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蕭判官就像是一隻老狐狸,一步步的吸引楊風,讓他朝著自己的圈套里跳偏偏楊風還不能不跳捏著鼻子捂著眼睛使勁蹦進去頭也不回的那種。


「是不是覺得修道之人的身體脆弱不堪?」

「是不是覺得自己的魂體總是沒辦法變得更強大?」

「這些我都能幫你那時候你別說躲哪怕你再碰到什麼金甲屍王我覺得你可以和對方對著打。」

嘴角狠狠的抽搐幾下楊風覺得蕭判官越說越離譜了,他相信人能達到這樣的地步但肯定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並且境界肯定不一樣真以為是葫蘆娃呢和金甲屍王你一爪子我一拳頭的打,找死還差不多。

「以上的條件我都能答應你哦,怎麼樣,很不錯的買賣吧?」

蕭判官繼續在誘導,楊風楊風無語的說道:「我寧可沒有這買賣,說吧到底怎麼回事?我考慮一下送死的事情就別找我,我還有一家子人等著照顧呢。」

蕭判官等的就是楊風這句話,雖然楊風說要考慮但他知道楊風答應的可能性很大。

「很簡單,成為區域執法者幫我看守著冥界。」

「冥界?」

楊風一臉懵逼不大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是一片區域的名字冥然後劃分區域所以叫冥界,不是你們人間的那種冥界什麼亂七八糟的,神王、魔王的一團亂也有取悅大眾罷了。」

蕭判官大咧咧的解釋,讓楊風莫名的鬆了口氣,他還真以為是自己知道的那些什麼冥界呢。

到時候什麼神王啊魔王的都跑出來了,楊風看守個屁啊隨便被被人一個手指就捏死了。

額?至少上是這樣這樣這個等級的存在,別人一下就能拍死一個加強連的數量。

「這看守的意義是……」

楊風要先弄清楚這些基本情況才能做考慮還是那句話送死的事情不做你找別人去,身體站了起來朝著楊風靠過來。

蕭判官表情沉重的對他說道,「禁止被放進去的鬼魂離開,如果想離開殺!」

在陰間可沒有一堆亂七八糟的法律來管理你不能死啊什麼的,在這裡,你最好就是老實點,不然死了也就死了。

魂飛魄散,伸冤的地方都沒有。

「你在開玩笑吧。」楊風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說道:「雖然我不知道這冥界區域有多大,但肯定不會小而且是不讓任何鬼離開,這可能嗎?」

先不說這塊區域里都有一些什麼老怪物存在,楊風用大腿想都能猜測到一些再則那麼大一塊區域,他怎麼看守?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不是你想的那樣。」蕭判官見楊風想偏了急忙擺擺手解釋道:「每一塊區域都是陰間規劃出來的,不是任何地方都能隨意進出你需要做到的就是看住自己所在的這一處就行了,不是讓你一直圍著這一片區域到處跑。」

「這還差不多,否則這根本就是一個無法完成的任務。」

真要是和自己想的一樣別說他楊風不會分身術,那時候就算會影分身也沒用來他百十個鳴人都不夠塞牙縫的。

「讓小麗下來修鍊你負責引導,突破境界不能有事。」

「可以。」

楊風的這個條件,蕭判官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

「我需要一些能延長壽命的東西。」

「沒問題,我能給你並且還能看你期間的表現,你表現越好得到的東西越珍貴。」

「幫我解決我實力的問題。」

獨愛驕陽 「這是肯定的,你實力越強,對我來說幫助越大,不過不準再提條件咯,我給予你的已經不少了。」

三個條件之後蕭判官馬上就打斷了楊風,差不多點就行了別太過分啊,不然大家臉上都掛不住。

你說差不多,那就差不多唄,楊風也沒想過很過分的敲詐,做人真的不能太過頭。

條件談好了蕭判官朝著楊風丟了幾件東西過來,楊風抬起手接住,兩本書和一個身份牌。

「身份牌將靈力注入就能鎖定你的身份,記住牌子不能丟,兩本書分明是強化你的魂魄和體魄的功法,你修鍊的那都是一些什麼亂七糟的玩意?有陰德在身不用於強化體魄,有大把的機會不去強化自己的魂體,你怎麼變強?說實話,你這身體和魂體能達到這個境界的實力我真的很吃驚。」

「不帶你這樣打擊人的啊,再打擊我,我撂擔子不幹了我。」

楊風哼哼兩聲蕭判官這下停止下來,否則他真可能說出一大串打擊楊風的話出來不知道現在末法時代修鍊不容易?

我能一邊摸索一邊前進,達到今天的實力已經很難得了還是靠著系統一路開掛上來的,你有合適的功法也不早點拿出來,還打擊我?

