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蕭易沉吟片刻,問道,「合作沒問題,不過,你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絕世神劍,不在那什麼天劍之墓裡面?」


「不,當然在裡面。」

範文斌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蕭兄如果想得到天劍,那運氣成分需要佔九層!」

「為什麼?」

蕭易皺眉。

「因為天劍它是無形的!」

什麼?

蕭易瞪大眼,滿臉不可思議,「你……你說的是真的?絕,不對,天……天劍它沒有形狀?」

「準確的說,天劍沒有固定形狀,嗯,至少我范家族譜里記載的天劍,是沒有形狀的。」

範文斌慢條斯理解釋道,「天劍無形,想要擁有它,唯一的方法,就是得到它的認可!」

「是的,蕭兄你沒聽錯,天劍有自我意識,也就是劍靈。它雖然不是異寶,但卻是最頂級的寶器。」

「有劍靈卻無形。這對想得到天劍的人來說,是何等困難。至少我是沒那個運氣和信心讓劍靈認可。雖然我也很想擁有天劍,但這就是事實。」

「在我范家的族譜上,天劍老人曾留下一句話。天劍,有緣者得之!」

「意思就是,天劍並非搶到手,就能使用。如果沒有得到劍靈的認可,那即便得手了,也會毫無用處。並招惹殺生之禍,死無絕地。」

範文斌認真講訴完,臉龐上儘是苦澀。

身為范家後人,範文斌最清楚不過,得到天劍劍靈認可的難度。


簡直和登天有的一拼!

範文斌語氣誠懇,精神波動沒有異常,顯然不是在說謊。

蕭易聽罷,沉默了好一會,才苦笑著開口道,「這麼說來,即使進去天劍之墓,也不一定能得到天劍咯?」

「這個……」

範文斌遲疑,他聽出蕭易語氣中的退縮,忙絞盡腦汁,勸說道,「這個,也不是絕對。說不定蕭兄你運氣好,能輕鬆得到劍靈的認……認可。」

範文斌聲音越來越小,臉龐上滿是尷尬。

這話太沒水準了!

連範文斌自己也不相信。輕鬆得到劍靈認可?傻子才相信!

