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被月亮照得變成銀白色的潭水瞬間就起了一層薄冰,蒼無惑擔心羅兵會被溺死又趕忙把他給拉了出來。


不一會兒蒼無惑就生好了火,坐在旁邊思考該如何處理這眼睛發着光的二人。

蒼無惑自問自己可不是什麼好人,應該說在暗部軍校出來的人都不是好人,一個個的都是瘋子,但是除了一個人,她和所有的人都不同,那就是悠悠。不過她已經死了,在那場爆炸中。

“悠悠……你還好嗎?”蒼無惑看着天上的月亮,不由得又想起了往事,心中生出無限的惆悵。

驚魂遊戲城的月亮似乎一直都是圓的,而且每天晚上都有,月光照下來很是明亮,不過這裏都被參天大樹給擋住了。

“咦?那是什麼?”

被凍結的潭水如同一面鏡子,反射的月光照在了懸崖上,看得很是透徹。

那裏有着金屬一樣的物品在反着光,越是去看蒼無惑就感到越好奇,乾脆就爬了上去。

沾上了露水的牆壁很是泥濘,非常滑,蒼無惑費了很大的力才爬到了這裏。一上去蒼無惑就被驚呆了,這裏居然鑲嵌一輛軍用的車輛!

“不不……這種車的設計,還有這編號……”蒼無惑突然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這輛車居然是他軍校裏面的車!

蒼無惑要瘋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這一切,突然又發現了什麼,他用劍撬開了車門直接就爬了進去。

黑暗的車箱中滿是腐爛的味道,還有幾隻老鼠飛快的跑了進去。蒼無惑打開了手電,發現裏面還有有另一片空間。扒開那些噁心發黴的奇怪物品,蒼無惑翻身一躍直接就跳了進去。

一陣腐朽的氣息迎面而來,蒼無惑忍不住的咳嗽了起來,這味道讓他很不舒服,還好他免疫一切的毒素。

這片空間很大,傳出來他陣陣的迴音,手電也不能照到盡頭,不過地面上卻是有很明顯的人經過的痕跡,形成了一條條的小道,似乎還被人刻意的弄過,上面還有一些小石子。

順着這些小路走去,蒼無惑還發現了很多的軍用帳篷,有人工修建的蓄水池,而到了後面還有幾個實驗臺。

“不不!爲什麼這裏會有這麼多暗部軍校的設備?”蒼無惑激動的都要跳了起來,或許他就要發現什麼祕密也不一定。

他打開了帳篷,一個一個的搜查着,想要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不過這裏實在是太空了,除了這些看到的東西幾乎什麼都沒有,完全就是一副人去樓空的景象。好不容易讓他激動起來的心又暗淡了下去。

“哎……”他嘆了一口氣,又道,“看來真的是我想多了!”

突然他就整個都暴了起來,瘋狂的在這裏摸索着,幾乎把那實驗臺翻了過來,可是還是什麼都沒有。蒼無惑出了一身的汗水,癱軟在了地上,整個人都萎靡了下來,就像失去了魂。

“我和張牧爲什麼會成爲一個普通人,爲什麼我們沒有任何離開軍校的記憶?爲什麼我連怎麼回到軍校都不知道?爲什麼我們就只有在軍校的記憶?爲什麼我們又來到了這個奇怪的地方?爲什麼我們還能夠覺醒?爲什麼軍校的的東西會在這裏?”蒼無惑自言自語着,太多的迷惑太多的不解,他幾乎都要迷失了自己。

他要瘋了,真的瘋了,每天都自言自語,甚至能和水杯說半天的話。

張牧知道他的痛苦,不過他更能忍耐自己,他們試過了無數的方法都不能回到記憶中的那個軍校,它就像消失了一樣,他們幾乎找遍了整個世界,卻還是沒有哪怕一絲一毫它的信息。

“不!我不甘心!”蒼無惑憤怒的用拳頭砸在實驗臺前方的牆壁上,發出一陣的碰撞聲,拳頭都流出了鮮血。

這時候,蒼無惑突然聽到一聲脆響,有什麼東西被砸開了?!

