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要不然呢?好不容易來到這裏,總不能就這麼返回吧”夜七無所謂的說道,彷彿並不在一其中的兇險。


“也罷,兵來將擋水來土屯,走一步看一步吧。”白起也不出什麼解決的辦法,無奈的說道。

“呵呵,走吧,其實迷霧區域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危險,遇到幻境只要心志堅定着,一般都不迷失。而迷霧殺人於無形的能力,不外乎兩種,一種就是死於幻境,也就是自己被自己嚇死的;另外一種就是這霧氣中包含了一種殺人於無形的毒素。所以對於迷霧的種種傳聞不過是一種以訛傳訛的自我恐懼而已。”

白起又聽夜七這般說,但是心中仍然有種隱隱的不安,如果真是這樣,無數年來就沒有人想到麼?

可是夜七又不似信口開河,自我安慰的模樣,於是白起對迷霧的詭異更加疑惑了。

白起心中暗暗警惕,既然不能確定其中究竟有什麼樣的危險,那麼就只有小心謹慎的面對了。

見白起依舊一副,謹慎的模樣,夜七不可置否的一笑,淡淡的道:“走吧,進去之後,你就會相信我說的話了,迷霧中並未有那麼恐怖的。”

聽夜七依然如此說,白起還是將心中的疑惑說出來,並且質疑道:“那夜七大哥又是如何得知其中並沒有危險的呢?”

“原來你是以爲我信口開河啊。放心吧白起兄弟,來尋你之前我就在離火殿,做足了功課,對邊荒的一切,更是做了充分的瞭解,我夜七又豈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呢。” 聽夜七如此說,白起才鬆了口氣,看來真是自己多心了。

於是遞給夜七一個抱歉的眼神。

夜七無所謂的一笑:“畢竟邊荒兇名在外,你有所懷疑也是人之常情。”

“或許吧,如此詭異的事情容不得人不小心啊。”

“如果我真是信口開河、自我安慰呢”

“……”

“哈哈,走吧,逗你呢!!!”

於是二人一前一後進入了迷霧區域。

走入其中白起直接屏住了呼吸,比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若是迷霧真有毒素的話,到時候因爲自己的失誤直接被毒死可就太冤了。

同時白起凝聚心神,預防着迷幻的事情發生。

乍一進入其中,霧氣還並不是很濃,周圍的草木還依稀可見,但是每邁出一步,周圍的迷霧就濃郁一分,眼前的景色就模糊一分。

白起雖然早預料到,其中的霧氣會很濃郁,卻沒想到濃郁到這個程度,同時更加好奇霧氣的來源,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造成了這般迷霧。

白起皺眉看向身邊的夜七,發現夜七也是一副驚疑的模樣。

“夜七大哥,再走幾步怕是連自己的身體都看不清了吧。”怕吸入霧氣,白起傳音給夜七。

“是啊,這霧氣也太濃郁了,真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這麼多年都沒散去。”夜七抱怨一聲,贊同了白起的說法。

“是啊,而且裏面連方向都分不清,在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啊,恐怕霧氣再濃一點,咱們倆也得走散。”白起一邊說着,由扳指空間中拿出一根軟鞭一樣的兵器

首先將一端綁在自己的腰上,另一端遞給夜七,夜七接過去,直接綁在左手臂上,這樣二人之間還可以保留半丈多的空間,不至於讓二人緊挨着,缺少活動的空間。

做完這一切,白起開口道:“這樣就不至於走散了。”

“是啊,但是分不清方向,卻依然是個問題啊。”

“試試靈魂感知可以麼?”

白起提議,然後就釋放出靈魂感知,可是很快白起就失望了,靈魂感知竟然毫無作用,感知下也只是朦朧一片,周圍的景物依然感知不到。

“別費勁了,我早就試過了沒用的,在迷霧區域靈魂感知還不如眼睛看的真切。”

兩人說着向前繼續走去,幸好再往前面迷霧雖然濃郁,但是始終還能看到一步之內的景物,並沒有完全不見景物。

“還好不是什麼都看不見。”

白起慶幸的說道。

“就算如此這路也不是這麼好走的,根本分不清方向感,說不定又走回去了呢。”夜七苦笑道。

“真靈驗。”白起鄙夷的看了眼夜七嘀咕道。

夜七也是一陣苦笑只見二人前面的迷霧又稀薄起來了,原來不知不覺的又走回的邊緣區,只是並不是他們進來的方向。

“咳,真邪門,咱們是一直往前走的啊。”夜七乾咳一聲道。

“繼續走吧,這次我走前面。”白起一邊說着,仔細的仔細的觀察着一步之內的景物,每走一步都會牢牢的記住。

白起絕對不想信,這霧氣會誤導人的感覺,並且剛纔他們也不是直接返回了進來的那個地方。

白起白起罷,就當先向前走去,並且右手凝劍在路過的樹木上刻上一道道印痕。

夜七趕忙跟上,如今二人可是還用軟鞭連接在一起,跟在白起身後,夜七看着白起的動作,希望會有效過吧。

半個時辰後二人的身前迷霧又漸漸稀薄起來,但是二人卻發現並不是進來的地方,和之前走過的那片淡霧區域。

夜七猜測道:“這裏明明是迷霧淡薄區域,難道之前並非直線行走的,路上的方向發生偏差,斜線行走?”

