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蘇羽菡的日子就沒這麼愜意。


總歸做了虧心事,一直飽受提心弔膽的煎熬。

蘇嘯瑾對她是仁慈的,雖然不讓她離開頡園,但也沒阻止孫珂傑去看她。

攆走了所有人,姐弟無語好一陣。

終還是蘇羽菡打破沉寂:「傑氏信託怎麼樣了?」

孫珂傑:「還能怎麼樣,申請破產。」

蘇羽菡:「我說過秦青青敗事有餘。」

孫珂傑:「別提她了。還好我之前有意讓孫珂燕自立門戶,如今孫家就靠她了。」

蘇羽菡:「堂姐也不是善類,小心她。」

孫珂傑:「你這裡怎麼辦?」 蘇羽菡正等著他這句。

這幾天她早想好了,不過還需照顧弟弟的想法。

蘇羽菡:「你還想娶秦青青嗎?」

和她有關係?

孫珂傑:「以前覺得她聰明,識大體,又可愛,現在……沒想到她會在耑丘生物這件事上騙我。」

情深致命 在美好的關係,也經不住欺騙。

蘇羽菡:「如果她還有事瞞著你呢?會連累外婆也不想搭理你的事。」

孫珂傑的神色緊張起來,這個女人害得他一無所有還不夠,還要拖他下水?

蘇羽菡葯已下足,淺笑道:「知道是誰化妝成李茉的嗎?」

姐姐這麼問,孫珂傑心中已猜到庄嫚中毒和秦青青有關:「我不是責怪姐姐,這件事無論是你還是秦青青都不應該參與。」

孫珂傑的道理,蘇羽菡當然懂。

花錢雇凶也比自己動手強。

但是,這年頭萬一被查到,不被招供出來也難。 強愛蜜寵:傲嬌老公,請矜持 特別是到了慕景沛手裡,不想說真話都不行。

所以還不如自己親自下手,越少人知道越好

她能對弟弟說自己是經過深思熟慮才動手的?明顯不能。

蘇羽菡無可奈何嘆息一聲:「你知道我哪能想到這些。秦青青把她的計劃告訴我時,我也吃了一驚。但她說我們自己動手,總不會被人出賣,所以我一時糊塗,就配合了她。」

蘇羽菡一股腦兒把主謀的責任推給秦青青。其實在兩人商量時,蘇羽菡就已經想好了萬一事情敗露的辦法,所以她敢親力親為。

秦青青都不怕扮成李茉的樣子裝服務生,在安蘇晗喜歡喝的番茄果汁里下毒。

對蘇羽菡而言,她只是做了無知的幫凶而已,即使有錯也不會太大。

再說她是屈硯的未婚妻,如今屈家正是得到舅舅重用的時候,多少於她也有助益。

而秦青青送上果汁后,又在監控盲區換了一身男人的行頭離開。就算要查假李茉,也不大會有人查男賓客。

不得不說,蘇羽菡和秦青青共同謀划的這條計策很完美。

只不過沒想到發生了陰差陽錯的事,庄嫚竟然喝了下毒的番茄汁,安蘇晗的運氣不是一般的好。

此刻孫珂傑很想回城郊別墅,罵死秦青青。

傑氏信託出問題,舅舅沒有任何錶態,外婆也忽悠他,已經說明蘇家對孫家的態度已大不如前。

關鍵時候,這個女人竟還不知收斂,在風頭浪尖搞事,是要拉上孫家一起陪葬的意思?

蘇羽菡也不便直說自己的目的,只引導性開口:「果汁里有毒的事我可以知道,也可以不知道。只是弟弟要有心理準備,切莫被一個女人迷了心竅。我看瓊鈺就很好,從來不幹出風頭的事。」

