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許如風急得面紅耳赤。


“姜超!你到底要幹什麼呀!你是要急死我不可嗎?!”

姜超不爽道:“你這老頭煩不煩?我這不是在幫你嗎?!”

說着,姜超便從棺材裏拿出了一張殘破的羊皮卷。

許如風一驚。

“這是什麼?”

姜超拍了拍羊皮捲上的灰塵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毒王大典》的下半卷。”

許如風又一驚。

“怎麼可能?!世上根本就沒有這個東西!”

姜超把那羊皮卷打了開來,一邊看着,一邊自言自語道:“怎麼不可能?我通過人曹都已經查過了。”

“你老許家從許長生開始,都是靠着一整部《毒王大典》站起來的,不然你許家怎麼會如此興旺?”

“根據地府卷宗記載,許家是從你這兒纔開始只靠半部《毒王大典》的,如此,你爹許長生就成了一個關鍵的節點。”

姜超推測,這麼重要的東西,許長生根本不可能弄丟。

這可是對不起老祖宗的大事兒。

那麼問題就變得清晰了起來。

《毒王大典》的下半卷,恐怕是被許長生帶進棺材裏去了。

打開這羊皮卷,開頭便是一段行楷文字,一看就知道是最近幾十年才寫上去的。

“《毒王大典》中所含之術,甚是有違天道,許家歷代先祖無一善終,已能證明,故,不孝子許長生爲許家香火得以延綿,將《毒王大典》下半卷藏於棺槨之中,永不見天日,願我許家得以安康,代代昌隆!”

姜超看完後接着往下看去,上面講述了不少煉蠱、煉毒、煉屍的方法。

“你自己看看吧。”姜超把羊皮卷扔了過去。

許如風一把接過後,看了之後心裏也是怪怪的。

許家煉毒,這世人皆知,那麼許家歷代先祖都是怎麼死的呢?

大多數都是被自己玩兒死的。

他們體內都有本命蠱,年輕時自身正罡陽氣充足,能夠鎮得住那些蠱蟲,蠱蟲在他們體內不僅不會傷害到他們,還能和他們進行天衣無縫的溝通。

可一旦等他們老去後,陽火低迷,壓不住了,本命蠱便會殺了載體。

但這一般也是一百多歲後的事情了。

總體來說,煉毒功不虧。

“姜超,你怎麼知道這下半卷在我爹棺材裏?”

姜超繼續裝着財寶道:“我當然知道了,先是人曹給我反饋的事情有問題,然後我發現你爹棺材裏的陰氣很重,特別重。”

“可明明連屍體都沒有,更別說命魂了,那麼陰氣從哪兒來的呢?裏面肯定大有文章。”

許如風皺眉道:“你,是不是已經知道誰是兇手了?”

姜超把手上的灰往許如風身上蹭了蹭,點頭說道:“沒錯,兇手會使用天絲蠱,又是你們許家人,還和你爹是同一時代的人,這世上,還有誰?”

許如風沒有在意姜超往自己身上擦灰,而是低頭沉思了起來。

對啊。

姜超分析的有道理。

對手一定是和老爹是同一個時代的。

毒醫狂妃:邪王掌心寵 會是誰呢?

眼看許如風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一名弟子實在是忍不住了。

“家主!是大長老啊!”

本章完 按照姜超所給出的條件來說,也只有許長根那麼一個人了。

什麼都不用說。

當今世上除了許如風之外,還有誰會天絲蠱?

只有許長根了吧?

若從同一時期開始算的話,那就麻煩了,起碼李家的李青雲不也和許長根是同一時期的嗎?人家不也活的好好的嗎?

所以從天絲蠱這一塊入手去查,就容易多了。

許如風則是一臉不敢相信。

“怎麼可能?大長老兢兢業業爲許家操勞,完全沒理由殺害二長老的,莫要胡說!”

之前許如風在思考的時候,其實是在想自己的老爹有沒有其他兄弟啥的。

畢竟在那個年代,沒有計劃生育,很多家庭兄弟姐妹五六個。

玄龍戰神 而許家則是隻有許長生和許長根兩人。

有點奇怪了。

但他怎麼也不可能懷疑到許長根頭上去。

雖然他是許如風的叔叔,但許如風是家主,他一直把自己的位置擺的很正,從來沒有擺過叔叔的架子,凡事都以許如風的意願爲行動準則。

那弟子的觀點遭到了反駁,也低下頭不敢說話了。

他們知道,現在的許如風正在氣頭上,許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到現在連老家主的屍體都不翼而飛了,許如風能有個啥的好心情呀?

“沒胡說,還真就是你們那個大長老,那老頭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姜超隨口說道。

許如風則是凝重道:“姜超,你太武斷了,你怎能如此輕易地肯定就是他呢?”

姜超正要開口,手機卻是響了,是朱蕾發來的。

“董事長,這個訂單你真的不接了嗎?”

姜超沒顧得上理會許如風,低頭髮送道:“不接,我之前不是已經說清楚了嗎?你有沒有領會我現在的思想方針?有沒有貫徹到底?”

別以爲你是肖洪媳婦兒我就不說你。

關係戶是吧?

抱歉了,什麼關係都沒用!

秒回。

“額……對不起董事長,我,我是看你已經快要把這個訂單完成了,如果不接的話,豈不是造成虧損了嗎……”

姜超一愣。

快完成了?

鬧呢?

我就今天開始調差許家這件事的好嗎?

難不成朱蕾說的訂單就是這個?

