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要知道就連飛劍在斷空刀面前,都要被輕易砍成兩截,還有什麼能擋住這一刀?


當他看清楚面前的一切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空……空手接白刃?!

丁牧竟然用雙手拍中了刀身,憑藉強大的力量擋住了這一刀的攻勢!!

這怎麼可能?

他這一刀,怎麼可能被丁牧這麼簡答就接住?

五名弟子也愣住了,他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直以來,章沐在他們眼裏都是無敵的存在,如今又激發了斷空刀,根本沒有失敗的理由,可偏偏這一刀被丁牧擋住了。

這小子,還是人嗎?

丁牧微微用力,右手抓住刀背,左手輕飄飄推出一掌。

章沐看到丁牧一掌襲來,嚇得三魂七魄去了一魂三魄,急忙往後退,但是丁牧的右手抓着刀身,他要想後退,要麼奪過斷空刀,要麼棄刀,電光火石之間,他鬆開雙手,險之又險地躲開了丁牧這一掌。

丁牧把斷空刀拿在手裏,掂量幾下,“就你這點修爲,還敢帶着法寶出門?這不是給人送菜嗎?”

章沐臉色漲得通紅,他可是武道宗師,一身修爲高深莫測,要不是遇到丁牧這麼個變態,誰還能從他手裏奪走斷空刀不成?

“你小小年紀就有如此修爲,必然有名師指點,你師父是誰?”

丁牧笑了,“我師父的名諱,你還不配知道。你若是沒有別的底牌,那就死吧。”

話音落下,丁牧對着章沐揮動斷空刀,一道透明的刀芒從刀身飛出去,直奔章沐而去,章沐面色大變,幾個賴驢打滾險之又險地避開,再一次從座位下取出一個木盒,不等他打開木盒,丁牧發出的第二道刀芒襲來,章沐無奈之下只能用木盒抵擋。

木盒瞬間炸開,露出了裏面半截長槍,刀芒劈到半截長槍之上,馬上就沒了脾氣,掙扎兩下消散無蹤。

章沐死裏逃生,一個鯉魚打挺起身,手持半截長槍指着丁牧,“你很強,但你不該來找我的麻煩!我章沐縱橫華國數十年,若是沒有點保命的東西,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丁牧呵呵一笑,“你這長槍是前幾天剛偷來的吧?那你真的很厲害了,縱橫華國數十年,無數次險死還生,都是憑藉這柄剛偷來的長槍?你是穿越來的?”

章沐發出一聲冷哼掩飾尷尬,任憑誰被當衆揭穿謊言,臉上都會掛不住。


“廢話少說,這半截長槍的威能絕非法寶能比,原本我是打算藉助這柄長槍來突破武道宗師的極限,沒想到竟然遇到了你。能死在這柄長槍之下,也是你的榮幸了。”

真氣灌注之下,長槍內蘊含的靈氣被激發,化作一道流光在槍尖上流轉,一股肅殺之意瀰漫開來,章沐的五名弟子齊齊打了一個哆嗦,只感覺渾身癱軟,動彈不得!

這柄長槍原本是嶽武穆戰場殺敵所用,本身就具備了極強的煞氣,加之嶽武穆在民間聲望極高,不知道多少民衆日夜參拜,凝聚了海量的靈氣,哪怕只有一小部分分攤到這柄長槍之上,在武道凋零的今天,也足以讓這半截長槍的威能遠超法寶!

這就是章沐最後的依仗。

章沐感受到半截長槍內磅礴的靈氣,心中一喜,用真氣將這些靈氣全部激發出來,長槍光芒大盛,章沐下意識地將長槍刺出,似乎聽到了一聲聲怒吼,長槍脫手而出,直指丁牧胸口!

這是自主攻擊!!

章沐心中大喜,他在滅心門的典籍上曾經看到了各種法寶的記載,某些得到極品法寶得天地之造化,威勢無窮,甚至具備了一絲靈性,稱之爲靈器。

靈氣最顯著的特點就是可以發起自主攻擊,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讓外圍人員偷來的長槍,竟然是一件靈器!

這可比什麼斷空刀要強多了。

有了靈器長槍,他根本不需要突破武道宗師的極限,就能成爲華國武道第一人!

章沐幾乎都要壓抑不住內心的喜悅了,得到滅心門的傳承之後,他一直東躲西藏,就是怕被武道界的人發現滅心門的蹤跡,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似乎已經看到了他拿着靈器長槍一統華國武道界的畫面!

叮叮噹噹!