蒼無惑頓時感覺一陣驚喜,停了下來,用小刀輕輕的把那裏撬開,

沒過一會兒,一本殘破的筆記本就掉了下來! “……”

“2020年1月8日,他們看上了我獨特的天賦,用大量的錢來誘惑我加入暗部軍校,爲了給母親治病,我別無他法。”

“2020年4月9日,我後悔了,雖然得到了無數的錢財,但我知道了他們實驗的目的,我沒辦法離開這裏了,對不起,媽媽……”

“2020年9月19日,我們從外太空得到了一個奇怪的盒子,裏面裝着人類天賦的祕密……”

“2021年1月22日,天吶!簡直不可置信,我們製造出了多麼強大的怪物,這東西可以毀滅一個世界!”

“2021年6月24日,可惡,‘血殺’計劃就要開始了!我還是沒有覺醒,我會被淘汰的!”

蒼無惑看到這裏一驚,心想‘血殺’計劃不就是那個獻祭的計劃嗎?悠悠就是那個貢品!他仔細的回憶着,好像他記得爲了救悠悠,他殺了無數的特種兵,不過最後還是被控制住了,然後就失去了意識。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所有的都不在了。

“2021年8月17日,代號‘墮落之種’失控了,到處都是火,到處都是閃電,還有岩漿,風暴!天吶,太可怕了!這簡直就是地獄!他是個魔鬼!”

“2021年8月18日,天上飄下來了……”

蒼無惑奇怪的看着這一頁,這裏被人撕掉了一塊,什麼都看不見。

“2021年?月?日,算了,暫時定爲一日吧,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這裏了,我們被困住了,外面到處都是怪物。”

“10日,死了好多的士兵,不過我覺醒了,是沒有多少戰鬥能力的‘預知’,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16日,‘白姬’出現了,它和我們長官打得不分上下,然後談論了一夜,直接就退走了……”

“17日,長官下達了命令,我們要離開了,說是去尋找這個世界的祕密,這誰會相信呀!不過這個世界很怪異,這是真的……”

後面是殘破的筆記,什麼都沒有記錄了,蒼無惑不知道他爲什麼會把這筆記放在這裏,估計是那天賦能力的原因,或許他知道有人會來到這裏。

“或許……悠悠還沒有死!”蒼無惑握緊了拳頭,下定決心不管前方如何的艱難,哪怕身死魂消也要去弄個明白,找到悠悠,哪怕她可能已經不在了!

這本筆記不是什麼好東西,並沒有帶來多少有用的消息,不過至少讓他知道,暗部軍校的人來到了這個世界,就夠了!

小心翼翼的把它收進了戒指中,蒼無惑順着原路回到了那篝火旁邊。

地上一片的雜亂,羅兵羅傑兄弟二人卻是不見了?!

“怎麼回事?我應該綁好了。”

潭水裏面的冰層已經消失了,岸邊溼漉漉的,是剛纔被拖動後留下的痕跡。在這痕跡旁邊卻是有另一個被拖動後留下的痕跡,直接到了岸邊。

“他們被什麼拖下去了!”蒼無惑皺着眉頭,考慮着是否要下去救他們。在上面待了大概半小時了,也不知他們是否都還活着。

黑夜下水可是很危險的事情,人類的恐懼源自於孤獨還有對未知的恐懼,深夜下到水裏面,會體會到這令人絕望的雙重恐懼!

“哥哥,我不喜歡看你無情的樣子,你能對我笑笑嗎?”

