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我師父也一直念叨著你呢。」


田正拉著田葉走到一旁,「姐,你怎麼突然變的這麼好看了?」

「等回去了再告訴你,這裡說不方便。」田葉說道。她除了這件事,還要告訴他們她離婚的事,反正離婚的事她早晚都是要說,還不如早點告訴他們。

「好。」田正點了點頭,向著蘇瑾月走去。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蘇醫生了。 田葉看向金醫生,「金醫生,謝謝你這些日子對我母親的照顧,我母親的病已經好了,不需要做手術了。」

「胡鬧!你這是拿你母親的生命在開玩笑。」金醫生生氣的吼道。他看田葉一副很有知識的模樣,沒想到她竟然這麼無知。要是一顆葯就能治好腫瘤,要他們這些醫生幹什麼?而且他也從來沒有聽說過有治療腫瘤的特效藥。

田葉搖了搖頭,看向蘇瑾月,眼中滿是對她的信任,「我相信蘇醫生。」

「我也相信蘇醫生。」田正也附和道。蘇醫生可是神醫,沒有她治不了的病。

還有姐,她能一下子有這麼大的變化肯定跟蘇醫生有關。剛剛姐進來的時候,他都以為自己眼睛出了問題,要不是他媽媽的病還沒治好,他早就拉著姐問是怎麼回事了。

「你們!好,那我現在就給你們母親去做一次全面檢查,若是腫瘤還在,你們就讓這個蘇醫生幫她治吧。」金醫生指著蘇瑾月氣得渾身發抖。他還從來沒見過這種家屬,家人都命在旦夕了,還相信這種邪門歪道。

田家人都看向了蘇瑾月,蘇瑾月微笑著點了一下頭。

金醫生見狀更是生氣,對著一旁的護士吼道:「手術暫時取消,去幫病人做檢查。」等檢查結果出來了,看田家人還有什麼話說。

「好!」幾名護士點了點頭。

劉雨雙看了蘇瑾月一眼,上前想要扶田母下床,誰知田母自己就下床了,而且她現在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個病人。

劉雨雙和在場的幾名護士眼中都有著一絲詫異之色。難道那葯真的有用?

金醫生看到田母的樣子,皺了皺眉。這是什麼情況?不過他是不相信是那顆葯起了作用,很有可能是田母的心理作用,聽信了蘇瑾月的話,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了好轉才會這樣的。這個女的騙人還真有一套。

「蘇醫生,你先坐會兒,我去去就來。」田母笑著對蘇瑾月說完,跟著護士向著外面走去。

金醫生冷哼一聲,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了下來。反正結果很快就會出來的,他在這裡等著就是。

「蘇醫生,這些年你們在國外過的好不好?這次你們一家都回來了嗎?」田父笑著看著蘇瑾月。原本他想要陪著老婆子一起去檢查的,看到老婆子自己能走,就知道她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所以就沒有陪著一起去。

「我父母他們沒有回來,這次是陪著我師父他們回來的。」蘇瑾月笑道。

「我也很久沒見到你師父了,等回去了找他喝茶下棋。」田父笑道。因為是鄰居,以前蘇醫生他們一家在的時候,他也經常去他們家串門。

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我師父也一直念叨著你呢。」

田正拉著田葉走到一旁,「姐,你怎麼突然變的這麼好看了?」

「等回去了再告訴你,這裡說不方便。」田葉說道。她除了這件事,還要告訴他們她離婚的事,反正離婚的事她早晚都是要說,還不如早點告訴他們。

「好。」田正點了點頭,向著蘇瑾月走去。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蘇醫生了。 陳正海笑著點了點頭,「蘇瑾月,你現在有空的話去我的辦公室坐一會兒,咱們聊聊。」這麼多年不見了,他真的有很多話想要和蘇瑾月聊。

「嗯。」蘇瑾月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田家人,與陳正海向著外面走去。田嬸的身體現在已經好了,田葉肯定會和她的家人說她離婚的事,她待在這裡的確不怎麼方便。

