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蘇齊摘下矇住眼睛的黑布。


他是有多不願意這個的緣分呀?

“還有你那個手下阿海,那就是一個狗鼻子,在那麼多人當中,他也能聞到我的氣息,這不,爲了躲他,纔有緣分遇到少主你呀!”

永元看着他,微微笑了笑,他長的很好看,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父母,生了這樣一個了不起的孩子,有這樣的勇氣。

“阿海一直認爲自己錯了,看到你出現在這裏,原來他沒有錯,是你本事太好,沒有被他發現。”

永元蹲下看着他,看着他粉雕玉琢的可愛模樣,聲音不自覺的放柔,“你叫什麼名字,來自什麼地方?你的父母呢?”

“我叫蘇齊,來自皓月國,我的父母在皓月國。”

“果然是外界的人,不過真的只有你一個人來嗎?”

“不,還有我哥哥,他在外面,哥哥和我一樣,你說外界,你們這屬於什麼地方?”

蘇齊驚訝了,難到這裏和四國沒有關係嗎?

“這楓葉城,已經一百多年沒有外人來過了,你是一百年以後的第一個。”

永元起身,他相信這個孩子是善良的,拿了褚家的衣服以後,也放下了一錠銀子才走。

“走吧!我們要儘快走出這裏。”

“咦!我聽到人們說你們在比試什麼?可你怎麼悠閒自在地在這裏呢?”

蘇齊眨了眨大眼,他本以爲可以看一看,可是等了好久,只見他們在場上狂歡,也沒有見有人比試呀!

“現在就是比試當中,這裏是通往楓葉山脈的通道,幻界,裏邊會出現各種各樣的魔獸和我們自己幻想出來的場景,必須有強大的精神力才能走出去。”

“哦!”蘇齊瞭解的點了點頭。

“看來我現在不能出去了,只能陪着你一路往前走了。”蘇齊一臉無辜,今天一天真是運氣背到家了。

“看來本少主也有伴了。”永元嘴角邊一抹燦若星光的笑容。

“是不是誰先走出這幻界?誰就贏?”

“不錯,走吧!”永元深深的看着他,轉身就要走。

“等等,這裏是幻界,在偉大的人,心裏都有慾望,會有魔獸出現,那也是因爲心理所想,我遇到的幻界多了,也琢磨出一套方法來,用黑布遮住眼睛,你只要不看到你所幻想出來的場景,就不會被困在裏邊,也用不着費盡力氣去和魔獸戰鬥,還有,若是我的用這個方法把你帶出去,你能不能讓你的人別抓我和哥哥?我們真的沒有惡意。”

蘇齊趁機說條件,動手不如動嘴! “只要你們對楓葉城沒有企圖,我們自然不會爲難你們?”永元從身上撕下一塊布往眼睛上蒙去。

蘇齊一看,交易達成了。

“跟着我走。”蘇齊小手拉住他的大手,催動窺鏡的力量。

窺鏡漸漸發出淡淡的綠光爲蘇齊指路。

而蘇櫟,不知不覺走到了大場的後山。

突然,幾個黑影一閃而過,據以往的直覺,蘇櫟知道這幾個人一定不會是什麼好人。

他面色驀然一冷,快速的跟着過去。

離得近了一些,蘇櫟看到,有兩個黑衣人帶着一名女子進入了一個山洞,女主手中端着膳食。

看來這個山洞裏有人,蘇櫟突然想起蘇齊的話來,這裏有一個小公主,被人劫走了。

蘇櫟眼波轉動,找了一個隱蔽處藏了起來。

一柱香的時間過後,三人又悄悄走了出來。

蘇櫟看着他們走遠才進了山洞。

山洞裏很黑,潮溼的氣味很難聞,蘇櫟嫌惡的皺了皺眉頭,他硬着頭皮往裏走。

“咳咳……。”

