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裁定!”冰冷的話語從她紅潤的嘴脣裏發出,腳下輕輕一動,下一刻瞬間就出現在了無憂子的前面。


“閣下饒命,這具身體我讓給你,咱們有話好好說,啊——”

長劍直接刺入無憂子的魂體中,那柄長劍似乎專門剋制靈魂,無憂子此刻想要掙脫,甚至逃離出去,但卻彷彿磁石一般被牢牢給吸引住。

在不斷慘叫中,蘇言從其嘴裏趕緊逃了出來,直至看着那偌大的光團在長劍下不斷縮小,不斷告饒。

心頭一個哆嗦,這系統的裁定者這麼強?怪不得要準備很長時間,不會這就是系統本體吧?

在蘇言膽戰心驚中,無憂子所有的亡魂全都沒入那柄長劍中,蘇言還沒來得及感謝,長劍突然斷裂,一絲絲白色純淨的氣團從中飛濺而出,彷彿無頭的柳絮,直至發現了蘇言,一股腦兒跑了過來,彷彿小蝌蚪找媽媽,不停鑽入蘇言的光團中,使得不停變大。

蘇言一陣錯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感覺好舒服,不過,系統的裁定者並沒有理會,想必是好的吧。

這樣的情形一直持續了將近有二十多分鐘,所有的光團全都沒入,而蘇言的神識光團相比之前的,足足擴大了將近三倍有餘。

忽然,蘇言一下子被排斥出了體外,神識徹底迴歸本體,睜開眼來,自己依舊坐在水池裏,擡起胳膊看了看,臉上不由狂喜。

自己回來了,身體還是屬於自己的。

“叮咚,入侵的病毒已經裁定,額外的魂力進行吸納,淨化過後反饋給宿主,恭喜宿主,晉升一品鬼差,望宿主再接再厲,三年後達到鬼吏層次。”

蘇言正在驚喜,系統的聲音再次響起,讓的蘇言徹底呆住了,開什麼玩笑,我晉升二品鬼差纔沒幾天,這麼好,就讓我升入一品了?

沒等蘇言懷疑,龐大的魂力使得蘇言的魂泉再度擴張,徹底證實了系統的話語,蘇言高興的一蹦三尺高,連忙進入。

果不其然,直播間人數擴增之三百萬,魂星指也一樣,一名只剩下一小半的涅槃境魂識,這麼快就讓自己晉升了,而且是連觀衆那一半的魂星也是一起補償起來,他似乎又發現了系統的一個BUG所在。

哇,早知道,我就敞開心扉,讓更多的人來奪舍我,你再殺毒反饋給我,多好。

自己就算髮現用遠古亡魂進行代替,魂星指數是增加,但增加對應的只有自己的那一半,哪像這般好,不光自己的,直播間觀衆們的一半也是可以增補的,這次,自己算是因禍得福了。

對了,大禮包。

蘇言趕緊去看大禮包,耀眼的光芒下,是一個水藍色的禮包,趕緊去點開。

“恭喜宿主,得到透視眼一枚,此眼可觀看所有物體表象之後的本質,望宿主妥善使用!”

蘇言呆住了,直至看見一個跟隱形眼鏡的膠裝物漂浮過來,彷彿一滴活躍的精靈一般在跳動。

蘇言的嘴角突然露出一絲邪笑,心臟砰砰跳起來。

“不會吧?” 蘇言的小心臟劇烈的跳起來,曾幾何時,他就一直想要這樣一個東西,但沒想到,在自己死後,有一天會突兀的來到自己手邊。

神識退出,蘇言看着掌心的那枚膠裝物,一時之間,五味雜陳。

【主播你咋回事,怎麼不理我們?】

【是呀,喊了你半天呢。】

【主播手裏的這是什麼東西?你近視了?】

…………

一時之間,直播間衆人紛紛問話,蘇言並沒有給他們訴說剛纔險象環生的一幕,以及修爲又晉升了,猶豫了一下,將它輕輕放入了左眼中。

一股彷彿薄荷似的清涼瞬間自眼中傳出來,眼球更是癢癢的,似乎有着萬千的小根鬚在纏繞成長,這一過程看似很長,但卻在幾息間完成。

蘇言閉着左眼,心中竊喜的慢慢睜開眼睛,和平常看上去的一樣,不過調動魂力緩緩凝聚,很快,蘇言的左眼就起了變化,眼球急速縮小,直至成爲一個黑點。

美味邂逅:農女小廚神 而他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本該只有視線七八米的雲霧,此刻在蘇言的左眼下,竟然緩緩消散,不,不應該是消散,而是蘇言的目光穿透了那些霧氣,目之所及,近乎三百多米的距離都看的一清二楚。

