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試想一下,一直以來,都寵愛自己的哥哥,突然有一天喜歡自己,那種認知,完全顛覆了她的想象。


葉紫涵心疼的拉著雲朵朵的手,雲朵朵固執的站在原地,倔強的表情,看的葉紫涵難受。

西門翼突然冷笑了一聲:"雲軒,看吧,你終於承認了,你終於承認,自己是喜歡朵朵的,我以前就覺得,你對朵朵太霸道,有時候,你對朵朵,甚至不像是親生哥哥,旁人感覺不到,我那麼喜歡朵朵,我怎麼可能感覺不出來呢,可是,我一直試著說服自己,這一切都不是真的,直到這次回來,我無意中聽見我父母的對話,我才知道,朵朵居然不是你們雲家的孩子,你爸媽只是她的養父母,我突然就明白了,你肯定是知道朵朵的身份,才忍不住喜歡上她的,你喜歡上朵朵,怕是很早了吧,雲軒,我真的很佩服你,這樣的事情,你居然能忍這麼多年,從來不曾說破,看來,我真的是小看你了,只不過,你未免有點太天真,你就算是阻止了我,那又如何,在你家人和朵朵的心裡,你永遠都是她的哥哥,沒有人會同意你們在一起的,你們要是在一起了,他們都會覺得有悖人倫道德,最重要的是,就算是沒有我,也會有別的男人,從你的身邊帶走她,雲軒,我覺得你真的很可笑,可笑的可悲,你守著朵朵那麼多年,她最終都不會屬於你!"

西門翼說完,突然瘋狂的笑了起來。

雲軒怕是被西門翼刺激到了,他突然就打了西門翼一拳。

頃刻間,裡面的打鬥聲,非常清晰的傳出來。

雲朵朵有點忍不住,想要推門進去阻止,卻被葉紫涵伸手拉住了。

雲朵朵現在進去,怎麼面對雲軒和西門翼,她的身份,肯定會非常尷尬。

而且,這樣的事情,他們一直瞞著雲朵朵,現在被雲朵朵知道了,他們也會難堪。

葉紫涵為了避免尷尬,愣是拉著雲朵朵走了。

畢竟,雲軒和西門翼,也不至於把對方打死。 沈東明爽快回了兩個字,「不是。」

他無法從沈東明眼中辨別出真假,他掌握不到任何有關的證據,因為,他知道沈東明就算不用去他保險柜一樣可以拿到一模一樣的合同,興許,蘇嵐看到的和他丟失的那一份不是同一份。

況且,如果紀澤深還活著,應該沒理由跟沈東明合作,這裡面存在太多的不可能因素逐個否定了他的猜測。

「還有什麼疑問?」

「我跟木兮求婚了。」

「做得好。」

紀優陽沒想到自己居然能得到沈東明的誇獎,有些錯愕的紀優陽,想起沈東明不喜歡紀家,大概看到他搶了紀澌鈞的女人,覺得有報復感所以才如此高興吧。「我們暫時不會舉行任何儀式。」

「這件事,你自己看著辦。」他要的不是紀優陽娶木兮,而是這件事能給紀家帶來負面影響。

他還以為,沈東明會催他跟木兮結婚,這個結果出乎意料,不過,這樣也好,至少不會難為木兮,他來還有一件事,那就是和沈呈有關,「沈呈,去哪兒了?」

這兩人關係那麼好,也有秘密?「他沒跟你說?」

「他不肯告訴我。」

「什麼時候,我差遣自己底下的人辦事,還要告訴你一句,別仗著給我帶了點消息,就以為自己有資格這樣跟我說話!」

沈呈跟紀優陽是一塊的,且不說熬不過,這要是熬得過這一關,沈呈回來以後,看到紀優陽又被沈東明教訓的一身傷,搞不好會因為紀優陽恨沈東明,不想讓這種不愉快的事情發生。

不管是在沈氏還是沈家,一直都充當「好婆婆」角色的富升,放下手上的高腳杯,走到紀優陽旁邊,「你別擔心,阿呈就是去出差辦點事,很快就能回來,這時候也不早了,晚些不還是要去參加宴會,先回去準備吧。」

