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要是不問一聲就在這裡大打出手,會讓人覺得,他唐宋太囂張,根本不把季家放在眼裡,不把季家老祖放在眼裡。


雖然唐宋心裡也確實沒把季家放在眼裡,可是為了唐青天,他不能給唐家再招來更多的仇敵。

季嫣然淡淡一笑,道:「只要不見血,我保證爺爺不要責怪。」

唐宋便點了點頭,伸出一根手指,道:「一招!」

少年怒了,唐宋這個廢材,居然敢說這樣的話,簡直是對他最大的污辱。

砰!

一招, 情深不負,總裁好久不見 ,躺在地上,暈過去了。

場面完全寂靜了下來,小夥伴都驚呆了。

一招,真的只用了一招。

而且這一招他們完全沒有看清楚,唐宋到底是怎麼出手的,他們的同伴,又是怎麼飛出去的。


站在一旁的季嫣然眼中卻是神采連連,這個唐宋的身上,果然隱藏著極大的秘密。一般的武士八重修為絕對沒有這樣的實力,一個七重修為的武者,居然被他一招完爆了。

這武士八重的實力,已經可以媲美武師境的高手了。 唐宋懶得跟這些小屁孩一般見識,一拳電暈了那少年之後,便轉身朝著季家正堂的方向走去。剛剛他看到唐青天他們就是從這裡進去的。

季嫣然趕緊跟上,看向唐宋的眼神之中,就充滿了異樣的神采。

「唐宋,我真的很好奇,你的師父到底是怎麼樣的人,怎麼可能讓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有這樣大的變化。」

唐宋不理她。

「唐宋,你怎麼不說話?」

唐宋還是不理她。

「唐宋,你這個人怎麼這麼沒禮貌,我在跟你說話呢?」

唐宋依舊不理她,繼續走自己的路。

季嫣然妥協了,嘆氣道:「好吧,我承認,我打聽你師父的事情是另有目的,可是我可以發誓,我對你真的沒有惡意。」

唐宋停了下來,看著季嫣然,希望她可以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

季嫣然無奈,只得道:「唐宋,我打聽你師父,是想知道你師父是不是真的有法子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修鍊資質。」

「好吧,我坦白,我師父有一個女兒,也跟你一樣,無法修鍊,這樣你可以理解了吧?」季嫣然被唐宋盯得渾身不自在,只得將自己的目的坦白。

唐宋確定季嫣然這次沒有說謊,便算是暫時原諒了她。

季嫣然見唐宋又不說話了,頓時一跺腳,剛想要撒撒嬌,卻聽聞大門口傳來唱喝,「無情谷少谷主到!」

季嫣然嚇了一跳,無情谷少谷主,一個熟悉的身影在腦海中跳了出來。

唐宋剛想要走,卻被季嫣然一把拉住,道:「唐宋,陪我去迎接客人。」

唐宋哭笑不得,道:「你是主人,你去迎接客人,關我什麼事?」

季嫣然拉住唐宋的手就不鬆開,道:「你跟我去就是了,等會我說什麼,你只管點頭就是了。」

唐宋真是莫名其妙,他看得出來,季嫣然有些慌。只是不知這無情谷少谷主是何方神聖,居然讓季嫣然這個飄渺宗的高徒都發慌。

被季嫣然拉著向大門口迎去,季家的人再也沒有比她更熟悉無情谷的人了。甚至於衡陽城聽說過這個宗門的人,連一隻巴掌都數得過來。

無情谷少谷主吳強帶著護衛,騎著追風龍駒出現在季家大門口的時候,整條街都沸騰了。

幾天前他們進城的時候,就曾引起了轟動,大家都紛紛猜測這群貴人的來意。

可是他們住進了八仙樓之後,卻再未露面,所以大家的注意力也就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了。

可是沒想到,今天居然會光臨季家老祖的宴會!

季家大門口卻是顯得非常的安靜,大家都只是看著吳強等人,不敢隨便開口說話。

待新上任的接待人員喊出了吳強的來歷和名字之後,都很好奇和疑惑,這無情谷到底是什麼地方?

