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薛寶釵聞言,俏臉登時通紅,連連搖頭。


開玩笑!

這要讓人看到了,還活不活了?

賈環是爺們兒,又不要臉慣了,可以不在乎。

可薛寶釵這樣的性子,連點個燈都羞得不得了,更何況在這露天之下?

還沒做什麼呢,她覺得臉都燒了起來,一顆芳心,撲騰撲騰的跳個不停。

東張西望的,唯恐出現個人影兒……

賈環見之好笑,道:“一看你沒偷過東西!”

薛寶釵聞言,不知該說什麼纔好,眼神嗔怪的看着賈環。

賈環得意道:“我當年是慣犯……不說當年勇了!過來!”

薛寶釵面色大紅,還是拒絕道:“我的爺啊,一會兒來人,讓人看了去,我還活不活了?回去吧……”

賈環正色道:“你思想怎地這般複雜?我又沒說在這裏野合,你……”

沒說完,見薛寶釵身子都快站不住了,一跺腳,想離開。

賈環忙笑道:“別走別走,我頑笑呢!我讓你拉我起來!”

薛寶釵聞言,又轉過身來,狐疑的看着賈環。

娛樂富三代 賈環捂着腰眼兒,浮誇道:“哎喲,剛纔雲兒最後一腳踹狠了,

可能踢到穴道了,我起不來了……”

以薛寶釵的精明,自然能看出賈環的做戲成分,也知道一旦過去準沒好事。

可她還是有些不自主的走了過去……

彎下腰,伸手想將賈環拉起。

可沒等她用力,一股大力傳來,她壓着嗓音驚呼一聲後,倒在了賈環身。

“環兒,快放我起來,不行,不行……”

等一入狼口,感覺有無數雙手在她身遊走,薛寶釵壓低聲音哀求道。

賈環在她耳邊輕笑道:“別怕,你忘了你夫君是武功高手了?方圓百米內有一隻鳥飛過我都能聽到,不會讓人看了去的。”

薛寶釵聞言,心裏鬆了口氣,可這個環境……

她還是哀求道:“爺啊,咱們回去吧,回去……都依你……”

賈環一邊動手撥衣,感受着薛寶釵有些發抖的聲音,笑着安撫道:“總要和你找些刺激的,改善一下生活,嘿嘿,寶釵,一會兒你聲音小點啊……”

說罷,壓身而入。

今夜,薛寶釵極爲敏感,賈環差不多隻一入巷,她繳了械。

那種極度緊張卻也極度刺激的感覺,讓她幾乎瘋狂,卻也,極度受用。

幾番**後,薛寶釵如一團棉花一般,被賈環抱回了蘅蕪苑。

直到回到屋裏,她才真正鬆了口氣……

在鶯兒詫異的目光,藏進了被窩裏再不肯露面。

待到賈環走後,她纔打發了鶯兒去準備熱水沐浴……

坐進沐桶,回想着那份感覺,薛寶釵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雖然之前歡好時,也非常喜悅。

但遠沒有方纔那種極度刺激的感覺。

他……他真的太會欺負人了……

羞煞人!

想起竟然和賈環在露天之下做那樣的事,薛寶釵的心跳急劇加快。

偏生,心似又有一隻魔鬼,蠱惑她,想再次挑戰一下極限……

“真真是瘋了……”

喃喃一聲,薛寶釵將頭藏於水下。

……

從蘅蕪苑出來後,賈環直接回了寧國府。

已過子時,瀟湘館處一片昏暗,想來已經睡下了。

回到寧安堂後宅,房已經熄了燈,卻見西廂的燈還亮着。

賈環轉身進了西廂,見面色隱隱還有些蒼白的董明月,正在懸筆寫字。

見賈環進來後,又用力寫完最後一個字後,才轉過頭,笑吟吟的看着他。

賈環前,看了看那張寫的龍飛鳳舞的字,嘴角抽了抽。

因爲這是草書。

他他媽看不懂,字都不認識……

不過,面還是作欣賞之色,連連點頭驚歎道:“明月,你的字,越發有神韻了!”

董明月多瞭解賈環,看他這幅神色,想笑,她道:“環郎,你可知我寫的是何典故?”

賈環嗔怪道:“瞧你,我都說了,你寫的愈發有神韻了!我又不是神,如何能知道?”

“哈哈哈!”