如果真有那麼簡單,沈呈為什麼不告訴他,去哪兒出差,還有,蘇嵐說,沈呈手上有集團的股權,沈東明好端端的,怎麼會給沈呈股權?這裡面一定有什麼關聯,「我知道等您收購紀氏以後,等哪一天,沈呈沒利用價值,您就會除掉他,只要您肯留他一條命,不管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沈呈是這樣,紀優陽也是這樣!

這一個兩個,都是個遇到情字,就沒了方向的廢物!「還輪不到你跟我討價還價,滾!」

勃然大怒的沈東明,就差將手上的紅酒杯砸到紀優陽身上。

富升趕緊推著人往外走,將人帶出書房后,看著紀優陽嘆了口氣,「你啊,還是少擔心阿呈吧,只要阿呈有能力,沈董又怎麼會對他下手,倒是你自己,要小心點,別為了一個沈呈把命給賠上了。」

「升叔,他真的沒事吧?」他知道富升的好,未必是真心待你好,也許是為了演戲,可為了沈呈的安危,紀優陽怎麼都得問個明白。

「我都說了,只要他有能力,不會有任何危險的。」紀優陽擔心,沈呈有危險,怎麼沒想到自己成了沈東明要挾沈呈回沈氏的一顆籌碼,恐怕這樣的畫面,紀優陽是不曾想到的吧。

「升叔,謝謝。」

「好了,不說這些了,沈董氣還沒消,你還是快些走吧,別等他記起你來了,又把你叫過去訓一頓。傷了和氣,不管對誰都不好。」

「我知道了。」

把人送走後,富升掉頭回書房,一進來,就聽見勁彪和沈東明在說話。

沈東明對沈呈的重視,讓勁彪忍不住嘆息,「這同樣的倔脾氣,你對沈呈是打都下不去手,倒是對這個兒子捨得。」

這能比?

沈呈可以說是跟他無冤無仇,又有他看中的品質。

但是紀優陽不同。

紀優陽是紀家的人,紀廖升那個人渣最疼愛的孫子!

不管是哪個原因,他都不可能對紀優陽和顏悅色,

不想再提到紀優陽那個讓人來氣的東西,沈東明瞥了眼桌上的手機,「紀廖升恐怕想不到,出賣他的人是他最愛的孫子。」

說最愛的孫子,有些為過了,「我看他未必是疼愛這個孫子,不過是前面那個癱了又死了,中間那個控制不住,選了一個他覺得威脅不大又能控制的傀儡,若不然,他在背地裡怎麼會做出這種,能讓自己最疼愛的孫子背負上罪名的事情。」

「哼!」其實他早就知道紀廖升什麼心思,「這種殘害骨肉至親換取利益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六十幾年前,他不就是做過一次了!」

勁彪不想沈東明為了紀廖升這個無情無義的人渣敗類生氣,起身坐近,用自己的酒杯跟沈東明碰杯,「咱們已經勝利在望,他紀廖升就是一個輸家,何必為了他動怒傷了身體,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

他肯定不會為了紀廖升這種人給自己氣受,他還得留著這條命看紀廖升是如何痛苦,「阿升啊。」

「嗯。」富升點了點頭,等著沈東明吩咐自己。

「你就拿著拍到的那些照片去舉報閔集仁。」

「不是讓高博文他們過去,把這件事告訴托馬斯了?托馬斯應該不會錯過這個利用閔集仁扳倒對手的機會吧。」

「托馬斯那個老狐狸,就是腳踏多隻船隔岸觀火的風吹草,況且,我也沒打算讓他去扳倒閔集仁,托馬斯只是計劃內一顆用來報仇的棋子。」

「真要舉報閔集仁?」一旁的勁彪反問一句,會不會有些太冒險了?

