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話還未落音,第六處區域再次爆發出一道驚天光芒,那是耶釋農夫,號稱耶釋小仙皇!他的驗血光芒,居然達到了兩千丈。這是極其恐怖了,光芒中還帶有一道浩蕩的皇氣。耶釋農夫屹立在那裡,面若冠玉,氣質不凡。他抬頭調戲的看向第六處區域負責人旁邊的一名洪家天寵。


那是洪家的第十郎君。

第十郎君模樣醜陋,是一個侏儒。但沒有人能夠忽視他的實力,發起怒來,靈體大境的高手都不願意招惹。

「不錯,就算你通不過祭天大典,也可以給我做一個書童!」洪十郎說道。

「兩千丈光芒,血脈怎麼會濃厚到了這種程度?」

「太驚人了,真是羨慕,要是能夠當了洪家十郎君的書童,前途不可限量啊!」

下一息,一聲聲驚呼聲傳來,因為第一處區域爆發出一道三千丈的光芒,那是純血族的區域!

洪錚眸子收縮——小蠻王!

他一直以為小蠻王是混血族的,但現在看來,明顯不是。他體內有蠻族血脈,也就是說,他的先祖,或者說,洪家的先祖中,曾經有一尊蠻族!

全場嘩然。

「三……三千丈!」

「蠻族……我知道了,此人可能是當年的洪三祖的後人,洪三祖血液蠻化!『

「哈哈哈,居然找到了一名洪三祖的後人,實在是意外了,你叫什麼名字?」第一處區域的負責人柔聲問道。

「蠻坤!」小蠻王說道。

「嗯,你以後可以跟隨在洪三郎的身後,他也是返祖成蠻族血脈。」那負責人說道。

其他區域中,不斷湧現各種光芒,其中有幾道甚至達到了三千丈。尤其是第七區域,洪九郎所在的區域,有一人甚至超越了三千丈。令洪九郎神色振奮:「我書童被斬了一個,有空缺,你可以來。」

洪鵬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隨後冷笑說道:「血脈濃度強大,不代表實力強大。」

「我不服,為何我們需要按驗血石,就算通過也要成為洪家十郎君的書童,而十郎君不需要按驗血石呢?難道就因為他們在洪家出生,就能夠高我們一等嗎?」一名修士義憤填膺,憤憤說道,「誰知道驗血石會不會出錯?單單憑藉驗血石就將我們的命運給限制死,我覺得太不合理了。萬一十郎君的血脈強度還沒我們強大呢?」

此話一處,一片寂靜無聲,眾人均是看白痴一般的看著這名年輕修士。

就連洪錚都覺得他的膽子很大,什麼都敢說。

「什麼玩意兒,通不過就滾蛋。」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操作的。」

「唔,其實我覺得他說的,還是有一些道理的。」

所有的負責人臉色一僵,滿臉黑線——這特么到底是哪裡來的攪屎棍,敢如此質疑?

