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衛平安欲哭無淚,怎麼就腦子一熱跟着這位大姐跑出來了呢?


您老跟我擱這飆車呢???

可當眾人趕到城堡內的時候,卻陷入了獃滯。

六名sss級高手,無不被眼前這一幕震撼到了。

廣闊的大殿外,一名白色的身影,正在閃轉騰挪,在其周遭,竟然有六名教執對其進行圍攻。

而更讓衛平安驚駭的是,對方竟然還在添加人數。

九名!

足足九名sss級教執一擁而上,這才聯手將小白打退了回來。

而且,也僅僅只是打退了回來而已,並未對其造成有效的傷勢。

「發生了什麼?」衛平安連忙上前問道。

小白瞥了一眼衛平安,似是有些嫌棄後者為啥來的這麼慢,聽到後者的問題,淡淡的回答道:「我們剛進入這裏,就被他們發現了。他們一直在這裏等我們主動上門送死。」

衛平安臉色一沉,難怪他們前來這裏的時候,周遭那些發現他們的城衛軍不進行阻撓,原來是這群傢伙給的命令。

看來對方以為,以7對14,他們是必死無疑的。

掃視了一遍所

有教執,衛平安深吸一口氣,分析道:「六名巔峰,三名後期,三名中期,兩名初期。」

「看來這是一場惡戰啊。」

雖然剛剛小白以一抵九看似很漲士氣,但實際上,對方僅僅出動了一名sss巔峰教執,其他剩餘五名,都在看戲罷了。

「小白姐,還是老樣子,你攔住三名巔峰,我攔住兩名,剩下的交給其他人吧。」

衛平安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唉,咱們還是太衝動了,恐怕今日搞不好,真要死在這裏了。」

面對他的哀聲哉道,小白冷冷的翻了個白眼,訓斥道:「陣前打擊士氣,我可以軍法處置你。」

衛平安被罵的一時語塞,好半天憋出一句:「你這都跟誰學的呀?」

「蘇羽啊。」小白認真的回答道。

衛平安以手扶額:「得,姐姐,別說了。我拚命還不行嗎?」

還不待他話音落下,一身雪白,長發飄逸的小白已經沖了出去。

這個小丫頭,似乎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害怕,身形移動間,已經出現在三名巔峰教執面前。

拳身之上,毫無內力波動,但其上所傳來的恐怖力道,卻讓三名巔峰教執無不震撼,連忙閃躲開來。

「這小丫頭片子有點詭異,明明沒有內力,肉體力量卻是恐怖的驚人,小心應對!」

「除了力量,速度也是快如閃電。收攏圈子,限制她的行動。」

「各位,不要留手了,速速將其斬殺,免得夜長夢多!」

(本章完) 那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標題,沒有放在很顯眼的位置。

但是,溫栩栩還是一眼就看到了。

高價保釋?

也許,這真的就是那個男人最後放他出來的手段吧。

他說過了,他不會讓他毫髮無損的放出來,保釋的話,他雖然現在自由了,但一旦確定真兇就是他喬時謙!

他還是馬上就會被逮捕。

而且,有了這個標籤,他在外面也沒法再像以前那麼自由了。

管他呢,她答應的事已經做到了。

溫栩栩鬆了一口氣,隨後,帶著婆婆去了精神科。

簫馥莉這段時間其實精神已經好多了,她不再像剛從地宮裡帶出來那樣,看到誰都害怕、尖叫,還跳起來要躲著。

「霍太太,今天是你帶你婆婆過來啊,她最近怎麼樣?」

「挺好的。」

溫栩栩帶著婆婆進來,看到還是那個熟悉的醫生,連忙一邊把婆婆拉著坐到椅子上,一邊介紹她這幾天的情況。

簫馥莉便睜大了一雙明亮的眼睛,在這診室里像個孩子一樣好奇的張望著。

精神有問題的人,都是這樣的。

因為不再有正常人的思維,她的腦子會變得特別簡單,眼睛,自然也就變得特別乾淨無雜了。

更何況,溫栩栩這個婆婆,是真的底子很不錯。

醫生連被這樣純凈的雙眼給感染到了,他一邊給簫馥莉檢查,一邊笑著開口:「這要是好了,你婆婆應該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嗯,」

