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蘇慕玉用手帕擦拭著臉上的血水,看著對面那個一臉得意的孩子。


那孩子見蘇慕玉沒有生氣,但是那雙沒有情緒波動的眼睛還是讓他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

「幹嘛這麼嚴肅嘛?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開玩笑是吧?」蘇慕玉拿起放在旁邊的湯汁,直接往對面那個孩子的身上倒。

「啊!你做什麼?」那孩子尖叫。「知道這身衣服有多貴重嗎?要是弄壞了,你陪得起嗎?」

「幹嘛這麼凶?只是一個玩笑而已。你不是說區區玩笑不足掛齒嗎?」蘇慕玉淡淡地說道。

剛才說話的孩子打量著蘇慕玉:「女人就是小氣。我是不小心,你這是故意的。 總裁接住,天上掉下雙胞胎 可以說,你這是在故意報復了。」

「小皇子願意這樣想,那就這樣想好了。奴婢姓蘇,名慕玉。以後就負責紫竹園了。你有什麼事情的話也可以找我。」

「你負責紫雲園?那敢情好。」小皇子說道:「那你帶我離開這裡吧!幫我給皇上說一聲。我們想離開。」

「小皇子要是成年了,皇上肯定會放你出去的。要是放在平時,當然也不會把你關在這裡。」蘇慕玉說道:「小皇子有沒有用膳呢?要是沒有用膳的話,奴婢就先給大家做點吃的。」

那孩子一直跟在蘇慕玉的身後。

蘇慕玉進廚房,他也跟著進廚房。

雖然紫雲竹里住的都是先皇的老來得子,但是平時宮女和太監總是怠慢他們,甚至欺負他們。這些皇子和公主的處境反而最尷尬。 呆愣了半晌。

男中介回過神,鄙夷地看了白小鳳一眼,臉上掛着玩味的笑容:“既然先生願意租這房子,那我這就帶你去看看,如果滿意,回來咱們就簽訂租房合同和免責聲明。”

既然面前這鄉巴佬裝比作死,他也沒想着攔着。

反正房子租出去後,有免責聲明在,這鄉巴佬就算真出了什麼事,也和他們公司無關。

且,有一筆不錯的提成收入,幹嘛管這鄉巴佬的死活?

“好,咱們現在就去看房。”白小鳳搓着手,笑道。

對別人而言,這套房子鬧鬼是凶宅,可對他而言……現在店門口都還有個被他收留的正曬日光浴的女鬼呢。

八百塊一個月的房租,簡直賺大發了啊!

他向來不是個吃虧的主,現在有便宜不佔,那不成王八蛋了嗎?

呵!

窮瘋了,就不怕死了嗎?

男中介對着白小鳳翻了一個白眼,然後說道:“先生稍等,我去取租房鑰匙。”

很快,男中介就拿到鑰匙,正準備和白小鳳一起離開呢。

忽然,店裏的一間辦公室門打開了,走出來一箇中年禿頂地中海男人。

他一走出來,就激動地拍了拍手:“哥幾個,都過來一下,有一件十萬火急的事情要宣佈。”

“先生,麻煩你稍等一下,那是我們經理,我很快就帶你去看房。”

男中介,說完,也不管白小鳳答應不答應,轉身就朝經理走去。

其實按他們公司的規定,如果有客戶看房的話,他們是能夠暫時不管別的事情的,首要任務就是服務客戶。

但,面前這傢伙就是一土裏土氣的鄉巴佬,那麼上心幹嘛?

挑了半天,挑了間白菜價的鬼宅,他能帶這鄉巴佬去看房,已經是好心了,還管什麼服務啊?

白小鳳也沒生氣,就在旁邊站着,看向那個走出來的中年地中海男人。

等三個男中介聚攏過去後,經理擡手薅了薅頭頂的地中海髮型,激動地滿臉漲紅道:“哥幾個,現在有件十萬火急的事情要宣佈,陳氏集團的陳總剛纔親自下放了一道消息出來,要在全濱海市幫一個人找一套房子,那個人是陳總的貴賓,現在整個濱海房產中介都已經炸鍋了。”

頓了頓,經理狠狠地把雙手揉搓在一起,激動道:“那個人叫白小鳳,雖然不知道他會不會到我們這來,但你們一定要多多留意客戶信息,如果真的天上掉餡餅,把他掉到我們公司裏。一旦能幫陳總完成這件事,讓他那位貴賓滿意,不用我說,你們也應該咱們公司會有什麼樣的回報了吧?”

“頭,放心吧,保證完成任務。”

“我的天,陳總的貴賓,這件事要是落到我們頭上了,那咱們公司可就飛起來了啊!”

三個中介登時狂喜起來。

一旦幫陳總完成這件事,他們當然知道有什麼樣的回報!

陳氏集團可是濱海的地產大鱷,隻手能遮半邊天的存在。

這個世界很高能 和他們這些小中介公司比起來,儼然就是巨人和侏儒一般。

他們清楚,一旦幫陳總完成這件事,那就等同於搭上了陳氏集團的這條線,甚至有可能直接登上陳氏集團這艘巨輪!

