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蘇思凝低下頭,彷彿地上忽然憑空開出了一朵花。


梅文俊苦澀一笑,“不管多久,我都會等你的。”他慢慢地一步步地向後退,幾乎是在bi迫他自己,臉上的神se漸漸淒涼。一直退出房外,他才輕輕出一聲嘆息,轉身要離開。

“文俊!”

他止步,“有什麼事?”

沒有聲息,沒有回答。過了一會兒,他覺得指間一陣溫熱。他全身劇震,下意識地握緊那隻柔荑,猛然回。

已經來到他身旁的蘇思凝依舊垂無言。

他的聲音不可抑制地顫抖起來:“思凝。”

蘇思凝擡眸,望了他一眼,然後,展顏一笑。

一瞬間,梅文俊只覺眼中一片溼潤,滿心都是歡喜,恨不得放聲長嘯,把心中的快樂讓蒼和大地都知道。

這麼長久的等待,這麼長久的守候,這麼多的牽掛和痛楚,轉眼zhijian,已經不值一提。

多少個前世,在佛前,求來今這一朝握手?多少次輪迴,六道銘記,才修來今日這一朝展顏?

恍惚間,他覺得,這一所有的志願、理想、期望,都已在這一刻得到了圓滿。

然後,他也微笑,展顏,伸手,把那個再不抗拒的嬌軀擁入懷中,“思凝。”

上的風從衣邊角拂過,是她的名字——思凝。

園中的花,綻放出無數絢麗的se彩,是她的名字——思凝。

他在她耳旁的呼喚,喃喃不絕,久久不息。

“思凝、思凝、思凝……”

—完—

後 記

這是一篇寫來讀來,都讓我感到很沉重的故事。

一直以來,想寫一個比較傳統的女xing,想寫一些傳統中國女xing的美德,美好、深情、堅忍、溫柔、包容、豁達、孝敬長輩、知恩圖報等等。於是,有了蘇思凝。

和蘇鳳儀不同,她並不特別聰明能gan,但她溫柔良善,很少記恨別人,對人有同情心,更能孝敬老人。

真正古代閨閣女子的愛情,絕不浪漫自由,相反,受到種種侷限。女xing所能愛戀的對象,只能是已經和自己訂好婚事的丈夫。在這種情況下,只要對方不是太糟糕,女兒家的一腔情si就會很自然地系在對方身上。

即使是我們這一代人,爺爺輩中,也常會聽到有人用懷念的口氣,我們是先結婚,後戀愛的啊。

古代閨閣女子的愛情,大抵如此。如果不出意料,蘇思凝的感情活,也應該如此。

在被拋棄、被傷害、被欺騙之後,蘇思凝縱然十分痛苦,卻依然隱忍着,用寬容的心去爲心愛的男子打算。在梅家落難之後,她立刻前來共患難。我相信,在中國的傳統女子中,曾經有過許多這樣無私、這樣美好的女人,在重重的歷史中,悄無聲息地消失。

蘇思凝縱然十分愛梅文俊,但卻不肯原諒他,她幾乎是過分固執地守護着自己曾被踐踏傷害的尊嚴,這一點,卻是出自我這一個現代女子對感情的要求,對愛情的固執。到最後,兩人的和解,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爲社會的壓力、血脈延續的壓力,以及蘇思凝在三四年的抗爭中,漸漸力盡筋疲、力不從心。事實上,從我的角度來看,如果不是因爲言情需要一個較圓滿的結局,我會讓蘇思凝一一世不原諒梅文俊。

相比蘇思凝,柳湘兒又是另一種女子。一直以來,我都不願意在自己的中,讓男女主角之外的第三者,過於醜陋不堪。我常常會覺得,一個巴掌拍不響,男主在女主之外,若和別的女人也有糾纏,自己必然有極大的責任,又何苦一定要苛責一個女子?現實中,裏,傳中,史實裏,已經有無數女子爲了男人自相殘殺,彼此爲難,我不忍在文章裏,讓女人再去爲難女人。於是,蘇思凝救護了柳湘兒,而柳湘兒捨棄了愛情,來成全蘇思凝。 第953章

雖然八隻裡面,只有三隻是飛行魔獸,但是足以帶著其餘五隻一起飛上去了,很快八隻魔獸全部離開了……

這時,另外幾個囚禁著人類牢籠裡面的人,也都紛紛睜開眼睛看著墨九狸,頓時紛紛眼中帶著一絲驚艷……

他們沒有想到墨九狸如此年輕,更沒有想到世間還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墨九狸一襲紅衣艷如血,翹而卷長的睫毛像蟬翼般美麗,皮膚白皙勝雪,嫩得似能掐出水來,五官絕色得無法用言語形容……

幾分庸懶、幾分嬌艷,又純凈得不染纖塵!

