“那我明天就搬回去住吧。橫豎一濤在鎮上也有房子,我過來也方便。”

在和陳逸說過的第二天,陳春蘭就帶着東西去了鎮上劉一濤的房子裏。

陳逸說的有道理,之前是她忽略了劉一濤的感受,只想着自己了。

回到鎮上居住之後,陳春蘭更是把大把的精力放在農貿市場上。

鎮上的人大多過來她這裏買菜,可是還有另外一個問題,賣菜的人,遠遠高於買菜的人,一天兩天到還好,若是時間長了的話,難免不會心生怨懟。

就在陳春蘭一籌莫展之際,一個自稱是購物超市的經理竟然主動提出了要和陳春蘭的農貿市場合作。

經過了解,陳春蘭才明白對方竟然是市裏一家大型連鎖超市的經理,這次過來,原本是談別的生意的,可是卻無意間發現了陳春蘭農貿市場裏面的菜。

他一連來了幾天,發現這裏的蔬菜水果都是經過嚴格把關的,所以纔會想要和陳春蘭合作。

然而,好好的機會擺在眼前,陳春蘭卻猶豫了。

這聽起來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可是他這個農貿市場之所以能夠開的起來,少不了大家夥兒的支持和理解。

若是她做了錯誤的決定,那她豈不是就成了罪人?

對方看出陳春蘭的猶豫,理解的道:“我明白,這件事你可能需要考慮的時間,我三天後離開這裏,這是我的明天,如果考慮清楚的話,隨時聯繫我?”

說着,男人遞過一張燙金的名片,從名片上就能看出來價值不菲。

夜晚。

窗外只有低低的蟬鳴,此時陳春蘭有些猶豫:“你說,我該怎麼辦?要不要答應呢?”

她知道擺在自己面前的其實是一個絕好的機會,不過這件事不是小事,她一介女流,到底也不懂其中的彎彎繞繞。

陳春蘭和劉一濤吃完飯以後,就看到劉一濤摸着肚皮,他也在考慮陳春蘭說的事,一時之間也沉默了。

“你說,這人可不可信?突然就告訴我在我這進貨,怎麼不太真實呢?”她看着劉一濤,皺着眉頭說。

其實現在陳春蘭回來之後,都感覺自己在做夢一樣,不太真實的感覺。

畢竟和超市合作,那以後她種的菜哪裏愁賣不出去,而且有了這麼一個穩定的進貨源頭,她不僅僅不愁賣不出去,而且這是一筆穩賺不賠長期獲利的買賣。

就是因爲這實在太美好了,所以現在沒有什麼安全感。

“老婆,我看啊,你也不用考慮太多了,這就是一件好事,而且這樣一來,我們也不用擔心菜賣不出了,不是嗎?”

劉一濤也是考慮了一下,但是感覺這就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他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呢?畢竟這個年頭只有做生意纔是最賺錢的。

不過,陳春蘭的個性他也清楚,再加上這個人他們也不熟悉。

“ 你懂什麼?這件事要是這麼簡單的話,我就不會這麼糾結了,不行,我不能就這麼草率的就決定。 萬一之後出了什麼事,那我腸子都悔青了。”

陳春蘭看着天花板,她翻了個身,心裏因爲這件事弄得七上八下的,無疑,這是一個機會,她不想放棄可是又得慎重。

“好,這件事還是你自己決定,反正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

劉一濤嘆了一口氣,他不管陳春蘭心裏是怎麼想着,反正他是覺得沒什麼問題,機會既然出現了,那就要抓住。

“嗯,我也拿不定主意,還是等明天一早我再跟其他人商量一下。”

陳春蘭說着閉上眼睛,不知道什麼時候睡去。

第二天一早,陽光還沒有完全的出來,只是遠遠的看到天邊的一輪紅日。

陳春蘭召集種菜的鄉親們,一羣人在門口的操場上,不過此時卻很安靜。

“鄉親們,今天召集你們過來的目的是爲了告訴你們一件大事。”

陳春蘭清了清嗓子,她不知道自己怎麼說纔好。不過現在看着那一雙雙疑惑的眼睛,突然之間有些激動。

“春蘭,你說什麼事啊?”

“就是,搞得神神祕祕的,我還要種菜呢。”

陳春蘭看着他們有些不耐煩的催促,吐了一口濁氣。

陳春蘭這才娓娓道來:“是這樣的,前幾天有一個超市老闆聯繫我,他對我種的菜十分滿意,是不是想讓我們給他長期供應,這件事也不是想,是我自己一直在猶豫,所以想問一下你們的意見。”

陳春蘭話音剛落,就聽到他們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個個面露喜色說:“陳春蘭,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陷餅的好事啊,你還考慮什麼直接答應吧。”

另一個人說:“對呀,正好不愁賣不出去了,還能長期供貨呢,這下子是解決了一個**煩。”

“話雖然這麼說,可是這我也沒弄過,怕這裏面的彎彎繞繞我不懂,到時候還把你們坑了。”

陳春蘭有些擔心,但是她說着,其他人卻並不這麼想。

其中一個人說:“這有什麼好怕的,現在我們大傢伙都知道了,就是有錢一起賺,沒錢一起虧,全憑自己願意。”

“就是,擔心這擔心那的,還不如擔心一下菜怎麼賣出去。”

陳春蘭聽着他們七嘴八舌的討論,心裏也安定了下來,畢竟現在是沒什麼其他的問題,主要是想着這麼大的決定,她還是謹慎點好。

“聽你們這麼說,我也都放心了,那之後我會聯繫他,看看後面的事情怎麼安排。”



陳春蘭說着,其他人也沒有異議,紛紛散去,不過每個人都充滿了喜悅,嘰嘰喳喳的討論的聲音走了很遠還可以聽到。

到了第二天,陳春蘭就聯繫上了經理,她笑了笑:“你好,我是陳春蘭,對於你之前提的建議,我回去也認真地考慮了一下,覺得是可行的,我願意和你合作。”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派人過來,先買一批蔬菜。”

聞言,經理也十分爽快,倒是陳春蘭有些吃驚,她點了點頭:“這也太快了。”

“這樣我們先買一批蔬菜看一下上市的情況。”

聞言,陳春蘭也覺得有道理,經理又說:“如果說賣的反應很好,到時候我再按年和你籤合同,你覺得呢?”


聽到這,陳春蘭這才安心一些,畢竟合同纔是真的。

“好好好,那就等你過來,我現在準備蔬菜。”陳春蘭有些激動的說,這件事就算是定下來了,陳春蘭彷彿已經看到了一大片鈔票向自己招手。

而此時另一邊。

陳逸在田野上,停頓了腳步,他若有所思的望着不遠處綠油油的稻田,只感覺一陣不尋常的波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