簡直不像話還怪我偷懶不作為,我看不作為的是你,一點身為上司的覺悟都沒有。

「站住,書不能帶走功法不能傳給別人,看完了記在心裡,然後書還給我。」

蕭判官制止了想要離開的楊風,告訴他書不能帶走功法也不能傳給其他人。

還有這麼多規矩。

楊風無語只好回來坐在椅子上開始看書首先打開的是強化體魄的書,這不是一本牛逼轟轟直接能讓體魄變強的書,而是教導楊風如何借里陰德搭配自己的煉體決。

強化身體的輔助功法書不厚楊風很快看完想了一下,拿起另外一本書繼續看,只是才看了幾頁他就吃驚的站了起來,讓自己吞噬魂魄強化自己的魂體?這和鬼有什麼區別?

「別這樣看著我首先你是陰司,既然是陰司為什麼不能吞噬魂魄強化自己的魂體而且你又不是殺人吞噬你吞噬的是惡鬼,這種鬼東西吞了,非但沒有錯還有功勞。」

蕭判官解釋自已沒有坑他楊風,這是認真的。

「不然你以為你是神仙?實力越強魂體越強大,最後身體毀壞都沒事那樣?你還差得遠,而且現在的你,嗯,有點亂。」

蕭判官本想說一無是處不過考慮到楊風算是末法時代最強的修行之人,他怕楊風發飆只好將這話給咽回去。

「知道了。」

雖然很吃驚但蕭判官都這麼說了他還在意什麼?吞噬魂魄而已又不是讓他楊風活生生的啃食殭屍。

妙!

妙啊!

原來人真的可以吞魂魄強化自己的魂體,感情是因為自己不會,還有要有身份,不然你就是邪仁歪道,容易走么入魔不說還被會釘上魔頭的標籤,並且會消耗一定的陰德。

煉體強化身體也要消耗陰德,強化魂體還是要消耗陰德媽蛋一下子陰德變成寶貝了楊風頓時有點無語後悔了,後悔這些年變懶了,不然自己的陰德肯定咻咻咻的往上飆。

可惜世界上沒有後悔葯楊風後悔也沒用只能以後多出動了,哪怕沒有報酬也要主動點才行。

唉!

看著楊風唉聲嘆氣蕭判官暗暗偷笑,讓你小子作,讓你小子偷懶,現在知道陰德的重要性了吧!

別忘了你可是陰司陰德那麼重要的東西你竟然不在意,簡直是浪費自己的天賦和身份啊。

楊風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和鬼一樣,吞噬魂魄強化自己的魂體也就是靈魂這太操蛋了。

其實有一些東西蕭判官沒說,覺得目前沒有必要修道之人自然直正常提升魂體的辦法,只是楊風不是一般的修道者而是一個道士還掛著陰司的職位自然要以陰間的模式來提升才行否則古往今來除了一些大魔頭,有那個修道之人去吞噬魂魄增強自己實力的?想吞也要想考慮一下會有什麼後果。

很快楊風就將兩本書內的內容都記在了心理,然後將書還給蕭判官先離開地府。

「記住,你只有一年時間。趁著這一年時間儘快習慣吧,不然你之後的看守任務會很難受那些一直被放逐的傢伙可不好惹,特別是你是新來的。」蕭判官提醒了他一句。

楊風停下腳步問道:「對了,既然讓我看守那麼之前肯定有人負責才對那個人呢?」

「你說湛陰司?他不小心被一個老怪物給吞了。所以只好找你咯,誰讓你也是陰司,並且我人手不足。放心你和他身份不同,你是人間陰司,他不是。 炮灰女修仙記 去吧,抓緊時間。」

說完,蕭判官不給楊風抗議的機會,抬手一揮楊風就從地府里被丟了出來。

我靠!

就說怎麼會有這麼多好處感情是很危險的工作蕭判官你大爺的,坑我!

回到了現實靈魂和身體合一為一,楊風睜開眼睛就忍不住大罵自己被坑了這明顯就是超級危險的工作偏偏這蕭判官還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表情,你自己怎麼不去?

好吧,這個想法極端了。

陰司和判官職責不同一個文一個武,但你一個判官實力比大部分陰司都強是個什麼道理?

日了狗!

不對,是日了蕭判官!就是日你!不分男女了我楊風也來浪一把。

楊風不知道自己的前任,也就是那倒霉的湛陰司實力有多強,但肯定不是個簡單人物結果被一個陰界內的老怪物給吞了,這簡直不敢想象。

還以為陰間就他們那些鬼差和判官說了算,所有鬼都要乘乖的蜷縮起來呢。

看來哪裡都有爭鬥和麻煩,不過看起來更像是地府自己做的孽。

很有可能是數量太龐大一下子安排不下來於是先放在一旁溜達著,結果越溜達數量越多,慢慢的有點不好收拾了。

直接全部滅掉吧不合適,而且還不能亂出手,不管吧又不行,不然會越來越亂。

。 「看來終究還是勞碌命啊,沒有悠哉休息的命。」

搖搖頭,楊風覺得有些煩惱,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先修鍊。

嘗試身體的強化來的好,結果讓楊風感到吃驚的是好吧,不論什麼修鍊的功法,短時間內你都很難看到成果。

折騰了半晚上,楊風才去睡覺,反正只是開始的嘗試不在意是否能成,只要能熟記功法就行了。

差不多后楊風這才睡下,身體強化短時間內很難看到效果,楊風覺得自己應該先嘗試著強化自己的靈魂不過鬼呢?自己去哪裡找合適的能吞噬的鬼?總不能路邊隨便抓兩個小鬼來嘗試吧。

只能去尋找那些厲鬼和惡鬼才行,但該怎麼尋找呢?