這樣一個美絕塵寰的女子,即使只是看著她,也深深地滿足,怕是看一輩子,也看不夠!她唇角微勾淡笑的樣子,美艷的不可方物,扣人心弦……

縱然他們被囚禁在此處數萬年,可是曾經他們每個人都是外界雄霸一方的人物,也算是光明世界的強者,自然是閱人無數的,卻從沒有見過如此絕色的女子,真是太美了……

不過,所有人眼中驚艷都是一閃而過,轉而剩下的則的探究,好奇,和疑惑……

他們真的不明白,在光明世界,到底這個女子是什麼人,竟然如此猖狂,狂妄的直言自己跟光明之主有仇,甚至將這囚牢的魔獸都給放走了,還讓光明之主一直覬覦的坐騎,心甘情願跟她契約呢?

到底,這個女子是誰?是剩下幾人心中最為好奇的答案……

可是,即便心裡好奇,他們誰也沒有先開口,甚至是看了墨九狸幾眼后,便繼續閉目養神了,但是卻沒有像之前那樣事不關己,毫無興趣,紛紛神識都放在外面,想知道墨九狸下一步會做什麼……

墨九狸看了眼,放走八隻魔獸后,這裡面只剩下五個人族,三個老者,一個中年男子,還有一個年邁的老嫗……

「主人,這兩個被關在一起的老者,據說是陣法師,當初我聽那個白衣男子對他們說,只要他們願意將自己的陣法都傳授出來,就會放了他們,還會給他們豐厚的賞賜,但是兩個老者都拒絕了!這邊的老者,據說是一名煉器師,他將對方的一個神器,給煉製失敗了,才會被囚禁在這裡!而這個中年男人,是生命界某個實力的少主,被抓來這裡並沒有要求他做什麼,只是一直被囚禁著,這位老婆婆據說害死了對方的夫人,才會被關在這裡!」光逸看著五個人分別給墨九狸介紹道。

可是墨九狸卻聽出了不對勁來,如果說兩個陣法師老者身上有什麼陣法傳承被囚禁,這還說的過去……

中年男子是人質,被囚禁也還說的過去……

但是那個將神器煉製失敗,害死白落天夫人的老嫗被囚禁,就有些讓人深思了……

畢竟,既然把神器煉製失敗,害死自己的夫人,那還有必要留著性命嗎?難道等再一次失敗?再一次身邊的人被害死?白落天會這麼仁慈?根本不可能…… 第954章

墨九狸的眼神閃了閃,看了眼那名煉器失敗,和害死白落天夫人的老嫗。然後率先走到兩個老者的牢籠外面,看了眼裡面的兩個老者,也沒有說話,揮手直接將他們的牢籠化為灰燼……

而墨九狸的神識,一直留意這老嫗和另一名老者,發現兩人並沒有什麼情緒變化。墨九狸再次走到中年男子的牢籠面前,還不等墨九狸動手,那個老嫗便睜開了眼睛,看著墨九狸問道:「小丫頭,你能不能先放我出去?我不想再被困在這裡了!」

接著另一個老者也睜開眼睛,看著墨九狸道:「我也想出去!」

墨九狸聞言笑了笑卻沒有說話,而是看著已經被自己放了的兩個老者問道:「你們怎麼還不走?」

「我們就不走了,他的腿傷了,根本走不了,就算我們逃出去,也還是會被白落天找到的,我們根本沒有地方可以去!」其中一個老者苦笑了下,看著自己身邊另外的老者說道。

「師兄,是我連累你了!」另一個老者痛苦的說道。

「我幫你看看傷口!」墨九狸直接走過來蹲下身,看著老者問道。

「這?丫頭啊,沒用的!」老者有些遲疑的說道。

「沒事的,我是煉丹師!」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師弟,你就讓丫頭看看吧,反正也看不壞!」另一位老者笑了笑說道。

