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蘇紫萱急忙讓所有的消防人員四下尋找起火點,警察也在找著。


可是找來找去,居然找不到起火點?

只是每個人都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這個味道聞起來讓人鼻孔嗓子痒痒的。

「怎麼辦?」蘇紫萱看著李光明。

「沒辦法,只能儘快找到三氟化氯的所在!」李光明搖搖頭。

他快速的去吩咐消防員準備泥沙!

這個三氟化氯用水幾乎撲不滅,最好的辦法就是用濕的泥土,這樣既能撲滅火焰,還能阻擋煙霧的蔓延。

「怎麼辦啊?我的錢是不是沒了……」唐巧絕望地看著樂天。

「這個東西你就算偷了也買不掉!這可是生化武器一般存在的東西!你難道想去搞恐怖活動?再說了……現在可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了,保命最重要!」樂天皺眉說道。 唐巧看著油罐的出油口的火焰越來越猛,有一件事她還是清楚的,如果再不走……油罐一旦爆炸,自己必死無疑。

她剛要從窗戶離開,就看到樂天居然上了那輛小貨車!

「你特么瘋啦!」唐巧大吼。

樂天扭頭看了看她。

「一會我撞出去!你就趁機離開……外面雖然都是警察,但是他們不會注意到你的!」他喊道。

「那你呢?」唐巧問。

「我你就不用管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好歹不能連累你!」樂天說完這一句,就上了車。

他心裡也虛著呢,萬一這罐子爆了,自己這小命可要交代了。

「轟轟……」

唐巧看著小貨車不斷地轟著油門,她快速的爬上了那一大堆貨物上,來到了窗戶的旁邊。

「我去你妹的……」

樂天鬆開了剎車,小貨車對著倉庫的門就沖了過去。

「咚!」

大鐵門直接被撞開了。

這突然出現的一幕讓外面的警察嚇了一跳,所有人都看著這一輛冒火的車子衝出了一個倉庫。

唐巧快速的從窗戶跳了出去,消失在了夜色中。

「馬上找一處空地!」

樂天吼道。

李光明看到是樂天,他急忙和蘇紫萱說了一下,蘇紫萱快速的跑過來。

看到樂天居然開著一輛著火的車子,她冷汗都出來了。

「你瘋啦!快點下車!」她吼道。

「快點找一處空地!這個東西我感覺要爆了。」樂天同樣吼道。

幾個保安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那個……卸貨的貨場現在是空的,那裡很大。」其中一個說道。

「在哪?馬上帶路!」蘇紫萱一把將他抓了過來。

在這個保安的指引下,樂天開著車來到了卸貨場,這裡的確是很大,而且最好情況的是……這裡是空的!

已經有消防車開始往油罐上澆水降溫了。

「沒用!不要澆水……一旦爆炸這些水也會燃燒!」李光明大喊。

只有他是個專業人士,所以這些消防步驟暫時由他來指揮。

「馬上往這邊搬土!」

李光明吼道。

他的嗓子都有點啞了,剛剛在外面就是他最忙活……

十幾個消防隊員還有十幾個警察快速的將剛剛準備好的泥土運過來,樂天已經從小貨車上下來了。

蘇紫萱拉著他看來看去,這傢伙除了臉上沾了一些黑灰之外,其餘的倒是問題不大。

李光明冒著危險近距離的看了看這個油罐,他的臉色難看的要死。

「李專家……這個該怎麼處理?現在就用泥土掩埋嗎?」

一個消防隊長過來詢問,這樣的化學品處理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他們雖然穿上了有阻擋作用的生化服裝,但是對於如此猛烈地火焰,生化服是擋不住的。

李光明搖搖頭。

「泥土不夠,油罐馬上要爆炸了!現在無法靠近處理,只能等油罐爆炸之後,我們再用泥土掩埋!」 高冷Boss的命定妻 他皺眉說道。

「還有多久爆炸?」蘇紫萱在一旁聽著。

「不好說……油罐的溫度已經太高了,諸位……諸位!記住我的話,如果油罐爆炸,大家一定要躲好,千萬不要讓裡面的東西濺到身上,這種化學品是無法用水撲滅的,如果發生意外,只能用泥土撲滅!」李光明大聲的喊道。