蘇言那叫一個激動,這就是看透物質表面的透視眼嗎,蘇言趕緊一低頭看自己的下半身,很快臉色一紅,轉兒嘆了一口氣。

隨着魂力的不斷加劇,蘇言看見了自己的骨頭,看見了骨頭下的鮮血,看見了一絲絲黑色的魂力按照屬於自己的經脈路線在流轉。

“不錯,非常不錯。”對於此次晉升一品鬼差得到的禮物,蘇言非常滿意,這使得距離鬼吏只有一步之遙,即將得到超級禮包更加的期待起來。

“沒事各位,那個趕緊找大師兄。”對着這個禮物,爲了自己的名譽問題,雖然他不會胡來,但是,還是決定不給衆人說了,要不然,他一定會被打上一個猥瑣的標籤。

同樣,隨着直播間人數權限的不斷擴大,又有一批慕名而來的人加入了進去,開始了迷茫、懷疑和震驚中。

小黑這傢伙也是屁顛屁顛,一路循着那冥冥之中的感應一路找了過來,不過爬不上山崖,只好在下面躲藏了起來。

而隨着這次小心翼翼進入,蘇言已經感覺不到周圍有人了,雲霧瀰漫,一切靜悄悄的,而蘇言因爲透視眼的緣故,幾百米處的景象就已經看得一清二楚,危險之處,第一時間躲避。

而他此刻也相信,自己已經來到了第二層區域處,但是環顧四周,依舊沒有看見當日通過六耳獼猴的卡牌所看到的那些景象。

蘇言找了一個安全隱蔽的地方,再次透過心神全力聯繫大師兄,或許是隨着接近的緣故,蘇言這次竟然真的聯繫上了。

神識進入,周邊的景物飛快的往後退,似乎是一個大概的路線,還得繼續深入,但是很快又斷開了。

爲了海清,爲了找到不老泉乳,蘇言沒有什麼猶豫的,騎着小黑繼續深入,這次,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感覺周圍的迷霧越來越濃厚,哪怕蘇言有着透視眼,此刻所能看到的距離也不斷在縮減。

蘇言是越走越心驚,總感覺一股毛骨悚然感縈繞心中,反倒直播間內的人感覺很爽,如果近在咫尺的迷霧突然衝出來個什麼東西,那想來會更加的刺激。

蘇言順着先前所看到的那模糊路線,又是走了兩天的時間,就在今天,他突然停了下來,準備將小黑收進去,然後自己悄悄一個人摸索前進,因爲如果所料不差的話,現在的他已經到了第二層區域的中間了,一路所能躲過的危險也越來越多,小黑的蹄聲害怕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可就在這時,小黑的毛髮頃刻間變得白茫茫的,蘇言一愣,第一時間收了它,然後輕飄飄鑽入旁邊一棵樹後,開啓透視眼,看着遠處,有着五個血衣候而來。

一下子出現五位,而這五位,看樣子應該都是無限接近鬼吏層次的,難道真如那無憂子所猜測的,這墜仙之地,是他們的大本營,而且他們還時不時的飛昇着,也就表明着,他們,不受此地的影響。

要知道,這裏可是第二層區域的中間地帶了,有多少人,多少強者也只能止步第一層的後半部分,就連那位涅槃境,堪比鬼帥的無憂子,也慘死在了無限接近第二層區域的地方。

這五名血衣候,連鬼吏層次都沒達到,卻能在第二層區域這般的逍遙而走,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周圍的危險。

蘇言的心裏漸漸涼了下來,最起碼那活了幾百年的無憂子所猜測的事已經有兩處符合了,如果這裏真的是血衣候的大本營,那豈不是說,周圍還有很多高階的血衣候,而現在不老泉乳還連面都沒見着。

你說你就算有了靈,你跑這麼遠幹什麼,還跑人家後院裏,這不是難爲我嗎?

