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葉蕭真的動怒了,往前踏出一步,右手一伸,黑絕入手,殺氣沖天,白髮狂舞不止,猶如殺神降臨,


“你們都想殺我?!”

劍閣弟子隨人被葉蕭的殺氣所驚,但一想到自己這一邊有着絕對的認輸優勢,不由底氣十足的高聲喊道:

“魔族餘孽,人人當誅!”

邪魅老公,放肆愛 誰敢動他!?”

暴怒的喝聲的聲音自遠處遠遠傳來,衆人轉頭望去,三道人影正以一個極其恐怖的速度向着他們所在的方向快速掠來,由於速度太快,勁風捲起了身後的草屑,宛如三道青色的巨龍,遠遠望去很是壯觀。 這時候快速趕來的自然是青鳥,楚南和上官紅沐三人,葉蕭那驚天一劍引起的天地異象百里之內清晰可見,三人在見到那靈沖天一劍後,很是爲葉蕭的安危而擔心,這才急忙趕了過來,但剛看到葉蕭,還沒來及打招呼,就發現一大羣人從天而降,並將葉蕭包圍了起來,拔劍而視,大有動手的意思。

眼見葉蕭要吃虧,楚南這才遠遠的暴喝一聲,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唰!唰!唰!

就在劍閣弟子遲疑不決時,青鳥三人已經趕了過來,楚南第一時間看向了被圍困在最中間的葉蕭,問道:

“葉子,沒事吧?”

葉蕭掂了掂手中的黑絕,搖了搖頭,說道:

“沒事,遇到一個胡攪蠻纏的瘋女人。”

“你!”

白幽蘭被葉蕭的話氣的不輕,眼神陰寒,死死的盯着葉蕭,恨不得拔劍當場在葉蕭設上捅幾個窟窿,這個該死的男人,居然一而再在,再而三的在衆人面前諷刺詆譭她,這口氣她一定要出!

“你們還愣在這裏做什麼?還不上去將他拿下!?”

沒有人動手,能當是哪個劍閣的子弟自然不是白癡,在看到青鳥三人出現後,很明顯這三人和眼前的白髮男子是認識的,但身上沒有任何魔族的氣息,這足以說明白髮男子並不可能是魔族人,這之間恐怕還真的存在說明誤會。

一個五官棱角分明的男子往前踏出了一步,抱劍對葉蕭行了一禮,略帶歉意着說道:

“這位兄弟,剛纔是我們有些魯莽了,這可能存在着一些誤會,不知兄弟能否跟我回一趟劍閣,將其中緣由稟明長老。”

葉蕭看了一眼眼前的這個男人,沉默了一會兒,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以他以往的性子,絕不會做出如此退讓,但現在的情況不同了,能在不起衝突的前提下就不起衝突,畢竟身邊還有三個同伴的存在。

白幽蘭聽到葉蕭居然同意前往北冥城,嘴角微翹,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冷光,葉蕭啊葉蕭,只要你體內含有魔源一事是事實,無論你有什麼藉口,只要你敢進北冥城,絕對不能活的出來,先不要說劍閣的諸位長老怎麼處置你,就在你進入北冥城的那一刻開始,你將成爲北冥城護城大陣的攻擊對象,因爲凡是身帶魔族氣息的人,一靠近北冥城,就會引發的護城大陣的攻擊。


衆人均沒有異議,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北冥城進發,葉蕭四人處於隊伍最爲安全的中間位置,當然這不是爲了保護他,而是爲了更好的監視他,防止他脫逃。

北冥城,劍閣內,一位青衣老者突然從冥想中睜開了眼睛,視線透過窗戶看向了外城的方向,不時扶須點頭,視線似乎可以透過重重城牆,將外面的景物看的一清二楚。

旁邊一仙風道骨的老者來到了他的身邊,呵呵一笑問道:

“軒轅長老,怎麼樣,那小傢伙怎麼樣?真如葉青帝那傢伙心中所說的那般?”

“恩,此子眼眸清靈,胸懷浩然之氣,絕非入魔應有的表現,他不是魔族人,這點儘可以放心,不過老夫現在比較好奇的是,魔源之氣和人族真靈之氣一向是水火不容,這小傢伙居然可以如此完美的將魔源融合在一起,並將魔源的力量無安全轉化爲己所用,這究竟是怎麼半到的?”

“你說,這名爲葉蕭的小傢伙,真的可以拯救我北冥城於水火之中?”

“天機老人的大預言術,什麼時候失效過,既然他老人家說是,那就一定是。”

“可是你們別忘了,天機老人還說過一句話:心生魔生,心滅魔滅。”

“老夫知道,魔由心生,所以趁着我們這些老骨頭還健在,一定要將其引上正道。”

“糟糕!我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軒轅長老,你。。”

青衣老者驚叫一聲,身體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身邊幾位劍閣長老看着倉皇離去的軒轅長老,有點不解的搖了搖頭,快速的思索起來,難道是露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是誅神陣!”

