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葉素素和這個救了她的男人又道了謝,才回家,一進門就發現林浩峰正在屋裡等著她,一副有話要和她說的樣子。


「表哥,我今天很累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吧!」

葉素素先開口,阻止了林浩峰還沒有說出口的話,她今天經歷了那麼一場驚嚇,確實有些累了,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第二天,葉素素早早的起床把自己的行禮收拾好,然後趁著林浩峰還沒有起來,悄悄的離開了,來到韓楉樰的益生堂。

「楉樰姐姐,我要走了。」

這是葉素素見到韓楉樰的第一句話,說的很平靜,但卻讓聽得人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天海市郊外,楓香山。

楓香山坐落在天海市的北郊,這裡已經是開發出了成片的別墅區,不過裡面一些別墅卻是閑置的沒人居住,因此這其中有著不少別墅都是向外出租的。

此刻,楓香山別墅區一棟臨山傍水的獨棟別墅中,一輛黑色的轎車駛入了別墅中,隨後車門打開,車子裡面走出來一個人——一個高大魁梧的男子從車裡面走了出來,他臉上戴著墨鏡,一張臉線條剛硬,稜角分明,身上卻是有股掩飾不住的濃烈深沉的黑暗邪氣的氣息。

這個男人赫然正是亞特伍德,也是黑暗散播者身邊最強大的一個護衛,而此刻,他竟然出現在了天海市,出現在了此地。

亞特伍德走進了別墅中,他走進別墅中后別墅內閃過一道身穿黑袍的男子,這個男子面無表情,也唯有看到亞特伍德時眼中流露出一絲恭敬之色,隨後這名男子將別墅的門口關上。

亞特伍德徑直走上了二樓,二樓客廳的沙發上正坐著一個男人,他手中正握著一個黑色的十字架,目光虔誠的注視著手中的十字架,口角蠕動,似乎是在默念著什麼,並沒有發出聲音。

他的臉就像是經過那堅硬的岩石層打磨而成,透出一股剛毅決斷之色,身上更是有股殺伐果斷的氣勢,最引人注目的,他的額頭上赫然刻印著一個黑色的十字架,刻印著的黑色十字架與他自己手中握著的黑色十字架一模一樣,浮雕纏繞在十字架上的骷髏頭更是顯得猙獰恐怖不已,恍如來自於地獄深處的惡魔般。

亞特伍德走上來看到這個男人之後他已經是單膝跪下,並沒有開口說話,似乎是在等待著這個男人口中默念的宣稱教條總綱完畢之後再說話。

五分鐘后,前面沙發上坐著的男子才抬起頭來,目光平靜,卻是有股攝人心神的魔力,身上那股隱隱散發而出強大氣勢使得他整個人宛如來自於修羅地獄中的一尊魔神,帶給人世間的則是無窮的黑暗與死亡!

他,正是黑暗散播者!

方逸天猜測得不錯,黑暗散播者也親自來到了天海市,不僅如此,他已經是把黑十字組織中最為強大的人手都率領過來天海市,準備以天海市作為戰場,對付他!

「亞特伍德,你回來了。」

黑暗散播者目光平靜的看了眼亞特伍德,開口說道。

「神父,依照您所託,一切事情都已經準備完畢。」亞特伍德單膝跪地,開口敬畏不已的說道。

「具體情況說說看。那幾個女人都查清楚了吧?」黑暗散播者看著亞特伍德,開口問道。

「都已經查探清楚,這兩天,通過華天集團的董事長林淺雪已經是將她的資料都查得一清二楚,而起,在林淺雪偶爾居住的名為皇家豪苑的別墅中,還有著六個女人與她一起居住。根據初步判斷,包括林淺雪在內的這七個女人都是戰狼身邊的女人。而今天,剛接到消息,林淺雪她們七個女人已經是回到了皇家豪苑,此外天海市警方還派人趕到了皇家豪苑正在嚴密防守著。」亞特伍德將最新打探回來的消息說了出來。