裏邊傳來了幾聲咳嗽聲,蘇櫟一聽,是孩子的咳嗽聲。

“誰在哪?”那小女孩聽到聲音,瞬間驚恐的看向洞口。

蘇櫟看過去,一個五歲左右的小女孩,蜷縮在一堆枯草上,一盞昏暗的燭光下,她髒兮兮的小臉上全是驚恐,一雙大眼卻異常的明亮動人。

雙腳和雙手都被人用繩子綁住了。

“你,你是誰?”看到是一個小男孩。

小女孩突然沒有那麼害怕了。

“你又是誰?爲什麼會被關在這裏?”蘇櫟冷聲問道。

他的口音?小女孩一臉疑惑,但還是回答:“我是楓葉城的小公主,我被壞人抓到這裏來了。”

小女孩咬了咬脣,“這裏很冷,很黑,我很害怕,你能救我出去嗎?”

小女孩仰着頭,一雙大眼一眨一眨的看着蘇櫟,滿是希冀。

他長得可真好看!

他也是楓葉城的人嗎?

之前她怎麼沒有見過他?

他長得這樣好看,只要看一眼她就能記住。

蘇櫟不說話,慢慢走過去爲她鬆綁。

這種事情被他碰到了,自然會出手相救。

小女孩摸了摸被綁得紅腫的手腕。

“我叫雨歆,你叫什麼名字,是你救了我,我一定會好好感謝你的!”

雨歆大眼忽閃忽閃的看着蘇櫟。

蘇櫟默不作聲,把她腳上的繩子解開。

做完這一切,蘇櫟轉身往外走。

雨歆一看,他怎麼不說話呢?

眼看着他越走越遠,雨歆面色一變,快速的追過去。

然而,就在這時,有四名黑衣蒙面人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雨歆一看,害怕得躲在蘇櫟的身後。

他小小的肩膀,此刻成了唯一支撐着她的勇氣。

“小公主,別爲難我們,快點回去吧!”

在前邊的一個黑衣人怒身吼道!

“不,你們這幾個壞蛋,這裏又冷又黑,你等着,等本公主出現了,一定饒不了你們。”

雨歆在笨也知道抓走她的人是楓葉城裏的人。

“那我們就更不能讓小公主出去了。”

那男子一身張狂的氣勢,居高臨下的看着蘇櫟和雨歆。

“啊……”

哪知,下一秒,男子的身影滾落在地,發出一聲慘叫。 “哇!”雨歆瞪大眼睛看着蘇櫟。

快!準!狠!

剩下的三名男子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瞬間。

這是一個孩子能做出來的事情嗎?

三人眼眸裏皆是不可置信!

可事情就發生在他們眼前,讓他們不得不相信。

“殺了他!”地上痛苦的男子艱難的從地上踉踉蹌蹌的爬了起來。

當着兄弟們的面,被一個孩子打成這樣,讓他顏面何存?

蘇櫟也懶得等他們先動手。

小小的身影周圍升起一道凌厲的玄光。

快速的朝着三人攻擊過去,那一行一動,雷厲風行,絲毫不拖泥帶水。

蘇櫟早就窺探到他們的修爲在聖玄期以下了。

就是四個人一起上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眨眼之間,四名男子瞬間倒在地上,痛的緊緊的蜷縮着身子。

阿海站在洞口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一切,以他的見多識廣,一時間也難以明白,但這種詭異的事情,但卻實實在在發生在自己的眼前。

“你到底是誰?到楓葉城來幹什麼?”

阿海陰沉着臉走了進來。

ωwш ✿тт kǎn ✿¢O

他尋找的那抹氣息消失了,卻發現了新的氣息,他才一路追蹤到這裏來。

“我們兄弟二人只是路過。沒有惡意。”

蘇櫟冷冷的回答,眼前的這個人修爲很奇怪。

這是他一進洞的時候,他就窺探到了。

“那爲什麼要偷偷潛入楓葉城?”

阿海有些不相信蘇櫟的話,看着他剛纔的修爲,他無法將他當一個孩子看待。

“我們本不想驚動任何人,只是你的鼻子太靈,一直追着我弟弟不放。”

阿海一聽,言下之意,是他的錯了。

他弟弟,就是自己一直追蹤的那股氣息嗎?