所有的消防員和警察都在看著他。

「另外一旦油罐爆炸,裡面的燃燒物會發出煙霧,這種煙霧也是有毒的,沒有防毒面具的人不能靠近!」李光明繼續提醒道。

話音剛落,另一邊突然傳出了一聲奇怪的響聲。

李光明看過去,就看到大片燃燒的液體中爆裂的油罐中涌了出來,看到這一幕,他居然奇怪的鬆了口氣。

油罐沒有爆炸,而是被燒裂了一道巨大的口子,裡面的液體流了出來。

「救火……馬上救火!不要用水,可以用乾冰滅火……用泥土掩埋!小貨車的周圍都要用泥土圍住!快快快……」李光明急忙喊道。

在場的人都開始忙碌了,又有幾十個消防隊員趕來,警察插不上手,只能去挖泥了,好在這個物流公司有一半的地面都是泥地,否則光是這麼多的泥土就是一個大問題。

大量的泥土堆在小貨車的周圍,一台大型挖掘機被調了過來,這一下效率就高了許多。

看著火焰慢慢的消失,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周圍瀰漫著奇怪的白霧,沒有防毒面具的警察依舊撤到了遠處,封閉了東源物流公司周圍的路段。

李光明看了看,他的臉上帶著一個防毒面具。

「萬幸啊……」他吐了口氣。

「沒事了吧?」蘇紫萱問。

「剩下的就需要等泥土將這些化學品徹底的吸收,然後將泥土運走處理!」李光明說道。

「不會對環境有什麼影響吧?」樂天突然問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李光明看了看他,樂天這張臉實在讓自己看了不舒服。

「我說的運走是運到專門的處理化學品的工廠去做專業的處理,這些東西可是錢啊!重新提練出來價值要在上千萬!」

樂天點了點頭。

霧氣在一個小時后也慢慢的散了,天色都亮了,樂天摘下口罩,幾乎聞不到什麼奇怪的味道了。

看著幾乎完全被掩埋的小貨車和小油罐,樂天也不知道自己該說點什麼。

原本是跟著人家想賺一筆的,結果錢沒賺著……還差點惹了大禍。

「你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蘇紫萱簡直是莫名其妙地看著樂天。

雖然知道這個傢伙有神奇的本事,但是你好歹有個限度,這樣時不時的給自己這麼大的驚嚇,自己會受不了的。

「我說我其實是來偷東西,你信不信?」樂天問。

合租戀人:惡魔的呆萌女孩 蘇紫萱毫不猶豫的搖搖頭。

「你還記得那個唐巧嗎?」樂天問。

「你說上次賭場的那個姑娘?」蘇紫萱一愣。

樂天點點頭。

「她不知道怎麼盯上了這輛小油罐車,知道這裡面是價格昂貴的化學原料,而且還是天華研究所的人留下的,就想來偷走賣掉撈一筆,卻沒想到這居然製造KLD的原材料!」他無奈的說道。

這特么說起來也太巧了吧? “發生什麼事了?”我飛快地問道,同時往屋子裏看了一眼,就見她房間裏的那張牀上,牀單已經被鮮血染得通紅,從臥室到門前,一路都是帶血的腳印。

“救、救救我的孩子……”她似乎已經只會說這一句話,她渾身顫抖着,彷彿隨時都可能倒下,看着我的眼神裏滿都是祈求。

“你的孩子在哪?”我邁步走進了屋子裏,四處打量着,她顫抖着伸出一隻手,指了指那張牀,我走了過去,但見那牀上除了滿是鮮血,並沒有半個人影,我回頭狐疑的看着她,她眼中流露出一絲驚恐,又用手指了指牀下。

我再次回頭,看了看那張牀,咬了咬牙,一把掀起牀單,半蹲下身,就往牀下看去。

周圍寂靜無聲,只有滴答滴答的聲音傳來,似乎是顧盼盼身上的血在滴落。

史上最強重生者 牀下,空空如也,什麼東西都沒有,我心中疑惑,正要起身,左眼突然猛的一陣刺痛,下一刻,我就看見了一個渾身灰白色的嬰兒趴在牀下,他似乎在擺弄什麼,但此時,卻緩緩擡起頭,和我對視着。