每當悠悠對他說道這樣的話,蒼無惑都會面部肌肉抽動着露出他那個“最迷人”的微笑,然後摸摸她的頭。

“哎……”蒼無惑嘆了一口氣,直接就跳了下去。

冰冷的潭水讓蒼無惑頓時精神一震,還好,藉着月光勉強能看清楚潭水下面的景象。

清澈的潭水中沒有一隻生物,甚至連水草都沒看到。慢慢的下降了10多米,卻是一無所獲,下面就是潭水的底部了,蒼無惑都快喪失了尋找他們的希望。

不過他卻是突然看到那底部的角落處有一個黝黑的洞,猶豫了一會兒,他拿出了手電,照射了進去,裏面很深,剛好可以容得下兩個人進去。在那洞口處還依稀留着一道痕跡,很明顯他們就是在這裏被拖了進去。

蒼無惑重新回到水面,不僅是爲了換氣,也是爲了準備應付裏面那未知的東西,在面對未知時不能貿然前進,這是他賴以生存的道理。

以他現在的肺活量能夠很輕鬆的憋住3分鐘,再加上在部隊訓練的獨特技巧,能夠有個五六分鐘,足夠他去尋找他們了,超過這個時間段,找到他們也沒有用了。

黝黑的洞裏面很是乾淨,就像被故意打掃過一樣,否則就是經常有東西出入這裏了。洞很深,蒼無惑計算着時間,卻是還沒有到兩分鐘,沒過一會兒他就看到一個出口,裏面閃着光,很是明亮。

“奇怪,裏面有人住嗎?”蒼無惑提高了警惕,待在水面下,卻是不敢就突然伸出頭去。

是個怪物還好,那正常,不過那兄弟二人多半已經完蛋了。但是要是是個人類,蒼無惑肯定會被嚇一大跳的,這裏生活着一個人?那太恐怖了!

忍耐了好久,蒼無惑還是決定先露雙眼睛查看一下情況。

一下蒼無惑就被美到了,這裏面好多的夜明珠,星星點點的鑲嵌在洞穴的各處的牆壁上,活活的如同一副星空圖。而洞穴的地面上還插着無數的水晶,光芒在這裏反射着就很亮。知道是這東西發光,蒼無惑懸着的心終於掉了下來,不過卻又是對那兄弟二人的命運擔憂起來。

洞穴裏面彎彎曲曲的,有很多的牆壁,形成了很多的隔間。地面上可以看到一條溼漉漉的痕跡,顯然是沒多久之前留下的。

蒼無惑緩慢的從水裏面出來,不敢弄出一點的聲音。

順着那條水路走了過去,蒼無惑很快就看到一個不同的隔間。這裏鑲嵌着更大的夜明珠,數量上也不少,也更亮了,不過這東西是綠色的,發出的都是瘮人的光。

“到底是什麼?”蒼無惑突然產生了一股好奇。

很快,他就看到這洞穴裏面有一張巨大的水晶牀,羅傑被隨意的扔在了地上昏迷了,地上還有很多不明的屍體,而羅兵卻是一點衣服都不剩下,被什麼扒光了躺在水晶牀上面…… “爲什麼樹林裏會有殭屍呀!”趙丁在這狂奔着,後面是一隻乾癟的殭屍,不過和他在電影中看到的不一樣,他們沒有穿官服,而且跳動的速度很快,距離很遠。隔着老遠他都能聞到它那身上腐爛的味道,不時還有幾隻蛆蟲從它的腦袋裏爬出來,摔在地上不停的蠕動着。看着這樣的景象,趙丁已經嘔吐了不下三次了,此刻回頭看去,胃裏感到一陣發酸,乾嘔了幾下,只是吐出了幾口酸水。

“喂喂,你纔是最噁心的吧,會有誰會回頭去反覆的看呀?”在趙丁旁邊的是那個一直沒有向任何人透露自己名字的人,他在旁邊吐槽道。

“不知道啊,就像站在高樓上害怕但還是想要不停的想要向下看一樣,我控制不住自己呀!”他又幹嘔了幾下,那隻殭屍已經追了上來。

那個人拿出了槍,砰砰的連開幾槍,不過對那東西卻是一點效用也沒有。

“你有多少驚魂點啊,在商店買些符文吧!這東西不是怕符文嗎?電影都這樣寫的。”趙丁急切的說道。

“是呀,你有多少?”

