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被自家姐姐給點破了小心思,夏侯櫻玉臉一紅,低下了頭,嬌羞道“哪有,我今天只不過是想要去約會而已的。”


“哦?約會?和誰?和劉致澤嗎?”夏侯落輕笑道。

“姐,你再亂說,我就不理你了。”夏侯櫻說完玉臉更紅了,彷彿能夠滴出鮮血似得。

而另一邊,同樣是一排排的車子正慢慢的行駛過來。

在其中一輛車上,還有一個劉致澤很是熟悉的身影,她不是別人,正是劉詩語。

劉詩語自從離開了鳳林市就一直待在劉家,唯一一次出門還是去了劉致澤的老家拜年,而今天,劉家再次把她給派了出來,讓她前去迎接劉致澤。

畢竟,在整個劉家,也就劉詩語和劉致澤最爲熟悉了。

除去劉家和夏侯家,那就只有道門了,劉家和夏侯家是想要拉攏劉致澤,唯有道門,劉致澤畢竟是道門的榮譽長老,如今他來到了京都,道門自然是需要給點表示纔對的。

某家酒店房間內,此刻,劉致澤正趴在牀上呼呼大睡,反倒是諸葛楠和洛羽靈一大清早的就起牀了,估計是諸葛楠也學壞了,總是喊着洛羽靈玩遊戲,沒玩沒了的。

就在這時,劉致澤房間的門被打開了,關瞳馬淵南宮劍以及司馬長風走了進來。

“少爺。”關瞳輕叫一聲,想試試劉致澤的反應。

可是劉致澤除了翻了個身以外,就沒有其他的反應了,關瞳馬淵南宮劍司馬長風見此,頓時滿臉的黑線。

這太陽都曬屁股了,劉致澤還能睡的這麼香,也真是沒誰了。

“少爺。”關瞳再次叫了一句。

劉致澤的身體一翻,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道“幹嘛啊?”

“少爺,劉家夏侯家以及道門的人快要到酒店門口了,你看你是不是需要去迎一下?”關瞳問道。

他們也是一大早的接到了三家的報信,說是馬上就會有人來拜訪劉致澤,這不就來找劉致澤了。

“來就來唄,不要吵我睡覺,讓他們在下面等着就好了。”劉致澤迷迷糊糊的說了一句,然後再次躺在牀上睡了起來。

臥槽!!關瞳馬淵南宮劍和司馬長風都無語了。

別人兩大家族加上一個國教的長老人來拜訪你,你就這個態度啊。

當然了,關瞳他們可不敢說劉致澤,四人相視一眼,哭喪着臉就離開了。

而此刻,在酒店的大門口處,原本是一條空蕩的馬路,此時卻是被車子給塞滿了。

三個方向而來的車子全部停在了馬路上,更是連交警都不敢來查。

這讓不少人紛紛一愣,都開始好奇起這些車子主人的身份了。

很快的,車上走下來了一排排身穿西裝的男人,當那些男人下車後,就開始清場了,整條路上,都不允許任何一個人出現在這裏。

“憑什麼啊?這條路又不是你們家的,爲什麼我們不能在這?”有些過路人被驅趕不爽,當即大叫了起來。

然而,當那些西裝男自報了身份後,就再也沒有一個人敢說話了。

因爲來的人,是京都的大家族,劉家以及夏侯家,更是牽扯到了一個國家的特殊部門。

道門,那是對內的統稱,不過要是對外的話,就會說是國家第七科。

劉家那可是號稱京都十八大家族之一的大家族,夏侯家雖然沒有進入其中,但是卻也是個十足的大家族,沒有人敢輕易的招惹。

一些被驅趕的過路人,全部躲在遠處望着這邊,他們倒是很好奇,是誰才能夠讓劉家夏侯家以及第七科的人親自來尋呢?

就在這時,三個方向的中間一輛車子打開了車門,夏侯落夏侯櫻,劉詩語,瑤,以及道門的長老同時從中走了出來。

“哇!那不是京都赫赫有名的無相大師嗎?”有人看到道門的長老後當即驚叫了起來。

無相大師,道門的長老之一,是一介散修,可是修爲卻是出神入化,吊打各大家族中的強者,名氣很大,後來更是被靈亮道人提升爲道門長老的位置。

“你們看,那是夏侯家兩位小姐。”同時也有人指着夏侯落和夏侯櫻驚叫了起來。

夏侯櫻的名氣或許差了點,畢竟她除了生長在夏侯家,擁有着絕世仙女的名號以外,就沒有其他的建樹了。

反倒是夏侯落,那可是夏侯家的女強人啊,幫助夏侯家打理家族的生意,而且還頻頻的上新聞,衆人早就知道她的大名了。 還有一個劉家的劉詩語,她可是全民女神了,自然就不用多介紹了,全民女神再加上劉家的身份,足以讓劉詩語成爲焦點人物了。