猛然間,幾人同時擡頭,臉上一副駭然之色,在這種關鍵時刻,他們居然忘了如此重要的事情。

這誅神大陣乃北冥城的護城大陣,相傳具有誅滅神靈的威力,誅神陣的存在,使得魔族人根本不敢踏入北冥城半步,因爲只要稍稍泄漏出一絲魔氣,那麼誅神陣會直接將你抹殺,可以說這誅神陣,就是魔族人的剋星。

現在名叫的葉蕭的那小可不知道這城中居然存在着如此恐怖的大陣,萬一他成爲了誅神陣的攻擊對象,那麼絕對是九死一生。

“真是胡來!”

劍閣剩餘的幾位長老蒼老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憂慮,因爲在他們的靈壓感知中,葉蕭一行人已經來到了城門口,隨時準備進入北冥城。

北冥城口,葉蕭眯眼大量着眼前高聳入雲的這宏偉城牆,不由驚歎不已,人類先祖的果然是擁有着無上的大智慧,居然能在一斷掉的山脈上建立起如此宏偉的城市。

在劍閣弟子的帶領下,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向城中走了進去,葉蕭臉上盡是放鬆之意,心中卻仍是警惕非常,因爲他注意到,在他進入城門的那一刻,那個討厭的女人嘴角浮現出了一絲得逞的冷笑,對於葉蕭來說,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青鳥,楚兄,上官,情況有點詭異,我怕有變,大家都小心一點,不要離我太遠。”

聽到了葉蕭的傳音,三人雖然不是很明白葉蕭爲什麼會這麼說,但一路同行的這幾日早就培養成了十足的默契,三人在行走中的過程中慢慢靠近了隊伍中間的位置,也正是葉蕭所在的位置。

很快,前方出現了一條寬達十幾丈的街道,地面上全部鋪着乳白色的大理石,在陽光的照射下,遠遠望去,反射出一種聖潔的光芒。

這街名爲朱雀街,雖然位置離城門口最近,看似是普通無奇的一條街道,對於北冥城來說,卻是最爲重要的一條街道,因爲,誅神陣的陣靈便是在這條街,而這個祕密,除了劍閣的幾位長老,幾乎很少有人知道,就連號稱白衣聖王的白幽蘭都沒資格知道。

陣靈陣靈,一陣之靈,這可是四法陣最爲重要的組成部分,也是最爲強大的一部分,很不幸,這份強大,葉蕭遇到了。

咔嚓!

就在葉蕭踏上乳白色的街道時,沒有人知曉街道兩旁屋檐上的某一石刻雕像發出了輕微的碎裂聲,一絲燥熱的氣息出現在整條大街上。

吞噬進化到萬妖之皇 ,停在了原地,視線投向了遠處的屋檐,一臉凝重。發覺葉蕭停下了腳步,衆人奇怪的回望過來,不明所以。

青鳥第一個發現了葉蕭的異常,她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極其緊張的情緒,頓時也不安起來,

“葉蕭哥哥。。。你臉色很難看,還出了這麼多的汗,你怎麼了?”

“葉子!”

葉蕭已經顧不得回答他們了,因爲在他的意識中,有一雙充滿殺伐冷冽之氣的眼睛正在某處靜靜的看着他,他從未感覺到過會有如此恐怖的存在,緊緊是看了他一眼,變讓他全身僵硬,動彈不得。

“到底怎麼回事?你們究竟對他做了什麼!?

上官紅沐看到葉蕭那越發蒼白的臉頰,知道有人暗中對葉蕭出手了,果斷叱喝一聲,紅劍清嘯着出鞘,盤旋在身前,隨時應對着那未知的攻擊。

咔嚓!

葉蕭身體輕微顫抖,腳下的乳白色石磚突然出現了一絲裂痕,隨後整塊石磚被葉蕭踩成了碎片。

看着這詭異至極的畫面,劍閣弟子面面相覷,只有葉蕭自己清楚,一股無形的力量出現在了他的上方,此刻牢牢鎖住了他的身體,並不斷的往下擠壓,由於力量太大,腳底下的石磚承受不住這股力量,這纔會碎裂開來。

而此時,在葉蕭的神識中,他終於察覺到了對他展開攻擊的是什麼,那是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火焰無風自動,不斷聚集在一起,最後形成了一隻大鳥的形狀,那是鳳凰,火鳳凰!

沒錯,這誅神陣的陣靈,正是一隻聖獸火鳳凰!

“啾!”

高亢嘹亮的鳥鳴聲自朱雀大街上響起,衆人愕然,擡頭望去,發現前方的空氣發生了詭異的扭曲,這不是撕裂空間時的扭曲,完全是因爲炙熱的溫度而引起的空間扭曲。在不斷扭曲的空氣中,一團金黃的火焰憑空而現,下一刻,火焰不斷膨脹開來,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球,

“啾!”