「警方已經出動?很好,這麼說來我們的計劃已經開始奏效,正朝著我所想的方向一步步的邁進。」黑暗散播者開口說道。

「神父英明神武,自然能夠掌握一切,這一次,非要提取戰狼的首級。」亞特伍德目光一沉,開口說道。

黑暗散播者目光閃動,緩緩說道:「饒是如此,仍然不可小看戰狼,如果我猜得不錯,戰狼此刻正趕著回來。」

「三天前我特意將冰玫瑰的消息釋放出去,目的就是給戰狼傳遞一個信息,我想戰狼應該明白我的意思。而這三天來讓你指揮著黑袍武士在天海市內製造一系列的恐怖襲擊事件,這些自然也是刻意為之。戰狼肯定是知道了這些情況,這點可以從天海市的警方出動要保護那幾個女人的情況中猜測得出。」黑暗散播者緩緩說著,接著又說道,「天海市的警方出動肯定是戰狼所為,為的是要護住他身邊的女人,給他爭取飛趕回來的時間。所以,目前來說,我們還有大概二十個小時可以行動。我要讓戰狼眼睜睜的看著,他回來的時候卻是發現他身邊的所有女人已經是被我所掌控,生死由我來裁定!」

「那麼神父,現在就開始行動嗎?」亞特伍德開口問道。

「那棟別墅四周,一共有多少警力人員?」黑暗散播者開口問道。

「黑袍武士奧丁斯正在暗中盯著,根據他發來的情報,大概有十名左右的警力人員,而且這些警力並非是尋常的幹警,而是經過特訓的特種部隊。」亞特伍德開口說道。

「特種部隊?哼,這些沒經歷過殺戮與血腥的特種部隊根本不算什麼,只需要三個黑袍武士就足以將他們瞬間格殺!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派出五名黑袍武士前去,由你帶隊。」黑暗散播者開口冷冷的說道。

「是,神父!那麼我現在就過去將黑袍武士召集過來。」亞特伍德開口說道。

「將所有情況都查明之後再動手,確保萬無一失!入夜之後開始行動,記住,除了裡面那幾個女人,能殺的則殺,這一次不用跟他們玩玩。」黑暗散播者眼中殺機凌厲,開口說道。

「遵命!」亞特伍德應了聲,隨後便是站了起來,躬身退了三步,這才轉身朝著樓下走去。

「是該讓黑暗與血腥籠罩這個世界的時候了,那麼這一切,就從戰狼開始吧!我黑暗散播者沉寂太久,是該讓整個世界為之戰慄的時候了!」

黑暗散播者右手稍稍用力,握緊了手中的黑色十字架,口中喃喃自語,開口說著,一股深沉濃烈而又帶著黑暗地獄一般的殺機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沉重得讓人窒息。

天海市表面的波平浪靜之下已經是暗藏著滔天洶湧,潛伏著的危機正在一步步的瀕臨爆發,到時候勢必又是一場血雨腥風! 「素素,你什麼意思?你要去哪裡啊?」

韓楉樰還有些不明白葉素素的意思,她的家發大水,已經給沖沒了,親人也沒有了,那她還準備打哪裡去。

葉素素搖了搖頭,她現在也沒有想好到底要去哪裡,不過她不想在留在這個地方了。

「楉樰姐姐,你先去忙吧,我去找小敏她們,也跟她們說一聲。」

韓楉樰確實還有些事要忙,又想著葉素素應該不會那麼快就離開,只好先去把自己的事情做完了,在好好的和她說。

中午,葉素素自己一個人做了一大桌好吃的,然後讓韓楉樰和韓小貝入座。

「楉樰姐姐,這都是我的拿手菜,雖然沒有你做的好吃,不過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做給你吃了,希望你和小貝不要嫌棄。」

韓楉樰和韓小貝很有默契的夾了菜,吃了下,然後點頭,誇獎起來。

「素素姨,你做的菜很好吃啊!就像娘親做的一樣好吃!」

「素素,你太謙虛了,你這道茄子蒸肉,比我做的好多了!」

聽著他們母子倆的誇獎,葉素素高興的笑了一下,然後讓他們趕緊趁熱吃了,韓楉樰他們也很給面子的把菜吃了個七七八八。

「素素,你真的決定要離開了嗎,不再考慮一下?」

吃完飯後,韓楉樰拉著葉素素聊天,希望她能再考慮一下,打消離開的想法。

「嗯,我這幾天想了很多,我已經想清楚了,留在這裡也只是讓自己陷得更深,徒增傷心而已,還不如離開,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林大哥說過會和你好好的談談,你和他聊過了嗎?」

