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葉星辰的眼睛卻亮了起來,全是教科書,那麼大的塑料袋,起碼也有百來斤吧,可是他提起來卻如此輕鬆,那他的力氣已經足夠大吧,這可是個人才呢。


當下,葉星辰臉上掛起了一副自認為最和煦,最親切,最純情的笑容,幾步來到了龍坤的身邊,很是客氣的說道:「龍坤兄弟,讓我來幫你吧……」

「謝謝……」龍坤很是憨厚的朝葉星辰說道。

「呵呵,大家一個寢室的,客氣做什麼?」

一旁的冉東看到葉星辰這麼客氣的對待龍坤,心中充滿了疑惑,不過他來這裡就是為了結交葉星辰的,見到葉星辰這麼做,自然也強擠出笑容,趕緊上前,對龍坤問長問短來著,直讓龍坤一陣感動,從來沒有出過山村的他第一次來到全國最大的城市,原本以為城裡的人會瞧不起自己,可現在看來,他們卻和自己山村的那些相親們一樣的熱情啊。

安頓好龍坤之後,葉星辰讓冉東上課的時候叫一聲自己后便回到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起來,冉東卻掏出自己的筆記本,開始上起網來,胖子潘傑自然是呆在冉東的身邊,準備隨時服侍冉東,而龍坤卻是滿臉好奇的看著冉東上網,似乎電腦對他來說很稀奇一樣,更是時不時的問問一些最為白痴的問題,什麼回車鍵是那個鍵啊?上網和聊天有什麼區別啊?要不是顧忌著葉星辰,冉東很可能已經和潘傑一起狠狠的教訓龍坤一頓。

下午一點五十,冉東準時的喚醒了葉星辰,因為他們都是中文系三班的,所以四人一起結伴往教室走去,一路上自然美女成群,看得葉星辰和冉東流連忘返,而潘傑是老老實實的跟在冉東的身後,至於龍坤,卻也憨厚的跟著葉星辰走去,對於路上那些穿著性感露骨的美女們卻是提不起一點興趣。

「這傢伙也太老實了一點吧?竟然對那麼多美眉看也不看?那自己該怎麼收服他呢?」看到龍坤的那副憨厚模樣,葉星辰心中暗暗想著,本來還打算色誘龍坤的,卻哪裡想到龍坤竟然這等憨厚。

「奇怪,這個葉星辰看起來也不像個普通人,怎麼會對這個鄉巴佬如此看重?難不成這傢伙真的有什麼有點不成?」一旁的冉東看到葉星辰時不時的打量龍坤,很是疑惑。

幾人各自懷著自己的心思,朝教室走去,下午的第一堂大課是古漢語,中文系的好幾個班都集中在大教室上課,葉星辰等人剛剛走進教室,就聽到一個悅耳的女聲響起:「星辰帥哥,來這邊坐……」

葉星辰轉頭一看,就見到蒲小芸,林蝶,夏雪,廖佳佳,蔣冉冉五女坐在教室的左邊,五女穿著都極其露骨,打扮也極其嫵媚,幾乎將教室里所有男聲的眼球都吸引了過去。

可以說,她們的一舉一動都在眾人的注視之中,可如今,忽然聽到其中最耀眼的蒲小芸朝著門口大聲說話,頓時所有男生的目光都瞟向了葉星辰。

一時之間,葉星辰就感覺數百道滿含殺意的目光射向了自己,不由的心中一陣怒罵:「紅顏禍水,古人誠不欺我也,這五個丫頭,這不是誠心跟我搗亂么?」不過葉星辰是什麼人,可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莫說只有白來雙殺人的眼神,就算是一千個人提著砍刀站在那裡,他也不會退縮一步,當下臉上掛起邪惡的笑容,抬起左腳就朝五女走去……

蒲小芸等人見到葉星辰走過來,臉上嫵媚一笑,坐在邊上廖佳佳更是將大腿朝旁邊的走廊一放,那意思很明顯,你進去坐吧。

而她本來就穿著一條超短百褶裙,這麼一來,大片雪白的光滑的美景展露出來,立馬引起了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那是眾人吞吐口水的聲音,葉星辰卻只是掃了一眼那雪白的大腿,就直接從她的旁邊走了進去,一屁股坐了下來,直接坐在了蒲小芸的身邊,很是邪惡的問道:「你們幾個到底是來讀書的?還是來勾引男人的?一個個穿得如此暴露,簡直就和街上的妓女差不多嘛!」