【主播咋的了?】

直播間內有人發文,他們所看到的,就是蘇言右眼所能看到的白霧,至於還在兩百米外的血衣候,還猥瑣者,彷彿巡邏的他們是看不到的。

“拼了!”

蘇言並沒有回答他們,畢竟這裏已經是命懸一線的地步了,他直接幻化成血衣候的樣子,然後帶着那面青銅鏡走出。

“誰!”蘇言剛走了兩步,前面五人突然戒備起來。

“是我,自己人,嚇老子一跳,周圍沒事吧。”蘇言裝着一副也被嚇了一跳的吃驚樣子道。

那五人見到是自己的同伴,而且血氣一樣,做不得假,至於樣貌是不看的,他們每一個人的樣貌都是保密的,只爲在人世間潛伏下來,不被他人出賣。

五人一陣放鬆,看向蘇言不由一陣疑惑:“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其他四人呢?”

“那羣傢伙一點也靠不住,老子上個廁所的功夫,他們就全都丟下我跑了,一個人走多危險,只好往回撤了。”蘇言語氣充滿了不悅,惹得五人哈哈大笑。

“行吧,反正我們今天巡邏的時間也差不多要到了,一起回去吧,最近外面不太安全。”其中一人說完,便向蘇言點點頭,開始搜查起來。

蘇言也是裝模作樣的加入他們其中,心臟砰砰跳着,總算是糊弄過去了。 很快,五名血衣候便是巡邏完畢,也不再往出走了,別人是越往裏走越危險,他們是往外越走越危險,天知道會不會碰見一個超級強者愣頭青,萬一把他們抓住當舌頭咋辦,你說不吐露咱血衣候大本營的祕密吧,人家會放過自己?

如果說了,還沒說完,下在他們體內的禁制就會自動啓動,砰的一下,炸的連肉塊都湊不齊了。

五人便懶洋洋往回撤,蘇言緊緊跟在後面,看着他們踩在不同的方位,躲過各種潛在的危險,便抓緊牢牢記住,要知道,他還是要出來的,進去沒事,出來的時候反倒因爲這些陷阱而遇到危險,多冤,多虧啊。

隨着深入,蘇言途中見到了許許多多的血衣候,他們或者兩人一隊,或者五人一隊的在巡邏,就連那些所謂的仙獸們,也被他們當做坐騎慢吞吞而走。

蘇言帶着直播間內的人是越看越心驚,怎麼感覺自己是羊入虎口,還是自動送上門的,此刻,光是鬼吏層次的血衣候都是大批量的出現以及檢查他們,這墜仙之地的第三層要不是他們的老巢,蘇言自己都不相信了。

橫跨四大州,甚至於中州都有的血衣候,老巢會在青州的三大絕地之中,誰能相信,誰又能一路探查進來,如果不是系統這個狐假虎威盤瞞過他人,蘇言恐怕早就暴露了。

隨着六人踏入第三層區域,再又走了一會兒後,便是有人攔住了他們。

“此地已封閉,你們不得進去了。”一個鬼吏層次的守門人擋住了他們。

“咋的了?我早上出發還好好的,怎麼一回來就封路了?”其中一名血衣候好奇道,還伸長脖子忘裏瞧了瞧,事實上,此刻有很多巡邏回來的血衣候全都被攔住了,不明所以,全都伸着脖子往裏面張望呢。

那名血衣候見着蘇言六人全都是無限接近靈魄境的人,要比其他人強上一些,特意壓低聲音。

“裏面發現了一個東西,不久前才發現的,現在已經全部戒備了,聽說連宗主都通知了,這樣吧,你們隨我一同守護此地,防止其他人接近,到時候一定會清場的。”

“寶貝?”其中有三名血衣候激動的脫口而出,不過看這陣容,應該輪不到自己,但又誰能說得上呢,萬一有殘羹剩湯,說不定還能撈點,況且守護這東西,血丹是少不了的。

“好,兄弟們,就讓我們守護此地吧,多謝老哥了,喂喂,你們往出一點,別想着進去。”那名血衣候很快就融入了自己的角色,帶着蘇言呈隔離帶狀態,將其他血衣候往外趕。

蘇言當然樂意,不過,早不發現寶貝晚不發現,難道是大師兄和自己溝通時露了位置,讓後讓他們給發現了?