見陳正海和蘇瑾月離開,林繆以和金醫生對視一眼也跟了上去。他們對蘇瑾月已經崇拜已久,今天能見到她,豈能錯過這個了解她的機會。可是蘇醫生真的是太年輕了,年輕的他們都有些不敢相信她就是傳說中的蘇神醫。

劉雨雙和剩下的兩名護士見眾人都走了,交代了田母一句也跟著走出了病房。現在她們還是懵的,當護士這麼久了,也是第一次看到腫瘤能這麼快就治好的。

田葉走上前,關上門,轉身看向自己的家人,微微猶豫開口道:「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們。」

「姐,什麼事你說吧。」田正笑著點頭。現在媽的身體好了,他也可以放心了。

「嗯。」田父和田母點了點頭。

「我和趙玉明離婚了。」田葉一咬牙開口道。反正這件事早晚都要說,與其拖著還不如早點讓家人知道。

「什麼?為什麼?」田母三人都是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田葉。

「他在外面有了女人,今天去民政局他都帶著那個女人,而且你生病他一分都不肯拿出來,除非我答應離婚,答應放棄小尋的撫養權他才肯出拿錢。」田葉看向田母三人。雖然趙玉明已經得到了懲罰,但是想起來她還是很難過,很氣憤。

「我們從來都沒有虧待過他,他怎麼能這麼沒良心?」田母氣得渾身發抖。

「那個沒良心的畜生,當初要不是我們將所有的錢都湊了出來,怎麼會有他的今天,真是氣死我了。」田父氣的臉色鐵青。

「我去找他算賬。」田正氣憤地向著外面走去。

「小正,你先不要衝動,聽我說完。」田葉一把拉住想要往外沖的田正。

田正三人臉色難看的看著田葉。她是他們的親人,她受了委屈,他們自然要去為她討回公道。

「蘇醫生她已經幫我教訓過趙玉明了,現在不僅小尋的撫養權,還有趙玉明的公司也都已經屬於我了。」田葉將事情的經過詳細的說了一遍。

「活該!」田正聽完開心笑了起來。趙玉明現在肯定悔不當初,他肯定不會想到姐會有蘇醫生這樣的朋友。

「這次都虧了有蘇醫生,我們得好好謝謝她。」田母笑著道。要不是有蘇醫生,她的病肯定不會好的這麼快,女兒肯定被趙玉明和那個三兒欺負死了,還有她的外孫,要是跟著趙玉明和那個三兒,以後的日子肯定也不好過。

「嗯。」田父贊同的點了點頭。

「那我們該怎麼謝蘇醫生呢?」田葉看向三人問道。她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明天早上我去買些菜,請蘇醫生一家吃一頓。老頭子,你去買兩瓶好酒,葉子,小正,你們去商場買些小孩子的奶粉和玩具。」田母安排道。剛剛葉子說蘇醫生這次是帶著孩子一起回來的,孩子的東西自然不能少。

「好!」田父三人應道。 陳正海笑著點了點頭,「蘇瑾月,你現在有空的話去我的辦公室坐一會兒,咱們聊聊。」這麼多年不見了,他真的有很多話想要和蘇瑾月聊。

「嗯。」蘇瑾月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田家人,與陳正海向著外面走去。田嬸的身體現在已經好了,田葉肯定會和她的家人說她離婚的事,她待在這裡的確不怎麼方便。

見陳正海和蘇瑾月離開,林繆以和金醫生對視一眼也跟了上去。他們對蘇瑾月已經崇拜已久,今天能見到她,豈能錯過這個了解她的機會。可是蘇醫生真的是太年輕了,年輕的他們都有些不敢相信她就是傳說中的蘇神醫。

劉雨雙和剩下的兩名護士見眾人都走了,交代了田母一句也跟著走出了病房。現在她們還是懵的,當護士這麼久了,也是第一次看到腫瘤能這麼快就治好的。

田葉走上前,關上門,轉身看向自己的家人,微微猶豫開口道:「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們。」