葉星辰這話說的惡毒,說的邪惡,若是換成一般的女孩子早已經翻臉殺人了,可是蒲小芸五人竟然毫不在意,反而朝他投去了一個嫵媚的笑容,蒲小芸口中更是嬌滴滴的說道:「嘻嘻,人家幾個可都是黃花大閨女噢,你怎麼能夠把人家姐妹和那些低賤的女人相比呢? 只做你的小女人 這不是傷了人家的心了么?」

黃花大閨女?不僅葉星辰翻了個白眼,甚至是他們身後的數名聽到她話語的人全部翻了個白眼,你見過在大庭廣眾之下,上半身穿著一條黑色網狀,半透明紗衣,連黑色內衣也看的清清楚楚的黃花大閨女么?你見過穿得短裙連內褲都無法遮住的黃花大閨女嗎?

可以說,五人的打扮還真的比起街上的那些妓女還要暴露,任何人都難以相信她們還是個雛兒。

「得了得了,少噁心了,說吧,你們到底想怎麼樣?要找我麻煩也不用這樣吧?讓我引起全系男同胞的公憤,你不覺得這似乎太過分了一點嘛!」葉星辰也懶得理會蒲小芸等人,要不是軍訓的時候有份交情,以及自己骨子裡的那股好勝心理作祟,哪裡會理會幾人,畢竟同時被上百名男人瞪著,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人家哪裡是要找你的麻煩,只是我們姐妹幾個,在這裡誰也不認識,就認識你一個朋友,自然想多和你親近親近了!」蒲小芸卻是一手挽著葉星辰的胳膊,就彷彿他是自己的最親密的男朋友一樣。

重生八零錦繡盛婚 葉星辰只感覺一股濃烈的香味撲鼻而來,再看了看蒲小芸那還算不錯的胸脯,微微搖了搖頭,也不再多說話,他發現,你越是理會她們,她們話越多。

這個時候,教室裡面陸陸續續的來了許多人,很快,一名頭髮花白,看上去四十多歲的男子拿著一本厚厚的書籍從教室的門口走了進來,所有人迅速安靜下來,不管怎麼說,這也是第一堂課,在摸清楚這名老師底細之前,多少也要認真一點不是?

男子長相斯文,舉止投足之間很自然的散發出一股蓬勃的氣息,一看就知道是那種飽讀詩書的有學之士,就算是葉星辰的無賴性格,此時也是恭恭敬敬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準備認真的聽講。

蒲小芸等人對望了一眼,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也一個個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滿臉笑意的望著講台上的講師。

此時,上課鈴聲還沒有想起,那名講師將自己的那本巨大的書籍放在講桌上,然後試了試多媒體的影像設備,發現沒什麼問題后,這才抬起頭,打量起教室的人來。

很自然的,蒲小芸這一片地區很快就被他看中,除了五人本身都打扮妖艷外,最重要的原因是講師發現大多數人的目光都時不時的朝這邊看來,自己想不注意都難。

眼光隨意掃過了五女,看到五女穿成這樣,輕輕的搖了搖頭,嘴裡喃喃嘆息了一聲,無非也就是嘆息如今世風日下的勾當,可當他的目光落在葉星辰身上之後,卻忽然停了下來,眼中閃過了一陣驚喜……

這個時候正巧葉星辰也在打量他,看到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更是露出驚喜的神情,心中充滿了疑惑,這個老頭子是誰?難道自己認識他么?怎麼看向自己的目光如此熟悉?