蘇言一陣發愁,如果這真的是,那自己想要得到不老泉乳就難上加難了,沒聽剛纔說嗎,血衣候的宗主都要來了,除了不老泉乳這等逆天之物,想必再無其他東西能夠吸引這等大佬前來了。

果然,隨着時間的推移,一些實力在鬼吏層次的血衣候得到消息後,全都趕了過來,將此地團團圍住,而蘇言他們幾人,也沒被驅趕,反倒默認了幫助,至於其他的血衣候,則都趕離了,一時之間,此地靜悄悄的,充滿了莊嚴肅穆。

蘇言站在某一個方位,眼睛悄悄的往裏面看去,左眼的透視眼全面開放,魂力不斷凝聚,使得直接穿過層層迷霧,一眼就看到了一片被雲霧遮蔽得嚴嚴實實的地方,足有千米的範圍,而後任憑怎麼努力,都是看不見那迷霧裏面的景象。

這應該就是不老泉乳無疑了,甚至隱隱都能感覺到大師兄的氣息,這可如何是好。

“宗主到!”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由遠至近,所有的血衣候,無論修爲高低,全都單膝跪地。

“屬下見過宗主!”千人齊拜。

蘇言看不見那位敢於和地府叫板的血衣候宗主是什麼樣子,但是直播間內的衆人卻是看的一清二楚,那是一個全身都籠罩在灰色袍子裏的人,一身得威嚴,讓的所有的血衣候在這一一刻爆發出前所未有的狂熱,而在其身後,更是隱有氣息升騰,似炎似雷,發出低沉轟鳴之聲。

同樣,跟在他旁邊的,是一個一身黑袍的人,無任何氣息而出,就像個平常人一樣,兩人不知男女,不知老少,就這麼腳下踩着虛空漣漪,剎那間就從衆人頭頂上方穿越而過,停在了那雲霧團前面。

所有的血衣候也在這一刻起身,滿是敬畏的盯着拿道灰袍背影,蘇言原本充滿了好奇,但是,當他看到那道影子時,突然一顫,熟悉,太熟悉了,那個灰袍人的背影蘇言絕對在哪裏見過。

他的心臟在這一塊劇烈的跳動起來,他真的見過那背影,但是,越是感覺熟悉,越是想不起來,而且越想反倒越模糊。

怎麼可能,敢於地府單挑,遍佈中州幾大州的神祕組織血衣候,其宗主,蘇言竟然見過,這這這……

當蘇言看向他旁邊的那名黑袍人影后,這一刻一定覺得自己瘋了,因爲那道黑袍人影的背影,蘇言也感覺見過,而且,還當面見過。

不對,一定是錯覺,自己一定又是被周圍什麼東西給人影響了,否則,這兩個高高在上的人,自己怎麼可能見過,回憶自從當鬼差以來,的確見過形形色色的人,可是,爲什麼感覺他們都好熟悉。

蘇言心裏一陣煩躁,想詢問直播間內的人有沒有見過,但是周圍全都是靜悄悄的血衣候,爲了防止被察覺,強行忍住心中的困惑。

“是那股氣息。”就在這時,那道黑袍人在感受了一下雲霧團之後,緩緩開口道。

不不遠處的蘇言在聽到那道聲音,徹底呆住了。

“絕對見過,自己絕對見過他,可是,爲什麼,爲什麼想不起來?”蘇言被憋得眼睛發紅,很不得立馬開啓透視眼看向黑袍下的背影。

但是,冥冥之中有一個聲音告訴他,當他看到黑袍人的真容時,就是自己的死期到了。

那道灰袍人影並沒有說話,而是一揮手向那雲團,卻被一層光膜給彈開,而後,那道光膜竟然自行裂開了一個小徑,小徑上空,此刻一團銀色的光芒不停閃現,很快,一個毛茸茸的東西便是砰的一下掉了下來。

“來,鶴兄,虎兄,這次咱們不醉不歸,喝完後,你們就是我熊大的兄弟了,好兄弟,喝!”那道毛茸茸的背影舉着一個大碗向前伸去,卻突然發現,眼前的一切景象全都沒有了,一轉頭,看了看自己前方的兩道身影,眼睛有些迷糊,然後看看自己的大碗。

