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蘭樹城位於鐵樹地獄的東南方向,本來距離凌風等人所在的方位就不是很遠,所以很快就到了。


一座古樸的城市屹立在前方,猶如仙境一般,高峯迭起,瀑布飛卷,這居然是一座依山傍水所建的城市,也不知道是誰有如此巨大的手筆,居然把一座座山峯給納入城市,山的秀麗,水的清澈跟城市的喧囂完美的結合。

不僅僅凌風有些呆滯,就連水清清二女,也覺得不可思議,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蘭姑娘這座城市,居然把一座座高聳入雲的山峯給圈進去,好大的手筆啊。”凌風問道。

“據說當年鐵樹地獄一片混沌,是有位大能用參天偉力,開天闢地,然後爲了鎮壓不穩的大地,擺了一個三才陣,而三座城市就是三才陣的陣眼所在。”蘭若芸說道。

“這不會是用萬千的生靈作爲陣眼,或者獻祭,難道此地下鎮壓着恐怖的存在。”水清清突然驚恐的說道。

“清清,爲何如此來說。”凌風問道。

“我曾經從古籍見到過,說是三才大陣的極致,就是一座鎮壓之陣,取天地之精華,萬千生靈的生之氣息,來達到對一些恐怖存在鎮壓的目的。”水清清說道。

“也就是說,這鐵樹地獄並非樂土,而是大能用來鎮壓一些恐怖存在的所在,那也就是說這裏所有的生靈,只不過是用來犧牲的,在那些大能們眼裏,人的生命真的就是螻蟻般的存在嗎?”凌風有些悲慼的說道,心裏說不出來的難過。 “也就是說,這鐵樹地獄並非樂土,而是大能用來鎮壓一些恐怖存在的所在,那也就是說這裏所有的生靈,只不過是用來犧牲的,在那些大能們眼裏,人的生命真的就是螻蟻般的存在嗎?”凌風有些悲慼的說道,心裏說不出來的難過。

“這樣一來也不對啊,如果真如清清所說,那麼跟對我的試煉就出現了紕漏,按說不會把這麼大的難題扔給我啊?”凌風心中產生疑惑。

“或許,對你試煉的那位,並不知道這裏的祕辛,再厲害的人也總有他不能左右的事,或者說不知曉的事情。”水清清說道。

“婉兒,可曾有感覺?”凌風回身問南宮婉。

“我心驚肉跳的,感覺到此行危險重重,卻抓不到重點。”南宮婉說道。

“難道這裏鎮壓的就是鐵樹?”凌風突然說道。

“凌風哥哥,這很有可能。如果真如你所說,那麼所有的事情就對起來了,之說以鎮壓的是鐵樹,所以鐵樹不能很好地發揮自己的實力,也就可以解釋他爲什麼剛開始要居於一隅了。”水清清說道。

“那也不對啊,不是說鐵樹是萬年前纔出現的嗎?”南宮婉疑惑道。

“可能問題的關鍵就在這兒,這裏也許並非是大能鎮壓恐怖的存在,也可能是大能煉製法寶的所在,或許萬年前法寶初步煉製完成,也說不定。”水清清說道。

“吸收天地日月的精華,同時還有這麼多生靈的精氣,如果不能成精那纔怪了呢?”水清清繼續說。

“可是這又講不通啊?剛開始你說三才陣是鎮壓,現在又成了聚靈的作用。”凌風問道。

“難道凌風哥哥所遇到的不符合常規的事情還少嗎?很多早已經超過了我們原先的認知,既然如此,爲什麼不能反過來想呢?”水清清仰起精緻的小臉,認真地看着凌風。


凌風低頭捧起水清清的小臉,將脣印在水清清的脣上。“清清,你太棒了,愛死你了。”水清清大紅臉躲在一邊。

“無恥、流氓!”蘭若芸罵道。

“哼!”南宮婉鼻子哼了一聲。

凌風回身把南宮婉攬在懷裏,也把脣印到南宮婉的脣上,南宮婉嚶嚀一聲,低下頭不敢看凌風。

“好,不偏不倚。”凌風嬉笑道。

“不害臊!”南宮婉說了一聲,紅着臉低頭不語。

蘭若芸看看凌風,又看看二女,忘記了罵凌風流氓,相反的心裏卻有絲淡淡的失落,伸出香舌趁大家不注意自己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脣。