又是一聲尖銳而高亢的叫聲,只聽“譁”的一聲,一隻高達百丈的火鳳凰衝出了火球,火鳳凰沖天而起,張開的雙翼足足覆蓋了十幾條街道,火鳳凰一出現,一陣威懾到靈魂的靈壓籠罩了下來。

葉蕭努力將自己的身體挺直,不讓自己被這恐怖的靈壓所擊垮,整個人像一杆黑色的標槍一樣深深的紮根於大地之上,他起頭,眯着眼看着那懸浮於上空的火鳳凰,咧嘴無聲的笑了。 他現在終於知道白幽蘭那一抹冷笑中所代表的意思,原來,這纔是關鍵所在啊。

“這。。這是誅仙陣靈!朱雀!”

“糟糕了!我們忘了還有這一茬,現在怎麼辦?!”

“趕緊通知長老們!”

劍閣的衆弟子一看到朱雀的出現,頓時慌了神,無雙看了一眼幾乎染紅了半邊天空的朱雀,不再絲毫的停留,對着葉蕭喊道:

“我去通知長老,你儘量堅持!”

話音剛落身影已經向着城中最高的建築暴射而去,然後她還沒飛出多遠,就停在了半空之中,因爲劍閣的幾位長老們已經齊齊現身,劍閣總共五位長老,平時幾乎不曾露面,但此刻爲了葉蕭和突然出現的朱雀,他們必須要出手了。

“見過諸位長老!”

劍閣的弟子見到長老們出現,恭敬的喊道。

站在最前方的是軒轅長老,只見他面色凝重的看着正在苦苦支撐的葉蕭,嘆了一口氣,悠悠說道:

“我們到底還是來晚了一步,朱雀一旦現身,我們已經阻止不了,能否撐下來,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葉蕭也知道爲什麼朱雀會對他發生攻擊了,肯定和自己體內的魔源相關,不過事已至此,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退路,只能拼一把了。

“青鳥,楚兄,上官,你們三個離我遠一點!”

“不行,我們要幫你!”

青鳥倔強的搖了搖頭,死死的盯着半空中隨時會發動攻擊的朱雀。

葉蕭臉色似乎又蒼白了幾分,身子晃了一晃後這才穩住,沉聲說道:

“你們不相信我!?相信我就離我遠點,這傢伙的目標是我,你們在我身邊會被一起攻擊到,我現在不能分心!”

青鳥咬了咬自己的紅脣,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退了下去,在路過的白幽蘭的身邊時,擡頭看了她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


“我不管你是誰,如果葉蕭哥哥有什麼閃失,我就殺了你。”

白幽蘭被說的一窒,面對着青鳥那入冰刀一樣寒氣逼人的眼神,輕哼一聲,將頭轉了過去。

“啾!”

朱雀動了,只見它扇動着巨大火紅的翅膀,身子拔高了幾分,下一刻,就呼嘯着衝了下來,鋒利的紅喙對着葉蕭的身體就衝了過來。

這可是傳說中的聖獸朱雀啊,在它的面前,哪怕是一個皇級領域的高手,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的份,更別說是現在只有君級實力的葉蕭。

朱雀一路俯衝而下,帶來了一股炙熱的熱浪,熱浪肆虐開來,似乎可融化一切。

衆人驚駭而退,不少膽小的居民甚至被嚇的直接暈了過去。

有人被嚇暈了,有人卻被驚醒了,比如,一直酣睡中的咿咿。

小傢伙自從來到永夜大陸後,或許是因爲這邊的天地靈氣過於濃郁的原因,不斷的吸收着空氣中的靈力,一直處於嗜睡的狀態。

咿咿本身就是吞天聖獸,雖然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但記憶傳承中的各種神通已經掌握不少,它被朱雀的鳴叫聲所驚醒,很是不滿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然後就看到面前那巨大的朱雀之身,小傢伙愣了一下,非但沒有害怕的意思,反而一臉興奮的迎了上去。

“咿咿,別過去!”

葉蕭一看就知道要壞事,這朱雀之靈雖同樣是聖獸,但看其呆滯的眼神就知道它已經沒有了自己自主的意識,也就是說,它不會因爲咿咿是同類而有所手下留情!

果然,咿咿前一刻還是滿臉興奮的衝上去,下一刻感受到了對方凌厲殺氣後,見了鬼一般狼狽逃回,躲在了葉蕭的身後,露出了個小腦袋不解的看着快速衝來的大傢伙。

場外,軒轅長老一臉激動的看着搞笑之極的咿咿,哆嗦着嘴脣說道:

“天啊,我看到了什麼,吞天聖獸,一隻吞天幼獸啊!”

“什麼!?傳說中和朱雀一樣的額吞天聖獸?不是說早萬年前就已經滅絕了嗎?”

青鳥三人雖然知道葉蕭身邊的小傢伙來歷不凡,但卻從沒想過會有如此大的背景,這整天貪吃嗜睡的小傢伙居然還有這麼大的來頭。


當然現在並不是關心咿咿的時候,因爲朱雀那龐大的身軀攜帶着靈力的氣勢已經衝到了葉蕭的面前,尖銳的紅喙就像一把無比鋒利的利劍,似乎要將葉蕭的身體整個洞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