因爲,那個找房子的白小鳳,不是別人的貴賓,是人陳氏集團的總裁陳正德的貴賓。

且,陳正德爲了這個貴賓能全市放消息,已經足以證明那位貴賓的重要程度!

“咦!陳叔叔對我還真夠好的,爲了幫我找房子,竟然全市都在放消息。”聽到地中海經理叫出自己的名字,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同時也有些感動。

“好,一定要多加留意,那些外出的兄弟們,等下我會逐一電話通知,你們三個今天留在店裏,簡直賺大發了。”

經理見三個男中介打起了雞血,又激動地薅了薅頭髮:“要是能讓你們遇上那個陳總貴賓的話,那你們會得到什麼好處,相信也不用我說了吧?”

三個中介同時激動起來,眼中泛起希冀的光芒。

他們當然明白。

雖然陳氏集團的消息是下放到全市的,且那個貴賓白小鳳還在自己尋找房子。

他到底會去哪家中介,誰都不知道,甚至可能那個貴賓會用別的方法跨過中介尋找租房。

經理說的話,無異於是畫出了一張大餅。

但,這張大餅太大,大到他們哪怕知道是畫出來的,也無法抵抗!

一旦真遇上了那貴賓了,不僅公司會搭上陳氏集團的線。

他們其中之一,親自爲貴賓服務,只要貴賓滿意了,那也就等同讓陳總滿意了。

這,無疑於是一個鯉魚躍龍門的機會!

要是讓陳氏集團的陳總看中了,完全能夠讓他們跳脫出中介這一行,走上更高的一層!

“經理,放心吧,以我們的專業素養,只要那位貴賓到了我們公司,我們一定保證完成任務。”

爲白小鳳介紹租房信息的那個男中介當即就站出來表態。

白小鳳捂着腦門搖搖頭,唉……好尷尬,真的好尷尬啊!

“對了老大,那貴賓和陳總什麼關係啊?”

這時,一個男中介忽然好奇起來。

陳家可是濱海豪門,陳氏集團更是地產大鱷,陳總日理萬機,如今爲了貴賓找房子,竟然能親自放消息出來,這儼然都是大新聞了。

誰聽了,八卦之火也得熊熊燃燒起來。

地中海經理薅了一把地中海髮型,激動地對着三個男中介招招手,示意他們靠攏過去。

三個中介一怔,也靠攏過去,幾個人神神祕祕的。

緊跟着,地中海經理嘴角勾勒起一抹古怪的笑容,小聲對三個中介說:“這是個祕密,但你們三個今天留在店裏,別怪老大不照顧你們,那個貴賓是陳總的……未來女婿。”

轟隆!

三個男中介同時身軀一震。

然後呼吸急促。

脖子粗壯。

未來女婿?

大發了!

簡直大發了!

白小鳳就看着地中海經理和三個中介湊在一起嘀咕起來,具體說什麼也沒聽清。

反正說完後,他看着三個中介的反應,就驚訝了。

這狀態,咋就和村頭大黃狗春天到了的時候,看着老母狗的反應,那麼……相似呢?

很快,地中海經理就讓三個中介各自工作了。

白小鳳就看到要帶他看房子的那個男中介臉紅脖子粗的走了回來,他下意識地握緊了拳頭。

mmp喲,這王八蛋敢把本大爺當老母狗拱,老子先給他一坨子再說!

然而。

這男中介走到白小鳳面前時,臉上登時毫不掩飾的鄙夷起來,他翻着白眼,嗤笑道:“抱歉了先生,我們店裏出了大事,我不能帶你去看房了,你到別的中介看吧?”

開玩笑!

陳總的未來女婿來中介找房,這麼大的餡餅,要是因爲陪着這個鄉巴佬去看鬼宅而錯失了,那他得哭死!

聽到經理說完後,這男中介都不帶猶豫一下的,就摒棄了帶面前這不怕死的鄉巴佬看鬼宅的想法。

哪怕今天一整天在店裏坐一天冷板凳,玩特麼一個白板不掙錢,也絕壁要等啊!

區區一點賣房提成收入,哪有陳家金龜婿重要啊!

然而。

話音剛落。

白小鳳就摸着鼻子怪笑了一下,然後神情傲然起來,雙手緩緩背在身後,腰背挺直,一派高人風骨,冷冷道:“騷年,你帶我看房,本大爺贈你一場機緣!”

重生明星音樂家 “沒興趣。”男中介登時火大起來,厲喝道:“聽不懂我的話嗎?還不快走?”

一個裝比作死看鬼宅的鄉巴佬,贈我一場機緣?

呵呵!

陳總的未來女婿纔是我的機緣!

你特麼這一副濃濃的裝比氣質,怕是欺負老子讀書少吧?

你特麼算老幾啊?