不過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上課鈴聲已經響起,不知道是誰忽然喊了一聲起立,大多數都站了起來,朝講台上的講師行禮,也有部分人依舊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根本沒有理會講台上的講師。

那名講師自然也將這些看在眼裡,不過卻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笑著朝同學們回禮后,待同學們都坐回位置上之後,講師這才開始自我介紹,他姓林,是靜海市大學漢語系的特邀教授,講起課來,也極其生動,就算是那些不愛聽課的學生,最後也一個個沉迷於他的課堂之中,不過他卻有意無意的看向葉星辰,這一點直讓葉星辰很是鬱悶。

「喂,你說那個老頭不會是看上你了吧?怎麼老喜歡盯呢?」坐在葉星辰左邊的蒲小芸也注意到了這一點,用手拐了拐葉星辰的胳膊,很是興奮的說道。

「滾,我可只對女人感興趣!」葉星辰翻了個白眼,其實他也是一陣鬱悶,自己根本就不認識他啊,怎麼老是盯著自己看呢?

「那你對我感興趣嗎?」蒲小芸卻是抓住這個問題,劈頭就問,問話的同時,還象徵性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脯……

「對於美女,我都感興趣,不過對你卻興不起半點興趣!」葉星辰一想到自己今天剛來就被她擺了一道,當下直接譏諷道。

「你……」蒲小芸一陣氣悶,這不是明擺著自己不夠漂亮么?好歹自己也是五絕之首,這傢伙竟然說自己不夠漂亮,這絕對是故意氣自己的嘛。

「算了,我知道你心裡其實已經深深的喜歡上我,這麼說我也不過是想玩欲擒故縱的把戲而已,哼哼……」

什麼叫做無恥,什麼叫做卑鄙,什麼叫做下流?這一刻,葉星辰總算從蒲小芸的身上體會的淋漓盡致,翻了蒲小芸一個白眼,正想找幾句再惡毒一點的諷刺一番他,卻聽到林教授的聲音響起:「那位同學,你能夠回答下什麼叫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么?」

葉星辰轉頭一看,發現林教授正指著自己,不由的一愣,這傢伙難道真認識自己不成?怎麼第一個點名的就是自己? 白天見面的時候是在南國山莊,晚上見面的時候又回到了省干休所,門口的警衛早就認識李天了,還以為李天到這裡是來執行秘密任務的呢,所以直接就放行了,連孫瑞都能夠開著車進去,根本就沒敢檢查,實在是李天這個級別已經到了,他們沒有那個必要檢查,如果連國家安全局的局長都是不安全的人物,那什麼樣的人是安全的呢?

豪門危情,女人乖乖就範 「老爺子,事情就是這樣,我絕對相信老爺子你的人品,但是這些人我就不敢相信了,我敢保證,肯定就出在最後一位藥材上,正是這些人提供給我的,我不要求老爺子給我打上門去,我只希望老爺子能夠告訴我他們的來歷,這件事情我自己去調查,絕對不會把老爺子牽連進來,畢竟我買藥材的時候,他們也不知道我是誰。」李天先把剛才的事情講述了一遍,然後就給王老爺子吃了個定心丸,現在的王家可以說是風雨漂泊,就算是一個藥材公司,王老爺子也不願意去得罪,況且這還不是普通的藥材公司。

既然李天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王老爺子也就不藏著噎著了,立馬就把藥材公司的底細告訴了李天,據說身後是有一個古武門派的,具體是什麼樣的門派,老爺子這邊不是非常清楚,好像就是專門販賣藥材的一個門派,而且實力並不是很大,如果勢力很大的話,也犯不著對王老爺子卑躬屈膝的,這個藥材公司在省城擁有一個辦公大樓,人數並不是很多,但是交易額可是很大的,光從李天的這筆交易就能夠看得出來,看來這一家藥材公司是專門販賣高等藥材的。

「有些事情我得提醒你一句,這裡可是省城,有些事情不能夠辦得太過分,雖然你有國家安全局的身份,而且上面的人也很看重你,可你必須得知道,能夠在省城這裡混的,人人頭上都有一片天,能不得罪這些人,還是不要得罪這些人,最好暗地裡進行,這邊的水很深,很有可能公司後邊的古武門派很厲害,就算他們的力量不夠強,可是他們的關係也是四通八達的。」老爺子斟酌了一下,還是把這些事情告訴了李天,希望李天可以慎重考慮,實在是這個傢伙就跟孫悟空一樣,動不動的就要大鬧天宮。