蕭易當然不是傻子,可沒了蕭易手上的地圖,範文斌就找不到入口在哪。

是的,別看腳下這座會移動的島嶼面積不大。但天劍之墓入口,是島嶼的中心軸,那保密性絕對是逆天級別的。

範文斌不想無功而返,因此,在停頓了幾秒鐘后,再次開口,勸說道,「蕭兄弟,我覺得你是運氣的寵兒!」

「這點,我想你自己也感受到了。短短大半年的時間,從一個平凡少年,一躍成為半步武宗高手。這中間的機遇,我想沒人比你更清楚裡面的運氣成分。」

「讓天劍劍靈認可確實很困難,但你沒嘗試過,怎麼就知道不行呢?萬一,萬一成功了,你卻選擇放棄,那豈不是睡覺也睡不安穩?」

「想一想,當你擁有天劍,踏劍飛行在九天之上,那是一種怎樣的豪邁與瀟洒?」

「還有,據我家族族譜記載,天劍一旦認主,就能讓擁有者實力直線提升,突破境界時不用再怕瓶頸!」

「還有,還有……」

「行了,我答應你就是。」蕭易有些好笑的打斷範文斌的侃侃而談。

後者臉色一紅,停止下來,尷尬道,「嘿嘿,我這不是怕蕭兄你退卻嗎。」

「是有這麼一點想法。」

蕭易也不隱瞞,承認道,「不過,你說的不錯,不試試怎麼知道會失敗?天劍老人留下的絕世神劍,這種寶貝,要是錯過了,我這輩子也會後悔死!」

「哈哈,那就這麼定了。」範文斌大笑,「蕭兄你放心,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

「希望借你吉言。」

蕭易點頭,取出藏寶圖,丟給範文斌,開口道,「我仔細看過地圖,發現入口是一個下陷的地洞。你來的比較早,知道島上的地洞,都分佈在哪嗎?」

「這個……」

範文斌大囧,接過地圖仔細看了看。半響,無語道,「沒有。」

「什麼?」

蕭易愕然。

「沒有,這座島上沒有一個地洞,也沒有山洞!」

範文斌苦笑。

蕭易亦張大嘴,無語道,「難不成地圖是假的?」

「不,地圖是真的。只能說,我們沒找到關鍵點。這座島是機關,想必打開入口,也需要達成某個條件。」

範文斌沉吟道。

「這樣啊。」 都市之妖孽魔少 ,建議道,「這樣吧,我們分開尋找。一小時后,再在這裡匯合。」


「行。」

範文斌也有些不甘心。

兩人即刻分開,一人往東,一人往西。

一個小時很快過去。

修羅武帝訣 ,看見對方的瞬間,同時開口道。

「怎麼樣?找到沒?」

話音落下,又同時嘆了口氣。

此時,天色漸漸變暗。周圍山林里,鳥叫蟲鳴的聲響,越來越多。

農家吾瑩來撞門 ,提議道,「要不,我們明天再來?」

「……行。」

蕭易想了想,點頭表示同意,「晚上我們可以思考一下,到底漏了哪個部分。」

「沒錯,我也感覺缺少了什麼,但就是想不起來,族譜上也沒相關記載。」

範文斌有些頹廢的敲了敲腦袋。

相比起來,蕭易輕鬆的多,元氣外放,放倒兩棵枝椏少的大樹,分給範文斌一株。

「謝了。」

範文斌道了聲謝,暫時壓下心中的煩惱。

「不用客氣。」

蕭易抬了抬手,拿起樹樁對著湖面用力一擲。

嗖!

樹樁破空。

蕭易腳踩兩步,身體飈射了出去。

範文斌緊跟在身後。

兩人用來時的方法,以木代舟,回到湖岸邊。落腳的地方,不是青牛酒家,而是輾轉到了青牛鎮。

和金陽鎮一樣。

青牛鎮雖然不大,但也熱鬧無比。

臨近夜晚,街上燈籠高掛,行人自由的穿梭在其中。喧鬧的氣氛,充斥每個角落。


蕭易和範文斌,選了家靠近街邊的酒樓,叫上一桌菜,慢慢吃起來。

武者可以十天半月不吃飯。

之所以熱衷酒樓,不過是滿足口舌之欲罷了。當然,選擇酒樓可以順便打聽到一些消息。

蕭易目前和範文斌是合作關係,話題倒也不缺。

兩人正吃喝的盡興,一個激動中帶有欣喜的聲音,忽然響起。

「蕭兄弟!你怎麼在這裡?」

… 方遠滿臉喜色,激動的看著蕭易。

他沒想到,兩人自兩次在落月山脈分別後,還能有機會再見面。

碰頭的地點,還是青牛鎮!

「是你?」

蕭易扭頭見是方遠,也有些意外,「我想起來了,你家就在青牛鎮上對吧?」

「對,對。」

方遠忙點頭不迭,「我們宏遠武館,在青牛鎮小有名氣。蕭兄弟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我定當竭盡所能,萬死不辭!」

方遠一臉認真。

聞言,蕭易不禁莞爾。

範文斌也笑道,「這位兄弟既然是本地人,那想必對青牛湖很熟悉吧?」

「這個,還可以了。」

方遠微微一笑。扭頭對著不遠處的幾個同伴,做了手勢。

當初跟隨方遠進山的幾個男女,立即圍了過來。一個個感激道。

「蕭兄弟,能再次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蕭兄弟,上次要是沒你,我們就再也回不來了。來,我敬你一杯。」

「一杯怎麼夠,怎麼也要三杯!」

「幹嘛,幹嘛,你們想灌醉蕭兄弟啊?」

……

一伙人熱鬧的圍著蕭易轉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