“這啥酒,還沒整兩口呢,就醉了?” 沒錯,那個從空中銀色旋渦裏突然掉下來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和蘇言在遠古戰場有過交集的熊大。

那日,他們也是因爲不老泉乳而分別,熊大見眼快,在兩頭美杜莎襲擊而來時,順着不老泉乳離開的七彩傳送陣跳了下去,被徹底傳送出了遠古戰場,至此不知所蹤,而那兩頭美杜莎因爲沒抓住熊大,反倒怒了,全都撒在了蘇言的身上。

但誰也沒想到,隔了這麼久,人家會突然從空中掉落下來,遠處的蘇言如果不是帶着面具,恐怕下巴都驚得給脫臼了。

得虧直播間內的人因爲迷霧的關係,看不見前面百米外到底發生了什麼,否則,一定會嘲笑他,嘲笑語蘇言都能想到。

畢竟那個時候,自己可是熊大的‘心上人’,還是一見鍾情的,爲此,不惜贈送鬼王,千年靈藥,數百株百年藥材,甚至於放棄了自己好些地盤、手下的舒服生活,帶着他返回自己的住所,冒着危險找尋不老泉乳。

只不過在最後關頭,蘇言因爲不小心被那隻紅色的美杜莎給瞄了一眼,徹底現行,惹得熊大氣惱揚長而去。

可是,他不是離開遠古戰場了嗎,怎麼會出現在另一個絕地之中?

對於這點,蘇言是疑惑的,沒想到會在這裏碰見故人,其實蘇言不知,一同懵圈的,還有熊大。

他自從逃離了遠古戰場後,就一直隨意溜達,更是混入了妖族,找了一羣志同道合的妖人,大家經常在一塊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更是因爲他實力的緣故,得到而來很多妖族的尊崇。

遠古龍熊啊,可是有這上古龍族的血脈的,到哪兒都吃香。

這不,剛和認識的兩個妖王在一塊喝酒呢,這才三碗下去,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就給變了,這白茫茫的雲霧都啥啊,還有這倆個盯着自己的人又是幹嘛的?

熊大站起身來,晃了晃腦袋,然後一口就將酒喝了下去,一擦毛茸茸的嘴,一指站在前面的兩個不見真容的人。

“毋那兩鳥,一直盯着本王看什麼,是不是哪個山頭跑來砸場子的,這座山頭,已經是我和鹿兄虎兄的了,識相的,趕緊滾,否則,你熊爺爺讓你們吃不了兜着走,嗝~”熊大打了一個長長的酒嗝。

“遠古——龍熊!”就在這時,那道黑袍人影緩緩開口。

“呵呵,你竟然識得……臥槽,仙,不對,半仙?怎麼可能?”就在這時,熊大突然怪叫一聲,連連後退,原本迷糊的腦袋也在這一刻一下子給驚醒過來,一手指着黑袍人影顫顫巍巍喊道。

那道黑袍人影也是一愣,連着那灰袍的也是。

“看來,你見過真正的仙了,難道,世上還有仙存在不成?不對,你不是真正的遠古龍熊,你是,你是那個人畫中的熊,你是青陽上仙最後一幅畫中的靈,我見過的,我見過的,青陽上仙還活着?不對,他死了,我親眼見到他死了。”

那道黑袍人影突然情緒激動起來,甚至還有些不相信,一把扯下頭上的袍子,露出了一個臉上幾乎沒有絲毫血跡的乾枯人臉。

他的頭髮稀疏,雙瞳只剩下黑色,不見眼白,臉頰上更是有着一道道黑色的紋路,彷彿猙獰的蜈蚣在時隱時現。

在那道黑袍被扯下的一刻,蘇言哪怕是看背影也是記起了那人是誰了。

“他竟然真的復活了!”