“我……沒有……”

“哈哈,巧了!我也沒有……”

“……”

那隻殭屍嘴裏冒着黑色的怪氣,一下就跳到了趙丁的面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完了!”趙丁心裏一涼,覺得自己已經要交代在這了。

卻是沒想到突然就聽到一聲巨響,眼前閃過一陣白光,當他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那殭屍已經倒在地上,變成一團焦糊。

“哈哈哈,大哥,厲害,一出手就解決了這畜牲,這狂暴而又不失文雅的手段着實令小弟佩服……”

“滾開!別擋道……”

“啊……”那邊發出一聲慘叫。

五六個人從那邊樹林幾走了出來,趙丁記得這幾個人,是之前那隊伍裏面。

“你們幾個,去,把他們兩個綁了!”

……

蒼無惑無語的坐在地面上,旁邊是那香豔的女屍,她緊緊地抱着蒼無惑手臂,把頭也貼了上去,怎麼也不願意離開。

“你要幹嘛……”蒼無惑都快哭出來了,換作是別人恐怕早已經美得要昏過去了吧,不過他可沒有這個心情。

這香屍火燒不動,水也不怕,刀槍不入,甩都甩不開。

她還是把他抱得緊緊的,蒼無惑把她整個人都掄了起來,還是甩不掉,氣得他直跺腳。而她都是那一臉享受的模樣,像個嬌寵的小女人。

(完了,難道我蒼無惑一世的英明就要毀在她身上了嗎,她不會在我便便的時候都要粘着我吧?我以後怎麼換帥氣的衣服呀……別了,我的右手,以後你就是她的私有物品了……)

蒼無惑這樣想到,又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考慮着是否要把它砍下來,可是萬一她又要抱着我其它的部位呢?又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夠了!”蒼無惑唰的下就站了起來,嚴肅的對她說道,“你玩夠了嗎!”

那香屍似乎感覺到了他的心情,擡起頭卻是一臉無辜的看着他。

蒼無惑看到她那表情,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額頭,苦笑着道:“你放下手,我們好好說話……”

香屍似乎不會說話,只回發出一陣咿咿呀呀的聲音,這讓蒼無惑很無奈,自己真的沒辦法可以奈何得了她了。

“可惡……這是你逼我的!”蒼無惑咬破了左手的手指,把鮮血滴到了無冤上面。

“負面強化!”一股特殊的能量場突然就出現了,無冤的的品質被無限的拉高。

“哇……”香屍大叫着就鬆開了抱着蒼無惑的雙臂,眼睛冒着星星一臉興奮的看着蒼無惑那流出鮮血的手指,在蒼無惑驚訝的目光中,幾乎是他反應不過來的速度就用嘴把它含了進去。

“……”

感覺手指溼漉漉的,不過卻沒有冰冷的觸感,反而是暖暖的,這讓他很是驚訝。

不過,他一下就不能動了,怎麼去指揮自己的身體,它就是不動。

被香屍含在嘴裏的手指血液快速的消失,蒼無惑感到一陣的虛弱,那香屍本來蒼白的臉色突然就變得紅潤了些。

沒過一會兒,蒼無惑就感到自己的雙腿一軟,然後就失去了力量被她給扶住了,而此時她也終於停止了那怪異的舉動,戀戀不捨的吐出了他的手指,拉出一條晶瑩的絲線。蒼無惑眼前一黑就昏迷了過去。

“我怎麼……了……”

……

“到底,怎麼回事……”不知過了多久,蒼無惑感覺被人抱着,渾身上下都是另一種奇異的香味,這味道淡淡的,很美。聞着就不想停下來,讓他的心沉靜下來,很是平穩。

“好香,好軟……好美,多少年了,再也沒有感覺到這種感覺,彷彿就像家……的感覺!”

蒼無惑還沒睜開眼,不過入手處感覺很柔軟,這就讓他感覺不妙了,裝作被嚇了一大跳的樣子,掙扎着一下就跳了起來,即便知道剛纔自己正躺在她的懷裏!