董明月笑的面紅耳赤,拉着賈環的手不放開。

賈環扶着她坐回了牀榻,撫着她的背,讓她平緩了笑聲後,道:“都這麼晚了,怎地還不休息?”

董明月平息了氣息後,看着賈環,盈盈道:“我在等你歸啊!”

賈環聞言,笑着擁住她,道:“身子還沒好,早點休息嘛。”

董明月轉眼露出了自己的馬腳,小聲道:“環郎,我隨你一起出徵好不好?”

賈環聞言,想都沒想,連連搖頭道:“不成不成,你身子若是好着還行。可你差點傷了根基,哪裏還能再奔波?若是慢慢趕路也罷了,我們要快馬加鞭的趕去西域。你的身子受不住的……”

董明月聞言,不死心道:“你帶着我跑嘛!”

賈環好笑道:“這是行軍打仗,我要是帶着自己的老婆一起去,不用到西域,皇帝會派人把我揪回來。士兵們怎麼看我?”

董明月想想也是,鬱悶道:“那沒辦法了……”

賈環這慫貨,見老婆撒嬌,居然心軟了,想了想,道:“也不是沒辦法……”

董明月聞言眼睛一亮,道:“環郎,我知道你無所不能!你快說,你快說!”

賈環聞言,得意的撇撇嘴,道:“我們是要趕着打仗,你不用啊!你可以隨着後面的輜重隊伍一起出發。對了,密道里那兩個人也要去西域,正巧一道送走。”

董明月聞言,笑的跟花兒一樣,只要別讓她一個人待家裏好。

路走的時間,她的傷勢也能好個七七八八。

她挽着賈環的胳膊,笑道:“我正想跟你說這事呢,我求了我爹爹,讓他去西域護着你!”

賈環聞言一怔,道:“岳父老子同意了?”

董明月得意笑道:“我求了他好半天,他才同意。”

她也狡猾,沒有說算她不求,董千海也會去西域,因爲要送白佳人和天涯。

效果不錯,這下可把賈環感動壞了,摟着董明月是一個霸道的法式溼吻,吻的董明月差點窒息……

賈環喜歡道:“好明月真是我的好老婆!乾的漂亮!”

董明月也高興,道:“我不放心你嘛,遠叔偏這個時候又走了。若是隻是帶兵打仗倒沒什麼,可是,西域還有那一夥子。第二將和第六將沒露過面,可見他們行事的手段,可見一二。環郎你把那些人哄去了西域,我擔心那個第二將會對你不利。u看書(ww.unhcom)”

賈環抱緊董明月,笑道:“你是關心則亂,若是黃爺爺他們沒有去西域,那第二將許是還有可能對我不利,畢竟,先榮國不止我一個孫子。可如今,他們在都的根基已斷,他若再對我不利,豈不是自尋死路?”

董明月想了想,沒怎麼明白,索性不去想,她又道:“我爹說,他想找個機會,除去那些人……”

賈環聞言,面色一變,忙道:“不好不好,十三將大都是好的,對賈家忠心耿耿,三十年不易其志,不好對他們下手。 重生閣主有病 再說,誰也不知道他們手下到底有多少人,一旦留下一人,是驚天后患。”

董明月點點頭,道:“我也是這般對我爹說的,趕明兒我再同他說說吧。你放心,你不同意,他不會做的。”

賈環鬆了口氣後,笑道:“我省得,他這樣想,也是爲了我……不,是爲了咱倆生的兒子,還要替董家傳遞香火呢!明月,你身子快些養好吧,咱們好早點生兒子!”

董明月聞言,嬌羞的應了聲後,又小聲道:“現在……現在也可以……”

賈環一怔,搖頭道:“可你現在身子不好……”

董明月小聲道:“不礙的,只是有些元氣沒恢復,不與人動手不要緊……”

看着她臉的雲霞,賈環大喜,連連道:“不用動手不用動手!我來動好,哈哈哈!”

說着,推倒了董明月……

……

ps:第三更了啊!

木有食言,嘎嘎!

(未完待續。)

本書來自品&書#

本書來源

手機閱讀請訪問<!–flag052–> 翌日清晨,一大早,賈環神清氣爽的從西廂出來。

在庭院裏伸展了下腰。

暢快啊!

難怪老祖宗都說陰陽相濟方是正道,乾坤互濟則天地大順。

真是太有道理了。

雖然他是十四歲的年紀,可論身體素質,卻已經快到了巔峯。

尋常二十歲的正年小夥兒都比不得他,真正的精壯漢子!