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接生意,但楊風很快就鬱悶的發現隨著這些年接的生意越來越少加上現在的很多人不信鬼神導致一時間還真找不到合適的活,好在楊風有合作的對象,那就是弗格森。

新時代最經典的發展是什麼有困難找警察楊風不信警署不會碰到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要知道香江那麼大每天發生的事情多了去了。

「喂,弗格森幫我個忙最近你們警方如果碰到一些鬼怪的案子通知我一聲我幫你們處理。」

當弗格森接到楊風的電話后整個人都懵了這什麼情況?

香江有幾百萬人口每天都會發生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總會有人運氣不好而碰到一些髒東西,很多這樣的案件最後都不了了之,今天這是怎麼了以前楊風從未主動要求過幫忙的難道是我還沒有睡醒?

可電話已經被掛斷了楊風安心的睡覺,這下輪到弗格森睡不著了,他睡不著很多人都要跟著倒霉。

「起來,全部起來加班總部集合!」

一聲令下一群人哀嚎著從被窩裡爬出來去總部開會。

「大家手裡最近有沒有那些鬧鬼的案子都找出來近期的,讓老大幫忙解決。」

會議室內一群人被弗格森抓來臨時加班,一個個都睡眼朦朧。

聽了自己頭的話,想哭的心都有了,老大就算如此,你也不用大半夜將大家弄起來吧,這才幾點啊!

可惜頭畢竟是頭,是自己上司,除非不想幹了,不然乖乖的加班。

況天佑也在其中因為楊風的關係弗格森對況天佑很照顧,他本來是為了照顧楊風的面子而照顧誰知道幾天時間觀察下來,壓根不需要好不好。

本以為況天佑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白、一個青銅,誰知道別人非但不是青銅反而是一位王者,只是況天佑的王者之光還沒有展現出來。

就算有楊風罩著,新來的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好不過在各方面比較,況天佑已經很牛掰了。

老警員都沒他這麼厲害,曾經當過兵打過仗的人可不是和平年代的警察能相比的,更別說況天佑還變成了一個不怕死的殭屍。

「老大,張灣一家人昨天就報了警我們也派人去調查但是一點結果都沒有他家人說她女兒撞鬼了。」

「大商場的老闆也報警說商場鬧鬼,但我們沒有辦法處理,只好讓他自己請人清理。」

很多鬧鬼事件都是真的但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呢?

警署可沒有捉鬼小分隊的人除非楊風這樣的大神常駐還差不多,抓賊他們很擅長但是抓鬼就不行了。

這樣的案子大多都會不了了之,不是他們不想幫忙而是真的沒辦法啊。

又不能什麼大小事情都去找楊風,否則楊風還不忙死。

「很好,將案子整理出來明天我和老大聯絡然後分幾個人跟著老大一起做事。」

弗格森高興的拍拍手這些亂七八糟的案子都辦理好了對警署聲譽提升大大的好搞不好自己也能因此更近一步。

上面一聲令下,下面忙成一團亂。

很快和楊風一起辦案的人被選出來了,其他人都覺得況天佑跟著楊風一起最好畢竟他們很熟悉,況無佑還是楊風弄進來的熟人好辦事不對嗎?

就連弗格森都是這麼認為的,你們關係好,一起出動是最正確的選擇,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

看著大家一致認為自己跟著楊風一起辦案最合適,況天佑能只能苦笑你們似乎還沒有問過我的意思好吧,算了都已經確定下來的事情,再多說也沒用。

況天佑只能接下這個任務,第二天一大早況天佑就帶著資料來到了楊風家裡。

「你怎麼來了?」

正好準備出吃早餐的楊風看到況天佑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不由的愣了一下你們警方的效率要不要這麼快,難得啊。

況天佑嘴角抽了抽道:「不是你要這些案子的資料嗎?我是被派來和你一起辦案的。」

「不急,等我先吃點東西,案子太多了,不著急先吃點東西再慢慢過去,誰知道等下忙碌起來有沒有空。」

叫了一些吃的楊風一邊吃一邊看著況天佑帶來的檔案驚訝的說道:「沒想到香江會有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我以前竟然沒注意。」

每次吃東西況天佑都是一個看客,聽楊風這麼說,他接話道:「肯定很多,這僅僅是我們這一個地區的。算上整個香江的話會更多,最大的原因還是一般的案子頭不敢隨便去打擾你,所以很多時候這樣的案子最後都是不了了之。」

「很正常什麼案子都找我那香江政府會破產的,我的報酬比較高。」

楊風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再說香江那麼大,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讓他來搞定那他楊風忙的過來嗎?拖一群鳴人來玩分身估計都不夠。

這可不是打架,三下五除一就能搞定一切。

重生六零:空間女神醫 所以碰到比較緊急的事,弗格森才來找楊風一般的案子調查之後就不了了之。

「我們先去哪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