孫珂傑明白姐姐的意思,必要時候,該捨棄的不能手軟。

只是要秦青青一人攬下所有罪名,怕也不容易,何況她也是自己心動過的女人,到此時他對她還是有些憐憫之心的。

回到城郊別墅,孫珂傑一眼見到正在對祝瓊鈺頤指氣使的秦青青,心中不悅如漣漪般放大。

他向祝瓊鈺招招手,故意把秦青青冷在一邊。

孫珂傑在祝瓊鈺手上釋放著疼惜之情,眸色一片柔和:「想去哪裡吃飯?」

祝瓊鈺有些詫異的抬頭,往常都不都是秦青青和他出去吃的嗎? 孫珂傑的心被她受寵若驚的眼神糾了一下,這個女人在他身邊的日子裡,他對秦青青的照拂比她多得多,可她沒有半句抱怨,是委屈她了。

祝瓊鈺有些結巴回答:「我,我也不知道什麼好吃,你,你喜歡的我就喜歡。」

她不會放過孫珂傑內心對秦青青態度動搖的機會。

曾經同是男人,她甚至知道什麼樣的表情動作能在孫珂傑這裡浸入他心扉。

孫珂傑眼中放出憐愛的光,讓祝瓊鈺內心一片晴朗。

忍辱負重的事總算會有質的突破。

孫珂傑對她流露出少有的疼愛之色,不顧秦青青在場,吻上她的唇。

兩人正忘情表演時,忽然聽見「咚」的一聲。

孫珂傑沒想到秦青青的心理承受力會如此差,一點點刺激就會暈倒。

他早有三人行打算,顧慮秦青青感受沒有實施。今天不管不顧試探一下,她竟然是這種反應。

高估她了,以前她在那方面不是不講究嗎?

孫珂傑臉色越來越差。

讓管家找來醫生把她弄醒,自己拉著祝瓊鈺吃去吃晚餐。

祝瓊鈺感嘆孫珂傑的也算得上是渣男中的極品,比曾經的自己還渣。

起碼他喜歡過的女人,懺悔后沒有想再去打擾她。

這個渣男,竟然還想一石二鳥!

他要不做變性手術可不就是……

不過無所謂了,秦青青要真敢他也不怕的。

被慕景沛修理之後,曾經的衛倫,也是就是現在的祝瓊鈺,特別放得開。

耑丘生物已破產,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一半,自己的東西要自己毀滅。

另一半是要讓這個把他推向萬劫不復的女人付出代價。

讓他失去安蘇晗,失去公司,失去家庭,失去男人的尊嚴,連女兒也不認他,不得已去做變性手術,這一切的都是秦青青害的。

如果惡人自有惡人收,那他祝瓊鈺要做最惡的人。

孫珂傑當然不知道阿諛諂笑的祝瓊鈺在想什麼,只覺得這個女人越來越貼心。

接到管家電話后,孫珂傑沉溺在美色中的臉變得陰冷。

祝瓊鈺看著他漸變的臉,關切的詢問緣由。

孫珂傑把手機重重的放在餐桌上:「秦青青懷孕了。」

這回,祝瓊鈺也覺得驚訝,但僅僅是短暫的:「那就要恭喜她了。以前她是一個人,做事不考慮輕重,現在有孩子了,應該會更……顧全大局些吧。」

她每一個字都在為孫珂傑和秦青青勸和。

但每一句話的意思讓孫珂傑不由自主想到更多。

經祝瓊鈺提醒,孫珂傑意識到,秦青青幾乎是一個人,因為無親無故,所以會自己動手給安蘇晗下毒。

她沒有拖累,所以不在乎連累他和孫家。

這個女人到底還是沒有把他放在心裡,也許他只不過是秦青青為擺脫祁封笙為找的一條路而已,等到祁封笙不再追究冒充女兒的事後,她會不會踩在自己屍體上攀附更有價值的人?

但回想與她的點點滴滴,應該不會吧?