「老爺子放心就是了,我也不是一個小孩子了,這些年做事情也是十分的慎重的,這件事情我會妥善的處理的,今天也不早了,我這就先離開這邊了,如果老爺子還有什麼詳細資料的話,隨時跟我聯繫,你還是趕快休息吧,今天發生的事情也太多了。」李天笑呵呵的說道。

王老爺子點了點頭,但是對李天的說法卻不置可否,如果你能夠慎重的考慮事情,那以前那些人也就不用那麼倒霉了,只要是跟你有關係的人,哪個不是破財免災的,而且還是把自己的家產都給你了,小熊的家產根本就看不到眼裡,王老爺子也是納悶兒了,這個藥材公司做事很妥當的,怎麼就想著要坑李天一把呢?而且王老爺子的心裡也很憤怒,看來自己真是老了,現在都有人敢跟自己打馬虎眼了,原來在位的時候,這些人哪裡來的這樣的膽子?

「立刻讓剛子給我查查魯東製藥公司,把他們所有的高管都給我查出來,既然咱們現在沒有什麼消息,那隻能是從這些人的身上一點兒一點兒的進行外科手術,然後慢慢的進入他們的核心層,讓我損失了十幾億,可以說是我出道以來損失最大的一次,如果是我失誤了,那麼這個錢正常損失,我也不會從別人的身上找回來,可如果是這些人耍詐的話,那我就讓他們好好的看看,我的手段有多麼的強。」上車之後,李天就給孫瑞下達了命令,孫瑞的心裡也是給這個公司默哀了半天,誰讓你們不去坑別人,竟然坑到了我老闆的頭上,我老闆那是一般人嗎?騙子都是要繞道的,你們這些人竟然主動上門,看來這一次十幾億的損失有人管了。

自從余陽春回去之後,剛子就接任了省城的老大,剛子原來就很有管理能力,這也是李天提拔他的一個原因,這傢伙最近拿下了整個省城的勢力,可以說是非常的厲害,其他的幫派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接到李天的命令之後,馬上命令自己手下的小弟去幹活,他的小弟可是三教九流都有的。

就算現在已經半夜了,但是這也沒什麼關係,反正這些人都是夜貓子,根本就沒有幾個人睡覺,立刻打電話打電話,找人的去找人,馬上就把所有的董事會成員給調查清楚了,只要是在省城的街面上,就沒有他們打探不到的消息,甚至有的時候警察還得找他們拿消息呢,只不過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就是了。

在街面上混的,大家都明白什麼樣的話該說什麼樣的話不該說,就好像這次的事情一樣,這可是省城新任老大吩咐下來的,雲幫現在如日中天,掌握了整個省城,比原來的時候還要厲害,這種事情怎麼能夠不賣力呢?就算是不知道這個公司的消息,那也得想辦法湊一些消息過去領賞,至少也應該在新老大面前留個印象吧。

從孫瑞打電話過去到接到電話,僅僅用了17分鐘的時間,剛子那邊就已經是把資料都傳輸過來了,並且還專門派了一隊兄弟過來,已經是快要到李天這裡了,對於剛子的這個反應,李天還是十分滿意的,並沒有讓剛子過來,還是讓他繼續看著吧,這種事情最好不要讓剛子摻和進來,至於過來的那一對兄弟,李天就把他們留在身邊了,有的時候有這些人比較好辦事兒,畢竟他們是省城街面上的人,有很多話自己說出來沒啥用處,他們這些人說出來就比較有用處了。 不管葉星辰怎麼想,如今整個人教室的人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旁邊的蒲小芸更是露出了幸災樂禍的樣子,葉星辰嘴裡輕聲冷哼了一聲,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很是自信的說道:「窈窕淑女,是古人對女子的審美標準,窈窕,就是指外表美麗,比如我旁邊的這幾位大美女,可以說都稱得上窈窕,而淑女卻是指內在的美麗,這一點,我旁邊的這幾位就相差甚遠……」葉星辰一邊說著,一邊就把蒲小芸等人也卷了進來,氣得蒲小芸等人一陣煞白,這傢伙什麼意思?難道說自己等人不夠內在美么?