「好。」老者點點頭,掀起自己的褲腳,露出自己的右腿,他的整個右腿都是黑色的,分明是把毒素全部都逼到了右腿上,別說走了,就是動一下都費勁。

「你這是?」墨九狸抬頭詫異的看著老者問道。

「師弟是為了救我,我們都被白落天下了劇毒,囚禁在這裡,但是師弟為了救我,將我體內的毒,連同他體內的毒,用秘法都逼到了他的右腿上,不然可能我們兩個也活不到現在,早就在被囚禁的百年後死去了……」旁邊的老者看著那條漆黑的右腿,淚眼泛紅的說道。

「主人,他們兩個是冥界的人,你救救他們吧!」這時墨九狸腦海中傳來了小藤的聲音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墨九狸在心裡問道。

「因為他所用的這種秘法,應該是來自冥界的!如果主人不信,可以悄悄的用溟力試探他們!他們出現在這裡,應該是隱藏了體內的溟力,但是一旦主人的溟力進入他們體內,就會察覺到的!」小藤想了想說道。

「好,我試試!」墨九狸回道。

「我幫你檢查一下,等會兒可能會疼,無論怎樣,都要忍住……」墨九狸看著老者說道。

老者雖然不明白墨九狸的意思,但是還是點點了頭道:「放心吧,這腿早就沒了知覺了!」

「好的,那我開始了!」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好的!」老者也沒在意道。

在他們兩人看來,自己的腿根本不可能有救,因為這秘術是無解的,毒也是無解的,怎麼可能會有人有辦法呢,根本就不可能! 第955章

墨九狸的神識,緩緩進入老者的右腿,裡面除了劇毒別無其他。墨九狸假裝另一隻手按了按老者的腿部問道:「痛嗎?」

「丫頭啊,我這腿早就沒了知覺了,便說你這麼按著了,就是坎我幾刀估計也不疼的!」老者笑著說道。

墨九狸笑了笑,然後低著頭,假裝查看老者腿的情況,實際上一絲溟力順著指尖直接滲透進老者的體內,如果對方是人族,那麼一旦溟力入體,就會極為排斥,甚至是血管爆裂……

可如果對方是冥界的人,那麼即便體內的溟力被隱藏了,她的溟力進去也會產生共鳴,不但不會有任何不適,還會將對方隱藏的溟力喚醒……

墨九狸的溟力滲入老者的腿里,果然被小藤說對了,對方的體內的靈氣不但沒有排斥她的溟力,甚至還讓她察覺到了對方丹田內隱藏的溟力,而原本不在意的老者,自然也感受到了,心中一驚微微低下頭,不然別人看出他的情緒……

「你是大小姐墨九狸?」老者的聲音直接墨九狸的識海中響起,這根本不是傳音。

墨九狸聞言一愣,這是怎麼回事?為何對方能夠的聲音可以在自己的識海中出現。

「大小姐,因為溟力的關係,我才能這樣跟你說話,你的手和溟力先別引開,不然我傳音,外邊的幾人都會聽到!」老者似乎猜出墨九狸的疑惑,立即解釋道。

「我是墨九狸,你是?」墨九狸聞言在心裡問道。

「大小姐,真的是你,太好了,太好了,我是老管家啊,大小姐對不起我來晚了!」老者聲音有些哽咽的說道。

「我的記憶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很多事我都不記得了,你身邊的師兄是?」墨九狸想了是說道。

「師兄也是主子的手下,不知道大小姐還記得嗎師兄是暗衛隊的長老,我察覺到大小姐體內的溟力,就是主子暗衛隊的力量,他們是不是都……」老者有些難過的說道。

「他們都不在了,你們兩個先等我,處理了那幾個人,我再帶你們離開!」墨九狸說道。

「我知道了,大小姐,我們聽大小姐的!」老者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然後收回手,看了眼老者道:「我想你的腿,我或許能治,但是不能保證一定會治好,你們要是願意,以後可以跟在我身邊,如果我治不好,你們再離開!」