祝瓊鈺看見孫珂傑眼中的搖擺不定,此時不能做得太明顯,於是給他積極的建議:「要不現在就回去,她一定很想見你。」

孫珂傑的回答讓祝瓊鈺意外:「不急,我們去清湖住幾天。」

祝瓊鈺順從他的決定,對於秦青青給孫柯傑丟出的難題,孫珂傑還沒有想明白,所以暫時迴避幾天。

不過孫珂傑既然帶上了自己,他一定會讓他想清楚。 洛熠親自查看了宴會當天進出總統府的所有監控資料,到現在連一個嫌疑人沒有。

兩撥投毒的人,竟然一個也查不到,簡直是笑話。

最詭異的是庄嫚身上的另一種毒,到現在還查不清楚是什麼,怎麼進入到她身體里的。一點頭緒也沒有,真是等於在打自己的臉。

慕景沛就差把YOR集團的總裁室搬到總統府了。

有事要出遠門,一定是私人飛機當天來回,並且連姜非頴也不帶,讓他留下保護安蘇晗。明顯不相信芯星的能力。

安蘇晗倒是覺得舅舅和慕景沛太過緊張,其實她的仇家也不算多,掰著手頭數,排第一位的也就是秦青青。

新晉冤家,蘇羽菡算不算倒是讓她有些猶豫。

這個女人似乎也沒做過對自己不利的事,兩人話都少得可憐。但她弟弟很不讓人省心,說到底還是源於孫珂燕在堒港市犯下的事。

晚間,慕景沛回來時就見到躺在床上的安蘇晗,痴痴的望著天花板,糊裡糊塗的腦子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連他進門,也沒有熱情的迎過來。

慕Boss很是不滿的自己去洗白白。

直到被窩裡鑽進一陣涼風,安蘇晗才回神看向抱住自己的男人。

一臉沒思索過癮的表情:「你屬猴的嗎?說鑽就鑽。」

上個床也雷厲風行,不知道她會著涼嗎?

慕景沛深邃一笑,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我屬什麼你不知道?」

安蘇晗推開他:「別鬧,讓我把這些天的事好好捋捋。」

慕景沛不認為她一個晚上能把事情捋順。

所以,不要錯過晚上最佳運動時間才是正事:「洛熠這麼有本事也查不出頭緒,你手上什麼資料也沒有,光想能行?」

安蘇晗推著他的手沒服軟,但是因為他夜裡都穿得極少,所以掌心和他的肌膚是親密接觸的。

她用指甲掛了掛他結實的肌理:「你們不讓我出門也不是辦法,舅舅不給你資料,你就袖手旁觀,太不像你的風格了。」

慕景沛因她的話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這就是你激勵我的方法?很不專業。」

安蘇晗鬆開一隻手,止住那隻在她身上放肆的爪,很慎重的說道:「慕景沛,經過我的深思熟慮。儘管什麼也沒查到,但是我想……」

她不確定的看著他。

慕景沛也沒了嬉鬧的神色,很認真的看向她,示意她說下去。

安蘇晗第一次在他面前嶄露鋒芒,多少有些膽怯,怕他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我仔細想過了,挑選了兩個最有可能的嫌疑人,但是沒有證據。所以……我想……我認為……舅舅再也不需要孫家了。」

最後一句暴露真實意圖的話,說得很輕。

迷海紅鯉 擔心上面的男人覺得她是個心狠手辣的壞女人,所以她有顧慮。

慕景沛也的確因她的話,仔細端看她半響。

那用力打量的目光,像似要穿透她的靈魂。

安蘇晗突然意識到自己很在意他的喜好了,這就是愛上一個人的味道?

棲身於他懷裡的女人,眼神有點飄。

慕景沛舔了舔唇,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女人會變得…… 會變得越來越合他口味。

自己拎出來的姑娘,調教這麼多年,行事風格越來越像自己。

好想狠狠疼她。

務實的男人立刻付諸於行動。

安蘇晗腦子裡一片漿糊。

沒有一點縫隙想別的事。

完全跟著他的感覺渾渾噩噩下去。

那種感覺,讓人蝕骨又瘋狂……

徹底廢了孫家,是慕景沛已有的打算。

姜非頴在洗手間發現一些化學殘液,帶有很強的腐蝕性。

通過化驗,殘液里有衣物纖維的痕迹。

所以慕景沛懷疑,兇手是在宴會中途裝扮成的李茉,甚至可能是女扮男裝,易容下毒后,再換裝易容逃走。

洛熠要查起來,很花時間。

庄嫚身上是兩種毒,還不確定是不是都針對安蘇晗。

能順利進入總統府幹這種事,不會是外人。

雖然孫家嫌疑大,但蘇筠也是被懷疑對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