「我沒有和表哥聊過,也沒有什麼好聊的,說得再多,也不過是他想著,怎麼更委婉的拒絕我罷了,算了,就這樣吧!」

葉素素的態度很堅決,韓楉樰也知道自己是勸不了她留下來了,不過還是有些擔心。

「可是你一個弱女子,什麼親人也沒有了,你準備去哪裡呢?還有,你要靠什麼生活?」

韓楉樰的話,讓葉素素露出了一個堅韌的笑容,在那一刻讓人明確的感受到她身上的那份獨特的美。

「我決定到上京去,聽說那裡是整個大禹王朝最繁華的地方,什麼東西都是最好的,我還沒有去看過呢,而且我的刺繡不錯,賣綉品的話,應該可以讓我生活下去了。」

決定到上京去,是葉素素突然想到的,覺得那也是個不錯的選擇,也就告訴了韓楉樰。

見葉素素心裡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韓楉樰點了點頭,關心起了另一件事情。

「你要走的事情,告訴林大哥了嗎,他怎麼說?同意了沒有?」

韓楉樰的話,讓葉素素的身子僵了一下,臉上的笑容也慢慢的消失了,沉默了一會兒才搖了搖頭。

「沒有,我還沒有告訴表哥,我不想,也不敢再見他,我怕見了他之後我所有的決心都沒了,會想要不顧一切的留下來。」

葉素素的話帶著濃濃的哀傷,讓韓楉樰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好在沒過一會兒她就自己調整過來,有重新帶上了笑容。

只是這笑容看在韓楉樰的眼中,卻讓她感覺到莫名的心酸。

「楉樰姐姐,我沒有勇氣和表哥告別,麻煩你幫我和他說一聲吧,多謝他這些日子來對我的照顧,我也知道這樣的我有些懦弱,不過讓我任性一回吧。」

「不,你很勇敢,你是我在這裡見過最勇敢的女孩子了。」

不知道為什麼,韓楉樰的話脫口而出,但是她並沒有後悔,因為她心裡真的是這麼想的。

韓楉樰的話,讓葉素素輕輕的笑了起來,臉上的笑容比起剛剛的飄渺,更顯得真實幾分。

「楉樰姐姐,也謝謝你,我最高興的就是能和你做朋友,你在幫我給表哥帶一句話吧。」

說道這裡,葉素素沉默了一下,收起了笑容,臉上帶著認真的神色。

「我知道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讓他就當我從來沒有出現過,希望他能幸福,當然,也希望楉樰姐姐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葉素素知道,韓楉樰不是那種輕易就會喜歡上一個人的,而自己的表哥,恐怕和她也不是一個世界的。