「姐,什麼事你說吧。」田正笑著點頭。現在媽的身體好了,他也可以放心了。

「嗯。」田父和田母點了點頭。

「我和趙玉明離婚了。」田葉一咬牙開口道。反正這件事早晚都要說,與其拖著還不如早點讓家人知道。

「什麼?為什麼?」田母三人都是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田葉。

「他在外面有了女人,今天去民政局他都帶著那個女人,而且你生病他一分都不肯拿出來,除非我答應離婚,答應放棄小尋的撫養權他才肯出拿錢。」田葉看向田母三人。雖然趙玉明已經得到了懲罰,但是想起來她還是很難過,很氣憤。

「我們從來都沒有虧待過他,他怎麼能這麼沒良心?」田母氣得渾身發抖。

「那個沒良心的畜生,當初要不是我們將所有的錢都湊了出來,怎麼會有他的今天,真是氣死我了。」田父氣的臉色鐵青。

「我去找他算賬。」田正氣憤地向著外面走去。

「小正,你先不要衝動,聽我說完。」田葉一把拉住想要往外沖的田正。

田正三人臉色難看的看著田葉。她是他們的親人,她受了委屈,他們自然要去為她討回公道。

「蘇醫生她已經幫我教訓過趙玉明了,現在不僅小尋的撫養權,還有趙玉明的公司也都已經屬於我了。」田葉將事情的經過詳細的說了一遍。

「活該!」田正聽完開心笑了起來。趙玉明現在肯定悔不當初,他肯定不會想到姐會有蘇醫生這樣的朋友。

「這次都虧了有蘇醫生,我們得好好謝謝她。」田母笑著道。要不是有蘇醫生,她的病肯定不會好的這麼快,女兒肯定被趙玉明和那個三兒欺負死了,還有她的外孫,要是跟著趙玉明和那個三兒,以後的日子肯定也不好過。

「嗯。」田父贊同的點了點頭。

「那我們該怎麼謝蘇醫生呢?」田葉看向三人問道。她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明天早上我去買些菜,請蘇醫生一家吃一頓。老頭子,你去買兩瓶好酒,葉子,小正,你們去商場買些小孩子的奶粉和玩具。」田母安排道。剛剛葉子說蘇醫生這次是帶著孩子一起回來的,孩子的東西自然不能少。

「好!」田父三人應道。 蘇瑾月跟著陳正海來到他的辦公室。

「蘇瑾月,你要喝什麼茶?」陳正海邀請蘇瑾月坐下后問道。

他收集了很多種茶,有大紅袍,碧螺春,還有龍井,普洱…只是喝來喝去,還是蘇瑾月以前送給他的茶最好喝。只是他在茶市打聽了好久,都沒有那種茶出售,甚至很多人連聽都沒有聽說。

蘇瑾月笑了笑,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罐茶遞給陳正海,「陳院長,要不還是泡我帶的茶吧。」地球上的茶雖然味道不錯,不過她已經喝慣了自己種的茶。

陳正海眼睛一亮,「你還隨身帶著茶啊?」那他也可以一飽口福了,好久沒有喝這種茶了,真的是甚是想念。

「我是打算送給田叔的,沒想到您會在這個醫院,這罐茶就送給您吧。」蘇瑾月笑道。一看陳院長的表情,就知道他喜歡。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先去泡一壺嘗嘗。」陳正海高興的接過茶罐,向著一旁的茶櫃走去。