「冒充托馬斯的人去做做樣子就可以了,沒必要來真的,主要讓紀廖升知道是托馬斯乾的就可以了。」要是讓紀廖升那麼快就完蛋了,怎麼能嘗試到痛苦和生不如死的滋味,他真要讓紀廖升那麼快死,早就可以動手了,不用等到現在。

紀優陽從書房出來,在廊道遇到手上拿著一張紅色信封的高博文。

「你來見義父?」

「過來看看。」他就知道高博文會往這裡跑,在董雅寧跟他說高博文接受祁氏以後,他就給高博文準備好了禮物,也該準備了,從內兜拿出一個首飾盒遞給高博文。

「怎麼給我送禮物了?」想必紀優陽也收到風了。

「恭喜你升職了,一個人管祁氏,看來爸對你很器重,不用多久,就要回總部了。」高博文升職的速度還真是夠快的,助理,社長,再到現在差點就是董事長,就算不是董事長,那也是一個分公司的管理人。

打開首飾盒,看到是一隻價格不菲的皮表,等調動通知一下來,他就是高總了,那些場合比以前更高端,也該弄些好東西充場面,「那我就收下了。」

「我先走了。」

「好。」

想起一些事的高博文,停下腳步,轉身看著離自己不遠的紀優陽,「Augus。」

「嗯?」

回到紀優陽跟前,「聽說沈呈回沈家去處理一些事……」眼睛一直留意著紀優陽的反應,「最近這段時間,不管是公司里,還是沈家都有不少人說沈呈越來越像義父,那些個叔父對沈呈也是讚不絕口。」

他知道高博文是什麼意思,如果可以的話,沈呈要沈氏,他願意雙手奉上,畢竟,他真不喜歡商場上這些勾心鬥角,「我知道了,對了,我給爸,送了幾瓶酒,都是紀家酒窖珍藏幾十年以上的,去晚了就沒了。」

「好。」高博文笑著點了點頭,「那你忙,晚上山海湖再見。」舉起自己手上的邀請函,雖然沈東明還沒說讓他去,可高博文一想,除了他,也沒別人適合去,這種場合,沈東明也不會親自出場。

「晚點見。」高博文還真是有能耐,居然能弄到邀請函。

他讓方秦去找,找了半天,才知道名額是內定的,沒有他紀氏集團董事長的份,卻有紀氏集團總裁的份,難不成,傅氏的人以為他只會去各種派對,不會去這種地方,所以才沒給他邀請函?

和高博文分開后,紀優陽在一樓遇到手上提著吃的姜尤珍。

「老頭子買了那麼多漂亮衣服,你不上去,小心給我媽挑光,沒你份。」

「我啊,天生就是勞碌命,比不得你媽。」走到紀優陽身旁,姜尤珍挽住紀優陽的胳膊,跟著人往外走。

紀優陽伸手提過姜尤珍手上的竹籃,「謝謝。」

「不是光給你的,還有沈呈那份。」她沒想到,沈呈能得到沈氏的股權,就沖著那點股權,她也該和沈呈拉攏關係。

「姜姨,我聽高博文說我哥回沈家了,他去沈家做什麼?」

「你去書房,人家沒告訴你?」

姜尤珍的火眼金睛好似已經把紀優陽做過什麼事情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讓我滾,我就讓升叔給推出來了。」

「我就知道你這性格,說你聰明吧,你不止聰明還圓滑,可你一旦遇到心裡的事情,你總是為了在乎的人受到傷害,你跑去問他,他能告訴你?該怎麼做,你媽不都是教你了?」嘆了口氣的姜尤珍伸手掐著紀優陽的臉,「你說你喲,跑去,讓人家給轟出來,什麼都不知道,還是從高博文那裡知道的,以後學聰明點吧。」