「我願意,只要有一絲希望,我都願意!」不等另外的老者說話,腿上中毒的老者就急忙的說道。

另一個老者雖然詫異,卻也沒有說什麼,反正他們也無處可去,如果這個女子真的能治好師弟的腿,那麼就跟跟著她吧……

「好,那你們先在這裡等一下!我去看看他們幾人!」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說完,墨九狸站起身,再次來到那個中年男子的牢籠外面看了眼對方問道:「你想出去嗎?我可以救你,但是我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 還好我是以後背對着李振,不然以我目前的造型,估計直接能讓這胖子笑的真氣盡失,不戰而亡,真是奇怪祖宗這功夫到底是怎麼想的,這奇葩的技藝還真是相當考驗創意呀!我的本意是想要通過深情對視,施展讀魂術,結果尋覓了半都沒現這玩意的瞳仁在哪裏。〖武極天下無彈窗閱讀text_〗之前還以爲是我看不清楚的緣故,這下才現,這雖然遠望起來,這傢伙在死死盯着我,但仔細一看竟然全部都是眼白,根本就沒有瞳仁,也許這玩意的眼睛本就是這個樣子吧。管他三七二十一,試試再,於是我死死的將全身的意念都集中在一點,將這一點通過目光投射到這東西的眼白之上。那種熟悉的感覺並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愈漸強勁的吸力牢牢的將我的目光鎖定,思維出現了一陣陣的混亂,接着便眼前一黑,胸口像是被巨型卡車撞擊一般頓時吐出一口血來,鐵衣見狀,趕忙伸手將我護住,這纔沒倒栽蔥到地上。

雖然這時候,我沒有昏迷,隱隱約約的有些直覺,這時候耳邊響起一聲明亮的“啪!”的一聲之後,我再次睜開眼睛,視線開始漸漸變得清晰起來,我現自己倒在地上,右邊臉火辣辣的疼。而鐵衣停在半空中的手讓我好像知道了什麼,還未等我飆。這傢伙最喜歡食人心神,你用讀魂術就相當於在一條惡狗面前擺了一塊肉骨頭!要是把他吸引過來,估計你就算醒來,基本也相當於個嬰兒的智商了。還好你現在有炙血玄武護身,邪物傷不了你的心神。聽着鐵衣的話,我纔想起來,祖宗告誡告我這東西沒把握的時候千萬別用,不但讀不到對方的心思,還有可能被反噬,還好我沒把那玩意吸引到我的身體,不然還真是不知道怎麼應對

這時候,身旁的鐵衣:“當務之急,是先把這針咽惡鬼和女孩分開,這玩意帶着人質,嚴重影響攻擊力。”我看了看,暫時我是幫不上什麼忙,於是我繼續蹲下對着六子:“兄弟,剛纔我摔倒的時候辛苦你一個人頂着這祭臺了啊!”這六子倒也是個灑脫人,“好,好,都是兄弟咱就甭客氣了,不過歸,我兄弟這女孩子爲了保持身材不吃餓暈的事情我聽過也能理解,但你夥子咋也能餓暈了,看你這衣服褲子也不像是吃不起飯的人啊,再了看這身板就跟紙片一樣的。”六子這傢伙還真是大言不慚啊,他那身板在我面前那簡直就是沒育的孩子呀,我容許別人鄙視我的智商,但絕不允許任何人誹謗我的外形,這玩意是我一最驕傲的資本!要不是這時刻比較危險,我定然會解開衣服讓這廝見識見識什麼叫做使面容魔鬼身材!

我跟六子蹲在牀板xiamian,扮演着桌子腿的角se,因爲六子個子,我這差不多蹲着都快趕上他站着了,爲了保持平衡,這畫面就轉換成,六子坐在地上用頭頂着牀板,雙手扶着牀板邊緣保持整體平衡,我則趴在地上,將牀板頂在背部,好不容易將整張祭臺保持住平穩。

我近距離的看着眼前的針咽餓鬼緩緩的調轉頭來,向着我們蠕動,隨着李振的落幡神咒zhijian,這餓鬼似乎在漸漸的將四肢從英子的身體裏慢慢的抽出,看起來,英子的表情似乎已經遠遠沒有剛纔那麼猙獰扭曲了,看來我身後的死胖子倒不是一點作用沒有。

