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蕭長風淡淡的道:“我希望我們三人可以永遠的在一起,永遠!”


聽了蕭長風的話,小狐狸頓時無語。

蕭長風又道:“等下我的神性的元神就放在你的身邊,要是我真的無法回頭的話,你就滅掉我的神性元神,千萬不要讓我成爲一個千古罪人。”

小狐狸立刻哭道:“不會的,不會的,你一定會帶着魅姬姐姐平安回來的。”

“絮葉。”蕭長風的語氣重了一點,道:“你千萬不要因爲一時手軟而讓我悔恨終身。”

小狐狸沒有說話,只是一個勁的落淚。

蕭長風微嘆了一口氣,對着窮奇道:“前輩,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窮奇尚未說話,王恆就道:“蕭大哥,要不然我們等等楚酒大哥,或許他們有辦法也不一定。”

蕭長風道:“王恆兄弟,我已經等不起了,魅姬的性命在他們的手上,雖然魑郎說可以保證魅姬一個月沒事,但是這不代表不讓魅姬吃點苦頭啊。”

王恆一時之下也不知說什麼好了。

蕭長風對着窮奇道:“前輩,我們開始吧。”

窮奇道:“好,我現在就將口訣告訴你,等下你自己試着將元神中的善惡分開,這其中會有着常人難以忍受的疼痛,只要你能熬過去,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要是實在不行的話,我會在一邊助你一臂之力的。”

蕭長風道:“那就多謝前輩了。”

窮奇道:“不要客氣,現在我就將口訣告訴你,你用心記下了。”

窮奇的口訣很是簡單,只是短短繆語,就將概要向蕭長風說了個明白,蕭長風也是一個聰明之人,他也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訣竅,剩下的就要看他自己的了。

蕭長風望了小狐狸和周圍的人幾眼,然後就盤膝坐於地上運起玄功,用窮奇教他的方法試着將元神中的善惡分開,他現在這麼做就等於是成神,只是可惜的是,這次“成神”卻是所有的人都不願意看到的。

只見不長功夫,從蕭長風的身上就冒出了神魔兩股截然不同的氣息,而且魔氣遠遠的超過了神之氣息。

別人成神都是以神之氣息爲主,而現在的蕭長風卻和別人不同,他這次是以魔體爲主,所以,他的魔氣遠遠的超過了他的神之氣息。

那兩股截然不同的氣息在蕭長風的身上纏繞盤旋着,蕭長風好像也在沉受着巨大的痛苦,由於蕭長風是強行將元神中的善惡分開,所以,對於他來說,現在他所沉受的痛苦比起平常人成神不知要多上多少倍。

望着滿臉痛苦的蕭長風,小狐狸對着窮奇道:“前輩,這到底行不行?”

窮奇臉色慎重的道:“應該沒什麼問題,只是我怕這小子的功力不夠。”

小狐狸驚道:“那怎麼辦?”

窮奇道:“要是他實在不行的話,到時我一定會助他一臂之力。”

小狐狸急道:“那你爲什麼不現在就出手?”

窮奇搖搖頭道:“自己要是能做到的話,那將是最完美的,靠別人終究不行。”


小狐狸急道:“但是長風看起來很痛苦。”

同九尾狐一起到來的蝴蝶摟着小狐狸的肩膀道:“不要着急,如果長風連這些痛苦都沉受不了,那他就不值得你去愛他。”

小狐狸眼圈紅紅的道:“蝶姨……”

蝴蝶拍拍小狐狸的肩膀,柔聲道:“沒事的,我們要相信長風纔對。”

聽了蝴蝶的話語,小狐狸才擦擦眼淚靜下心來。

此時,蕭長風的元神已經漸漸的離開了他的肉體,慢慢的漂浮到他的頭頂之上,只是此時他的元神被兩股截然不同的氣息所包圍着,那兩股氣息纏繞在一起很難分開。

在場的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蕭長風吸引了過去,蕭長風的元神好像也在忍受在巨大的痛楚,因爲那兩股氣息緊緊的聯繫在了一起,看樣子很難分開。

時間在一點一滴的過去,漸漸的,那千絲萬縷纏繞在一起的神魔兩股氣息終於分開了,現在蕭長風要做的就是將自己的元神分開。

由於蕭長風的元神之體被他用玄功逼成了一具神魔之體,所以想要將其分開,更是一件難熬的事情,蕭長風經過一次次的努力,想要將自己的元神之體分開,只是又一次次的失敗了。

小狐狸望着蕭長風,擔憂的道:“長風好像無法將元神之體分開。”

窮奇淡淡的道:“我知道。”

小狐狸急道:“那你還不出手。”

窮奇道:“時間未到。”

九尾狐忍不住的道:“這又是怎麼回事?”