很多男生聽到葉星辰竟然敢同時得罪五絕,暗暗翹起大拇指,心中贊道:「有種!」

「而君子一般再古代所指男子,這句話聯起來的意思就是同時兼備外在美和內在美的女性,是所有男人追求的對象。當然,其他的有沒有男人追,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相信現場所有的男同胞們都會喜歡真正的窈窕淑女吧?」葉星辰不理會蒲小芸五人那變色的臉蛋,繼續說著自己心目中的窈窕淑女。

「不錯不錯,這位同學說的是,女孩子嘛,就應該兼備外在美和內在美……」

「是啊……說得有理……」

那些本來因為蒲小芸等人對葉星辰特別青睞而產生妒忌的男聲,此刻聽到葉星辰的話語,一個個也對他產生了好感,心中大大的贊同他的理論,一時之間,偌大的教室里議論紛紛,講台上的林教授也面露讚賞之色,雖說葉星辰有些故意欺負旁邊五女的嫌疑,不過說的還算不錯。

諸天之出租師尊 蒲小芸等人卻是氣得臉蛋一陣紅一陣白的,說自己沒有內在美也就算了,現在竟然說自己等人沒人要,這傢伙故意氣我們不成?本來很想給葉星辰的腰間來個三百六十五度大轉彎,可惜現場很多人都望著這邊,她哪裡好動手。

「呵呵,這位同學說得不錯,我們所說的窈窕淑女,就是那種具備了內在美和外在美的,你先坐下吧,我們繼續講課……」林教授朝葉星辰點了點頭,繼續開始講解詩經起來。

葉星辰朝林教授點了點圖,剛剛坐下,就感到蒲小芸的小手朝自己而來,嘴裡一絲壞笑,猛然伸出大手,一把抓住蒲小芸正準備擰自己腰間的小手,然後很是邪惡的低聲說道:「怎麼?不服氣?就憑你這動手動腳的個性,你就算不上一個淑女,不過話說回來,你這手還真是滑嫩呢……」葉星辰一邊說著,一邊輕輕的撫摸著那細白的小手。

「你放開我……」蒲小芸哪裡想到葉星辰的反應這麼快,心中一陣惱怒,她雖說叛逆了一點,開放了一點,但要說被一個男人這麼緊握著自己的小手,還如此出言調侃自己,還是第一次,要知道,一般來說,可都是她們幾個調侃別人吶。

「既然你說放那我就放了?」葉星辰淡笑一聲,鬆開了蒲小芸的小手,卻一把將手放在了蒲小芸的大腿上。

她今天也穿著一條超短的百褶裙,如今被葉星辰這麼一放,心中一陣慌亂,還沒有來得及反應,葉星辰的大手竟然朝自己的上面摸去,蒲小芸心中大亂,她雖然平日做事極其奔放,但也不過是外表奔放而已,平日里只以調戲男孩子為樂趣,可實際上卻還真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如今被葉星辰這麼肆無忌憚的撫摸,哪裡還能夠保持心中的鎮定,要不是現場這麼多人,早已經尖叫起來。

「你這色狼,你放手……」蒲小芸一把伸出雙手,死死的抓住葉星辰的大手,生怕他就碰觸了自己的那一片禁地,可惜她的力氣哪裡比得上葉星辰。

葉星辰就這麼野蠻的摸到了大腿內側,微微伸出指尖,正好碰觸下面那柔順的小內褲,蒲小芸只感覺全身一陣顫抖……

「哼哼,原來你還真是雛兒啊,我可告訴你,以後可不要跟我玩這些,小心玩火自焚……」看到蒲小芸那滿臉羞憤的樣子,對於女人極其了解的葉星辰哪裡不明白,這丫頭還真是一個雛兒。

平日里所作出的那番,估計也不過是覺得好玩而已……

旁邊的林蝶,蔣冉冉等人也注意到了蒲小芸的異色,同時朝這邊看來,不過葉星辰的大手已經收了回來,目光炯炯的望著講台上的林教授,是如此的認真,如此的嚴肅,如此的神聖,彷彿他是古代的聖人一般。