蘇言不敢相信,充滿了匪夷所思,沒錯,這名黑袍人正是那次,蘇言藉助無生所看到的,從天而倉皇逃下的仙人,只不過,半具身體被那黑色鐵鏈攔腰折斷,一半捲了回去,一半墜了下去,而靈魂卻是帶着那個紫色的小棺槨到了另一個地方潛伏了下去,這一藏,就是數千年,全靠着一團執念沒有消散。

可以說,那位仙人被一分爲三,此刻的蘇言徹底佩服起給自己送養料的無憂子了,他根據這些年的蛛絲馬跡所猜測的全都是真的,只可惜,命不太好。

而此刻的那名復活仙人似乎有些不理解,近乎到了爆發的邊緣,狂躁的氣息在他周圍形成了一絲絲黑色的氣旋,每一個氣旋了都似乎有這無數的惡鬼要爭先恐後爬出來,嘶吼着。

“爲什麼,他應該死了,不對,還活着,也不對,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什麼我一點也不記得,逆仙,他們是逆仙,不對,我們是逆仙,啊啊啊~”那名仙人狂吼着,身邊的惡鬼氣旋一下子衝了出來,全都向着周圍的休血衣候而來。

“不不不,啊~”

“快跑啊。”

“宗主救命!”

只是短短片刻,距離近的一些血衣候被那惡鬼鑽入身體,直接啃食的什麼也不剩,蘇言害怕了,想要趕緊逃離,這復活的仙人不對啊,根本不是以前的那位了。

可就在這時,隨着三十多位達到鬼使層次的血衣候死亡,那名灰袍人影一揮手,所有的惡鬼氣旋全都碎裂了開來,更是一伸手,一抹金色的氣流鑽入了半仙的身體之中,使得他漸漸平靜了下來。

“廢物!”灰袍下,首次傳來了血衣候宗主的聲音,而這聲廢物,是對那半仙而說的。

“多謝宗主救命之恩!”衆多血衣候跪拜。

而此刻那半仙滿頭大汗,身體內似乎有着無窮的岩漿在流動,一亮一亮的,映照着他的血管而跳動。

而此刻的熊大也是徹底認真起來,眼睛緊緊盯着那半仙。

“你,怎麼會知道我主人的仙號?你是誰?”

“我是誰?是啊,我是誰,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是誰?”

眼見着那半仙又要發瘋,灰袍人再次將一股氣流打入到了他身體之中,使得其平靜了下來。

熊大剛要還準備問些什麼,突然身子一滯,蹭的一下一轉頭看向迷霧小徑的深處,怪叫道。

“小青?怎麼會是你?這裏是什麼地方,不是牛頭山嗎?你把我弄來的?”熊大喊叫起來,不過很快就滿臉的笑容。

“那就好那就好,有這事你早說啊,沒問題。”熊大似乎聽到了什麼話,而後滿意的轉過身來看向灰袍人影和半跪在地上的半仙。

“小青說它最近身體欠恙,不能隨意接客了,尤其是回頭客,好走不送哈。” 熊大似乎得到了什麼承諾,興高采烈起來,連着那位所謂的仙人也不怕了。

“你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知道我是誰,我是遠古龍熊,我是熊大,有名有姓的貨真價實妖王,而不是什麼畫中之靈。”熊大大聲對着黑袍半仙道。

此刻那名半仙滿頭的汗水,依舊半跪在地上氣喘吁吁,反倒那名灰袍人此刻看向熊大。

“今日只求不老泉乳一瓶。”

“沒門,跟你說了,我家小青最近身體不好,哪有什麼不老泉乳給你,還要一瓶。”熊大雙手抱胸,抖着腿道。

“哦,既然不老泉乳沒有,那麼,你既然跟隨過青陽上仙,也算是獸族中最榮耀的存在了,留下當我血神教的護教神獸吧。”灰袍人饒有興趣的看向熊大。

熊大一愣,頓時怒了:“你這廝是誰呀,知不知道你熊爺爺是誰,想收攏我,你還差的遠。”

“呵呵,人人都說這墜仙之地充滿了仙獸,但在本座看來,你纔是真正的仙獸,而且還是這天地間最後一隻仙獸,本座答應你,只要你成爲我血神教的護教神獸,你要什麼,全教都會盡力滿足你想要的一切。”灰袍人伸出雙手,誠摯邀請道。

熊大隻是冷哼一聲,態度已經表明一切,好不容易從困了它那麼多年的遠古戰場逃出,過了幾天逍遙日子,怎麼可能又被綁着成爲人家的護教仙獸,你熊爺爺這輩子只有一個主人。

“放心,你會答應的。”神祕的黑袍人自始至終都語態平和,似乎一切的東西對他都是無一般重要與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