心裏暗道不妙,不會自己被她給睡了吧!趕緊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很好,沒有什麼不妥,衣服也是完整的,傷口也癒合了,也沒有變瘦……

“唔咦?”香屍慵懶的爬了起來,半坐在地上,還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這模樣煞是可愛。

蒼無惑無語的看着她,又甩了甩衣袖,背對着她,一股罪惡感油然而生,雖然他和她沒有做什麼羞恥的事情(好吧,他自己也不知道),但他心裏很是不痛快,感覺莫名其妙的。

這時候,他感覺自己又被她拉住了,不過這一次她抱得更緊了。

“我說,你到底要怎樣,抱我到什麼時候?”蒼無惑無奈的看着她。

“不……離開……”她用頭使勁的在他手臂上摩擦着,像只小貓一樣。

“好吧,那你就這樣吧……”

等等!蒼無惑突然一震,她剛纔居然說話了!

這傢伙從來沒有說過話,卻是突然就開口了,嚇了蒼無惑一跳。

蒼無惑驚喜的問道:“你會說話了?”

她擡起頭,點了點,又埋了下去。一個很微弱的聲音傳了出來。

“會……簡單……的。” “你不會一直都要跟着我吧!”蒼無惑翻了翻白眼。

“嗯……嗯……”她那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着蒼無惑,讓他實在是沒有辦法。但一想到她能吸食人類的精氣,背後又是一陣惡寒。

萬一哪一天她餓了,乘着自己睡着了就把自己給吸乾了,那死得就有點冤枉了。

“不會……的。”她笑了笑。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蒼無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對……對啊,我和你……一體。”她突然臉變得羞紅,然後把頭埋得深深的。

“……”

世界上竟然會有如此荒唐怪異的事,放着好好的人的精氣這香屍不去吸,死纏爛打的跟着蒼無惑,然而這一切就真的這麼發生了!這讓他有點莫名其妙,不知道這到底是好還是壞。

不過,自從她把自己弄昏迷過後,蒼無惑的的確確感覺到和她有一絲若有若無的聯繫,很是微妙,這也是他敢再一次讓她抱着自己的原因。他有種明確的感覺,這香屍絕不可能傷害他。

“好吧,你叫什麼名字?”蒼無惑妥協了。

“香……兒。”

“香兒……好吧,這很適合你,全身上下都是香的。”蒼無惑閉上了眼,在商店中尋找了起來,沒過一會兒他的手上就出現了一套衣服。

“來,把這個穿上吧!”

“哦……”

見到她放開了自己,蒼無惑鬆了一口氣,要是她一直不鬆開,那就有點麻煩了。

她看了看蒼無惑一眼,在確認蒼無惑的眼神不會離開後,就抱着衣服羞答答的跑到了牆壁後面去了。

“……剛纔不是都看完了嗎,現在幹嘛又這麼矜持?”蒼無惑很是不解。

沒過一會兒她就出來了,很快被蒼驚爲天人,這套衣服說不上好看,但也絕不會突顯一個人的氣質。再看她,原本很是妖嬈嫵媚卻是一下子就變得很是清純,這巨大的反差讓他有點受不了。

“太漂亮了!”蒼無惑說道。

“哥哥……”她開心的跑了過來,又一把摟住他的手臂。

不過很快她就後悔了,在那驚訝的目光中,蒼無惑用戒指中的東西點燃了一堆火,弄了很多灰塵,然後和上了水,一把就抹在了她的臉上。

“呀……”她無辜的看着蒼無惑,不知道他爲什麼這麼做,可憐兮兮的樣子就像被狠狠地欺負了一樣。

“乖,別鬧!”蒼無惑嚴肅的看着她,又很快的繼續他的“工作”。

沒過一會兒那美若天仙的臉蛋就變成了一一大個花貓臉。

蒼無惑插着腰強忍着心的笑意,看着眼前他的傑作,眼淚都快憋出來了。

“嗯,不錯……”蒼無惑嚴肅的說道。

“啊……”她在水晶裏面看到了自己的模樣,眼淚花都流出來了。

“嗚嗚……”她撲到了蒼無惑懷裏輕哭着,臉卻是一刻也不停的在他胸口蹭着,想要把那東西擦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