「小芸,你怎麼了?」坐在蒲小芸旁邊的林蝶很是小聲的問道。

「沒……沒什麼……」蒲小芸滿面羞紅,心中充滿了憤怒,可是一直以來都只有她調戲別人的,什麼時候自己吃過這樣的虧?要是告訴自己的好姐妹自己被葉星辰調戲了,這面子往哪兒擱啊,所以儘管心中恨不得將葉星辰碎屍萬段,但她還是不敢說出葉星辰對她說了些什麼。

或許是因為葉星辰的霸道手段嚇住了蒲小芸,這一堂課,她再沒有搗亂,葉星辰也樂得清閑,除了聽林教授演講外,目光時不時的朝龍坤的位置看去,卻發現他竟然和一個長相不算漂亮,但卻極其可愛的女孩坐在一起,憨厚的臉上掛著一種幸福的笑容,對,就是幸福的笑容,那種看到自己最心愛之人的幸福笑容。

操,還以為這小子老實,今天才開學第一天,就已經泡了個小妞,這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葉星辰心中暗罵,卻琢磨著要不要給他找點樂子玩玩。

一直到下課後,五女都沒有找過葉星辰的麻煩,下課鈴聲剛剛一響,蒲小芸朝葉星辰投去了一個你等著的眼神,就帶著自己的一干姐妹離開了教室,葉星辰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一副隨時奉陪的樣子,待五女都離開后,這才慢悠悠的收拾好書本,朝外面走去。

「葉星辰同學,你能幫我把這書拿到辦公室么?」這個時候,林教授卻忽然開口說道。

操,死老頭,不就是一本書嘛,你能拿來為什麼不能夠拿回去?就算要找下人也不用找我吧?葉星辰心中大罵,不過自詡為尊師重道的他臉上還是掛起起來最為純真的笑容,口中淡淡說著:「嗯,好的,林老師!」

看到葉星辰這副樣子,林教授滿意的點了點頭,將手中的巨大書本遞給了葉星辰,就率先朝教室外面走去,葉星辰一把握住那沉重的書籍,跟在他的身後,就朝辦公室走去。

其他的同學雖然不知道這個林教授為何會讓葉星辰跟去,不過卻也沒多往深處想,各人自掃門前雪,這才是如今之人心中最為真實的想法,不過一直想要和葉星辰攀上交情的冉東卻是眉頭緊鎖,這個林教授或許其他的人不認識,可是他卻清楚的知道,他正是當今最為著名的教育學家林青雲,只是他為人比較低調,除了出了一些書外,並沒有過多的出現世人面前,所以造成了現今的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誰。

這樣一個大教育家找葉星辰會有什麼事情?

不僅冉東疑惑,葉星辰心中更是疑惑,看到林教授那挺拔筆直的背影,心中暗暗怪罵:「這傢伙不會有什麼怪癖吧?自己雖然玉樹臨風,瀟洒倜儻,但也沒誇張到吸引男人的地步吧?想想他課堂上不斷的向自己拋媚眼,難道還真是……

一想到那種可怕的後果,葉星辰就是全身冷汗直冒,雙手緊緊握著那本厚厚的書籍,心中琢磨著要不要從後面狠狠的來一下,直接將其敲暈過去,辦公室卻已經到達。

林教授也不廢話,直接走進了辦公室中,葉星辰忐忑不安的走進辦公室,發現裡面空無一人,心中更是一陣惡寒,難道還真被自己猜對了?正準備動手敲暈林教授,然後逃之夭夭,卻聽到林教授的聲音響起。

「呵呵,葉同學,先坐下吧,真沒想到能夠在這裡見到你呢!」

「我們認識?」葉星辰滿臉詫異,一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很是不可思議的說道。

「當然,你還記得兩年前你在蜀地黃龍溪月亮山莊所救過一個溺水的人么?」林青雲微微一笑。

「厄……」葉星辰腦海一陣急轉,一幕幕景象浮現在腦海中,當初自己的確是救了一個人,不過也沒有太往心裡去,畢竟那不過是小事一樁而已。

「原來是你啊,嘿嘿,真沒想到你竟然會在這裡教書,還教我們古文,這下好了,我的古文課不用擔心掛科了,我對你有救命之恩,你肯定不會讓我掛科的對不對?我就算偶爾不來上課,你也不會點名對不對?怎麼說我也對你有救命之恩,你肯定不會忍心對付我的,對不對?」葉星辰臉上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林青雲頓時一陣無語,這……這算什麼跟什麼?