溫栩栩毫不懷疑這個。

檢查完,醫生為了讓病人加快恢復,決定對簫馥莉做一次催眠。

「霍太太,你不用擔心,就是想通過這種方式,知道她心裡真正的病因所在,然後我們好進行治療,不會太久,十來分鐘就好了。」

「好。」

溫栩栩沒有拒絕。

隨後,醫生在診室里對簫馥莉進行催眠。

而她,則拿了開好的藥單,去了樓下藥房拿葯。

「南希。」

誰也沒有想到,就在她剛從電梯里出來的時候,居然前面一個戴著鴨舌帽,臉上還戴了一個大口罩的人便攔在了她的面前。

溫栩栩霎時臉色白了下去。

「喬時謙?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

「果然是你讓他放我出來的。」

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的男人,鏡片后的雙眼,在聽到她這句脫口而出的話后,露出了一絲說不出是驚喜,還是自嘲的笑意。

溫栩栩頓時表情更加僵硬了。

甚至,她還馬上驚慌的看了一下四周。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你別攔著我,我要去拿葯。」然後她就要從另外一邊出去。

可忽然間,這個男人看到她要走後,竟然伸手就抓著了她的胳膊,然後不由分說將她帶到了一條人比較少的走廊里。

「喬時謙,你要幹什麼?你放開我!!」

溫栩栩頓時居然掙紮起來。

可是,這個男人非但沒有放開她,反而把她狠狠的按在了牆上。

「你說我想幹什麼?明明我已經讓自己死心了,可是,你現在這麼做,是什麼意思?是又要給我意思希望嗎?」

「不是!」溫栩栩立刻驚恐萬分的尖叫起來。

「不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對你的事情也沒有任何興趣,我……」

「我媽已經告訴我了,她求的是你。」

就這麼一句,正激烈否認的溫栩栩,就像是身上的開關突然被人按掉了一樣,

所有要說的那些話,都卡在喉嚨里再也說不出來了。

楊瑤,她居然把這個告訴他!

她這是故意的嗎?!!

「你放心,我不會給你帶來麻煩,我今天來找你,也是想告訴你,霍延英的死,真的跟我沒關係,我沒有讓他們動手。」

這個男人鬆開了她。

似乎,看到她這樣的表情,他才終於心滿意足。

溫栩栩劇烈顫抖著,她什麼都聽不見,也看不見,就只覺得滅頂的冰涼,忽然就從她的頭頂包裹了下來般。

短短几秒鐘,她連骨子裡都涼透了。

她從來沒有想過,那個女人居然會這麼狠毒。

她現在,終於明白她真正的用意了。

她竟然來了個一箭雙鵰!

先是利用霍司爵身份的事來威脅她,然後等她辦成功了,又告訴他兒子,這是她溫栩栩救的他。

這樣一來,就變成了像現在這樣的誤會,他以為自己對他還於心不忍,讓他又生出了一絲希望,從此,又開始了對她的糾纏。

真毒啊!

這女人!

她兒子若是糾纏她溫栩栩,那對於她跟霍司爵來說,又是一枚定時炸彈了。

溫栩栩要氣瘋了。

也就是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們待著的走廊盡頭,忽然傳來了一聲:「小寶媳婦,原來你在這啊,你們在幹什麼呢?我都找你好久了。」 「也是。」

劉應傑點了點頭:「那你打算,讓我怎麼感謝你?」

「為醫者,看到了,就去醫治,這本身就是順手而為的事情。」

「我當時救治的時候,也沒想到要什麼利益。」

「所以,感謝我,不需要什麼方式就行,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交個朋友就成。」

王野說到這裡,朝劉應傑伸出了手。

「哈哈,行!」

劉應傑見王野這麼說,笑著應了一聲,同樣朝王野伸出手。

「雖然我們已經是朋友了,但你救我父親,所欠下的人情,依舊算。」

「有什麼問題需要我幫忙的話,儘快說一聲就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