洪鵬臉色更黑,因為這年輕修士,正是在他所負責的區域。而且,方才他血脈濃度,連十丈都沒有達道……

「滾走!」洪鵬怒吼,覺得今天的面子都被丟完了。

「你覺得這不公平?」洪九郎看向這年輕修士,緩緩走下前來,「好,你親眼看看,我們十郎君,是否是沽名釣譽之徒。」

洪九郎很自負,也很驕傲。他走到驗血石錢,一手按在了驗血石上。

頓時,驗血石爆發出了驚天光芒。一道粗大的光柱擊天而起,太耀眼了。

「八……八千丈!」

「我靠,八千丈,這血脈濃度,太恐怖了!」

「不愧是洪家十郎君,這血脈強度也太恐怖了。」

「現在你可還滿意?」洪九郎平靜的問道,再也懶得多看那修士一眼,「不是我針對誰,我是說,你們第七區域的人,都是垃圾。」

這話說的很嚴重,讓所有第七區域的人都面露憤怒之色。但一個個也是敢怒不敢言,只好怒目而視。

「都快點,看這樣子,你們這些人,恐怕都無人能夠超越一千丈的光柱了。」洪鵬說道。

終於輪到洪錚了,他緩緩走到驗血石前方,右手按在了驗血石上。

驗血石猛然亮了起來,一道光柱席捲上天空,很是耀眼。

「咦……兩千丈!」

「兩千丈,終於出現一個兩千丈的了!」

「原來,這具分身是兩千丈的血脈濃度,也不算高,有些稀薄了。」洪錚自言自語,「不知道本體的血脈強度,達到多少了?」

想到這裡,他立刻持一組神秘序列,叩開了神域晶體,開始呼喚:「本體,請試試血脈強度。」

洪錚本體已經叩開祖地,潛入到了雪域中,心神探入神域晶體,立刻洞悉分身的想法。

「放開心神,讓我來。」

頓時,洪錚神識通過神域晶體,侵入到了分身腦海內。神識中,攜帶了一縷本體之血,透過分身的右手,按在了驗血石上!

就在兩千丈的光柱快要黯淡的時候,驗血石爆發出了刺目的光芒!

那光芒太耀眼了,一出現,就籠罩了整個洪家!光芒層層向著蒼穹上推進,每推進一丈,光柱的光芒就刺目一分。到最後,粗大無比,如同擎天之柱一般,吞蒼宇,撐天地,浩浩蕩蕩!

所有人都驚駭無比的看著這一幕,腦海嗡鳴,難以置信。

「萬……萬丈!」

「怎麼可能會是萬丈!」

「不可能!」洪九郎在一瞬間失聲,因為洪家十郎君,沒有一人的血脈強度能夠達到萬丈!只有洪家的幾位古祖,血脈強度沖入到虛空中。

光柱擊天,崩碎滿天雲朵,撐開蒼穹,在洪九郎看來,無比的刺眼。

洪鵬目瞪口呆,如遭雷擊,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其他區域的負責人也是感覺到了頭皮快要炸開了。

萬丈光芒,什麼概念,難道他的血脈強度,直逼洪家古祖嗎?

洪家一些先祖,在閉關地,紛紛被驚動,龐大的神識鋪天蓋地的掃了過來。 仙光擊天,撐開蒼穹,磨斷雲痕,平吞日月,太過於璀璨。所有人全部抬頭,看著這一幕。

幾道龐大而恐怖的神識從洪家各處掃了過來,風雷陣陣,讓虛空都變的開始不穩定了。

「萬丈血脈……」一聲低低的呢喃聲在虛無中響起,聲音很是滄桑與沙啞,像是億萬年不曾開口。

洪望天同樣被驚醒:「萬丈……比我當年都高。」

八個區域先是寂靜無聲,然後沸騰了,炸開鍋了。

「那是誰,那到底是誰?」

「怎麼可能會出現直逼先祖的血脈?」

「難道血液返祖的如此完美嗎?」

洪鵬激動的渾身顫抖,半晌之後才收起了思緒,滿臉和善的看向洪錚,柔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來自哪裡?」

「符夕,我來自無邊妖海。」洪錚平靜說道。

「嗯,很好,你先退到一旁,休息休息。」洪鵬吩咐。

洪錚點點頭,退到旁邊,不再多語。

洪九郎仔細的盯著洪錚,一雙黃金眸子漸漸發出光亮,片刻后很是嚴肅的低語:「此人……很強大。」

千秋桑榆也是極其意外的看著洪錚。

此刻的洪錚,不過十五六歲的模樣,唇紅齒白,清秀俊逸,但氣質妖異。滿頭紫發拖到腰部,有一種笑看天下蒼生的不羈氣質。

當千秋桑榆看到洪錚那一雙眸子的時候,心中一凜。她總覺得這對眸子很是熟悉,冰冷,沉穩,鎮定,似乎在哪裡見過。

「萬丈血脈,比千秋真血,都不差……」千秋桑榆說道。

洪九郎聽罷,猛然回頭,散去一身鴻濛霧靄,露出真容。一對黃金眸子如刀一般刮在千秋桑榆的臉上:「怎麼,你動心了?你大可以去追求此人,你倆血脈結合,沒準能夠誕下一尊孽種!」

他的語氣很不客氣,很是尖銳,充滿譏諷與不屑。

千秋桑榆聞言,瞪大了眸子,怔怔的看著洪九郎:「在你心中,我就是這樣的人?洪九郎,別人說的一點都沒錯,你自私自負,狂妄自大,又嫉妒心極強。你怎麼可以以這樣的惡意來揣測我?」