“我們這裏已經有一百年沒有外界的人進來過了,若是你,恐怕也會如此做的。”

“我並無其它意思,我們兄弟二人在這裏休息一晚,買一些乾糧就會離開,不會對你們楓葉城造成任何傷害。”

蘇櫟表情冷淡,一身強烈的氣勢讓人不敢靠近他半分。

就連雨歆都被這個氣氛籠罩,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

隨後她快速的上前。

“阿海叔叔,是他救了我,他現在是我的客人,你不可以爲難他。”

“小公主,沒想到你被她們抓到這裏來了,誰也不會想到,你會被他們關在觀禮場的後山裏,我們這兩日把楓葉城都找遍了。”

“那是因爲你們太笨了,他一來楓葉城就找到我了。”

雨歆對着阿海做了一個鬼臉。

阿海無奈的笑了笑,對方對他了如指掌,抹去了她的氣味,但他至始至終認爲公主還在城裏。

低頭,阿海陰沉的看着地上痛苦的四人。

一看就知道他們只永逸公子的人。

“都起來,跟我去見族長吧。”

說完,阿海用玄氣將四人捆住。

蘇櫟也沒有反對,反倒是現在,他救了楓葉城的小公主,相信他們也不會在爲難他和齊兒。

繞過熱鬧的圍場,蘇櫟跟着阿海來到圍場的最高處,這裏有三間華麗的房間。

中間的門是敞開的,鋪着虎皮的軟榻上,坐着一名穿着白衣的中年男子。 男子五官俊逸,眉間,一抹藍色寶石綴在額間,讓他看着嚴謹了幾分,看到雨歆,眼眸裏閃過一絲激動。

“歆兒,真的是你?”

“父親,我回來了。”

雨歆幾步撲向男子的懷裏。

他便是這楓葉城裏的城主蕭赫。

雨歆小嘴一癟,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滾落。

“嗚嗚……父親,他們把歆兒關在山洞裏,捆住了歆兒的手腳,裏面好黑,歆兒好害怕,他們都是壞蛋。”

雨歆哭訴着,小肩膀一聳一聳的,讓人看着很是心疼。

“苦了歆兒了,是父親沒有保護好你。”

蕭赫心疼的拍了拍雨歆的背。

雨歆從蕭赫懷裏起來,指了指蘇櫟。

“父親,是他救了歆兒。”

“哦!”蕭赫看着蘇櫟。

阿海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說:“城主,這孩子是外界來的,說來也巧,救了小公主一命。”

“哦!”蕭赫這下更加驚訝了,他們這裏會有外界的人闖進來嗎?

“蘇櫟見過城主!”蘇櫟冷冷的打招呼!

“你真的是從外界來的?”

蕭赫說完,讓一旁的婢女抱着雨歆下去洗漱。

“蘇櫟,你一定要等我,我一會就回來。”

只是蘇櫟不爲所動,他沒有看雨歆,他生來性子淡,不喜歡多說話!

“城主,我們的確是從外界來的,我和弟弟的乾糧吃完了,只是想到城中買點吃的,天一亮就走。”

蘇櫟耐着性子解釋!

“無妨!這裏一百年來從來沒有外界的人進來過,你能來到這裏也是一種緣分,也能給我們帶來外界的一些消息。”

蘇櫟一聽,這城主倒也是一個講理的人。

幻界裏,蘇齊拉着永元的手,兩人都走得很順利。

這一路上,蘇齊也把外邊的事情陸陸續續講給永元聽。

永元聽完之後,很想出去看看外邊的世界。

“沒想到外邊的世界這麼多姿多彩,蘇齊,謝謝你,給我說了這麼多。”

到了門口,蘇齊摘下黑布。

“看看,我這招管用吧!”

蘇齊對着永元眨了眨大眼,那小模樣,可愛得緊。

“嗯!自從比試以來,這是我第一次輕輕鬆鬆的走出來的。”

永元拉下矇住眼睛的黑布,笑得很燦爛,他對他所描述出來的世界很好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