一陣金鐵交擊之聲打斷了章沐的思緒,他纔回過神來,把注意力放到長槍之上,便看到丁牧竟然妄圖用斷空刀抵擋靈器長槍。

他是在搞笑嗎?


法寶怎麼可能是靈器的對手?

之前他還當成寶的斷空刀,馬上就要變成廢鐵了!

然而他臉上的笑容慢慢僵住了,因爲他看到了丁牧竟然真的用斷空刀擋住了靈器長槍的攻擊。

雖然沒有正面碰撞,但是丁牧每次用斷空刀的刀背砸到長槍槍身之上的時候,他都能感覺到靈氣的碰撞。

長槍還在朝着丁牧的胸口刺過去,雖然有斷空刀的阻止,但速度並沒有減慢多少,所以長槍和斷空刀碰撞之聲極爲密集,丁牧也在不斷後退,爭取更多的時間。

眼看長槍受阻,章沐坐不住了,趁着丁牧所有的精力都在長槍上面,再次運起摧心掌對着丁牧的肩膀狠狠拍下。

丁牧只是瞥了他一眼,擡腳把章沐踹了出去。

“沒看見正忙着呢嗎?搗什麼亂?”

章沐受了這一腳,傷勢並不嚴重,但是聽到丁牧充滿嫌棄的話之後,一口血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同一時間,叮叮噹噹的聲音停止,長槍已經落到丁牧手裏,雖然長槍和斷空刀碰撞了這麼多次,但無論長槍還是斷空刀都沒有任何損壞,哪怕連一點點的磕碰有沒有!


丁牧看重的不是長槍的威力,而是長槍本身所代表的意義,爲了保住長槍不失,他才用了最笨的方法來擋住長槍的攻擊,否則單憑一個靈器長槍,怎麼可能給丁牧帶來這麼多麻煩?

章沐吐血完畢,看到長槍和斷空刀都落入丁牧手中,頓時心如死灰,他剛纔已經暢想美好未來了,沒想到短短數秒之後,就被打落雲端。 丁牧一手持半截長槍,一手拿斷空刀來到章沐面前,“你得了滅心門傳承,這些年來已經發展出了一些聲勢,那你知道華國還有別的滅心門餘孽嗎?”

章沐扭過頭去,他雖然看不上華國其他地方的滅心門傳承,但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暴露他們的行蹤。

“不錯,有點骨氣,那接下來就有意思了。”丁牧微微一笑,隨手封住了章沐的經脈,讓他無法動彈,然後來到他五名弟子面前,“問你們一個問題,回答最慢的人,死,如果都不回答,我就砍你們一條胳膊。你們這些年發展了多少外圍成員?”


五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有說話,丁牧等了數秒沒有動靜,斷空刀揮動,五條胳膊落地,慘叫聲此起彼伏。

耐心等了一分鐘,五個人安靜下來之後,丁牧又問:“這些年,你們發展了多少外圍成員?”

“三百八十三人。”七弟子忍不住了,第一個開口,剩下四人見狀,爭先恐後回答,丁牧點頭,斷空刀再動,回答最慢的三弟子的腦袋落下,鮮血噴了老高。

剩下四個人噤若寒蟬,身體止不住地發抖。

“第二個問題,要怎麼樣才能把這些外圍人員集合起來?”

“我有辦法,我有所有外圍人員的名單。”還是七弟子最先說話,“這些年來一直都是我在負責吸收外圍人員,只有我才能做到。”

丁牧看了剩下的三個人一眼,“很遺憾,你們沒用了。”

唰唰唰!

三刀下去,只剩下七弟子還活着。

丁牧暫時放下七弟子,又來到章沐面前,“再給你一個機會,說出其他滅心門餘孽的下落,我給你一個痛快,要不然你會很慘。”

章沐冷哼,“我章沐縱橫華國幾十年,怎麼可能被你一句話給嚇住?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太好了,我就等你這句話了。”

丁牧笑得很開心,對於滅心門餘孽,丁牧向來都不會留情,這次終於找到藉口好好折磨章沐一番了,相信幾分鐘後會有一個不錯的收穫。

斷空刀雖然沉重,但足夠鋒利,在丁牧手裏不光能砍頭砍胳膊,還能剔骨。

於是在章沐驚恐的目光和慘叫聲中,丁牧右手連連揮動,不過兩分鐘的工夫,章沐的右手就變成了一副骨架,而他卻無法掙扎。

“丁牧!你就是個魔鬼!你不得好死!!”

