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蕭焱深信,這一本書,必然不是什麼見到的書!


「有聲音!」蕭焱突然大驚,不過,後來他便是淡定了下來,聲音所傳來的位置,正是身後那石門之外,這石門如此的厚重,沒想到,竟然還能夠聽到石門之後,那來人的腳步聲。

「難道是他們已經過來了!」蕭焱心中暗道,靜靜地聆聽著身後那石門之外,的聲音。

「不對,怎麼才兩個人!難道,其他之人,已經被大哥給斬殺了?」蕭焱的耳朵,異常的靈敏,他仔細一聽,便是聽到了,身後竟然才有兩人,這如何不讓他吃了一大驚。

重生都市之妖孽仙尊 ,有兩人更好,那樣一來,殺起來,就根本不在乎!

而人多了,反而跌手跌腳的,行動起來,不是很方便。

「大哥,前面好像是沒有了去路。」月神殺此刻突然道,他的聲音非常小。

「不錯,看來像是沒有了路,只不過,我總感覺,此地像是有隻眼睛在盯著我們一般!」那黑衣少年,此刻突然笑道,目光如同刀鋒一般,朝著此地四面八方剮去,不顧的,令的他失望的時,當他目光所涉及以後,那道暗中的目光,也是跟著消失。

「奇怪,怎麼會突然沒了!」那黑衣少年,此刻喃喃細語,根本不相信一般,他目光不著痕迹的0朝著前方那石門望去,當然,此刻的他,依舊不知道,那就是一個石門,他只知道,這是一塊石壁一般。

以他的靈魂之力,他也是看出來了,那勢石壁上面,隱隱約約有著能量從上面散溢出來,原來這竟然就是封印!

這黑衣少年突然大吃一驚,想不明白,為什麼就一個石壁,都還要設置封印?


難道此地並非表面看著那麼的簡單?

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秘密不可?

黑衣少年此刻的表情吃驚的很,月神殺也是感覺到了,那石壁周圍,所散溢的能量波動,他突然失聲道,「大哥,這竟然是封印!」


「大哥,這竟然是封印!」當他把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那黑衣少年也是點了點頭,像是早就知道了一般,不過,他的表情卻沒有月神殺那麼驚訝,如果不出所料的,那蕭焱一定就在裡面!

「破開他!」這黑衣少年突然冷冷道,一想到蕭焱,他就來氣,他更不希望,裡面的重要東西落入了蕭焱的掌中,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把蕭焱掌中之物連同杏花春雨給搶奪過來。

月神殺表情突然一怔,顯然是沒有想到,這黑衣少年,竟然能夠把破開石壁說成破開蕭焱!

月神殺的耳朵,何其靈敏!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就更不要說,他與這黑衣少年在這麼近的距離之間,所聽到那黑衣少年說的話。

「如何破?」月神殺突然道,無絲毫的表情,他們來到死亡之殿,到現在為之,依舊是平平安安的,但越是這麼平平安安,就越是讓月神殺感覺的出來,眼前心石壁上面的封印,那是相當的不平凡!

甚至,這正是最困難的一關!

自己不出手則已,一出手, 農門嬌寵:帶著萌寶去種田

這麼大的一座宮殿,能夠殘留下來的封印,呢絕對不是什麼平凡之物,甚至,它有可能非人力所能夠破解。

而想要破解,那機關也想必就在裡面,根本不可能存在外面。

月神殺見過的這種事情,比眼前這黑衣少年多了去了,當然不會直接出手!

月神殺緩緩地說道,「大哥,不成!如此強行*,非但取不道好處,反而會反噬咱們!」 聽得月神殺此刻如此一說,那黑衣少年的表情也是微微一變,畢竟,他也知道,若是自己等人強行*,非但取不得絲毫的好處,甚至還會反噬自己。⊙

他也是從石壁上面所散溢的能量當中,察覺出來一絲危險程度,但這種危險程度卻是非常的渺小。

可是,他絕對不會相信,那石壁上面的封印是自己等人可以*的,它之所以渺小,乃是因為它此刻所散溢的能量太小!