這嬰兒的眼珠全是白色的,鼻子的位置只有兩個黑色的空洞,嘴角還在往下滴着鮮血。

他的手裏,還拿着一個嬰兒的搖鈴。

шшш▪Tтka n▪C〇

我看清了這嬰兒的樣子,頓時大吃一驚,瞬間就想起了昨天那個小鬼,就見那面目可怖的嬰兒忽然張開黑洞洞的嘴,一股黑氣竟從他的嘴裏噴出,然後猛的向我撲了過來!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下意識的伸手想要阻攔,但就在這一瞬間,我的左眼忽然又是一陣劇烈的刺痛,我大叫了一聲,顧不得去管那嬰兒,一下捂住眼睛,痛苦的撲倒在地。

但與此同時,那嬰兒卻似乎也摔倒在地,發出了一陣大哭,我掙扎着睜開右眼去看,就見那嬰兒摔在牀前幾米開外,正在地上手腳亂動的不住啼哭,就好像受了什麼委屈似的。

我咬牙爬了起來,心說你這個小鬼,差點把我嚇個半死,我還沒哭呢,你哭個毛?

但我知道,這嬰鬼已經達到了能夠顯形的程度,是個相當厲害的傢伙,我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

我不由心裏發毛,往後退了幾步,顧盼盼卻衝了上去,撲通跪倒在那嬰鬼旁邊,滿臉痛苦的伸出手,似乎想要去抱它,但那嬰鬼卻張開嘴,狠狠地咬在她的手指上。

顧盼盼痛呼一聲,身體都顫抖起來,卻還是用另一隻手把嬰鬼抱了起來,她滿臉都是淚水,滿身都是鮮血,完全不顧自己的手指還在滴血,卻只心疼的看着那嬰鬼。

鮮血從嬰鬼的嘴角滴落,顧盼盼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但嬰鬼卻閉上了眼睛,不住的吸吮着她的血液,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我已經看的呆住了,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顧盼盼不會是故意害我,否則的話,她沒必要用自己的血來喂那個嬰鬼。

“你、你不能讓它喝你的血……”我上前一步,有心去幫忙,卻不知道該做什麼。

“那還能怎麼辦,它餓了,我又沒有奶水……”她聲音有些悲哀地說着,我下意識的往她胸前看了一眼,卻只見到一片血肉模糊,想必也是那個嬰鬼咬的吧。

我想起了昨天在醫院裏,小麗被這嬰鬼附體的時候,一個勁喊餓,心裏浮上了一個可怕的念頭,難道這個顧盼盼是在餵養這個嬰鬼?

“你放棄吧,它現在要喝的是血。”我說道,顧盼盼卻搖了搖頭,她目光中露出哀婉的神色,卻一聲不吭。

“它到底是什麼,難道是你的孩子夭折了?可是它已經死了,你爲什麼還要餵養它,你這樣做的後果……”我只說到這裏,那嬰鬼就突然睜開眼睛,露出兇戾的目光,死死盯着我。

我後面的話就硬生生嚥了下去,顧盼盼使勁的搖着頭:“不,他沒有死,我知道他沒有死,他是我的孩子,他是來這個世界上找我的,我不能拋棄他,我不能……”

我不知從哪裏來的勇氣,大聲道:“可它現在是嬰鬼,它是要害人的,它……”

她忽然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我,陰測測說道:“要不是你昨天多事,我就找到人餵養它了,這一切都怪你……”

她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都變了,剛纔還是楚楚可憐,轉眼就像厲鬼一樣可怕,惡狠狠的盯着我,我這才明白一切,原來這一切都是她在搞鬼。

我勸她說:“你聽我的話,不要再養它了,這個小鬼會害死很多人,你不要在錯下去了,它已經死了,你就是養它,也沒有什麼用,反而會害了自己……”

我剛說到這裏,那嬰鬼似乎受到了刺激似的,不住的對我射出兇光,死死的咬着顧盼盼的手指,顧盼盼手指上鮮血不斷流出,卻還在咬牙堅持。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上前就想把她的手從嬰鬼嘴裏拖出來,但那嬰鬼卻在這時突然跳了起來,發出一聲可怖的怪叫,猛的撲在我的臉上!