他是想問姜尤珍的,只是,他更想從沈東明口中得到更直接的答案,「那你能告訴我,我哥到底回去幹什麼,為什麼老頭子要把股權給他?」

她看得出來,紀優陽的眼神變了,跟以前不一樣,沒了那麼重的戾氣和仇恨,特別是紀優陽問股權一事時,言語中似乎只有關心沈呈,並不在意股權給了誰,更能證明她沒看錯,「我也不清楚,不過,你放心,沈呈不會有事的,我看人那麼多年,很少看走眼,你小子,真會挑人,那麼好的一個人,就讓你拐走了。」

「什麼叫我拐走了。」姜尤珍的話猶如給紀優陽吃了一記定心丸,看來富升說得對,只要沈呈有能力,就不會有事。「他是我哥,照顧我,向著我,是他的職責。」

「是啊,人家是把你當弟弟的。」說到弟弟二字時,姜尤珍語氣很重特彆強調,「就你小子頑皮,把他給帶成什麼樣,醜話我可跟你說在前頭,他現在越來越受重視,等他位高權重了,這地位跟心態可就跟以前不一樣了,你對他,也該軟硬兼施,把握住分寸,如果是玩玩的話,沒想那麼長遠,那你就該做好抽身的打算,想想怎麼拿回屬於你的東西。」

論能力,沈呈現在是勝過他,可他也不是沒別的本事,他還有一項才能,攻心術,沈呈底,他是摸得透透,怎麼把握進退,他有自己的實踐經驗,紀優陽低著頭望著操心自己的姜尤珍,「姜姨,你要是去紀家,別說什麼紀佳夢董雅寧了,我看,沒人是你的對手,放眼望去,一片倒下。」

「你這嘴,什麼東西做的,那麼能說會道。」

姜尤珍想伸手去拉紀優陽的臉,紀優陽伸手擋住姜尤珍伸來的手,「要掐也行,你先告訴我一件事。」 鬧出了人命就不是小案子,更何況那一尺紅還連續作案,沒多久,通寧也出現了姦殺案,一連兩起,幾乎是一天一起,鬧得通寧縣城人心惶惶,四平和通寧的縣府都往臨安城裡發摺子,請求幻鏡門協助破案。

摺子進了宮,皇帝自然是大筆一揮,轉給了幻鏡門,限寧安一個月內破案。

打小馬帶回了消息,寧安就撒了一波人出去打探消息,四平和通寧離臨安不遠,他別的不怕,就怕一尺紅跑到臨安來作案,真要在臨安的地界上鬧出事端來,別說他們幻鏡門,皇帝的臉面都不好看。

他帶著小諸葛和小馬去了通寧,讓板凳和山鷹去四平,至於墨容清揚,他壓根沒理,基於對公主殿下的了解,知道她打輸了架是不好意思往他跟前湊的,他也樂得清靜,把事情分派下去,自己帶著人先走了。