這幾人一出場,頓時吸引了所有的目光,難怪會清場馬路,原來都是幾位大佬。

不說別的,就憑他們的身份,就足以自傲了。

幾人出場後,相互問了個好,就同時向着酒店走了進去,此刻酒店內的人紛紛躲在牆角處,生怕會衝撞了這幾位大佬似得。

夏侯落更是直接去到了前臺,問劉致澤的的房間,順便讓那前臺打電話給劉致澤。

不過還沒等那前臺的妹紙打電話,就見幾道熟悉的聲音從電梯內走了出來。

爲首的正是關瞳,身後還跟着馬淵南宮劍以及司馬長風。

“司馬長風?”看到司馬長風后,無論是夏侯落還是劉詩語都皺起了秀眉,司馬長風現在不應該在東北嗎?爲什麼會來京都?

而且最關鍵的是,他爲什麼會和劉致澤的人走在一起。

她們或多或少的也見過關瞳或者是南宮劍,所以見到他們之後,就能認出,這幾人都是劉致澤的人。

“喲,這不是夏侯家和劉家的小姐嗎?”司馬長風身爲司馬家族的人,自然也是見過各大家族子弟的。

對於他來說,無論是夏侯家還是劉家,他認識的人都是挺多的。

“你怎麼在這?”夏侯落皺着秀眉問道。

司馬家族和劉家的仇恨,那可是自數千年前就已經開始了,而今看到司馬長風和劉致澤的人混在一起,這倒是讓她很是疑惑。

“司馬家已經全體歸順劉致澤。”司馬長風微微一笑,沒有半點丟臉的感覺,反而還覺得引以爲傲。

不過也對,以現在劉致澤的名聲以及本事來說,歸順劉致澤總比歸順冥界的好,因爲歸順劉致澤至少不用去送死。

“什麼?”夏侯落劉詩語以及無相大師都是心頭一顫。

司馬家族歸順劉致澤了?開特麼什麼玩笑啊?你們不是死敵嗎?竟然歸順了?

不過,如果司馬家族真的歸順了劉致澤,那劉致澤的勢力看又大了不少,加上南諸葛家,劉致澤估計已經可以成爲京都的第十九大家族了吧!

夏侯落的秀眉挑了挑,她也是感覺挺震驚的,不過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所以很快就恢復了正常,就見她看向了關瞳和南宮劍,開口道“劉致澤呢?我們要見他。”

額……說到劉致澤,那可就有些尷尬了。

南宮劍苦笑一聲,開口道“夏侯老師,那個……澤哥還在睡覺。”

臥槽!!這一刻,不僅僅是他們幾方勢力無語,就連角落處的那些過路人也都是無語的很了。

他們或許對司馬家族不是很瞭解,可是對於劉家夏侯家以及第七科來說卻是很瞭解的,那可是京都三霸啊。

如今別人親自找上門來了,可是當事人卻還在睡覺,這得多大的心啊。

“這都幾點了還在睡覺?你去叫一下。”夏侯落皺着秀眉說道。

南宮劍趕忙擺了擺手,道“我可不敢,萬一澤哥打我了,那可就尷尬了。”

“那你帶我們上去,我們親自去找他。”劉詩語說道。

“那我也不敢,要是讓澤哥知道是我帶你們上去的,肯定會怪罪我的。”南宮劍苦笑着說道。

四周的人,此刻都已經目瞪狗呆了,他們都很好奇,這個劉致澤到底是什麼人啊。

竟然能夠讓京都三霸同時來找他,更誇張的是,別人都來找了,可是主角還在睡覺,這什麼概念啊。

“那你要如何?”夏侯櫻有些不滿的說道。

“等唄,等澤哥睡醒了就好了。”南宮劍笑了笑說道。

臥……臥槽了!!我特麼一秒鐘幾百萬上下,竟然要在這裏等別人睡醒?

