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被藍色光束穿透身體,殿衛化為黑色霧氣,消散於海底。


同樣的一幕在包圍圈各處上演,但也有殿衛成功躲過藍色光束,青銅長劍直指潛艇。但是在距離潛艇不足十米的地方,數不勝數的小東西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那是一群只有三十厘米高的深海機械人,圓滾滾的身體,扁扁的嘴巴,還有一雙黑點眼睛,像極了獃頭獃腦的鴨子。

宛如木頭的深海機械人看似笨拙,行動起來卻敏捷得很。

一個機械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出,躲過揮砍而來的青銅長劍,一把抱住殿衛。一張邊長兩米的方形鐵網自機械人體內彈出,將殿衛全身包住。

材質的不同導致鐵網僅十秒就被殿衛掙開,但機械人勝在數量多,每當殿衛掙開一張鐵網就有一個機械人衝上來,一個接一個,不勝其煩。

元素聚能炮率先攻擊被機械人纏住的殿衛,命中率頓時提高了不少。當鋼網被砍破到一定程度,潛艇就會發射新的鋼網。

一時間,局面被潛艇完全控制。

不過持續沒多久,隨着殿衛越來越多,元素聚能炮有些捉襟見肘,場面漸漸向失控傾斜。

艇長第一時間向皓月號彙報:「元素聚能炮能量使用過半,殿衛數量太多,請求使用剩餘能量。」

「打開通往海岸戰場和軍艦的口子,控制能量使用,着重防守包圍圈其他方向。」綺娜下達命令。

元素聚能炮能量使用過半的戰果是足足解決了一千個殿衛,現在潛艇的主要職責不再是解決殿衛,而是放過大部分殿衛交由軍艦和海岸戰場解決,並且保證金字塔缺口時刻都封有鋼網。