吳強神色倨傲,在他看來,這些人就是鄉下的土鱉,沒見過世面,跟這些人扯上關係,完全有**份。

所以下了坐騎之後,便帶著人準備進季府了。

沒想到剛想進門,就看到季嫣然出來了。

看到季嫣然,吳強心裡一喜,臉上自然而然就露出了笑容。

可是等他看到季嫣然拉著的唐宋的時候,臉上就不是那麼好看了。

不過很快,吳強安下心來,說不定這個是季嫣然的哥哥呢。

「吳公子,沒想到你也來了,謝謝你來給我爺爺賀壽!快快請進。」季嫣然作為主人,自然是先開口。

不過說話之時,卻是沒有鬆開唐宋的手。甚至於唐宋想抽走,都沒讓他如願。

吳強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季姑娘嚴重了,我們是朋友,你的長輩就是我的長輩,為長輩賀壽,那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對了,季姑娘,這位是?」

唐宋再次抽手,可是卻被季嫣然死死的抓著,只能無奈的放棄了。他感覺自己被算計了,這個女人,從聽到大門口的唱喝,再把自己拉來,都是在算計自己。

從吳強看季嫣然的眼神之中,唐宋看得出來,這個少年之所以來參加壽宴,就是為了季嫣然。

這事季嫣然肯定是心知肚明,然後他唐宋悲劇了,不明不白的就當了一回擋箭牌。

看著吳強不善的目光,他知道自己被盯上了,這簡直就是躺著中槍了。

所以唐宋很乾脆的道:「我跟季小姐不太熟,你們聊。」抽身而退。

季嫣然一副很委屈的樣子,吳強看不過去了,喝聲道:「小子,站住,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季姑娘?」

唐宋傻眼了,這尼瑪什麼腦子?這樣就對不起你的季姑娘了?

季嫣然還偏偏在此時開口道:「吳公子,這不怪他,我跟他也只是普通朋友。」

吳強一聽,臉色更黑了,道:「就算只是普通朋友,那也是朋友吧,有這樣對待自己的朋友嗎?小子,給季姑娘道歉,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唐宋怒了,尼瑪,真當小爺怕了你們不成?

「我憑什麼要道歉,要不是季嫣然生拉硬扯的把我拉過來給他當擋箭牌,也不會有現在的事情,說起不,她應該給我道歉才對!」

「擋箭牌?」吳強不太明白這個名詞有什麼含義,但他認定一點,那就是剛剛唐宋的行為已經完全失去了一個男人的風度。「我不管什麼擋箭牌,我只知道你的行為很粗卑,所以必須給季姑娘道歉。」

諸天武俠之旅 ,讓吳強無法忍受。居然讓美人難過,簡直無法原諒。


「吳公子,你別這樣,這件事情確實不怪唐宋,剛剛是我強拉他過來,想要介紹他與吳公子認識的。既然他不願意,那就算了,吳公子,今天是爺爺生日,謝謝你來,裡面請!」

唐宋鬱悶了,心裡暗罵季嫣然這個小妖精。以這位吳公子的智商,你這麼一說,完全是在火上澆油,挑戰他的底線啊!

果然,季嫣然的美人計成功了。

季嫣然無比委屈,淚水都快流出來的模樣,徹底的擊碎了吳強最後一絲顧忌。語氣瞬間冰冷,道:「我最後再說一遍,給季姑娘道歉!」 伴隨著吳強陰冷語氣的,還有凌厲的殺機。

似乎唐宋一有異動,他就準備雷霆打擊。

唐宋感受到吳強身上強烈的殺機,還有武靈強者的氣息,心裡一驚,這個吳強,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的年紀,怎麼就修鍊到武靈之境了。

別說唐宋,旁邊站著看熱鬧的人感受到吳強身上強大的氣息,都嚇得連連後退,生怕一個不小心被這等強者泄露出來的真氣給誤傷了。

武靈強者的氣息散開,連在裡面的安茂榕和江子川都驚動了。

甚至於,連在正堂裡面等著大家來賀壽的季家老祖,也被驚動了。

然後幾位武靈級別的強者都站了起來,向前殿趕來。畢竟這武靈強者釋放出來的氣息之中,帶著濃烈的殺機。

他們來的速度很快,唐宋還沒有開口,他們就已經到了。

季嫣然這時候有些急了,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她原本的意思只是想用唐宋來作為拒絕吳強的借口。