“很有可能是這樣,但是不排除另一個原因。”白起想了一下開口道。

“什麼原因?”

“那就是咱們很有可能陷入幻境,其實咱們一直是在前進,只不過咱們的眼睛騙了自己,眼前的淡霧區就是幻境形成的。”

白起分析着迴應道。

“那麼咱們怎麼辦?”

“很簡單一直往前走便是。”

“……”

果然二人,二人不斷前進後,霧氣又漸漸濃郁起來,周圍的景物漸漸模糊,白起依舊在周圍的的樹木上留下不用與之前的記號。

就這樣二人不斷移動,一上午的時間,二人經過了好幾次迷霧淡薄區,並且每次經過一個淡霧區,都沒有遇到過白起刻畫記號的樹木。

白起心中的猜測更加清晰起來,開口道:“看來咱們之前都被傳言給騙,迷霧區域其實並沒有什麼幻境,而咱們也的確是一直往前走,只不過每塊區域的迷霧濃度不同。”

“這也只是你的猜測不是嗎?”

“我想若是我猜測正確的話,那麼這霧氣的來源肯定是受周圍環境的影響而改變的,咱們接下來注意一點,說不定會有所發現。”

夜七想了想的確如此,若白起猜測正確的話,這迷霧並沒有什麼迷幻的能力,只是根據環境的不同,讓人產生迷失方向的錯覺。

於是,點頭同意了白起的說法:“那接下來就注意找找,看有什麼不同麼?而且若是你猜測正確的話,咱們應該進入到迷霧中心地帶了。”

“走吧,我想咱們應該在走不久,就能再遇到淡霧區,到時候在兩片區域交匯的地帶,好好找找看有什麼不同麼?”

“嗯,好吧,對了白起,就算你之前的猜測證實了,你有怎麼確定咱們是直線前進,而沒有改變方向。”

迷霧中根本就沒有方向感,而夜七對白起超乎一般的自信更是難以置信。

“我說是直覺的話你信麼?”

“你說的我就信。”

“爲什麼,這麼相信我。”

“因爲看不透。”

“……”

白起沉默了,他不知道夜七話裏的意思,接着又說了一句:“其實我說的是真的,而且我對我的直覺很有自信。”


“之前就見識過了,還差點丟了命。”

“是的,這同樣證明我的直覺很準確。”

白起沒有一點不滿,很是酌定的道。

又過了一刻鐘,二人的視野中的霧氣漸漸的稀薄了,視野內可以看見十步之內的景物了。

而白起和夜七也是打量着周圍的環境,希望有所發現,可是很快就失望了,一樣的巨樹,一樣的草地根本就沒什麼不同。

白起鬆開了連接二人的軟鞭,在濃霧和淡霧區交界的地方,來來回回的活動,仔細的做着比較,可是依然沒什麼發現。

回到淡霧區,白起皺着眉頭,盤膝坐了下來,心思急轉思索着問題所在。

夜七見白起思索的模樣,就沒有打擾白起,也在一盤坐下。

夜色降臨,迷霧中天色黑的更快,本就迷霧重重,這天一黑迷霧中更顯的陰森,而且周圍的霧氣更加濃厚。


白起坐在原地已經一個多時辰了,一動不動皺眉深思,天色黑下來,發現霧氣愈來愈濃,白起皺着的眉頭才舒展開。

“怎麼樣,有什麼發現。”

“隨着天色越黑,你沒發現咱們周圍的霧氣也越濃麼?”

“原來如此,看來咱們也是進入傳聞中的那些誤區了,原來都是因爲光線的問題。但是,迷霧中傳聞無緣無故就會有人死去又怎麼解釋呢”

“如你所說,迷霧中有毒,只是毒性不強而已,而咱們一直屏息所以無礙。”

“看來,這迷霧區域,並沒有想象的那麼恐怖啊。”夜七恍然感嘆道。 “其實我也是猜測,也不排除別的特殊緣故。”

白起嘴角掛笑又補充了一句。

“呃,繼續趕路吧。”

夜七臉一黑,鬱郁的看了眼白起,掏出酒壺大灌了一口,站起身來。

“嗯?看得見路麼?”

白起伸出右手,在眼前晃了晃,根本什麼都看不見,,他現在很確定夜七是故意的。

“摸黑。”

“那好吧。”


白起應了句站起身來。

“嘭”“哼…”

白起邁出的右腳收了回來。

“嘶、、還是明天再出發吧。”

夜七吸了口涼氣,咬牙切齒的說道。

“哈哈…”

白起的笑聲在這寂靜的夜色中響起,白起突然感覺這陰森的霧林原來也很美好。

白起開朗的笑聲,給這片死寂的夜空增添了一份生機勃勃的氣氛。

霧林的黑夜顯得尤爲漫長,二人一夜無話,在修煉中等待着黑暗的消散。

當黑暗漸漸散去,周圍的迷霧尤爲濃郁,朦朧一片,白起二人在更加肯定了之前的猜測,這裏的霧氣的確跟光線有關。

二人並沒有急着出發,而是進一步印證之前的猜測。

時間慢慢的流逝,迷霧果然越來越淡薄,一個時辰後,周圍的迷霧又恢復了昨天白天的樣子,淡薄了許多,十步之內的景物依稀可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