金醫生看著蘇瑾月,嘴巴動了動,許久開口道:「蘇神醫!剛剛是我冒犯您了,希望您原諒我這一次。」

蘇瑾月搖頭笑了笑,「你也是為了病人,是我之前沒有和你說明白。」金醫生還是一個比較負責的醫生,不然他就不會那麼生氣了。

「蘇神醫!您果然和傳說中一般,是一個醫術高明,又平易近人的醫生,今天能見到您,真是我的榮幸!」金醫生開心看著蘇瑾月。

「過獎了!」蘇瑾月笑著搖了搖頭。

「蘇神醫,您現在在哪個醫院工作?」林繆以笑著看著蘇瑾月。

「我已經不當醫生很久了。」蘇瑾月說道。

「您這麼好的醫術,不當醫生豈不是太可惜了嗎?」林繆以和金醫生都是一臉可惜的看著蘇瑾月。要是他們有她那麼好的醫術,絕對不會放棄這份事業的。

蘇瑾月笑了笑,沒有回答兩人的問題。 紅杏亂春光 她若是和他們一樣只是普通人,她也不會放棄醫生這份事業,只是她現在所在的地方是仙界,那裡根本就不需要醫生。

「好香的茶!蘇瑾月,這個茶和你以前給我的那個茶不一樣的吧?」陳正海聞了聞茶香,這個味道似乎更香醇,而且聞著他感覺整個人精神都好了很多,之前的疲憊好像一下子都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

蘇瑾月點了點頭,「這個茶叫七葉雨靈,它只生長在特定的地方,極為少見,我也有幸才得到了一些。」七葉雨靈在她所種的茶葉中,屬於最差的茶葉,不過也只有修真界才有。

「那豈不是很珍貴?」陳正海看向剛剛放進茶櫃里的茶罐,想著是不是要將茶還給蘇瑾月。畢竟她也是很難才得到的。

「我這裡還有兩罐,我也不怎麼喝茶。陳院長,你喝喝看好不好喝。」蘇瑾月笑道。對別人肯定是珍貴無比的,畢竟七葉雨靈也是靈植的一種,但是對她來說七葉雨靈只是茶葉,只是她金葉界中的一棵平凡的茶樹而已。

陳正海點了點頭,幫自己和蘇瑾月三人各倒了一杯,拿起茶杯品嘗了一口,頓時口中香氣濃郁,「好茶!好茶啊!」 趙玉明問了護士田母所在的病房后,就一路來到了病房。這些日子他一直以忙為借口,從來沒有來醫院看過田母。

來到病房前,趙玉明門也沒敲,就推門走了進去。

田葉和田母幾人正在商量著明天要買些什麼東西,聽到房門被推開,以為是蘇瑾月回來了,轉頭望了過去,看到是趙玉明,幾人的臉色立即沉了下來。

「你來幹什麼?」田葉冷聲問道。

「趙玉明,你還有臉來。」田母不悅的看著趙玉明。她對他那麼好,他卻那麼對自己的女兒,她真是被他氣死了,幸好這次有蘇醫生幫忙,不然葉子就要吃大虧了。

田正站起身,衝到趙玉明的面前,根本就沒有和他說一句話,直接抬手對著他的臉揮出了一拳,「混蛋!」

趙玉明沒想到田正會動手,沒有來得及躲避臉上重重的挨了一拳。

田正繼續揮起第二拳,不過這次被趙玉明給躲過了。

「小正,我知道是我的錯,我這次過來就是給葉子道歉的,以前是我昏了頭,以後我不會了。」趙玉明握住田正的拳頭,一臉真誠的看著田正。

「你見過狗不吃屎嗎?」田正壓根就不相信趙玉明的話。所謂江山易改性難移,趙玉明現在是因為公司,若是姐真的原諒了他,就算他表面不出軌,背地裡誰又會知道。

「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們相信我,要是我以後還犯同樣的錯,我隨便你們怎麼打。」趙玉明看向田母。她一直對他非常好,只要她肯為他說句話,葉子和田正田父就肯定會原諒他。

「你滾!我不想看到你。」田葉淡漠的看著趙玉明。她對他已經心死了,就算他說再多的話,她都不會原諒他。

「我姐說的話,你聽到了吧?是你自己走,還是我丟你出去?」田正看著趙玉明,握著拳頭的手捏的咯咯作響,隨時準備著動手。

「媽!你勸勸葉子,小尋他不能沒有爸爸,不然他會被同學嘲笑的。」趙玉明懇求的看著田母,祭出了自己的最後一張牌。就算他們都討厭他,也要為小尋考慮,成為單親家庭的孩子,對孩子有著極大的傷害。