可是我此刻這造型,臉對着針咽餓鬼趴着撅起屁股,背後是李振緊緊貼着祭臺做法,這造型總感覺有點不道德的意思,不過事出緊急要沒有什麼講究了,不過這死胖子頓不頓的噴出點火來,不知道是真有作用還是純粹爲了視覺效果裝bi,導致我的鼻子不時的聞到自己頭的焦糊味道,讓我內心對自己的形容十分忐忑。

雖然,此刻我與六子扮演的角se畫面不佳,名字不好,但這作用十分關鍵,若不是六子頂着我拖着祭臺上的各種法器,這胖子縱然真有幾手也會揮時常,所以我內心升騰出一股幕後英雄的浩然正氣。

所以,我不自禁的又將屁股擡高了幾分。這時候,六子對着我喊道:“崔哥,你低點,低點啊,你這太高了我夠不着。”

我看着對面努力挺着保持高度的六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第一次gan桌子腿,經驗不夠,下次肯定就好多了!”

六子這孩子畢竟年輕,我這幽默這子完全看不出來“下次,還有下次,打死我都不來了,本來想蹭一頓烤雞,誰知道這烤雞沒蹭着,把自己蹭成桌子腿了,一會完事了我一定好好吃一頓補一補。我還在育,怎麼能捱餓gan重活!”

我看着六子問:“兄弟,還在育啊,你多大年紀了,看起來孩兒面啊!”

六子鄙夷的看着我,像是嘲笑我眼力很水的感覺,道:“啥眼光了,啥叫看起來孩兒面啊,我本來就是孩兒啊,看我的高度就知道我還沒有育。”

我琢磨着有點道理,邊點頭邊問道:“也是,你多大了!”

六子大言不慚的“我才2o啊,這不定以後長的比你高一個頭我都不滿意,我的標準是189,我就喜歡高個子大長腿。”

一聽六子的話,我差點失去平衡導致胖子前功盡棄,一邊跟胖子道歉,一邊不置可否的看着對面的六子,心裏想到:“尼瑪,這也忒兒扯了,都2o了還長個毛啊,還189我勒個去的。”

但是爲了不打擊這六子的信心,我違心的“嗯,有道理,加油長多吃點,始終保持長個的信仰,沒有問題。”

誰知道,這傢伙完全一副我了一句廢話,似乎這是鐵定的事實一般,完全體會不到我的忍辱負重與用心良苦,“不用加油,沒有問題,一會完事了好好吃一頓補補。”

我感慨着,這李振周圍的人爲毛都如此好吃,這胖子好吃我勉強可以理解,可這瘦成六子這樣的也反覆吃,真是讓我迷惑。

“希望,咱們一會能活着出去。”我自言自語的,按照剛剛鐵衣跟李振的法,這一關確實不好闖,死不知啊!

六子一聽,完全一副事外之人的感覺:“不是吧,有這麼嚴重,爲啥我啥都看不見啊,不過沒關係,別看我師兄嘻嘻哈哈的這麼平易近人,可這本事是我們師兄弟裏最牛bi的,我師兄可是忘楛師尊的弟子,我忘楛師尊一隻有兩個弟子,多牛掰。按照輩分,李振師兄比掌教還高,所以他gan什麼都沒人管!”

聽着六子的話,再想想我身後那死胖子,完全不敢相信這子的是真的,“現在真的很嚴重”,話間我向前努力努嘴。

剛纔一直沒注意,我耳邊晃盪晃盪的響聲,原來是護在我身邊的鐵衣的青銅承影所出的,估摸着僵持這麼久之後,大戰一觸即,我知道,鐵衣此次未曾動手的原因是因爲擔心英子的安危,如果輕舉妄動,這針咽餓鬼急了,這女孩兒就危險了。

我們在等,等着這針咽餓鬼的身體完全和英子分離後,便是死關頭了。對鐵衣來,這傢伙是參觀過十八重地獄的主兒,這角se對他而言恐懼是完全談不上,所以有他在,我並沒有多麼緊張,只是第一次遭遇這種情況,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

我當前的即戰力拿得出手的也就是摳捏拽撓這種十二字真言上的招式,但對於眼前這有了實體的針咽餓鬼來,我當真是一點信心都沒有,畢竟按照祖宗的話,我的招式是針對沒有實體的冤魂。

我們只能暫時這樣僵持着,尋找合適的機會。

整個房間,除去呼哧呼哧喘氣的聲音之外,感覺非常靜謐,一根針掉落在地上,那也是肯定聽不見的!