墨容清揚是不好意思往寧安跟前湊,但想撇開她沒那麼容易,所以偷偷跟著板凳和山鷹去四平。

做為幻鏡門的高手,板凳和山鷹又豈會不知道自己被跟蹤了?走到半路,他倆對視了一眼,拖長了聲音說,「出來吧,老大。」

墨容清揚摸著鼻子從樹後轉出來,嘿嘿笑,「你們知道我在後頭呀。」

板凳說,「老大,你還是回去吧,這案子安哥不讓你插手。」

「憑什麼呀?」墨容清揚不樂意,「我也是幻鏡門的一員,憑什麼有案子就把我撇開。」

「一個案子不需要那麼多人,小魚不是還在衙門裡么,你和小魚作個伴唄。」

「可拉倒吧,」墨容清揚說,「小魚一整天不說一句話,我跟他在一塊得活活悶死。」

「可是安哥發了話,你別讓我們哥倆為難啊。」

「沒事,寧安要是怪罪下來,全推我身上,就說你倆壓根不知道我跟在後頭。」

山鷹垮著臉,「這麼大一活人跟在後頭,我們還不知道,這不砸幻鏡門招牌么?」

「那就說,我死皮賴臉,不,要死要活跟著你倆,怎麼都甩不脫。」

山鷹,「……」

板凳,「……」老大,你這麼說自己,好么……

「寧安是知道我的,你這樣說,他就沒轍了。」

板凳和山鷹交換了一下眼神,放棄了勸說,說實話,寧安都常拿清揚沒轍,他倆能有什麼辦法?再說,有他倆看著,清揚至少是安全的。

就這樣,三人結伴同行,一起到了四平。

板凳拿著幻鏡門的腰牌,先去縣府報到,縣府大人看到他們簡直跟見到菩薩似的,熱情得不得了,好吃好喝的招待著,四起姦殺案一點眉目都沒有,縣城裡人心惶惶,百姓怨聲載道,埋怨官府不作為,把他愁壞了。 媚尊天下 有錢的給府上請了護院,沒錢的把閨女給送到外地親戚家暫避風頭,還有的降低彩禮錢,急匆匆把閨女嫁了。

因為案子沒破,四具屍體也沒有入棺,都擺在義莊里,板凳和山鷹要要過去看看,讓墨容清揚先把案子的卷宗歸納一下,等他們回來再分析案情。

他們是一番好意,怕小姑娘害怕,畢竟是去看死人,墨容清揚眉一揚,「有什麼好怕的,上次那個弔死的五夫人我都不怕呢。」

板凳和山鷹想起墨容清揚上次在楊府的舉動,覺得他們想多了,既然她不害怕,便一起去了。

到了義莊,進屋子一看,地上一字擺開四具屍體,全用白布蓋著,掀開白布,映入眼帘的是一塊紅布,墨容清揚愣了一下,說,「這就是一尺紅的紅布?」

「是,」義莊看守人回答,「屍體被發現時是什麼樣,現在就是什麼樣,縣府大人不讓動,說要等幻鏡門的大人們來看過再說。」

墨容清揚把白布再往下揭,露出死者赤,裸的身體,青白纖細,身上並沒有什麼傷痕。她又把紅布揭開,露出死者的臉,那張臉顏色發紫,但顯得相當平靜,看不出面臨死亡的痛苦,四個死者的表情如出一轍。

板凳皺起眉頭,被姦殺還這麼平靜,很有古怪。

一回頭,看到墨容清揚鐵青著臉,有些氣呼呼的模樣,他問,「怎麼了?」

墨容清揚恨恨的說,「這個兇手太可恨了,我一定要親手抓住這個人,把他碎屍萬段,替這些姑娘報仇。」躺在這裡的姑娘都跟她差不多大,天真爛漫的年紀,應該還在父母膝下承歡,如今卻光溜溜躺在冰冷的地上,鮮花一樣的生命就這麼被無情踐踏,她真的恨死了那個兇手。

回到縣府,四個案子的卷宗已經擺在案頭,板凳讓清揚去休息,她不肯,非得跟他們一起挑燈看卷宗。

山鷹笑道,「你一個姑娘家大晚上跟我們在一起,也不怕傳出什麼閑話來?」

墨容清揚一本正經說,「寧安不是告訴過你們,我不是姑娘么?」

山鷹,「……」

板凳,「……」

他們開始有點明白,寧安為什麼拿清揚沒轍了,這貨說起歪理來,簡直讓人無法回答。

行吧,既然她自個都不拿自個當姑娘,他們也不介意多個小兄弟。

三個人分頭把卷宗看了一遍,山鷹說,「我覺得這個一尺紅像流竄作案的慣犯,先在四平連做幾起,又跑到通寧去做案,屍體上蓋紅布,這是老江湖的手法,一來做為自己的標誌,二來可以迷惑別人,三來挑釁官府,讓百姓們感到惶然,他把水攪渾,耍得官府團團轉,卻趁機跑到下一個地方作案,一旦得手又是連續作案,在前朝就有過這樣的例子,因為地域比較分散,查不到兇手的來處,查來查去成了無頭案。」