“啊……”

我大叫一聲,翻身撲倒在地,就覺得像是有一根尖刺,從我的左眼直刺入大腦,痛的幾乎鑽心入髓,我抱着腦袋只翻滾了兩下,眼前頓時一黑,就疼的昏迷了過去。

……

不知過了多久,我才迷迷糊糊醒了過來,腦子裏還是疼的厲害,眼睛就像失去了知覺似的,一片麻木。

我爬了起來,眼前一片漆黑,正努力的想看清周圍情況,面前卻突然出現了一張慘白的臉,我嚇了一跳,再看那原來卻是顧盼盼。

她臉色慘白的嚇人,跟丟了魂似的說:“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

我回頭看了看,那個嬰鬼果然沒了蹤影,不知道去向了,屋子裏一片狼藉,我的眼睛這時又是一陣刺痛。

我用手捂住眼睛,緩和了一下之後,就見顧盼盼跌坐在地,她直勾勾的盯着我,嘴裏唸叨着:“孩子,我的孩子……”說着就伸手來摸我的臉,我趕忙躲開,這女人好像一下子瘋了。

我對她說:“你看清楚,我是林濤,不是你的孩子,是你打電話要我來幫你的,現在那嬰鬼已經跑了,你身上都是傷,我還是帶你去醫院吧。”

我說着伸手就去拉她,她現在幾乎全身都是血,而且先前又被那個嬰鬼吸了不少血,我怕她會失血過多。

但我的手剛剛觸到顧盼盼的手臂,我的耳邊突然傳來一聲怪異的啼哭聲。

就是嬰兒的那種哭聲,頓時,我的腦中又是一陣劇痛,左眼脹的厲害,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鑽出來一樣,我拼命捂着眼睛,顧盼盼瞪大眼睛盯着我,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瘋狂的喜色,一下子撲到我的身上。

“孩子,我的孩子……”

這女人似乎完全瘋了,不住的抓着我,我忍着疼痛掙扎起身,用力推開她,跑到門口打開了燈,屋子裏頓時一片通明,再看顧盼盼退後幾步,臉色煞白,跌坐在牀上,呆呆的看着我,就像傻了一樣。

我不住的喘着粗氣,心中怦怦跳個不停,說也奇怪,我的眼睛在這時不再脹痛,漸漸恢復了正常,而腦子裏那種幾乎要爆炸的感覺也慢慢消失了。

只是莫名其妙的,腦子裏有點迷迷糊糊的感覺,我看着顧盼盼,也不知道說什麼了,她也盯着我,神情慢慢也恢復了正常,卻露出怪異的笑容:“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的孩子,在你的眼睛裏。”

我當時就愣住了,只覺一桶冷水兜頭潑下的感覺,渾身徹骨冰涼。

她的孩子,怎麼會在我的眼睛裏? 蘇紫萱盯著樂天,她四下看了看,整個救火的過程雖然緊張,但是她卻並沒有做什麼事,關鍵是她也插不上什麼手,可是這個過程她也沒見過那個叫唐巧的小偷。

「那個女人呢?」蘇紫萱問。

「走了吧……我衝出倉庫的時候,人就走了。」樂天攤了攤手。

「是你放走的吧?」蘇紫萱哼了一聲。

樂天不說話。

東源物流公司的管事人過來了,蘇紫萱一看,扔下樂天走了過去。

「我是山海市警局刑偵隊長蘇紫萱!這個小貨車是誰的?」她看著這個一頭大汗的男人。

「是……是……這個我也不太清楚,需要問公司的記錄人員。」他急忙說道。

「馬上將人喊過來!」蘇紫萱看著他。

「好,好,我馬上打電話。」男人連連點頭。

自從他知道自己的公司出現了危險化學品,他的心就在打顫,這萬一要是影響到了自己的公司,那可真的是完了。

自己摸爬滾打了十幾年,好不容易這個物流公司開始有了起色,沒想到就出這樣的事了。

一男一女快速的跑了過來,他們看了看那個男人。

「李總……出什麼事了?」他們還什麼都不知道呢。

消防車離開了五輛,只留下了兩輛待命,警車倒是都還在,所以現場看起來還是一片嚴肅。

「你們還特么問我?我問你們……這一車化學品是誰弄來的?」這個李總破口大罵。

看這個樣子,如果不是蘇紫萱在現場,他沒準都能直接揍這兩個手下的員工。

兩個人看了看,臉上都是不知情的表情。

「就是停在十五號倉庫裡面的那一輛!你們的膽子可真的是大……那可是極度危險的化學藥品,一旦爆漏在空氣中,那東西就會自燃!你們居然把這樣的東西和棉織物放在一起!真是不知死活!」李光明在一旁哼了一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