「說的不錯,我們這樣一來,或許,便真的讓蕭焱得利了!」黑衣少年此刻凝視這月神殺,對於月神殺能夠這樣一起說,也是表現的非常滿意,畢竟,他也知道,能夠做到這種地步的一般,就是那種可造之材!

而並不是那種只知道用蠻力來進行。

「看來,自己從前就沒有善於觀察別人,要不然,自己就不會錯失了他。」那黑衣少年顏公河月神殺,沉思道。

月神殺聽得那黑衣少年這麼一說,表情突然惡毒一笑,內心倒也對這黑衣少年佩服,沒想到,他竟然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會把蕭焱放在首要位置。

看來,異水對於眼前這少年勢在必得。


或許,這少年對於異水的了解,要比蕭焱多的多。

「我們或許只有等到蕭焱出來之後,才可以進入!」月神殺突然道,表情不知是什麼,他只感覺,自己這一句話說出來,那黑衣少年的表情,明顯是變了變。

變得不好看。

那個時候,說不定蕭焱已經把裡面所留的寶貝給完全吞噬,根本就沒有自己的份了!

不過,想到這裡,他的表情就逐漸的狠戾下來,心中惡毒笑道,「到時候,老子就只要把你殺了,你得到與不得到,豈非一樣?」

「大哥,我們此刻應當如何?」月神殺突然朝著那黑衣少年走去,而直到月神殺走到那黑衣少年面前時,這黑衣少年方才察覺道。


表情突然一怔,顯然是被月神殺突然來到自己面前給嚇了一跳,心道,「卧槽,這若是突然被捅了一刀,自己還不知道呢!」

冷冷的凝視著月神殺,那黑衣少年突然道,「既是如此,我們只好退一步,但,也絕非退回去!就直接在這裡,莫要後退的太遠了!」那黑衣少年,表情力度的邪惡,就彷彿脹飽了世界上最邪惡的事情一般。

那種森然的表情,卻是讓的月神殺一怔,而聽得這黑衣少年突然這魔女一瞬哦,。表情也是微微一變,倒也真的沒有想過,這燒好竟然這麼的鍥而不捨!

這種行為,也虧他能夠做的出來!

月神殺看向這黑衣少年的表情,也是再次有所變化。

而此刻,他更加的可以肯定,要殺這少年,必然就是獨孤破!

獨孤破,光聽著名字,就可以咯的出來,這樣的人物,也是那種與月神殺同樣孤僻,同樣冷酷的一類人。

只不過,他的冷酷,卻遠遠沒有月神殺的甚。

世界上,絕對沒有一個人的冷酷,能夠與月神殺相互媲美!

無論是誰,也絕對不會相信,他們的冷酷,可以媲美月神殺!

月神殺,人如其名,他自從一出生一來,便已經有了極力一聲的苦丁,他盛開就是復仇的!

為了自己復仇,更為了自己的家族復仇!

他絕對不可以有情!

就算是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用情,但是他卻不可以用情。


用情,只會讓的他成為復仇芳名,最大的障礙!

他不得不杜絕情!

不過,自從他遇見了月神殺之後,彷彿一切也都跟著便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素來不願意接近人,沒脹飽,自從原件了月神殺之後,就變得格外的親切,就彷彿是已經失散了千百年的兄弟一般。

那種不平常的舉動,王莽會導致,他做出不平常的事情。

是以,自從那天他與蕭焱艱難之後,竟然能夠走到一起。

這種事情,在此之前,據對是沒有的!

根本就不肯春哥教出現過?

月神殺此刻只感覺眼前這黑衣少年,有多縝密就有多縝密,他的小心,彷彿已經超出了所有人一般。

他此刻正站在月神殺面前。

而月神殺卻並不感覺他就是一個人,就彷彿他正是一尊石雕一般。

那永遠都是那麼了冷淡的望著石壁,彷彿吸走動作,他就會立馬起來!

起來,給蕭焱一擊。

他相信,蕭焱一定會出來,並且,很快!