舔完了又跟做了錯事一樣的,臉紅到脖頸,小心臟“砰砰砰”的小鹿亂撞,再次擡頭的時候,看着凌風,倒不覺得他有那麼討厭了。

“既然想了這麼多,也累了,咱們進城休息去了。”凌風伸胳膊把二女攬在懷裏,朝着城門走去。

蘭樹城的城門猶如一棵參天的大樹,城門上爬滿了枝蔓,一番綠意盎然的景象。

“這座城門好奇怪啊?怎麼像一棵大樹?”凌風低聲說道。

“凌風哥哥,這本來就是一顆大樹。”水清清小聲地說道。

南宮婉一臉嫌棄的樣子,眼睛看向四周,好像是告訴別人,我跟這人不認識。可是她卻忘記了自己的***還被凌風摟着呢。凌風發覺到南宮婉的眼神,就耍壞的摸了南宮婉的腰一把。

南宮婉感覺到身體麻癢了一下子,擡頭看到凌風壞壞的眼神,嗲怪的瞪了凌風一眼,到沒有發作。

“清清姑娘說的不錯,這城門就是一棵大樹,叫做門樹, 農女傾城︰腹黑相公,寵翻天 。”蘭若芸說道。

“門樹?那豈不是不用人看門,他自己就可以分清好壞人了?”凌風半信半疑問道。

“還真是,它白天會自動打開城門,夜晚太陽落下,他會自動的關閉,想要出城,必須經過他的允許纔可以。據說它的根鬚已經完整的覆蓋這座城,就如同一個保護傘一樣。”蘭若芸說道。

“那鐵樹?”凌風想要問,那鐵樹怎麼還能打敗人類啊?

“要不是人們垂涎鐵樹的法力,主動出擊,何至於如此,我們蘭樹城也因爲門樹的存在,所以鐵樹根本進不來。”蘭若芸說道。

“那豈不是說蘭樹城就是鐵樹地獄最安全的地方,牢不可破?”凌風說道。

“我不知道。”蘭若芸回道。

很快到了城門口,的確是沒有人守門,就在凌風等人想要進入城門的時候,突然靜止不動的門樹,“唰!”的一聲,一條條粗壯的枝條從樹上垂下,瘋狂的卷向凌風。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凌風有些措手不及,心念一動,殺破天出鞘,但是這些枝條出奇的堅韌,居然斬不破。

凌風的身體被緊緊的禁錮着,卷向了空中,凌風的力氣何其巨大,但卻無法撼動這些粗壯的枝條。

凌風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斷的升高升高,耳邊呼呼的風聲,顯示出自己上升的速度非常的快,既然掙脫不開,凌風索性不動了,閉上眼睛感受到周圍濃郁的天地靈氣。默默的運用造化神功,開始吸納天地靈氣。

凌風忘卻了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到身體一鬆,身邊的天地靈氣都成爲了流動的溪流,而凌風自身卻成爲了一個灌不滿的湖泊。