雖然表哥很喜歡她,但是他們能走到一起的機會很渺茫,所以她只能祝他們,各自幸福。

和韓楉樰聊過之後,葉素素就打算離開了,她說自己已經定好了馬車,現在走的話還能在天黑之前趕到下一個住宿的地方。

「那你一路上要小心些啊,尤其是碰到一些搭訕的陌生人,更要提高警惕。」

因為知道葉素素的單純善良,所以韓楉樰再次囑咐她。

「楉樰姐姐,你就放心吧,自己被葉芷芳那個女人利用,我就一直把眼睛放亮了看人,不會再那麼輕易的被騙了。」

韓楉樰讓她稍等一會兒,進去匆匆收拾了一個行禮給她,告訴她這是一些乾糧,和一些應急的藥丸,葉素素也沒有像太多,道了謝后就上馬車離開了。

「娘親,素素姨就這樣離開了嗎?我們以後還會在見到她嗎?」

和韓楉樰一起出來送葉素素的韓小貝,見又一個和自己熟悉的人分別,有些依依不捨。

看著那已經絕塵而去的馬車,韓楉樰想著,葉素素果然還是那個能獨自一人,在經過大難之後,從千里迢迢的地方,來到這裡投親的勇敢堅強,果斷的女孩子。

「有機會的話,還會再見的吧!」

韓楉樰輕輕地呢喃,她還真是有些期待下次再見到葉素素的時候,不知道那時她會變成什麼樣了。

坐在馬車裡顛簸的葉素素,拿出了韓楉樰送給她的行禮,一打開,裡面就放著韓楉樰說的乾糧,和裝著藥丸的小瓶子,上面還細心的標著每瓶葯的作用。

旁邊還放著幾盒回春嬌顏膏,這些日子,葉素素已經知道了這些香膏的珍貴,而最下面,還放著一疊厚厚的銀票。

葉素素把它們拿出來數了數,一共有一千兩銀子,大大小小的面額都有,還有一些碎銀子,緊緊的握著這些銀票,她的眼淚無聲的留了出來。

「楉樰姐姐,謝謝你!」

葉素素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能夠遇到韓楉樰。

「楉樰,你看到過素素嗎?她好像不見了,今天一天都沒有回來!」

天黑的時候,在家等了葉素素一天的林浩峰,一直到現在也沒有見到人,這才著急了,連忙道益生堂來找韓楉樰。

「林大哥,你不要擔心,素素她今天已經離開了。」

見到著急的林浩峰,韓楉樰很平靜的把葉素素已經離開的事情告訴了他。

「走了?她去哪裡了?」

林浩峰乍然一聽到這個消息,還有些迷茫,葉素素就自己這一個可以依靠的親戚了,她能走到哪裡去。

韓楉樰想了想,把葉素素離開時要告訴林浩峰的話,都說給了他聽。

「素素說,就當她從來沒有出現過,祝你幸福!」

聽完這些話后,林浩峰一下癱軟的坐到了凳子上,滿臉的懊悔,用雙手緊緊地捂著臉。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要是我那天不把話說得那麼絕情,又或者,那天之後我好好的和素素說說,她就不會這樣決絕的離開了。」

雖然覺得這件事林浩峰是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但見他這樣後悔,韓楉樰還是準備安慰他。

「林大哥,你不用這樣,素素她其實是個很聰明的姑娘,也早就想明白了,她從來沒有怪過你,離開也是她深思熟慮過的決定。」

或許是韓楉樰安慰的話起到了作用,林浩峰抬頭看了她一眼,還是很擔心。

「素素她一個無依無靠的弱女子,又沒有銀錢傍生,她一個人在上京那樣的地方,萬一出了事可怎麼辦啊?」

聽到林浩峰的話,韓楉樰想到了葉素素臨走的時候,自己交給她的那個包裹,微微的笑了起來。

「這些我都已經想到了,你放心吧林大哥,我已經給了素素一些銀兩,若是節省些的話,也能用好長一段日子了,而且我還給了她一些常見的應急藥物,不會有什麼大事的。」

對於韓楉樰的細心,林浩峰一向是放心的,所以聽了之後,也不像剛才那樣擔心了。

「楉樰,謝謝你,這些本來應該是我來考慮的事情,沒想到最後還要麻煩你,對了,你給了素素多少銀子?我把它還給你吧。」

林浩峰知道韓楉樰出手,那銀子肯定是不少的,不想讓她這樣破費,不過他的話卻讓她沉了臉。

「林大哥,素素也是我的好朋友,不管怎麼樣,她也叫我一聲姐姐,她要走,我給她一些盤纏也是應該的,你這樣說,不是看輕了我們之間的情誼嗎!」

韓楉樰這話說的有些重了,林浩峰知道在說下去她一定會生氣的,於是趕緊否定的搖了搖頭。

屋子裡一時間安靜下來,林浩峰幾次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卻都沒有說出口,韓楉樰看見了,也沒有追問他,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像下定了決心,鼓起勇氣。

「楉樰,你會不會因為素素這件事,厭惡我,討厭我,覺得我冷血無情,不負責任。」

葉素素連走都不願意和自己當面告別,其實心裡還是有些怨自己的吧,但是林浩峰不希望在韓楉樰的心裡,自己是這樣一個人,更不希望她討厭自己。

韓楉樰走到另外一個位置上坐下,輕輕嘆了口氣,她覺得自己不如葉素素那樣決絕,她把林浩峰當成了自己的親人,也不忍心傷害他,更不想失去這份親情。

「林大哥,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雖然我很希望你能和素素在一起,可是卻知道,這是不能強求的,更不會因為這個對你有什麼想法。」

林浩峰聽了韓楉樰的話,心裡鬆了口氣,卻又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一時間兩人相顧無言。 入夜,夜幕籠罩上了大地,也將天海市籠罩在了一片深沉的黑暗中。