第一更送上,繼續碼字。

各位老鐵,推薦票走起來啊!

酸菜滿地打滾求推薦票! 夜色幽幽。

老太監推著皇帝的輪椅朝前面行駛。

前面和後面各有一個小太監打著燈籠。

「哪來的歌聲?」皇帝淡道。

老太監豎耳聽了聽,說道:「好像是從紫雲園裡傳出來的。要去看看嗎?」

皇帝沉默了一下,淡道:「不用。」

「皇上,貴妃娘娘那裡的人過來問了幾次,說皇上好久沒有進後宮,要不要去後宮歇歇?」老太監諂媚地說道。

「朕乏了,沒這個心情。」皇帝淡道:「紫雲園裡還有幾個小皇子?」

「五個。」老太監說道:「最小的三歲,最大的十歲。」

「他們的母妃呢?」皇帝又問。

「除了張妃死於難產,其他幾位娘娘都病死了。」老太監說道。

「也就是說,他們都沒有人照顧?」皇帝道。

「哪能沒有人照顧呢?紫雲園裡有十幾個宮女和太監呢!」老太監說道。

「朕沒有呆過紫雲園,不過朕見過那些宮女和太監的嘴臉。沒爹沒娘的孩子,怎麼可能受他們尊重?」皇帝冷笑。

「那是以前。現在皇上是一君之國,對宮裡的這些小主子們都是極其疼愛的。那些宮女和太監斷不敢犯皇上的忌諱。」老太監道。

皇帝沒有再說什麼。

老太監把皇帝安頓妥當了,這才歇了燈,出了那扇門。

「小李子。」老太監朝角落裡的小太監招了招手。「你馬上去通知陳公公,讓他最近不要虧待了紫雲園的人。要是落到皇上手裡,他那腦袋怕是不保。」

「乾爹,皇上只是提了一嘴,指不定就是裝裝樣子。哪有這麼嚴重?」小李子說道。

「你這沒用的東西。跟了我這麼久,還不會看眼色。皇上的神情你沒看見,他說的話也沒有聽見嗎?皇上這是想起自己以前的事情,對那幾位小皇子起了憐惜之心。接下來那幾位小皇子就要翻身了。」老太監說道:「連這點眼力勁兒都沒有,你這輩子也出不了師。」

「兒子就是笨。以後還要乾爹好好教導。」小李子說道:「那兒子馬上去給陳公公說一聲。」

「去吧!」老太監揮手。

蘇慕玉坐在窗前,看著天空中的月亮。

月兒圓圓的,讓她更加想念幾姐妹在一起的日子。

「也不知道大姐怎麼樣了。大姐,你到底好不好?」蘇慕玉自言自語。

「慕玉姐姐,你很想姐姐嗎?」懷裡的小孩迷迷糊糊地說道。

「你怎麼還沒有睡著?不是讓你睡了嗎?」蘇慕玉摸著他的頭髮。

「聽你說話,我就醒了。你想你姐姐,可見你們姐妹的感情很好。我從出生就在這裡,宮女和太監欺負我,連哥哥們也欺負我。」

蘇慕玉懷裡的孩子就是這裡最小的皇子。剛開始的時候,蘇慕玉覺得這個孩子古靈精怪的。現在才發現他是所有皇子里最可憐的。

其他皇子雖說和自己的生母相處的時間短,但是好歹是有印象的。可是他從一出生就被扔在這裡,生母難產而亡。他一點兒印象都沒有,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母親什麼樣的人。

「沒有關係,以後慕玉姐姐保護你。」蘇慕玉摸著他的臉頰。「他們都叫你二十三,是因為你是二十三皇子。可是我們得有個名字。你要是願意的話,慕玉姐姐給你取個名字。就叫……璃兒怎麼樣?」

「璃兒嗎?」璃兒仰著頭,高興地說道:「我有名字了。」

蘇慕玉見他這樣,更是憐惜。

「好了,璃兒,快睡了吧!」蘇慕玉說道。

「嗯。」璃兒閉上眼睛。

第二日,從廚房裡傳出香噴噴的味道。

幾個小腦袋在窗前探看著。

「慕玉姐姐做了什麼吃的?」

「好像是餅。」

「餅有這麼香嗎?是不是有肉?」

「不僅有肉,還有雞蛋餅。」

院子里的幾個宮女和太監坐在那裡閑聊。

「這個蘇女官還真來做老媽子?」

「什麼蘇女官,她現在不是女官了,只是一個粗使丫頭。」一個宮女酸溜溜地說道。

「知道你嫉妒她。可是這是嫉妒不來的。她就算不是蘇女官,那也是蘇家小姐。她從出生就比我們高貴。再落魄我們也得罪不起。」

「既然這些討厭鬼喜歡她,那就讓她一個人照顧好了。我們樂得清閑。每日在這裡有吃有喝,還不用幹活,每月的月俸還這麼高。」

停留在門口的人看著這一幕,越發深不可測的他露出了讓身側老太監顫慄的神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