窮奇道:“現在他的神魔兩股氣息都十分的強大,要是我現在就出手的話,一定會損壞他的神之元神,因爲他的神之元神現在是一點修爲都沒有,只有等到這兩股氣息都微弱的時候,纔可以保證不傷害到他的神之元神。”

小狐狸道:“那還要等多長時間?”

窮奇道:“那就要看這小子的修爲到底有多高了,修爲越高,時間就越長。”

果然,自蕭長風將元神之中的神魔兩股氣息分開後,這兩股氣息就在相互排斥着,而且還有相互吞噬的趨向。

事情真如窮奇所說的那樣,那兩股十分強烈兇猛的氣息,終於漸漸的平息了,也就在此時,窮奇突然對蕭長風道:“小子,我現在來助你一臂之力,你什麼都不要做,只要保持住現在這個樣子就可以了。”

蕭長風的元神也聽到了窮奇的話,他朝着窮奇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後就不再有所動作。

蕭長風不是不說話,只是他此時所有的功力都集中在控制那兩股氣息之上了,所以,根本就無法開口說話。

窮奇見蕭長風見已經點頭答應,當即就大喝一聲,頓時,只見妖氣沖天,就在衆人都震驚於窮奇的修爲時,窮奇已經飛到了空中。

只見窮奇到了蕭長風的元神附近時,突然以翅作刀,閃電般的劈向蕭長風的元神,只聽到蕭長風一聲悶哼,他的元神已經被窮奇一分爲二。

這元神之苦比起那肉體之苦不知要多上多少倍,蕭長風沒有慘叫出來已經算是很好了。

此時蕭長風的元神已經被窮奇完整的分成了兩半,衆人都驚呆了,這元神被人劈開,蕭長風居然還沒事,這也太玄了吧。

窮奇沒有說話,他一把就抓住了蕭長風的神之元神,用妖法將他緊緊的護住,然後就塞進了小狐狸的體內,在小狐狸還沒來得及發出聲音之前,他又將蕭長風的魔之元神打進了蕭長風的軀體之內。

做完這一切之後,窮奇才回到了地面上。

小狐狸急急的向着窮奇道:“前輩,剛剛是……”

窮奇道:“剛剛打進你體內的是那小子的神之元神,只是神之元神沒有了一絲修爲,我只能用妖法將其護住,並將他封印在了你的體內,只有這樣纔可以保住他的元神不受到傷害。”

小狐狸臉色微微一紅,道:“那……”

窮奇像是知道小狐狸要說什麼似地,他“哈哈”笑道:“放心,他現在處在昏睡狀態之中,你就是想和他說些悄悄話他也不會知道的。”

小狐狸的臉色更紅了,她啐了窮奇一下,道:“老不正經的。”

九尾狐忙道:“丫頭,不可無禮。”

不過,窮奇是一點都不在乎,他笑道:“無妨,無妨,哈哈……”

這窮奇說來也怪,剛出來就對這小狐狸十分的寵愛,這讓九尾狐實在意想不到。

窮奇突然面色一整,道:“丫頭,不過你也要記住了,要是哪天這臭小子無法回頭的話,那你就在你的體內用元神找到他的神之元神,並將其滅掉。”


小狐狸一震道:“不會的,長風不會有事的。”

窮奇嘆了口氣道:“我也希望他沒事,要不然,我現在所做的一切就將是一個大錯。”

王恆突然插嘴道:“前輩,我蕭大哥的元神被分成了兩半,不會有什麼事吧?”

窮奇笑道:“那臭小子的神之元神被我用妖法封印住了,很快就可以長出了一個完整的元神之體。”

王恆道:“那魔之元神呢?”