月神殺就一直冷冷的凝視著前方,一直凝視這石壁,但是,他絕對不是單單隻凝視著勢必那麼簡單,他凝視勢必的同時,也在凝視著黑衣少年的手掌!

一個人想要殺人,不管是用什麼殺人,都是用手的!

月神殺相信,只要自己能夠準確把握住他的出手動作,就一定可以在瞬間把握這少年的刺殺。

他要為了蕭焱,而無時無刻不注視著黑衣少年。

孤芳雪此刻正在一座小型的宮殿裡面,她此刻除了自己一人之外,也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夠來到此地的人,唯獨他一人!

若是別人來到了,蕭焱就得死!

她若是來到了,蕭焱勢必就死不了!

事實就是這麼簡單,無論誰來到此地,都會改變一段不必要的麻煩。

甚至還是危及生命的麻煩。

「這裡面,一定有與我有關的東西,不然,我絕對不顧感覺此刻自己心血來潮!」要知道,心血來潮,在遭受當您你,可是最靈敏的一種,她身為妖獸九尾狐,那種心血來潮,可是想當的厲害。

她我感覺的出來,自己若是此刻不過去,甚至就損失打了。

彷彿,留下第十從自己身上掉下了一塊色圖一般。

那種以為,也低唱的不好受!

「到底是什麼懂你,竟然讓我有種非去不可的感覺!」孤芳雪此刻騰身而血,朝著前方飛速而去,在她身形一等的同時,她的人,也是所面臨一條白線一般,朝著前方急速掠去,那種速度,卻是是快到了極致,顯然,此刻她也是非常的焦急!

她倒是想要看一看,能夠讓的自己焦急不安的究竟是什麼?

而一旦這個心血來潮解決不可,自己便會修為停滯不前。

這種心血來潮,乃是她生平第一次!

她從來也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是以,此次,心血來潮,他便是感覺的出來,這一次,這個號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看來,此次,自己必須快點前去不怕,自己只怕會若是橫幅東西。

越是想到這種狀態,孤芳雪就是越發的焦急,畢竟,這一次無懼如何,自己都不能夠錯過。蕭焱此刻依舊冷冷的凝視著那無字天書,他注視著無字天書,也有了一段時間,可誰知,那無字天書越是到了後面,那種也加的速度,就是越來越慢。

蕭焱本以為,當天書上面的字跡,增加到了一般的時候,那天書呢力量好了,可是,誰也不知道,天書越是到了最後,那天書上面的金色光芒,卻是變得黯淡路許多,同時,那金光所照射找來的守候,也是突然緩慢了雪特。

本以為自己可以很快取得天書,不聊,竟然還會發情這樣的病榻。

這讓蕭焱如何不鬱悶,他此刻簡直就有種想要罵的衝動!

他怎麼會想到,原本就唾手可得的天書,在這一刻,竟然又發生了變化。

蕭焱此刻不停的望著大天書上面的一層精光,靈魂了執勤那金黃的灌頂,蕭焱也是明顯的感覺出來,那天書上面的的金黃也是少了許。

而絲印機上面那雷霆之力,也是減弱了許多。

不過,縱使如此,蕭焱也不好輕易去觸碰,甚至就算是靈魂力的試探,都不敢。

他也非常畏懼,自己一旦動用靈魂力之後,那天書上面的變化,萬一前功盡棄了怎麼辦?

而這種可能,也不是沒有可能!

無論做什麼事情,蕭焱都會打好最好的打算,與最壞的打算!

畢竟,不管成敗如此,自己都不能因為自己的一時衝動,而誤了大事!

說不定,那天書上面的字跡,就會變得沒有,甚至,就算是天書上面的自己依舊存在,可是,它早已是一部殘卷,自己之前那迎風,豈非白費了?

蕭焱非常張敏有這種可能,是以,他無論如何,呢絕對不會張敏,自己能夠憑藉自己的一人之力,就可以改變天書你還上的道變化!

而那天書之上,雖然金黃按道理許多,雷霆之力也削弱了許多,但是,他同樣可以哈路餓3出來,自己的靈魂力,在那種雷霆之力之下,脆弱的如同一根柴活過一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