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見普羅菲斯那邊的問題已經基本解決法姆也開始了自己的事。


“詢,有話要和你談。”

“和我?”

說不上意外,但是詢完全想不到法姆找自己有什麼事。

“嘛,不用擔心。並不是什麼壞事。”

法姆自信得笑了笑。

“我們在魔女之間似乎被稱爲騎士的主人。騎士內部的說法卻完全不同哦。圓桌騎士……說到圓桌騎士自然會有圓桌會議。”

詢對圓桌和圓桌騎士只有大致的感念,但是根據騎士團的狀況來分析大致的情況也能理解。

“當然出席圓桌會議的並不只有圓桌騎士,圓桌會議的主角自然是我們的王。”

詢並沒有感到驚訝,他多多少少也有了這種猜測。畢竟異世界的存在以及騎士團,那麼即便有國家存在也並不奇怪。有了國家那麼統治階級是必不可少的。

“爲什麼告訴我這些?”

“上次的圓桌會議上王指名要召見你。”

法姆露出了期待的笑容,很明顯她認爲聽了這話詢一定會驚訝。

面對法姆顯而易見的意圖詢全力制止自己表情的變化而露出了僵硬的笑容。

“這,還真是意外啊。”

可惜詢的忍耐卻讓法姆更加愉快了。

“噗!哈哈哈哈!不要勉強自己,哈哈哈!詢你還真是個有趣的傢伙,有必要逞強嗎?總之今晚的圓桌會議你必須出席。”

詢深深得吐了口氣顯得非常疲憊。

“總之和你們扯上關係沒什麼好事,總之做好心理準備吧。”

此時法姆的期待越來越明顯了。

“呵呵,的確需要做好心理準備。不過,我不是說了嗎?對你來說並不是什麼壞事。”

這時普羅菲斯的分離人格走到詢身旁。詢將視線轉向她並看了看她的腳。她的腳並沒有浮起來。隨後詢有看了看周圍。

“普羅菲斯呢?”

“她已經回到你體內了。我打算開始了,可能會給你添麻煩姑且提醒你一下。”

分離人格滿不在乎得說着。

“麻煩?”

還沒等詢理解她的意思,她的身體已經化成大量白色光點被詢的身體吸收了。

片刻後詢將視線轉向法姆,此時他的全身發紅還冒着白色的蒸汽。

“法姆!!”

詢的聲音非常大,由於太過突然法姆也被嚇到了。

“什!什麼啊!?突然這麼大聲!”

這時法姆才注意到他的臉非常紅。

“呃……你怎麼了?臉很紅哦。”

詢沉下了臉。

“好熱……太熱了。衣服可以脫掉嗎?”(注:詢是指把自己的衣服脫掉,但是法姆的理解卻是……不需要我解釋吧?)

聽了這話法姆立刻站起身抱住胸口後退了兩步。

“你!你該不會對我有意思吧!?不過再怎麼說一上來就……不管怎麼說也該有個順序。首先應該從牽手開始……”

“你在說什麼呢?我對你完全沒有意”

“當~~!”

邪惡總裁快死開

一旁站着的穗耶菈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她託了託眼鏡。看起正常的舉動?不,這是她動搖的證據。她的內心掙扎着,全力忍耐這笑意。

法姆冷靜下來理解力詢的狀況。

“嘛,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現在普羅菲斯恐怕在你體內全力發泄吧,畢竟回收了怨恨的情感。放心吧,一個讓她鬧一個小時應該就會恢復。”

聽了這話詢完全僵住了。

“一!一個小時……法姆,可以把衣服脫了嗎?”

“當~!”

詢的頭上又多了個胞。

從陣法開始的修真生活 爲什麼打我?”

“發高燒就別站着了,一邊躺着去!衣服不準拖!!我稍微出去一下,到會議的時間我會來接你的。在那之前不準離開!!”

說完法姆和穗耶菈離開了辦公室。 【異世界 王都沃倫比亞 19:42】

法姆與詢步行在城市的街道上,街道兩側的風景和詢想想的完全不同。建築基本都是石頭砌成的,沒有任何類似店鋪的東西。來來往往的行人非常多,時不時也能看到成組成對的人。他們的談笑聲使得街道非常熱鬧。雖然沒人主動和法姆打招呼,但是他們的臉上明顯覺得到對法姆的敬意。

……他們平靜的生活是騎士們造就的,在這裏並不存在普通人……即便這些人也都是擁有與三到五階段魔女等同實力的人。這個世界不存在死亡,他們也無需進食甚至睡眠。

“就先和你談談那個笨蛋的事吧。”

聽了法姆的話詢自然將視線轉了過去。法姆臉上的笑容和見到普羅菲斯是一樣。

“笨蛋?”