洪九郎冷笑:「是,我確實如你說的那般不堪,我生性就是如此。但不可否認的是,我是洪家十郎君之一。那符夕再強,也只是邊外血脈,或者說是奴血,如何能與我相比?」

「真的是不可理喻。」千秋桑榆氣呼呼的走遠,洪九郎也不去追,反而只是死死的盯著洪錚。

接下來的驗血石試煉,漸漸到了尾聲。洪家祭天大典,出現萬丈血脈的消息,不脛而走,轉眼間就傳遍了整個洪王地。一些一流勢力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思漸漸活絡起來。

洪王地南方,神拳嶺,這個宗派是洪王地中的一流勢力。最近幾十年,發展及其迅速,門內高手眾多,天寵也明顯多了起來。神拳嶺中,更是出了一名驚艷無比的天寵,道號三拳聖子。他實力極其強大,號稱三拳內,可以橫推同階任何敵手,所向披靡。

三拳聖子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開始冷笑:「洪家掌控洪王地這麼多年,早就該退位了。整個洪家年輕一輩,能與我爭鋒者,只有洪十一郎了。十郎君,土雞瓦狗罷了。」

洪王地北邊,同樣出了一尊驚采絕艷的天寵,號稱北腿王,一雙腿法,可破盡天下萬法。他知曉符夕出現的時候,同樣很是不屑:「洪家真的沒落了,要通過祭天大典吸納各方人才了。」

中部地區,同樣有一個勢力,對洪家開始虎視眈眈,那就是天刀門,門內天寵,馬一刀。傳說他出手,從來都是一刀,無出第二刀的習俗。

這三大勢力,已經被洪家視為心腹大患。尤其是南拳北腿中一刀三人,洪家不止一次想要截殺。

南拳陳逐鹿,北腿顧四方,中部馬一刀。

此刻,馬一刀正在閉關,他安插在洪家的眼線傳遞消息過來,他查看后,冷笑一聲,換上一身黑衣,漸漸隱入到了虛空中,同時傳遞出命令:「時刻監視符夕的動向,趁機將他引出洪家範圍,我今晚去將他給暗殺。 摯寵逃妻:冷少謀婚設愛 此事保密,不要讓任何人知曉。」

驗血石試煉結束了,不合格的人,開始遠離洪家所在區域。而通過驗血石考驗的人,則是被安排了住處。

洪錚被安排在了一處山谷的洞府中,此地靈氣充足,倒也是個打坐閉關的好地方。

午夜時分,洪錚猛然睜開雙眸,眼中露出了譏諷之色,看向遠處。

那裡漸漸走來一隻黑貓,渾身毛髮漆黑,柔順無比,體型不大,只有尺長。氣息內斂,像是凡人馴養的寵物。 葉飄零 但它卻視洪家大陣如無物,徑直走了進來,來到洪錚的洞府前,一雙碧綠色的眸子盯著洪錚。

下一息,有波紋在它的瞳孔中擴散,一圈又一圈,永不停歇。

洪錚眼中的景物開始變化,他看到了黑貓化為了白玉涵,正對著自己淺笑,姿態不凡。隨後,白玉涵再次一遍,化為了李輕依,被一桿白帝額骨矛刺中,開始羽化歸墟。他還見到了洪行簡,頭戴帝冠,面容模糊,看不清真容。

「跟我來,你會見到你想見到的,來吧。」黑貓口吐人言,充滿蠱惑力。

「原來這天下間,真的有玉虛貂這尊生靈……」洪錚喃喃自語,猛然站起,眼中恢復清明,視線中的一切虛弱都盡數破碎。

「你想蠱惑我,道行還是太淺了。」洪錚出手,一掌橫推而去,囊括了玉虛貂。

玉虛貂雙眸露出了人性化的驚色,化為一道殘影,瘋狂退去。

「哪裡走!」洪錚追了上去,速度達到極致。他必須要弄清楚玉虛貂的來歷,因為在八荒火龍的傳承記憶中,玉虛貂來自與歸墟漩渦!