板凳有不同的看法,他說,「以前沒聽說過叫一尺紅的採花大盜,是不是流竄作案現在不清楚,但我覺得這個一尺紅是新冒出來的,他每次奸完都殺,這和以往的採花大盜有些不同,他是個非常小心謹慎的人,殺人或許就是為了滅口,說不定被姦殺的人裡頭有認識他的人,通寧那邊有安哥在查,咱們不如就從四平本地查起。」

墨容清揚沒有辦案經理,她覺得山鷹說得有道理,但也認同板凳的話,案子撲朔迷離,反而激起她更大的鬥志。

周末求個月票。 葉紫涵拉著雲朵朵離開之後,她還是有點不放心。

她給楚蕭發了一條微信。

涵意襲人:楚蕭,西門翼和雲軒在技術部門的樓梯間打起來了,你給雲軒打電話,喊他走,還有,不要告訴他,是我告訴你他們打架的,至於原因,我晚上再跟你說!

葉紫涵發完消息,收起手機,拉著雲朵朵,兩個人直接上了公司的樓頂。

而楚蕭當下,就給雲軒打電話,喊他上樓工作。

雲軒沒有繼續跟西門翼糾纏,他帶著傷,去找楚蕭。

葉紫涵和雲朵朵到了公司樓頂。

公司樓頂,有一個小花棚,還有專門坐著休息的地方。

只不過在,這會是工作時間,也沒有什麼人。

聽雲朵朵說,這個花棚,還是楚蕭母親活著的時候,專門弄得呢。

葉紫涵想,楚蕭的母親,肯定是一個特別溫柔愛美的女人。

葉紫涵拉著雲朵朵,坐在樓頂吹風。

雲朵朵沒有說話,葉紫涵也沒有說,她只想讓雲朵朵好好冷靜冷靜。

她們倆安靜的坐著,結果,雲朵朵突然就哭了。

她伸手抱住葉紫涵,哭的委屈:"紫涵,我們今天聽到的事情,全都是假的,對不對,如果我不是雲家的女兒,那我是誰呢,我爸媽為什麼要養我,雲軒他明明是我哥哥啊,我突然覺得,不知道怎麼面對他了,還有,西門翼突然變得,讓我也很害怕,我真的不知道怎麼了,好像一下子,全都變了,我現在連家都不想回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改怎麼辦了!"

雲朵朵哭的很委屈,眼淚一把一把的。

葉紫涵只能伸手摸摸的抱著她,安慰她:"朵朵,別哭了,不難過,你如果不是雲家的女兒,你現在都不知道,只能說明,這一切發生的時候,你還小,你什麼都不知道,這不能怪你,也跟你沒關係的,至於雲軒的喜歡,我個人覺得,是沒有錯的,日久生情,他又清楚的知道,你不是他妹妹,你這麼可愛,他喜歡你也是情理之中的,你不要因為這個就排斥他,不然的話,我想他肯定會很傷心的,你要是不想回家住,也可以,你下班以後,可以直接跟我回家,我跟楚蕭是分開住的,我們倆住在一起就好,也是個陪伴,你說好不好?"

雲朵朵眼淚婆娑的看著葉紫涵:"這樣真的可以嗎?"

葉紫涵點點頭:"當然可以了,你打電話回家,告訴家裡人,你想陪我一段時間,我這段時間,剛來米國,不適應,你在我那裡住著,好好調整一段時間,我相信,你會慢慢想明白一些事情的,今天的事情,只是太突然了,你接收不了,也是情理之中的,好了,別再哭了,一會快下班了,這裡怕是也會有人來!"

雲朵朵點了點頭。

她們兩個人在樓頂坐了許久,才離開。

雲朵朵拉著葉紫涵直接去技術部門,她去衛生間洗了把臉,感覺眼睛沒有那麼腫了,這才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