“就是我們的國王。”

“這麼稱呼國王沒有問題嗎?”

雖然不知道什麼情況但是再怎麼說稱呼自己的王爲笨蛋這無疑是違反規則的。

“沒事的,她的笨蛋是公認的。夢想是和全世界的人稱爲朋友。”

談着國王的是法姆的笑容非常自然。

“呃,這話總覺得非常耳熟……”

詢的腦海中飄過了Sword的身影。

“呵呵,不過……是她的話這個願望也許並不困難。快到了。”

詢向前看去,一座城堡坐落於城市的中央。城堡的規模並不大,它的最高點也就五十米。周圍沒有任何衛兵,大門也是敞開的。詢沒有慢慢觀賞的時間,大致得看了看城堡的外貌後詢跟隨法姆走進了城堡。

圓桌會議的現場。這是一個空間非常大的房間,以四枚白色水晶作爲照明的會場非常明亮。水晶制的銀白色圓桌和座位。除了國王和法姆外其他騎士團的團長都已經到齊了。這裏並沒有什麼特別值得在意的裝飾,除了中心的部分外幾乎是空蕩蕩的。

會議廳內的非常安靜。突然門外傳來了腳步聲,所有人都向大門看去。法姆與詢走進了會議廳。法姆沒有在意他們的視線直接來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但是詢卻愣在了原地。在場所有人的態度都比平時要認真,他瞬間就被這沉重的氣氛吞噬了。詢的腦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該作何反應。

羅傑麗娜察覺了他的心態溫和的笑了笑。

“詢,進入會議室的話就迅速就坐。以後要記住哦。”

妻妙無比:冷麪BOSS甜甜妻 。詢看了看那個座位,這座位和其他座位沒有任何區別。面對這一切詢產生了諸多疑問,他再度看向羅傑麗娜。羅傑麗娜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詢踏出了腳步,這時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他身上。當他來到座位旁時沉重的氣氛使他幾乎喘不過氣。但是當他坐下後其他人卻紛紛露出了笑容。此時法姆正以期待得笑容看着詢。

詢完全沒有察覺到,他深深得吐了口氣緩解精神方面的壓力。

這時一個腳步身從大門傳來,這是一個輕快的腳步。正在詢感到疑惑時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傳來。

“呵呵!來了啊,詢。”

詢知道這是誰的聲音,他轉立刻回頭看向大門。Sword正站在大門前,和平時不同她的身上穿着一套以銀白色爲主的高貴服飾。純白的連衣裙外是銀白色披風,披風的邊由淺藍色的絨毛裝飾着。一頂銀白色的頭冠格外顯眼。


詢完全沒有理解狀況。

“Sword?你在這裏做什麼?”

馬可瞄了詢一眼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哼哼!詢,雖然她是個笨蛋,但是她姑且也是我們因菲利亞的國王。初次見面的你用這種態度和她說話沒問題嗎?”

“· · · · · ·國王!!?”


詢長大了嘴巴完全愣住了。

會場的氣氛伴隨着笨蛋的出現瞬間就變了。所有人都擺出了和平日相同的態度。

“馬可!誰是笨蛋啊!?”

Sword一臉不滿的走到了最深處的位置上坐下。

“我的名字是因菲利亞,當然不是原來的名字。我和詢是來自同一個世界的,成爲王嘛……是投票的結果。國家的名字直接用了我的名字。”

投票……算了這種事無所謂了。

雖然詢有很多難以接受的地方,但是一一追問的話沒完沒了。

“最重要的目的已經達成,繼續吧。”

在場所有人似乎都對詢的反應反常滿意。


“那就單刀直入了。詢,我要你成爲銀白騎士團的團長。”

詢再度愣住了,過了片刻才急忙回答。

“我?等等!!我只是個普通的人類!!更本不可能勝任得了!”

“閉嘴!”

面對詢的態度弗萊婭顯得非常不愉快。

“稍微有點自覺!你對我們來說是多麼重要的存在法姆應該已經告訴你了吧。銀白騎士團是笨蛋公主的直屬騎士團。”

Sword勉強向着表示着自己的不滿。

“喂喂!誰是笨蛋啊!?我是國王!”

詢低頭思考了起來。

王的直屬騎士團……那麼即便是騎士團長並沒有多少權利。我有被世界拒絕的可能性,那麼……

拉比斯的話打斷了詢的思緒。

“沒必要想得那麼複雜~,因菲利亞是個什麼樣的人~?從這裏入手思考的話~,答案就出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