歸墟漩渦,他曾經見過一次,那是在棲魔洞中,人族大魔魏從龍將之鎮壓。他不會忘記,歸墟漩渦中,有一個生靈俯瞰自己,稱自己為賤人之子。那是他知曉的唯一一個關於他母親的線索。

玉虛貂的速度很快,幻化出層層幻影,轉瞬間就衝出了洪家範圍。洪錚一邊收斂氣息,一邊追去,拉近與玉虛貂之間的距離。 第二百九十一章好強的刀

一人一貓,速度極快,眨眼間就出了洪家的範圍。玉虛貂的速度很快,帶起層層幻影,毛髮柔順,能夠穿梭虛空一般。

追逐了一個時辰后,玉虛貂終於被洪錚追上。他毫不客氣,掌指揮動間,一個又一個赤色符文化為火焰,籠罩玉虛貂,構架出一尊古爐,要將它煉化。

「吼!」玉虛貂發出一聲與形體極度不符的咆哮聲,身軀極速放大,化為一尊白玉神象,有小山般大小,背上生有一對黑色雙翅。它冰冷的盯著洪錚,碧綠色的眸子釋放宏大奧義,從其中噴薄出黑色閃電,擊殺洪錚。

嗤!洪錚無懼,推動太祖神拳,太祖虛影浮動,迸發莽荒氣息,一拳擊穿黑色閃電。

二人間的力量太過於恐怖,讓此地發生了大湮滅。周圍一座又一座大峰被磨斷,碎石翻滾。

白玉神象一蹄封蓋而下,那蹄子極為的恐怖,有山嶺大小,上面繚繞赤色紋路與無數符文。一蹄蓋下,虛空都破碎。

「孽畜,膽子不小。」洪錚看著那巨大蹄子,絲毫不懼,渾身力量滾動,全身肌肉群顫抖,調動浩蕩神力,一掌迎向那巨大神蹄。

轟!二人的大小比例相差懸殊,但白玉神象那巨大的身軀卻是被洪錚擊飛!

白玉神象的肌體砸在了地面上,痛苦的嘶吼著,而後化為了尺長的玉虛貂,繼續逃走。

就在洪錚準備追擊的剎那,心中警兆頓生!

山谷中走出來一個黑衣人,全身面貌都是被遮住,就連眸子,都看不清楚是什麼模樣。他身材不高,極為的消瘦。左右手各持有一桿雪亮的天刀。這刀與洪錚所見過的刀都不同,只有寸寬,像是細劍。

「你是誰?」洪錚問道。

黑衣人不語,而後對身後的玉虛貂吩咐:「隔絕這處空間波動。」

玉虛貂聞言,手中出現一塊黑骨,同時誦動詭異經文。剎那間,此處空間被隔絕了,像是自成一體。

「等你死了,我會告訴你。」黑衣人說道,而後瞬間出手。

對著洪錚劈出了一刀,這一刀,讓洪錚瞳孔猛然收縮!

那一刀,爆發出了巨大刀芒,貫穿天上地下,銜接整個蒼穹。刀芒璀璨,照耀的洪錚都睜不開眼睛。刀氣縱橫交錯,割裂了虛空,將虛空打碎的如同玻璃,裂紋橫生。大地震動,被犁出了巨大的溝壑!百里方圓的雲層翻滾著,然後被刀芒盡數磨滅成粉末,露出了一大片星空。

而刀芒周圍,更是出現了無數異象,有一串又一串的星河在繚繞著。但隨後卻被那一刀切割開,一顆顆的形體墜落,然後炸開。

這不是一種實景,而是幻化出的,足以說明這一刀,是如何的恐怖!

刀芒極速向洪錚豎斬而去,虛空被切割成了兩半!

洪錚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這一刀……」

黑衣人不是別人,正是馬一刀!

馬一刀劈出這一刀后,開始轉身,漸漸向遠處走去,對玉虛貂說道:「走吧。」

看都不看洪錚一眼,似乎知曉在這一刀下,洪錚已經沒有了生機。

「好強的刀,好快的刀,但要殺我,終究不夠。」洪錚雙眼恢復了平靜,須臾間,他動了。腦後出現了一道至尊琉璃光,無邊的劍氣擴散,化為一桿赤紅色神劍。

噗嗤!琉璃神劍被他持在手中,而後,他施展出了十方雲霞劍決!一劍揮出,爆發出了無數火焰。無數火焰在虛空中跳動著,下一秒,化為了一口又一口神劍,密密麻麻,斬向那巨大的刀芒!手中的赤紅神劍更是以劍斬下!

遠遠的看去,景象太可怖。

只見一刀頂天立地,擎天而起的刀芒豎斬向洪錚。洪錚的身軀在這刀芒之下,顯得異常渺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