“哎呀!好東西!”石頭的聲音從凌風的識海響起。

凌風就感覺自己的身體猶如一個大漏斗,吸收多少,被石頭抽取多少,但是經過如此濃郁的天地靈氣的沖刷,凌風的經脈、皮膚、骨骼也發生了一絲變化,讓凌風感覺到精神充沛。

凌風進入自己的識海,看到石頭跟靈兒正在開心的玩耍,在他的識海中,天地靈氣居然濃郁到形成了顆顆晶瑩的顆粒。兩個小朋友正在歡快的彈着玩。

“你們兩個偷我吸收的靈氣,就爲了玩啊?”凌風問道。

“不然你以爲怎樣?不過話說這裏的天地靈氣的確是濃郁的不一般啊?”石頭回道。


“凌風主人你不能太小氣了,玩玩也沒事,是不是?”靈兒仰起精緻的小臉,大眼睛忽閃忽閃的。

凌風看到如此的小臉,再大的脾氣也發不出來了。

“咦!小墨居然也在。”凌風看到墨麒麟一個人趴在旁邊角落裏睡覺。

怪不得我的殺破天神劍斬不斷那些枝條呢?原來是所有的小傢伙都跑到這裏來了。

“凌風主人,你看看小墨有啥不同?”靈兒見凌風看着墨麒麟,就跑過來拉着凌風到了墨麒麟旁邊。 “凌風主人,你看看小墨有啥不同?”靈兒見凌風看着墨麒麟,就跑過來拉着凌風到了墨麒麟旁邊。

“沒有什麼不同啊?”凌風看了一圈,沒發現不同的地方。

“這裏!這裏!”靈兒用小手指着墨麒麟的眉心說道。

凌風順着靈兒手指的方向看去,終於看到了不同之處,原來在墨麒麟眉心的位置出現了一個凸起,類似一隻獨角,這是?凌風不解。

“唉!雖然你人不是一般的笨,但是好像你的運氣總是不錯,狗屎運!墨麒麟發生了變異,可以說這是世界上唯一一隻長獨角的墨麒麟,具體能力還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不是一般的大。”石頭又開始一副老學究的樣子說道。

長獨角的墨麒麟?凌風傻眼了爲什麼所有跟自己沾邊的都不正常了。

“高興傻了啊?本來就夠傻!唉,沒救了!”石頭搖頭晃腦的說完,然後一溜小跑的去跟靈兒玩去了。

凌風退出自己的識海,慢慢的睜開眼睛。眼前是一片綠色的海洋,到處洋溢着生的氣息。

在凌風的面前是一條羊腸小路,蜿蜒的通向前方。路兩邊長滿了花草,還有蝴蝶流連其間,空氣中飄蕩着淡淡的花香跟青草的氣息。

凌風伸手握住殺破天神劍,邁步走上了小路,小路就如同通天一般,一眼望不到頭。走了大約一個多時辰後,凌風終於到了小路的盡頭,他看到了一個平臺,平臺下都是花團錦簇,在平臺上端坐着一位花中仙子。

仙子一身百花裙,頭戴百花冠,再看臉上,凌風看呆了。好一副美人容顏、精緻、漂亮、絕美。

仙子看到凌風到來,輕輕的站了起來,身旁浮現衆多翩翩起舞的蝴蝶,一絲淡淡的清香鑽進凌風的鼻孔。

“小女子花如意歡迎凌風公子!”猶如天籟之音般的動聽。

凌風依然呆呆的看着,仿似沒有聽到一般。

“凌風公子?”花如意走到凌風身前,伸出玉手在凌風的眼前晃了晃。

“啊!不好意思姑娘,凌風唐突了!”凌風這纔回過神來,感覺到自己的失態。

“無妨,來!”花如意說着,伸手拉住凌風的手,一步步的走上平臺,凌風感覺到仙子的手柔若無骨,十分的滑膩、溫暖。

平臺上長着柔軟的青草,猶如鋪了一牀純綠色的地毯。花如意席地而坐,並示意凌風在她的對面坐下。

然後伸手一招,一隻帶着羽翼的一尺來高的小精靈,飛了過來。手中託着一個托盤,托盤上有壺有杯子。

“如意姐姐,這就是樹婆婆說的那個小子嗎?”小精靈調皮的問道,然後盯着凌風看個不停。

“蜜兒不得無禮。”

“這位是在下的小妹蜂如蜜,凌風公子莫怪。”花如意手指小精靈介紹到。

“還不給公子倒酒。”花如意吩咐道。

蜜兒伸了伸小舌頭,乖乖的端起酒壺,給凌風滿上了一杯酒。然後飛到花如意身邊,光着小腳丫趴在綠色的草地上,用小胳膊撐起下巴,看着凌風,小腿擺動個不停。

“不知道仙子喚凌風來所爲何事?”凌風問道。

“是樹婆婆把你叫來的,她剛剛有事出去了,咱們可以邊喝邊等,這杯中可是我們用最好的蜂王漿泡製的美酒,凌風公子可以嚐嚐。”花如意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微笑着說道。