可是,他老婆娶了一堆,卻沒吃過幾口。

總是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存在,難以得逞……

如今總算好了,算是吃了個暢快!

別看董明月身子虛,那也是相對而言。

就身體素質而言,十個薛寶釵加一起都比不上董明月耐折騰。

薛寶釵的身子在姊妹裏已經算是好的了,可是哪裏經得起賈環龍精虎猛?

他都得壓着性子,小心翼翼的憐愛她,唯恐被使壞了。這也是他讓薛寶釵在上面的緣故……

但董明月不同,董明月乃是武宗的根基,論素質,比起賈環也不遑多讓。

雖然元氣不穩,可只要暫時不與人動手,調動內勁,就沒有關礙。

如此一來,賈環真正折騰了個天昏地暗。

一夜魚龍舞……

“嗯?”

懶腰伸到一半,賈環忽然頓住了,因爲抄手遊廊的盡頭,一個……不,兩個人正在看着他。

其中一個,壓着一雙毛毛蟲眉,苦大仇深的,看負心漢似得把他瞅着。

賈環見之好笑,道:“小吉祥,幹嗎呢?今兒沒去練武?”

說着,他又看了眼小吉祥身後的大些的丫頭,香菱。

香菱出落的愈好看了,極有秦可卿的品格。

不過,卻又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

一個是千萬種幽情佈滿全身,一舉一動勾魂奪魄。

而這一個,則嬌憨可愛,偏又是一張絕色的臉。

不過,從前香菱看到賈環就怕。

這是當初剛來賈家時落下的後遺症。

因爲薛家人剛來賈家時,賈環就在族學裏,將薛大腦袋給打的尿褲子了。

偏偏還拿賈環沒法。

那個時候,滿耳朵都是賈三魔王的惡名。

給香菱留下了極深的初印象。

她害怕,賈環也把她打的尿褲子,那可就慘啦……

因此,很長一段時間,她看到賈環就害怕。

但從前夜起,她看到賈環不僅是害怕了,還害羞。

因爲她看到了賈環化身妖精,光屁股妖精,和白荷姐姐打架……

他果然好厲害,光着屁股都把白荷姐姐打哭了……

看着香菱通紅着臉,怯怯的站在後面,只一雙眼睛時不時的瞄一眼他,一碰到他的目光就驚嚇的垂下頭去,賈環感到好笑,卻沒多說什麼。

幼年的成長經歷,給香菱造成了很大的影響,沒有學壞,就已經是天生善良了。

他自然不知道,香菱心裏一直在擔憂,害怕賈環會突然變身光屁股妖精,來打她……

賈環身邊這麼多女孩子裏,最沒脾氣的,就是小吉祥。

本來還苦大仇深,可被賈環一喊,一張喜人的紅撲撲小臉兒登時笑出了花,蹦蹦噠噠的幾步跳了過來,撲到賈環身上掛着,撒嬌道:“三爺呀,你昨晚怎麼不回家嘛!”

賈環揉了揉她的腦瓜,笑道:“明天就要去西域了,還有一些大事沒完忙……今晚回家。”

小吉祥聞言,就更喜了,拉着賈環的手蕩着,嘰嘰咕咕的講着最近的事:“奶奶肚子裏有寶寶了哦,還不讓我聽……

小鵲姐姐快要嫁人了呢,說的是林管家,就是林之孝家的小子……

雲太太每日來點卯了,成了管家太太,她還跟白荷姐姐取經,結果白荷姐姐好多都不明白……

白荷姐姐每天忙到夜裏,還想着要早點去城南莊子呢……

我師父閒雲說,她父親想要見見她,可她不知道該不該見她,她好憂愁……”

正帶着小吉祥,後面還跟着一個香菱一起往正宅走着的賈環本來臉上帶着鬆快的笑意,聽着小吉祥嘰嘰咕咕的說着家長裏短,可聽到最後一句,他臉上的笑容一凝,止住了腳步,低頭看向小吉祥,道:“小吉祥,你說,閒雲她爹要來見她?”

小吉祥不知道哪裏有問題,眨巴着大眼睛,點點頭,道:“是啊,我見師父苦悶,就問她怎麼了,她開始還不說,後來經不住我的好意,就同我說了。

師父說她爹常年雲遊四海,好幾年見不到一回,這回見面,也不知爲了什麼,她不大自在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