不過他們還真的沒有辦法,只能在這裏等。

“年輕人,煩勞通報一聲,就說道門無相前來拜訪榮譽長老,還請他下來一見。”無相大師從進入酒店後就一直沒有說話。

在聽到要自己等劉致澤睡醒的話後,他就忍不住開口了。

畢竟他們也不是無所事事的,都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做,也不能在這裏瞎耽誤時間。

“這位大師,不是我不幫你通報,而是實在不敢。”南宮劍苦笑一聲繼續說道。

“就說他爺爺請他一見。”劉詩語開口說道。

她實在是受不了這個堂哥了,自己都親自找上門了,結果他倒好,還在睡覺,你說睡覺也就算了,最可惡的是還讓自己在這裏等着。

聞言,關瞳南宮劍相視一眼,關瞳點了點頭,南宮劍這才轉頭走進了電梯內,總算是肯去通報了。

其實他也不想去捱罵,只是他也知道這一次劉致澤來京都的目的是什麼,說白了就是爲了救自己的爺爺,所以,南宮劍纔不得不去請示劉致澤了。

很快的,南宮劍進入了劉致澤的房間,劉致澤正不耐煩打算揍人的時候,南宮劍說了劉詩語的話後,劉致澤這才戀戀不捨的從牀上爬了起來。

簡單的洗簌了一翻後,劉致澤就直接向着樓下而去了。

等到劉致澤下樓之後,所有圍觀者都是狠狠一驚。

原來能夠讓京都三霸同時來請的人是這麼的年輕,是這麼的帥,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見過劉長老。” 嬌妻耍大牌 無相大師看見劉致澤後當即雙手放在腹部,對着劉致澤微微鞠躬,這就是小長老見大長老該有的禮數了。

雖然他也是長老,但是地位卻沒有劉致澤這個長老高。

劉致澤畢竟是榮譽長老,關係着道門的聲譽,可以說,職位是非常之高了。

劉致澤點了點頭,看了無相大師一眼,有些好奇的問道“你是道門的?”

無相大師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做了個自我介紹。

而一旁的夏侯落和夏侯櫻在看到劉致澤之後卻是眼中直直放光,數個月不見了,雖然劉致澤還是那個老樣子,但是不得不說,劉致澤成熟了不少。

不再是當初的那個稚嫩少年了。

“哥,想見你一面還真是難啊。”劉詩語有些沒好氣的開口說道。

臥槽!!哥?

四周的人再次懵逼了,這個少年是劉詩語的哥哥?可是無論怎麼看,他們也不像是兩兄妹啊。 “你剛剛說我爺爺想和我見面?難道劉家已經把他放出來了嗎?”劉致澤沉聲問道。

劉詩語不可否認的點了點頭,道“是的,五爺爺已經被放出來了,如今正在劉家等着你去接他,哥,你要去嗎?”

“去啊,爲什麼不去?”劉致澤叫道,他這一趟來京都說白了,其實就是爲了自己爺爺,否則的話,他可不想來京都蹚渾水。

京都如今是個什麼情況,劉致澤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畢竟京都的一切都和自己沒有關係。

自己只想把自家的爺爺帶回老家和父母待在一起就行了。

“怎麼樣?哥,我們現在就嗎?”劉詩語輕笑道。

“可以……”劉致澤也不想拐彎抹角的了,他現在就要去見一下自己爺爺才行,看看他在劉家過的如何。

“那咱們就走吧。”劉詩語驚喜的叫道。

“劉致澤……”這時,夏侯落叫了起來,聽到劉致澤要去劉家了,她肯定要阻攔一下的,她倒是想讓劉致澤先去夏侯家一趟。

“夏侯老師,你們也在啊。”劉致澤這才注意到夏侯落和夏侯櫻。

估計是因爲他太關注自己爺爺的事情了,所以都把夏侯落和夏侯櫻給忽視了。

聞言,夏侯落苦笑一聲,而一旁的夏侯櫻則是氣的嘟囔着小嘴。

自己今天特意打扮成這樣,就是想要給劉致澤看看的,可是這小子倒好,彷彿把自己當成了空氣似得,實在是太過分了點。

“咦,這不是小櫻嗎?今天打扮的這麼漂亮,是要去和哪個帥哥約會呢?”劉致澤嘿嘿一笑的看着夏侯櫻問道。

今天的夏侯櫻的確是不一樣,化着淡妝,顯得更加的美豔動人,哪怕是劉致澤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你……哼~”夏侯櫻被劉致澤這句話直接給氣到了,當即跺了跺腳,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揍劉致澤一頓,不過她也知道,如今的劉致澤可不是她想打就能打的了。

“夏侯老師,還有無相大師是吧!你們先回去吧,我先去劉家見一下我爺爺,隨後再去你們那拜訪。”劉致澤說道。

無相大師點了點頭,他沒有什麼意見,反正劉致澤是道門的榮譽長老,就算想跑也跑不掉的。

而夏侯落聞言,也只能點頭答應了,畢竟親情爲先嘛!

