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蘇老漢被氣得想要吐血,抬手指著她,怒罵道:「我們蘇家怎麼就養出了你這個白眼狼?你以為我們稀罕認你這個女兒嗎?你從來就不是我們的女兒!你就一個沒爹沒娘的賤東西,也沒資格當我們蘇家的女兒!」


蘇琴覓拳頭狠狠地捏了捏!

蘇老漢的這番話,更讓她堅定了要與蘇家劃清界限!

不然,這事將會沒完沒了!

「請吧!」蘇琴覓不回他的話,給他下逐客令!

蘇老漢怒極,一巴掌就朝她甩了過來,結果……

卻被她閃開了!

「你還敢躲?」蘇老漢撲了過來,要給她教訓!

忽然,一隻手斜插過來,抓住了蘇老漢的手!

蘇老漢轉頭,就對上了一雙冷如冰窟的眼睛!

「蘇大伯,剛才,你說,琴覓從不是你的女兒,對吧?」

顏楚尋捏住蘇老漢的手,目光如刀,「挺好,這樣,我們顏蘇兩家,從今往後就再也沒關係了。」

「既然沒關係,那也沒必要再往來了。」

「所以,我希望,你們蘇家以後不要再來纏著我媳婦了。」

他喚的是「蘇大伯」,而不再是「岳父」,可見他此刻的立場。

蘇老漢頓時意識到自己今天的這一步棋似乎走錯了,念頭一動,不由咧著嘴,笑道:「女婿,你這是什麼話?琴覓是我的女兒,以前習慣這麼教訓她了,剛剛也是有點衝動,所以……」

「嘶~」

「顏楚尋,你、你……」

「鬆手!」

他的手,被顏楚尋狠狠地捏了一下,疼得老淚都要流下來了!

顏楚尋默然了一下,才鬆開了他的手,「蘇大伯,請記住剛剛的話,我們兩家從今再無關係。」

蘇老漢被捏疼了手,後退了一步,忍不住瞪眼,氣急敗壞道:「顏楚尋,我、我可是你岳父!你居然敢這麼對我,簡、簡直是大逆不道!」

顏楚尋一步逼了過來,身形如山嶽,陰影籠罩著對方,一個字也不說,沉默得像塊石頭,但那眼神,看得蘇老漢頭皮發麻!

「你……你給我……」

「等著!」

蘇老漢本還想倚老賣老的,但見顏楚尋根本不想跟他啰嗦,一副要吃人的架勢,心中一涼,不由嚇得落荒而逃!

出門的時候,一個不慎,腳下被門檻絆了一下,摔倒在地,跟著爬起來,拍了拍屁股,灰溜溜地走了。

在院中的崽崽們看到這一幕,有點目瞪口呆。

看著蘇老漢走了,蘇琴覓目光看向顏楚尋,抿了抿唇,「你怎麼回來了?」

剛才自己與蘇老漢的對話,好像也都被他聽到了?

「回來拿鐮刀,就剛好碰上了。」顏楚尋將她打量了一下,「你沒有受傷吧?」

其實,是顏楓見勢不妙,跑去地里把他叫回來的。

蘇琴覓搖頭,微微垂眸,「我沒事……」

發生了這樣的事,她有點不知該怎麼面對他。

她以為顏楚尋會問的,結果,這傢伙根本沒問,就去取了鐮刀,好像回來真是為取鐮刀的,然後就出門了。

蘇琴覓:「……」

想了想,她決定,等晚上的時候,得跟他坦白一下這件事。

不然,心中實在過意不去……

蘇老漢狼狽不堪地回到家,蘇劉氏見了趕緊過來問。

「拿到個屁的錢!」

蘇老漢坐下來,咕嚕嚕地灌了杯水,咬牙切齒地道:「這賤東西,竟敢不配合我!還把我弄得這麼狼狽!」

「真是氣死我了!」

然後把發生的事情說了。

聽了,蘇劉氏面色頓時變得很難看,眼裡都是怨氣,道:「之前我就已經說了,叫你別這麼直接!你不聽,非要這麼干!這下好了,顏家要與我們撕破臉了,這錢以後也別想再拿了!」

蘇老漢道:「我怎麼知道這賤東西忽然變得這麼硬氣的?她但凡配合一下,這錢我就拿到了!」

越想,越惱!

蘇劉氏也惱,既恨蘇琴覓白眼狼,又恨丈夫衝動,把本來好好的計劃破壞了,不由憤怒地把蘇老漢罵了個狗血淋頭!