有種大戰即將來臨前的感覺,驚悚着透着一股嚮往,擔憂中夾雜着一si興奮。可能是獵奇心裏在作祟。我不追求刺激,但也不排斥刺激。

爲了防止我剛剛出的一si睏意,導致我在站前睡着,錯過這麼經典的一幕,我便對着對面的六子悄聲道:“你看見女孩的頭頂有什麼了嘛?就那一團灰灰的東西!”

六子眯着眼睛使勁的看了看,“雖我有點近視吧,但這麼近距離當然能看清唄,頭!”這子一句話,雷的我香酥可口的,心裏唸叨着,近視你爲毛不帶眼鏡啊,要是你子能看見這隻鬼,我們兩個還能交流交流見鬼心得啥的,俗話,這無知無畏,不見不怕,這六子看不見針咽餓鬼,所以並沒有什麼感覺,而我則一眼就瞅見對面那玩意兒了,這想鎮定也定不下來呀!

我兩老老實實的蹲在地上當着人體桌子腿,這造型至今想起我讀想暴揍這胖子一頓。話不多,在而此刻的胖子在我頭頂擺着一堆瓶瓶罐罐,胖子碗筷之類的玩意兒,感覺這不是法壇而是大廚的案板,雖然看不清到底有些什麼,但這分量還着實不輕。

既然這子看不見對面的餓鬼,我估摸着待會這餓鬼的實體出現之後,這子會嚇得屁滾尿流的,我好歹是陽世yin差也見過不少鬼,現在的話,我是慢慢一點一滴的看這鬼凝出實體,早有了心理準備,而這六子看見的時候,直接就是最後的成品,想想都十分刺激。

“六子,那落幡神咒是什麼東西,那畫面效果十分不錯啊!”我繼續着我的消除睡意爲主要目的的聊。

六子一聽我的話,頓時變身像是大學教授一般對着我,“此幡爲正氣所凝,有有形而無型,通過對道法的修爲,靠存想和氣法以符咒加持所出,這東西,當今也沒有幾個人能使出,今你算是走運了,我師兄剛開場就用這麼猛的招式,估計很快就能完事。”

聽着六子的話,我完全表示不懂得,好奇的問,“這東西有什麼作用啊!”

六子鄙夷的,“清場啊,落幡神咒是一個禁令xing質的的道法,也就是將這個房間用落幡封鎖了起來,就算你看見的那東西再牛,也休想掏出這件屋子,如果是鬼附身的話,這落幡神咒可以讓整個空間充斥着正氣,導致俯身的惡鬼焦躁然後從附主的身體內離開。”

聽着六子的話,我點了點頭,看着四周凌空出現的那些綻光道幡,心想着這東西還比較對口,頓時對胖子李振的鄙視之感有少了幾分,漸漸有了些道家高手的風采,或許我們想要找的謝師兄真是這傢伙也不定,若是此事順利完成的話,那就徹底確定目標了,真還是假,就看這死胖子的表現了!

這個時候,我估摸着是那落幡神咒揮效用了,身後的胖子不時的出“呔”的一聲爆喝,時不時的甩出一兩張huangse符紙,隨着李振的揮,那灰濛濛的大頭細脖子鬼的身體已經從英子的體內抽出了大半。

我赫然看見這餓鬼的四肢竟然纖細的像個孩子一般,好像這身體的中心不在軀gan而在那個碩大的頭顱之上,最醒目的自然是那張密密長着細銳牙齒的大嘴,我有種不敢直視的意思,感覺胃裏翻滾。

我看着六子,“那這落幡神咒還真是挺牛的。”

六子得意的,“那是自然,這落幡神咒不僅能控制整個空間充斥浩然正氣,讓鬼躁動離開俯身之人,還能將被俯身之人,常見的有外感六yin:風,寒,暑,溼,燥,火七情,痰,飲,瘀血等弱處增強,bi出邪氣,讓附身餓鬼離開後不至於體虛斃命,專治鬼附身!”