誰知道這兩個都是強勢的性格,眼裡容不得沙子。這吳強更是個錙銖必較的人,連唐宋這一點點的過失也緊抓著不放。

現在的季嫣然心裡很矛盾,她既不想唐宋出事,又無法阻止吳強。無情谷,那可是連飄渺宗都招惹不起的強大勢力。

吳強身為無情谷的少谷主,更是一個強勢的人物。這從他因為一件小小的事情就揪住唐宋不放就可以看得出來,他是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物。


季嫣然不想跟這樣的人過多的糾纏,所以不可能利用他喜歡自己這一點去要求他做什麼事情,這樣更會讓自己陷入其中無法抽身。

可是說到底,唐宋的麻煩,是她帶去的,不能不聞不問。

正在她矛盾猶豫之時,季家老祖他們到了。

季嫣然鬆了口氣,正好可以以此來轉移吳強的注意力。

「吳公子,這是我爺爺。爺爺,這位是無情谷的少谷主吳公子!」季嫣然說完之後,還特意湊到爺爺跟前,叮囑了一番。

季家老祖本來聽到無情谷還沒什麼反應,可是聽到季嫣然的叮囑之後,渾身一震,臉上露出菊花般的笑容,拱手道:「吳公子能親來給老夫賀壽,老夫愧不敢當!」

吳公子見是季嫣然的爺爺,也就收斂了一些,拱手道:「老爺子客氣了,我跟嫣然是朋友,她的長輩過壽,我理當前來。」

季嫣然檢了口氣,吳公子的注意力終於被轉移了。可是很快,她又失望了。

因為吳公子說話的語氣轉得很快,剛剛很有風度的跟季家老祖說完話,轉眼又把話題扯到唐宋的身上了。「可是這個小子,居然對嫣然小姐甚是無禮,我讓他道歉他居然還敢狡辯,今天不好好教訓教訓他,他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

季家老祖有些迷茫,他不認識唐宋,自然不知道這少年是何方人氏,只得看向季嫣然,希望她可以給自己一個解釋。

季嫣然趕緊道:「爺爺,這是唐家的唐宋,是我朋友。剛剛我聽到吳公子來了,所以就硬拉著唐宋陪我來迎接吳公子。其實這都是誤會,吳公子,唐宋不是對我無禮,這真的只是個誤會,希望吳公子不要再計較了。」

如果之前季嫣然可以解釋一下,或許吳強就趁坡下驢了。可是現在嘛,他已經拉不下這個臉了。

「我說出去的話,沒有收回來的習慣!我之前已經說過了,我不想再說第二遍!」

吳強公子強勢得一塌糊塗,年紀輕輕就已經修鍊到了武靈初期的境界,實在是太讓他們震撼了,而且還是大勢力出來的少主級人物。

季家老祖和安茂榕等人都心下惴惴,這大勢力出來的子弟,果然不同凡響,這麼年輕就已經有了武靈境的實力。

可是武靈初期,還對他們形不成什麼威脅。

可是當吳強身邊的那個中年男子把身上的氣息泄露出來的時候,他們就震驚了。

武宗高手!

武靈高手可以真氣附靈,大大的提升真氣的威力。

武宗高手,卻是可以用真氣形成護體真氣,這樣的高手,只要護體真氣一施展,就是站著讓你打,你也休想傷人家一根毫毛。

安茂榕和江子川都是武靈後期的高手,自然一眼就看出了這個中年男子是武宗級別的高手。

從中年男子看他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來,這是在警告他們兩個。江子川更是哭笑不已,你警告這位安山王室的衛隊長就好了,警告我幹嘛,我巴不得唐家一個個都死絕了才好。

眼珠子一轉,江子川心裡頓時有了主意,特意的後退了兩步,以示自己沒有惡意。

「你唐宋背後不是有個高人師父嗎?那就讓這位無情谷的少主試試看,能不能把你背後的師父給*出來。」

原本的計劃就是今天晚上襲擊唐家,可是現在江子川又多了一個選擇。

武宗級別的高手如果不能把唐宋的所謂「師父」給*出來,那麼就說明他這個師父就值得懷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