蘇老漢:「……」 醫院裡。

小辰在封雲霆的懷裡沉沉睡去,張著小嘴趴在他的臂彎里,睡得無知無覺。

小周突然急匆匆的闖了進來:「老闆,不好了——」

封雲霆瞪了他一眼:「小聲點,別吵醒了孩子。」

看小周一臉焦急的神色,他也意識到估計是真的出了事。

小心翼翼從小辰的腦袋下面把自己的手臂抽了出來,輕手輕腳的下床,只是麻藥過去,渾身的劇痛此時全部發作,饒是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他都沒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腳步也晃了晃。

還好小周就在旁邊,扶住了他,才不至於把旁邊的輸液桿給碰倒。

封雲霆勉強站直了身子,給他使了個眼色:「去外面說。」

「可是老闆你的腿……」

「只是骨折了而已,還不至於成殘廢,別說廢話。」

小周欲言又止,可還是順手拎了一把椅子出去,放在門外的走廊上,「老闆你先坐下吧,醫生說了你的腿真的不能再用力了,必須得卧床半年以上。」

封雲霆沒辦法,扶著牆艱難的坐了下來,深吸了一口氣,問道:「說罷,是不是這幾天我沒去公司鎮著,那些股東又開始不安分了?」

他現在手裡的新封集團,啟動資金是邢叔給的,但也只有區區一百萬,後面還進行了多輪融資,一些股東因此進駐董事會,雖然股份並不算多,但是幺蛾子卻不少。

以前他那麼冷硬的作風一方面是性格使然,另一方面也是要震懾一下那些蠢蠢欲動的股東,少給他找點事。

前些日子他剛剛跟亞歷山大做成了寶石原石的買賣,可以說現在國內的寶石原石都已經被他壟斷,凡是生意,一旦壟斷,那必然代表著巨額的利潤,整個國內的奢侈品市場都得看他臉色,他給寶石定什麼價,那就得是什麼價。

只是他之前答應了繁星,要平價出售這些寶石給其他珠寶行,不再逼得小公司倒閉員工失業,一起促進國產珠寶行業復甦,培養更多的珠寶設計人才。

也因此,那些股東們十分不滿。

到了嘴邊的肥肉被他換成了青菜豆腐,這群人能同意才怪。

不過他們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頂多是暗地裡吹吹風罷了,可是最近他一直忙著孩子們和爺爺的事,好久沒去公司了,他也早就料到了那群股東不會安分。

「讓他們鬧去,等事情鬧大了,我有辦法收拾他們。」

小周急急道:「老闆,這倒是小事,是文森!」

「文森怎麼了?」

「文森剛剛給我打來電話,說是時小姐突然給他打了電話,讓他立刻去老宅把老爺和孩子們接走!」

封雲霆一驚:「接走?」

「對,文森說,她的語氣特別凝重,好像是遇到了什麼事,沒說兩句就趕緊掛了。文森也不敢遲疑,趕去了老宅把老爺和孩子們接走帶去公司暫時安頓,可是再撥打她的電話卻怎麼都打不通了。」

封雲霆的表情頓時凝重起來:「什麼時候的事?」

「文森從公司趕去老宅,接了人之後再返回公司,這一來一回最快也得一個小時了……」

封雲霆的眼神頓時變了:「一個小時……讓文森立刻去查,她的手機最後定位是在什麼地方,快!」

「好好!」

「等等,」封雲霆沉著臉,攤開手道:「把手機給我,你去裡面照顧孩子,小辰可能快醒了。」 盛宴,就布置在神艦上。

不僅天羅神國的大聖齊聚,也有他族強者聽聞消息,趕來拜會,都想結識張若塵。其中,不死血族占多數。

宴席上,張若塵看見了姑射靜的身影,但兩人沒有任何交流,似陌生人。

盛宴結束。

張若塵與羅乷閉門密談。

房間中,擺放有一枚藍旻石,用金絲纏繞,散發出幽淡的光華。

「這艘神艦,是父皇曾經之物,在這裡談話,無須擔心被別的神靈窺聽。」羅乷身形窈窕曼妙,在淡藍色的光下,顯得影影綽綽,分外誘人。

張若塵尋到一張古樸的椅子,坐了下去,道:「我要見靈希。」

「她沒有來無定神海。」羅乷道。

張若塵道:「你確定,她還好好的活著嗎?」

羅乷凝視了張若塵半晌,心略微一痛,道:「你不信我?」

「我……」

張若塵心中怎能沒有擔憂?

千年前,羅乷或許會因為顧忌張若塵的態度,善待木靈希。

可是張若塵失蹤了千年,整個地獄界,都以為他已經死去。木靈希做為一個人類,待在以吃人聞名宇宙的羅剎族,做為情敵的羅乷,真能容得下她?

張若塵盯著羅乷的雙眸很久,嘆道:「我信你!你告訴我,她在哪裡?」

羅乷有些生氣了,側身不再看張若塵,嬌哼道:「你根本就不信我,既是如此,本公主偏不告訴你。」

「這次回來,我還有很多事需要做,不要浪費時間。現在不是因為這點小事鬧彆扭的時候。」

張若塵手指敲擊桌面。

羅乷道:「你與本公主獨處,就這麼不耐煩?你可知,自己的未婚夫,失蹤了千年,千年後回來,第一件事便是與她談論另一個女子,這是何等令人生氣的事?你想知曉木靈希在哪裡,最好先將本公主哄開心。」

張若塵直皺眉頭,意識到自己對羅乷似乎的確不太公平。

但,要他刻意去說一些膩死人的甜言蜜語,卻又萬萬做不到。

羅乷見張若塵遲遲不說話,心中更氣,故意露出雪白的貝齒,道:「其實,她已經被我吃掉,那肉可美味了,只可惜你回來晚了,連湯都沒喝上一口。」

一邊說著,還一邊看著張若塵的臉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