田母有些猶豫,轉目看向田葉。外孫還小,要是沒有了爸爸,肯定會被同學笑話的。可是葉子是她的女兒,她也心疼。一個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一個疼愛自己的丈夫。

「小正,把他丟出去。」田葉淡聲道。在趙玉明讓她做出選擇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決定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至於小尋,他就算以後沒有了爸爸,她也不會讓他吃半點苦的。

「好的姐。」田正應了一聲,一把拽住趙玉明的領口,將他推出門外。

「葉子,媽,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們原諒我這一次吧。」趙玉明大聲的哀求著。田葉若是不原諒他,他就什麼都沒有了。公司他付出了很多,他不能沒有公司。

田葉和田母根本不為所動。

田正將趙玉明推出門外后,當著他的面重重的甩上了門。他沒有多揍趙玉明幾拳,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趙玉明正要再次推門進入病房,看到蘇瑾月和陳正海有說有笑的向著這邊走來,想了想,走向了蘇瑾月。

看到迎面走來的趙玉明,蘇瑾月皺了皺眉。

「蘇董事長!請您幫我勸勸葉子,我這次是真的真心悔過的,以後我會一直對她好的。」趙玉明保證道。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蘇瑾月冷勾唇角,不再多看趙玉明一眼,與陳正海越過他向著前面走去。她怎麼可能去同情一個渣男。

「蘇董事長!您不是葉子最好的朋友嗎?您就幫我這個忙吧,我保證以後會一心一意對葉子好的,若敢食言,天打雷劈。」 帝君馬甲有點多 趙玉明發誓道。

蘇瑾月停下腳步,嘲諷的看向趙玉明,「你去外面再發誓一次,如果一點事都沒有,我就勸葉子原諒你如何?」

「好!」趙玉明臉上立即露出了驚喜之色。不就發誓嗎?這個比吃飯喝水還要簡單。他現在只要能和葉子復婚,能將公司的主控權要回來就好。

蘇瑾月點了點頭,走上前推開病房門,對著裡面的田家人道:「田嬸,你可以出院了,不過在出院之前,我們先去看一場戲。」

「好戲?」田家人一臉不解的走出病房。

蘇瑾月微笑著點了一下頭,「我答應了趙玉明,如果他去外面發誓一點事都沒有,我就幫他勸說葉子。」

田家人聞言,都一臉詫異的看著蘇瑾月。他們還從來沒有聽過發誓還能出事的,這不是明顯的是要幫趙玉明嗎?

「走吧,我們出去。」蘇瑾月也不多解釋,抬步向著外面走去。

陳正海挑了挑眉,一臉期待的跟上了蘇瑾月。既然蘇瑾月說是看戲,那肯定就有好戲可看。

趙玉明見蘇瑾月說話算話,心中自信滿滿,腳步輕鬆的向著外面走去。他沒想到蘇瑾月竟然這麼好說話。

田家人疑惑的對視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一行人來到醫院外面的空地上,蘇瑾月看向趙玉明,抬手指向中間的那片空地,「你就在那裡發誓吧,我們離遠一些。」她轉頭對著田家人和陳正海說道。

田家人雖然不明白蘇瑾月是什麼意思,不過還是依言往後退了幾步。

陳正海笑了笑,也退後了幾步。

「那就開始吧。」蘇瑾月說完,也退到了眾人的身邊。

趙玉明走到中間的那片空地上,心裡突然有些不安,可是想到從來沒有人因為發誓出過事,也就慢慢的放了下心。

看了蘇瑾月幾人一眼,趙玉明的目光落下田葉的身上,「葉子,我這次是真的知道錯了,我發誓。」他抬起自己的手,「從今以後,我只對你一個人好,再也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了,不然就天打雷劈。」

他的話音剛落,就聽見「轟!」一聲巨響,伴隨著一道亮光從空中落了下來,一道雷直接轟在了趙玉明的身上,將趙玉明轟的渾身發麻,差一點就暈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