接到命令,潛艇和機械人移動,包圍圈立時出現一道大口子和三道小口子。

與其坐以待斃被這些潛艇當靶子打,還不如出去尋找一線生機,明知口子外必定有陷阱,殿衛也毫不遲疑地往外衝去。

出了包圍圈,大多數殿衛都向著正前方游去,少部分想要從後面襲擊潛艇卻被鐵網包住死在藍色光束下。

「所有軍艦,元素聚能炮聚能!發現殿衛自行瞄準攻擊!」綺娜扭頭對艦長說。

收到命令,停在海面上的十艘軍艦由靜轉動,水下艦體伸出一門門元素聚能炮,與甲板上的元素聚能炮一同進入匯聚能量的狀態。

海岸指揮部,指揮車,綺娜的聲音通過無線電傳來:「這裏是海域指揮部,我是綺娜。通往海岸戰場的口子已經打開,大量殿衛沖向海岸。」

「小妖精撐不住了?」路璇語出驚人。

「我……」綺娜無言以對。 馬守田捏著兩百塊鈔票,半晌沒回過神來。

養了那麼多的年的賤丫頭一躍枝頭,居然變成了金鳳凰。

馬小寶遺憾的道:「阿姐被那些人帶走,我們不能把阿姐賣了換錢花,我是不是就沒新衣服穿了?」

「傻孩子,秦家人富得流油,給了兩百塊!你想要什麼新衣服,姆媽都給你買。」李娟喜氣洋洋的道。

馬守田晃了晃神,「秦家人萬一是搞錯了呢?桃花這丫頭,可是我看着你生的,到時候他們發現了真相,找我們把錢要回去,可怎麼辦?」

「哼,錢都到我們嘴裏的,還想摳出來?就算是秦家人,也沒門!」李娟尖聲的道,她要儘快把錢都花了。

到時候秦家就算來要錢,也是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

剛才在馬家的院子,當着那麼多村人的面。

秦泰和秦彤沒有提桃花是瞎子的事,其實當他們看到桃花的一幕已經是傻眼了。

秦泰絲毫不顧及桃花就在旁邊,道:「嘖,三妹,這丫頭怎麼眼睛被人挖了?要怎麼回去跟姆媽交代?」

秦彤冷漠的雙臂環胸,盯着窗外掠過的景色,「不知道,姆媽說要個有靈眼的人繼承秦家,讓我們親自過來把她認回去。可是現在眼睛丟了,難道還指望秦悅蓉那個野種嗎?」

聽到秦悅蓉三個字,桃花如同古井無波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反應。

放在膝上毫無力道的兩隻手,此刻緊緊的攥住。

「反正姆媽交代的事,我們按照要求辦了就是了,至於其他,也不關我們的事。」秦泰咔嚓一聲,點亮金屬洋火,燃了夾在指尖的香煙。

桃花在鄉下長大,從來沒有聞過煙味。

吸入難聞的二手煙的時候,劇烈的嗆咳起來,「咳咳咳……咳咳咳……」

「喲,差點忘了,你這個鄉巴佬沒聞過煙味,大概適應不了。」秦泰聽到桃花的咳嗽聲,譏誚著把煙掐滅。

桃花努力剋制咳嗽的感覺,讓自己平息下來。

果然,她就是累贅一般的存在。

不管走到哪裏都沒人喜歡她,馬守田一家一次次把她推入火坑。

有血緣關係的秦家來接她,也不是出自真心的。

可是外人越這樣,她越要活出個人樣。

桃花輕聲的開口,「二叔。」

秦泰訝異,「在叫我?」

秦彤的目光也從窗外收回,看了眼桃花。

桃花又喊了一聲,「三姑姑。」

「恩。」秦彤悶悶應了一聲。

秦泰一笑,也應了。

這丫頭有點意思。

悶不吭聲在一旁聽着。

把他們的輩分都猜到,嘴也甜。

桃花繼續開口,「你們秦家怎麼知道我才是你們的血脈?」

這是她開口的第一個問題。

秦泰「嘖」了一聲,對秦彤道:「這丫頭有點意思。」

秦彤眯了眯眼。

秦泰剛要說認她回來的辦法,被秦彤壓住手背制止了,語調清冷的對桃花道:「你早晚會知道的,決定是你祖母下的,我們不便說太多。」

「這樣啊,那,為什麼不是我的親生父母來接我,而是你們兩個其他房的長輩來呢?」桃花垂著頭,低柔的問,長長的頭髮披散著,模樣倒是十分的乖巧可人。

秦彤和秦泰見了,對她的印象都不錯。

倒不像是鄉野長大的丫頭,懂禮、沉的住氣。

秦泰這次不需要秦彤阻止,嘿嘿一笑,打着太極,「等你回去了,自己去問他們唄。」

「好。」桃花不帶一絲情緒的應好,沉默良久,才又問了一個問題,「既然我是被人調換的,不知和我調換的是秦家哪一位千金小姐。」

當了二十一年的馬守田和李娟的女兒,驟然聽人說自己是秦家人,心中是驚濤駭浪。

也懷疑過是不是弄錯了,或者根本是陰謀。

可是,她的處境已經足夠糟糕。

對她而言不必要浪費太多情緒在震驚上,放在心裏慢慢消化才穩妥,然後靜觀其變到底發生了什麼。

「嗤,剛才還覺得你聰明呢。」秦泰嘲笑出聲,「我們秦家孫輩,只有一個女娃,你說是誰呢?」

要不是秦家的絕技傳女不傳男,唯一的嫡孫女還是個野種。

也不會輪到一個挖了眼睛的瞎子,被請回去繼承秦家老太太的衣缽。

秦彤直接回答:「是我大哥和大嫂的獨女,秦悅蓉。」

「哦。」桃花輕描淡寫的回應了聲,膝上攥拳的手指握的更緊,一隻一隻手指甲深陷進肉里。

秦悅蓉,竟然是她,果然是她!!

她當然聽說過秦家只有一位嫡孫女,只是事情太巧,她總要問清楚。

竟還真是秦悅蓉!!

這個人佔了她的身份,奪走了她的父母,享受了本該屬於她的一切,竟然還挖走了她的……

眼睛。

去省城的一路,桃花沒有張口再說半個字。

反而是秦泰和秦彤有顧慮,嘀嘀咕咕的商量了一路。

到了省城,他們沒有把桃花直接帶回秦家。

而是在秦家附近賃了個住處,把桃花安排進去暫住。

念及桃花眼瞎,還留了個傭人春杏,負責照顧她的起居飲食。

桃花住地方帶了個小院子,屋裏也很寬敞。

算是中等人家住的地方,但是跟高門大宅的秦家,絕對不可同日而語。

桃花在小院裏,一住就是三天。

「姆媽,你休想騙我,這粥我絕對不喝!!」桃花被噩夢驚醒,渾身是汗的從床上坐起。

夢境太真實,重演了幾天前才發生的事。

以至於桃花醒來后還有點恍惚,她夢見李娟來龍王廟接她,給她端了一碗下了迷藥的粥。

她知道粥有問題,把粥碗狠狠的打翻了!!

現實卻沒那麼幸運,她把粥喝了。

醒來就被綁去秦家的莊子,被挖下雙眼。

她懨懨起身,坐到窗戶旁的椅子上。

屋子裏的窗口臨街,她和往常一樣傾聽窗外紛雜熱鬧的聲音,通過分辨鬧市裏的車馬人聲,不同事物上散發的複雜的氣味訓練自己。

努力適應眼睛失去光明的生活。

對於一個要強的人來說。

在找回眼睛之前,她得先做一個眼瞎的正常人,能夠獨立完全不需要依賴任何人!

從十八歲那年開始,桃花在那座空蕩蕩的廟裏呆了三年,在以為被世界遺棄的時候李娟來了。

帶了熱騰騰的蔬菜粥,說要帶她回家。

結果,等來的卻是騙局。

以前她太重情了,以至於對親人毫不設防。

對於秦家桃花並不奢望什麼,一個失去眼睛嫡女有什麼資格當第一堪輿世家的繼承人。

可事實上,桃花在等待的過程里很是不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