“說說任務內容吧。”姜超灰溜溜地發送道。

秒回。

“好的董事長,我簡單介紹一下,京城的這戶許家中,有個名爲許長根的人,具體因爲什麼不清楚。”

“但是早在十九年前,他便挖開了他大哥的墳墓,連肉身帶命魂一起挪了出去,然後將其煉化成屍妖。”

“並且在十九年後的最近,利用這個屍妖殺害了當事人的二兒子,然後引導當事人的大兒子去殺三兒子。”

“內容大概就是這樣,之前我看到這個訂單的時候也氣壞了,沒想到世界上居然會有這樣的人,董事長,你就接了吧……”

反正都快查清楚了,爲什麼不順手接一下呢?

雖然姜超現在也是身價千萬的老總,但3000功德點不是錢啊?相當於地府半個月的伙食費呢。

看到朱蕾的文字後,姜超不僅沒有高興,反而皺起了眉頭。

“這個訂單是什麼人發佈的?”

之前姜超不僅找過鬼曹,也找過人曹,一般來說,姜超所接到的任務大多數都是由他倆發的。

如果他倆明明知道事情的經過,卻不和自己說。

那特麼不是在玩兒自己嗎?

姜超承認,在地府的政治角鬥當中,自己連個屁都不算,但如果六案功曹真的如此欺人太甚,那麼姜超也絕對不會任由他們擺佈。

想想也生氣啊。

明明知道答案,卻不告訴我。

這尼瑪是想讓我多花點心思、多浪費浪費時間是吧?!

秒回。

“不是的董事長,這個訂單是從天庭直接下達的,一般訂單內容中講清楚事情經過,只委託地府去抓人的,基本都不需要證據,直接抓人就行。”

如此,姜超也是回憶了起來,在過去的三年中,自己的確遇到過這樣的訂單。

大多數的訂單都是由地府各部門發佈的,很多時候往往需要姜超親自去查,從而抓捕罪犯。

但還有一小部分,極少。都是不需要證據,不需要調查,直接去抓人就行。

這種訂單所獎勵的功德點通常還挺多的。

“這膽子能有多少獎勵?”

秒回。

“3000呢,這裏的幾個任務中,這個訂單的獎勵是最多的,所以我纔來問問董事長嘛……”

姜超回覆道:“行吧,這單子接下來吧,獎勵的功德點你和肖洪分了,算是這個月的獎金。”

秒回。

“好的,謝謝董事長。”

朱蕾可沒有墨跡,如今姜超又不是差錢的人,既然他這麼命令,自己照辦就是。

姜超知道,地府這些職位呀,如果不貪,根本沒有什麼油水兒,雖然兩人都是過過窮苦日子的,但姜超不希望他們死後還是這德行。

至於那個訂單,姜超也能理解。

許長根認爲自己做到了天衣無縫,實際上準確說應該是“地衣無縫”。

地府沒證據嘛,也沒理由去查,許家兩個亡魂不去地府報道咋了?地府還得弄個專案組調查一下?

不可能的,冤死的鬼多了去了,地府不會管的。

地府不管,不代表天庭不管,有道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誰能保證自己的一生不做錯事呢?

做錯事沒問題,可以改,但如果存心做壞事,並且這壞事已經上升到令老天爺都無法容忍。

那麼對不住了,老天爺不會跟你客氣。

之所以要通過地府去抓,姜超也能理解。

天雷這玩意兒可不是鬧着玩的,萬一一個劈的不好,會有人被連累到的,況且單是計算成本的話。

打個雷還要出動雷部天神,讓地府去辦的話,動動手指就行,這3000功德點也是地府官方出,多好呀。

姜超沒有和許如風囉嗦,直接說道:“我已經能肯定,兇手就是許長根,他現在人在哪?”

許如風始終不相信姜超的說辭,但姜超這麼問,他還是得答。

官梯 “你弄死了他的赤焰君,他遭到了反噬,現在應該在家裏療傷。”

姜超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嘀咕道:“差不多了,也該到了吧……”

忽然,姜超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扭頭便跑向了許府。

“雯雯有難!”

本章完 姜超“噌”的一下就跑了,捲起了一大片塵土。

許如風看看姜超,又看了看自己老爹的棺材。

“姜超!你去哪兒啊!我爹還擱這兒晾着呢!”

不帶這樣的啊,大家一塊兒來的,你胡亂放了兩句屁就帶着我爹的陪葬品跑了。

未免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知道,知道你馬上要做我許家的女婿了,但你能不能矜持一點?

許如風嘀咕道:“這個姜超還真是令人琢磨不透,一天天的到底在想什麼呢?”

一名弟子聽清楚姜超的話後也是嚇壞了,看着許如風在風中凌亂,他壯着膽子說道:“家,家主,剛纔,剛纔姜董事長說,說xiao jie有難。”

之前他發表意見時挨噴了,這會兒也是小心翼翼,畢竟大人物的心思他們永遠猜不透。

“啪!”的一聲。

許如風擡手就是一巴掌。

“你特麼不早說?!”

完事兒許如風也調動起全身的真氣,和姜超一樣捲起了一片沙塵暴,衝向許家。

重生嫡女之葯妃天下 四名弟子面面相覷。

“怎,怎麼辦啊?”那弟子問道。

“我看姜董事長靠譜的很,不會無的放矢,咱們得趕緊回去幫家主。”

“那,那老家主就扔在這裏嗎?這也不太合適吧?”

“老家主?老家主在哪兒呢?這就是個棺材,連陪葬品都被姜董事長卷跑了。”

“這樣!留兩個人下來把老家主的棺槨放回去,你跟我走!”

許府。

姜超來到門口時發現大門已經被關上了,推了推之後居然推不動。

媽的!

姜超後退幾步後來了個衝跳,直接把許家大門給踹倒了。

“砰!”的一聲,大門倒地。

姜超拿出手機關閉了和扁鵲的對話窗口,給許葉雯撥打起電話來。

關機!

媽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