六子越我越是感覺心裏那種緊張好像不見了,有個道士和鬼捕見鬼都不愁了。

身處這僵持的時間裏,實在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因爲都在靜靜等着通過落幡神咒的加持之下,這針咽餓鬼漸漸的從英子的身體中剝離,所以這一段大戰前的寂靜,黎明前的黑暗是十分難熬的,鐵衣是慢xing子我不行,渾身難受。

在這空擋,我琢磨着要不掏出手機來拍個照,不知道我現在看見的餓鬼造型是不是已經開始出現真身的樣子,錄下這一段鬼現身的畫面不定會火的不成體統。再不濟,若不是拍不到,我趴着玩玩遊戲看個電影讀讀書什麼的,來句容之前我手機所有內存都被我下滿了書和電影以備不時之需,現在想想自己未卜先知的舉動,忍不住誇讚了自己幾句。

誰知道手剛進口袋便摸到了鐵衣給我的一瓶嬰兒淚。心想以自己目前的戰鬥力來,不需要這東西差不多都能看見鬼了,這東西基本不需要,剛想接着拿手機的時候,對面盤腿坐着用頭頂着祭臺的六子打了一個蕩氣迴腸的哈欠,看見這傢伙昏昏yu睡的造型,心想這不心睡着的話,太危險了。

我頓時計上心來,便要跟這道士開個玩笑。

我用手碰了碰六子,這差點睡着的傢伙一驚,差點將祭臺晃到,李振罵罵咧咧的喊道:“動個毛啊,祭臺毀滅了,今兒個咱都葬在這了。”

我和李振好不容易穩住祭臺,六子滿臉通紅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春困秋乏夏打盹,加上我還在育,不心差點睡着了!”

我看着這子還在念念不忘育長個的事情,也懶得責備他了。馬後pao是一件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再剛纔那一下子也有部分是因爲我的原因,我不拍那一下子也不會如此。

想到這裏,我掏出口袋裏的嬰兒初淚,遞給六子道,“沒事,沒事,六子道長,我這有一瓶最新的眼藥水,明目清神效果十分好,還能夠促進眼部的育,看我眼睛這麼大還是雙眼皮,就是因爲這東西的緣故。”我忽悠的連自己都差點笑出來。

六子從頭頂挪下右手,拿着瓶子,翻來覆去的看。然後好奇的問道:

“我靠,怎麼連包裝和產日期都沒有,不會是盜版的吧,眼睛這地方可是重要啊,雖然我眼前是點,可抹上這山寨貨的話,萬一成了瞎子可咋整,總不能擺個地攤摸骨算命吧?”

還別,這子還有點警覺意識,懂得倒是不少,我繼續着我的忽悠*。

真正的高檔貨,一般都是政府大員和富豪用的,一瓶這個價值十幾萬你知道不,再了道長你這眼睛怎麼能不大哪?簡直是的離譜嘛。你瞅瞅我,看看鐵衣,李振就算了,你那還叫眼睛嗎?我這沒有包裝的瓶子,纔是真二八經的行貨,之所以沒有包裝就是爲了防止盜版山寨!”

六子一邊着有道理,一邊看着我的眼睛,然後果斷的按照我的方法將嬰兒淚抹在了眼皮上面,估計是迫切的想要眼睛育成我這樣,所以着實摩了不少,聽鐵衣這東西不好找,倒是讓我十分心痛。

結果,我萬萬沒有想到!

六子這貨剛擦上眼淚之後,閉着眼睛舒服的哼哼唧唧的,結果剛剛一睜眼,看了看前面正在從英子身上抽下身體的針咽餓鬼之後,眼睛瞪着老大好像真的育了一樣,看看我,看看針咽餓鬼,再看看我,再看看針咽餓鬼,啊哦的叫喚了一聲之後就暈過去了。

這突的狀況讓我十分震驚,想起剛剛胖子李振的話,祭臺在人在,祭臺倒人亡的話,我憑着老命,將身體挪動到臺子的中央,雖然祭臺輕微晃動了一下,但好在我還是保住了祭臺沒有垮塌,嚇出了我一身的冷汗。

“怎麼了,不是了別亂動嗎?我在畫符,你瞅着畫成啥玩意了,不許動了啊!當個桌子腿都當不好!真不能動了,馬上就開戰了!”話間我便看見李振扔下一個huangse紙團,估摸着就是那張畫廢了的符紙。

我一邊答着李振的話“沒問題,腿麻了剛纔,沒事,你繼續,趕緊的麻溜的揮搞定完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