窮奇道:“現在他的魔之元神已經繼承了他所有的修爲,他自己可以將那半邊元神修復好,根本就用不着別人幫忙。”

聽了窮奇的話,王恆這才釋然。

這時,蕭長風的魔體突然睜開了眼睛,他剛一睜開眼睛,就從眼中發出了兩道凜冽的魔氣,將他的面前的地面擊出了一個大洞。

窮奇吸了一口氣道:“現在都已經這麼可怕,那將來要是入魔道的話,那還得了。”

魔體蕭長風望了衆人一眼,每個人頓時就都感到了一陣心悸,這也太可怕了。

窮奇對着蕭長風道:“記住,你只有一個月的時間,要是你一個月回不來的話……”


魔體蕭長風冷冷的道:“一個月足夠了。”說完,就轉身向着佛界大門跨去。

小狐狸急道:“長風……”她想要衝上去,但是被窮奇緊緊的攔住了。

wWW▪ TтkΛ n▪ ¢O

窮奇道:“不要過去,他現在只是魔體,根本就沒有感情。”

此時,魔體蕭長風已經到了佛界的大門之前,不過他他停了下來,聲音沙啞的道:“絮葉,要是我一個月還是回不來的話,請你一定要大義滅親。”說完之後他就跨進了佛界的大門。

就在魔體蕭長風消失之後,小狐狸突然驚道:“長風還記得我,這是怎麼回事?”

窮奇愣道:“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難道說哪裏出錯了?”

小狐狸哭道:“要是長風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我一定不會原諒你的。”

窮奇急忙道:“不會的,剛剛的那個絕對是魔體,這是絕對不會錯的,至於他爲什麼突然間有了感情,這我就不清楚了。”

聽了窮奇的話,衆人才稍微了放下了心,蝴蝶對着小狐狸道:“丫頭,我們回去吧,一個月之後再來。”

小狐狸搖了搖頭,道:“我不回去,我要在這裏等長風回來。”

窮奇道:“一個月,好長的。”

小狐狸倔強的道:“一個月根本就不長,我一定要在這裏等長風帶着魅姬姐姐回來。”

蝴蝶望着九尾狐,道:“這……”

王恆道:“各位前輩,你們都回去吧,我在這裏陪絮葉公主等蕭大哥就可以了。”

九尾狐愣道:“這……”

張衡突然道:“既然丫頭不肯走,那就讓她留在這裏吧,我們會派人來保護她的,更何況,王恆兄弟神功蓋世,她在這裏絕不會有事的,你們就放心的回去吧。”

九尾狐無奈的道:“那就又要麻煩兩位老友了。”


蔡壘笑道:“說這話那就是太見外了,你們就放心回去吧。”

九尾狐又笑答了一番,然後就帶着窮奇和蝴蝶返回了妖界,因爲妖界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處理了,他在臨走的時候還帶走了晨兒,因爲現在這個時候,晨兒是真的不適宜留在這裏。 “這這這•••能行麼?出雲國從來沒讓女人當過皇帝,連參政議政的權利都沒有過,你覺得我父皇會同意?再說,我就算我妹妹當上皇帝了,到了下一代,這皇室還算我們東方家的麼?豈不是平白便宜了別人?”東方明月無法接受。

“皇帝輪着做,也該換換人了,再說這樣也總比你們東方家被人推翻強吧?”雲飛繼續勸道。

“不行,這事從我這裏就不能通過!••••••除非••••••”東方明月斬釘截鐵地說道,然後又不懷好意地盯着雲飛。

“除非什麼?我告訴你,你可別打我的注意哦,我可不管你們家的破事!”雲飛覺察到東方明月不懷好意了。

“嘿嘿,只要你跟我妹妹結婚,生下的男孩讓他姓東方,並繼承皇位,我就同意讓我妹妹當皇帝,否則免談!”東方明月說道。

“你這是妄想!我兒子給你們當皇帝?這不便宜你們東方家了?這種事老子肯定不會幹!”雲飛想都沒想,直接火了。

兩個人就開始爲誰做皇帝爭論起來,衆人在旁邊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看到兩人爭得臉紅脖子粗,白拓不由得說了一句話。

“你們能決定誰當皇帝麼?爭來爭去好像真有那麼回事似得,有意思嗎?”白拓撇撇嘴說道。

雲飛和東方明月立馬安靜了下來,東方明月臉如紅布,雲飛也不好過,好在練過,臉色如常,只是心裏尷尬得要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