天海市華燈初上,閃爍的霓虹燈光芒璀璨,一棟棟高樓大廈中更是亮如白晝,展現出天海市繁華一面的同時也給整個天海市渲染上了璀璨明亮的夜景。

皇家豪苑別墅區。

此刻,藍雪她們一個個女人正坐在客廳中,她們剛吃過晚餐,不過她們中每一個人都是沒什麼胃口,隨便吃了點便是在客廳上坐立不安的或站或坐著。

別墅外面派過來的十名反恐精英武裝分子正在佔據著各個據點,除此之外,市公安局局長趙天也派來了十幾個便衣警察分散在四周,嚴密把守著這棟別墅四周的一切。

原來趙天此前直接接到了省廳的陳廳長撥打過來的電話,說是有著一股恐怖勢力已經是潛伏在天海市,既有可能對藍雪她們不利,趙天一聽,聯繫到前些天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便是將刑警隊中最精銳的十幾米刑警喬裝打扮,分散在了皇家豪苑別墅區的附近,有著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立即發出警示。

省公安廳的廳長陳濤也是接到了龍嘯天撥打過來的電話,電話中龍嘯天將方逸天給他打電話時敘述的情況簡短的跟陳濤說了聲,讓陳濤著手準備足夠的警力護住藍雪她們的安全,而龍嘯天則已經是率領著龍組成員正乘機趕來天海市。

陳濤接到電話之後便是立即通知了天海市公安局局長趙天,讓他準備足夠的人手確保藍雪她們的安全,不說藍雪她們身為公民的身份,光憑藍雪身為藍老爺子唯一的孫女,這件事上陳濤也怠慢不得。

陳濤致電趙天之後他也是準備乘車趕往天海市,同時將省裡面精銳的特種部隊也調動而出,要知道他們這次面對著的將會是暗黑世界中最為極端暴力的一個恐怖組織,尋常警力根本難以抗衡。

…………

別墅中四周警備森嚴,可以說是銅牆鐵壁一般,饒是如此,藍雪她們一個個美女坐在客廳的沙發中仍是感到一絲的不安。

慕容晚晴的媽媽歐水柔本是住在皇家豪苑中的別墅里,可這幾天她有事去了外省,因此還沒回來,別墅中只有藍雪她們居住著。

剛才的時候藍雪給她的爺爺藍老爺子撥打了電話,藍老爺子與方逸天的老頭子正住在藍湖別墅區那邊,身邊有著李媽以及吳劍鋒在照料著。

發生的這些事藍雪並沒有告訴藍老爺子,生怕讓藍老爺子知道了之後老爺子擔心之下會趕過來,潛意識裡,藍雪也覺得別墅四周有著這麼多的警方力量在保護著應該不會出什麼大問題。

因此,她心中只想著等到方逸天趕回來了之後再說。

「雪兒姐,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甄可人坐在藍雪的身邊,忍不住開口問道。

「不會有事的,外面這麼多警察,肯定不會有什麼事。」藍雪開口說著,話雖這麼說,但她心中還真是一點底都沒有。

林淺雪美麗無暇的臉上也是閃動著絲絲隱憂,秋水盈盈的美眸眨了眨,便是輕嘆了聲,說道:「希望今晚能夠平安度過,也希望逸天能夠早點的回來。」

「逸天一定會回來的,放心吧,我們都不會有事。」慕容晚晴笑了笑,開口說著。

「晚晴,要不你去休息吧,你現在肚子里懷著孩子,可別累壞了。」藍雪看著慕容晚晴,開口說道。

「這都什麼情況了,我哪有心思休息啊。就算是躺下了也睡不著的。」慕容晚晴開口說道。

「說來也是,這樣劍拔弩張的也攪得人心煩意亂,還真是無法休息。」師妃妃也是輕嘆了聲,說道。

這時,關琳從別墅外走了進來,看著藍雪她們,說道:「你們要是累了那麼就去休息吧,這裡有著我們守著,不會出事的。」

「那麼多謝關警官了。」藍雪開口說著,雖說此前因為方逸天而跟關琳在爭風吃醋著,但此時此刻關琳率人過來可以說是冒著生命之險的在保護著她們,她心中也泛起了一絲的感激之意。

「不用謝,這只是我的分內之事。」關琳開口說著,看了藍雪她們一眼便是走出去繼續留意著四周的動靜。

關琳隨時隨地的都在跟別墅外的十個反恐作戰精英分子在保持著聯繫,同時也與分佈在別墅外圍的便衣刑警暗中聯繫著,確保四周都沒有任何的異常動靜。

「呼叫一組,一組,有沒有新情況?」關琳對著對講機,開口低沉的說道。

「回復警官,一組暫時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情況。」

「好,那麼繼續觀察,警惕四周一切動靜,有異常情況立即回報。」

「是,一組明白。」

…………

「呼叫二組,二組有沒有新情況?」

「呼叫三組……」

「呼叫四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