丁牧扭頭,“省着點力氣,我還沒忙完呢。”

說罷,斷空刀再次上下翻飛,章沐的右臂也變成了白骨,然後丁牧才停下來,“現在可以說了嗎?”

章沐慫了,不是他堅定,不是他貪生怕死,而是丁牧的手段,不僅摧毀了他的肉體,還摧毀了他的精神,就算鐵人也撐不住。

“我說,我說!在北東區有一個滅心門的老巢,至少有十名武道宗師隱藏在那裏,我只知道一個聯繫方式,不知道具體位置,我把聯繫方式給你,你自己去找!”

“還有呢?”

“還有七個城市有滅心門傳承,不過他們都是小打小鬧,最多就是有化境高手坐鎮,不成氣候,我有他們的具體位置,我告訴你。”

丁牧點頭,“早這麼配合不就完了嗎?幹嘛受這麼多罪呢?”

章沐欲哭無淚,誰特麼知道你小子這麼變態啊?

丁牧回頭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房間,斷空刀又一次揮動,章沐的腦袋掉了下來,然後抓起七弟子從房間跳出去,中途在水面上輕踩一腳,來到岸上,七弟子已經被丁牧不經意間展露出來的輕功修爲驚呆了。

我們到底惹了一個什麼樣的變態?

丁牧把七弟子扔到地上,拿出手機給小田打電話。

“喂!老大啊,你打電話就不能看看時間嗎?這都幾點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睡毛線!起來幹活了!我在津城,剛搗毀了一個滅心門的窩點,留了一個活口,他知道津城這裏滅心門外圍成員的名單和聯繫方式,你讓官方派人過來處理一下,我還趕着回去睡覺呢。”

“老大啊老大,我說你就復出了吧,這樣我也能找人值班,你什麼時候打電話都行,你總這樣,我家庭生活都不和諧了啊。”

“少廢話!趕緊的,家庭生活不和諧,我給你煉一爐丹藥,保證你家庭生活和和美美。”

“……別!我幹活還不行嗎?”

“還有,我拿到一個北東區滅心門老巢的聯繫方式,你也交給官方,讓他們去盯着,有發現之後告訴我,我去滅了他們。”

“行行行,你是老大,你說了算,還有事沒?沒有的話我掛了啊。”

掛斷電話,丁牧找一個地方藏起來,他可不想被官方的人發現。

小田這邊一有動靜,官方肯定知道是他做的,但他只要不露面,官方也不好找上門,畢竟他現在還是隱退的狀態。

耐心等了十幾分鍾,一隊刑警來到港口,幾個人把七弟子控制起來,剩下的人則是進入遊船,把這一片都控制起來。

看到這裏,丁牧才悄然離去。

不過他沒有直接回石城,而是開車來到魏啓致的別墅,不顧深夜,直接敲門,很快一名傭人隔着門問道:“誰啊?”

“你去告訴魏啓致,就說丁牧帶着他丟失的東西回來了。”

一陣腳步聲之後,魏啓致披着一件外套打開門,看到丁牧之後顧不上寒暄,直接問道:“丁牧先生,你剛纔說什麼?丟失的長槍找到了?”

丁牧點頭,把長槍拿出來,“給你。”

魏啓致心情激動,雙手接過長槍細細摩挲,數秒之後才反應過來,“丁牧先生,太謝謝你了!趕緊進來。”

丁牧搖頭,“我就不進去了,還趕着回去睡覺呢。”

“這麼晚了就別回去了,我給你安排一個房間,在這住一晚,明天再走吧。”魏啓致發自內心的挽留。

“不必了。”丁牧拒絕了魏啓致的好意,想了想之後,又道:“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你說。”

“我和蕭情,並不是男女朋友。”

“你說什麼?!”魏啓致一下來了精神,“你沒騙我吧?蕭情那天明明說你是……”

“她說你就信啊!我只能幫到你這裏了,能不能搞定蕭情,就看你的本事了。”丁牧揮揮手,轉身離開。


魏啓致愣了一秒才反應過來,對着丁牧的背影大喊:“丁牧,謝謝你!你這個兄弟,我交定了!!” 從魏啓致那裏出來之後,丁牧就沒有再去別的地方,帶着斷空刀,開着柯尼塞格回去了。

從石城到津城距離不算遠,在夜晚這種路況極佳配合丁牧將近300的車速,來回也不過三個小時的時間,算上丁牧尋找港口,出手滅殺章沐等人,再去一趟魏啓致的別墅,也就四個多小時而已,所以丁牧回到家的時候,天邊只是微微泛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