很快的,劉致澤就帶着關瞳馬淵洛羽靈諸葛楠等人一起上了劉家的車,直接向着劉家而去了。

wωω★тt kán★C ○

等到劉家夏侯家和第七科的人都離去以後,那些過路人紛紛相互聊了起來,他們都很震驚那個少年的身份,原來是劉家的人。

不過他就算是劉家的人也不一定能夠讓夏侯家族和第七科的人親自來拜訪吧!不得不說,那個少年的身份是個迷。

與此同時,在另一邊,曹家、孫家、張家、鮑家、公孫家以及孔家,共六大家族,再次商議了起來。

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對付劉致澤,如今的劉致澤已經成氣候了,他們如果不齊心協力一點的話,估計等待他們的,就只有劉致澤親自找上門來了。

在接到通知,說劉致澤去劉家之後,六大家族共同謀劃了起來,看看要不要在路上再次準備一個截殺什麼的。

不過想來想去的,也沒有什麼高手能夠派出手的了,要知道,那個劉致澤,可是連無品抓鬼師能夠斗的存在。

如果繼續派人去截殺劉致澤,那就相當於把自己家族的高手往死路上逼迫一樣,完全沒戲的。

一番商議後,六大家族還真的找不出任何一個辦法來對付劉致澤,除非去冥界請人上來,可是如今冥界的情況也不樂觀,要想讓十殿閻羅派人來對付劉致澤,好像有些不現實。

與此同時,京都劉家門口,一輛輛車子停在了劉家的別墅門口。

劉家別墅,佔地數千平方,畢竟是大家族,所以佔地面積都要比一般的房子要大很多。

在路上的時候,劉詩語曾經問過劉致澤要如何治療自己魂魄缺失的問題。

當初的劉致澤可是答應給劉詩語治的,只是後來隨着劉致澤的身份暴露,劉詩語就沒有再找過劉致澤了。

畢竟當初劉致澤的要求有些過分,竟然要摸自己,要知道,自己可是他的妹妹啊,這樣一來算不算違反常理關係了。

不過如今的話就不一樣了,劉致澤如果迴歸劉家的話,那劉致澤就有義務爲自己治療了,她這纔想要再次找劉致澤幫忙的。

期間,劉致澤也想過辦法,那就是找一個與劉詩語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孩,把她的魂魄過繼到劉詩語的身體內,這樣一來的話,劉詩語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可是那樣一來,另外一個女生就要涼涼了,所以,這個辦法,還是有些行不通的。

下了車,劉致澤望着眼前的諾大別墅,不得不說,這劉家還真是有錢啊,在大門口還有五六個保安正在守門,看到劉詩語等人來了,那保安立刻打開了大門,讓他們走了進去。

此刻,在劉家的客廳內,所有人早就已經在等着劉致澤了。

當劉致澤進門之後,所有人都把眼睛看向了他。

有不甘的,有欣慰的,反正就是各種各樣的眼神都有。

“家主,我已經把劉致澤帶過來了。”劉詩語對着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子說了一句後,就直接走到了一旁。

劉家的家主叫劉朋奇,是個中年男子,算起來,劉致澤叫他,都應該要叫一句叔叔。

不過劉致澤可並不打算叫他,反而是帶着關瞳馬淵南宮劍洛羽靈諸葛楠諸葛芯等人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

“劉致澤,如今見到我劉家家主,你爲何不行禮?”右側坐着一箇中年男子見劉致澤一直沒有表示後開口說了起來。

劉致澤微微轉頭看向了他,淡淡的說道“他是你們的家主,又不是我的家主,我爲何要行禮?”

“你放肆,不管如何,你也是劉家之人,難道你要造反嗎?”又一個男人大叫道。

“劉家之人?”劉致澤冷笑一聲,開口道“不好意思,我是劉純的兒子,並不是劉家的人,你們可不要搞錯了。”

“放肆……劉致澤,這就是你面對爺爺和叔叔伯伯的態度嗎?”又一個劉家的人大叫了起來說道。 “呵~叔叔伯伯?不好意思,我還真沒把你們當成叔叔伯伯來看待,反而是把你們當成一羣跳樑小醜。”

劉致澤直言不諱的冷笑一聲開口說了起來,他沒有給劉家人任何的面子。

不爲別的,就因爲他們把自己爺爺關押了那麼久,如果不是如今的自己有點實力,估計他們會連自己也一起弄死也說不定。

“好你個劉致澤,劉純就是這麼教兒子的嗎?看來改天我需要去找他理論一下了。”一個爺爺級別的老者對着劉致澤冷嘲熱諷了起來。

劉致澤轉頭看向了他,然後雙眼在劉家衆人身上一一掃過,這纔開口道“如果你們請我來,就是爲了說一些廢話,那麼我很遺憾的告訴你們,澤哥沒有時間陪你們玩,再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