“這可是我調製的哦?”蜜兒鼓起小腮幫自豪地說道。

“對,在我們百花谷,也只有蜜兒可以調製這樣的美酒。”花如意朝着蜜兒寵溺的笑了笑,跟凌風說道。

凌風端起面前的酒杯,這酒杯也十分的奇特,就如同是一種果子的外殼,但卻顯得很古樸的樣子,摸起來甚至可以感覺到酒杯如同活物一般。

“凌風公子切莫擔心,這酒杯的確是我們這裏纔有的一種果子的果皮,最美的蜂王漿酒只有在這種果皮內,才能更加的香醇甘甜。請!”花如意說着將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


凌風也算是見多識廣了,所以有種見怪不怪的感覺。蜂王漿酒還未入口,凌風就能聞到一股清新的香氣,讓人對此酒產生莫名的渴望,入喉即化,身體中的每一個毛孔都感覺到一絲的暢快。

“果然是好酒。”凌風讚道。

“那是自然,在這裏除了樹婆婆還有如意姐姐,別人都喝不到的。”蜜兒站起身來,拍着胸脯說道,雖然身高僅僅一尺來高,但是蜜兒的身材卻十分的火辣,前凸後翹,尤其是她身上的衣服穿得極少,胸前僅僅用兩片綠色的大葉子遮擋,下身穿着也是用一片不知道什麼名字的綠色的大葉子,改裝的小裙子,露出大片的肌膚,太惹火了。

凌風感覺到老臉一紅,趕緊的把目光從蜜兒的身上移開。

“仙子,剛纔稱此處是百花谷,請問這裏是個什麼所在?”凌風問道。

“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們這兒一直都是樹婆婆來打理,我從來沒有出去過,周圍都被濃霧籠罩,曾經有些好奇的,想要出去看看,都被化爲黑水,所以我們都生活在這一處谷中。因爲這裏一年四季都是鮮花盛開,所以我們稱爲百花谷。”花如意說道,蜜兒飛過來給凌風倒滿了酒。

然後把酒壺放下,跑到凌風的身邊,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着凌風。

“蜜兒姑娘,你有事?”凌風問道。

“嘻嘻,除了你這裏就沒來過外人,讓我好好的看看你。外來人跟我們哪兒不一樣!”蜜兒小腦袋晃來晃去的說道。

“蜜兒,不得胡鬧!”花如意說道,蜜兒朝着凌風伸了伸小舌頭,扮了扮鬼臉,身後白色的羽翼輕輕的閃動,飛到花如意身邊,乖乖的坐下,但是大眼睛滴溜溜的轉個不停,好像在思考什麼事情!

“仙子,不知道跟我一起的女孩怎樣了?”凌風問道。

“凌風公子請放寬心,幾位姑娘都很好。還有就是不要再叫我仙子了,公子可以直呼我的名字如意。”花如意羞澀的說道。

“那好,那如意姑娘也叫在下凌風即可。”凌風說道,自己端起面前的酒杯,慢慢的品了一口。

“歡迎凌風公子來百花谷做客,老身迎接來遲,還望公子恕罪!”一個婦人的聲音傳來。 “歡迎凌風公子來百花谷做客,老身迎接來遲,還望公子恕罪!”一個婦人的聲音傳來。

凌風循聲望去,只見一位頭髮雪白的女子走上平臺,雖然頭髮雪白,但是臉上肌膚吹彈可破,再看容貌雖說不上傾國傾城,但卻絕對是萬中無一,淡雅,秀麗。不同於百花仙子的清新脫俗,不食人間煙火,也不同於蜜兒的蘿莉臉蛋,魔鬼妖嬈的身材,但卻讓人看起來特別的舒服暢快,有如沐春風之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