「嘿嘿,若是沒事,我先走了,現在都三點過了,還想著去踢場足球比賽呢!」葉星辰看到林青雲那副樣子,心中一陣好笑,轉身就要離去。

「葉同學,你等等,我有話要說……」眼見葉星辰就這麼要走,林青雲卻是趕緊開口說道。

「什麼話?林老師儘管說……」葉星辰也停下腳步,轉頭看向林青雲,他實在沒有想到,自己當初隨便出手救了一人,竟然會是自己的老師,聽蘇姍說,他似乎還是大教育家呢,嘿嘿,那自己以後在學校課程這方面,還不是輕而易舉的完成?

「上次的事情多謝你,若不是你……」

「好啦,林老師,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何必在意那麼多?不要客氣,你要是實在覺得過意不去,就按照我剛才說的,考試的時候隨便給我弄個及格就行!」葉星辰直接打斷了林青雲的話,雖然覺得這似乎好像有些不禮貌。

「其實我是想讓你做我的古文課代表,這對你以後很有好處的!」林青雲眼見葉星辰這般痞賴,嘴裡一陣苦笑的說道,他是一個知恩圖報之人,當初被葉星辰救起之後,原本想著怎麼報答葉星辰,誰料到卻一直找不到他,如今在這裡碰上他,自然希望能夠好好的培養他,哪裡想到葉星辰一來就提出這麼多要求。

「厄,這個隨便你吧,不過我這人一向比較懶,所以不一定能夠管理好,林老師,我真的有事,我就先走了,你慢慢研究吧!」葉星辰哪裡不明白林青雲的心思,不就是想報恩么?說這麼多做什麼?

當下朝林青雲揮了揮手,轉身走出了辦公室的大門,望著葉星辰遠去的背影,林青雲的臉上一陣苦笑,這孩子,這麼急躁,他又是怎麼考上靜海大學的呢?

就在葉星辰和林青雲鬼談的時候,遠在歐洲義大利羅馬郊區的一座樹林里,一群全身穿著黑衣的金髮大漢潛伏在那裡,每人的手中都握著一把微型衝鋒槍,身上更是綁滿了子彈,最前面領頭的一人,卻是一名有著一頭紫發的東方男子,不是紫楓又是何人。

此時他穿著一套黑色的外套,紫色的長發披在腦後,在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淡淡的紫色光芒,紫色的雙瞳射出兩道奪目的精光。

「你確定米亞羅家族的老不死的真的在這裡?」紫楓看著樹林外面的一座巨大的私人莊園,朝旁邊的克林克*布魯斯問道。

「當然,這可是我花費了兩百萬歐元才弄來的消息,絕對不會錯,中國楓,只要我們幹掉了那個老傢伙,可米亞羅家族也將陷入內亂之中,到時候我們再將其陷害給其他的家族,屆時我成為黑手黨黨魁的日子也就不遠了呢!」克林克*布魯斯滿臉笑意的望著前方的別墅,如今他已經是布魯斯家族的家長,本來以自己布魯斯的強大,這黨魁的位置也應該由自己來繼承,可是這個米亞羅家族的老不死卻仗著自己的資歷老,非要跟自己爭上一爭,這怎不叫他氣憤。不過現在好了,有了紫楓的幫助,他相信自己能夠輕易的幹掉那個老傢伙,到時候自己就能夠穩穩的坐上黨魁的位置,那時整個歐洲不都是在自己的統治之中么?

想到日後將有更多的美女撲上自己的床鋪,他的心就是一陣蕩漾。

「那好,一會兒你率人從正門殺進去,我繞到後面劫殺他們!不過克林克啊,我們雖然是兄弟,但這次我所帶來的人馬損失了幾乎一半,這回去可不好交代呢……」紫楓面色為難的說道。

「哈哈,放心吧,我親愛的兄弟,不就是幾百個人么?到時候我將北歐地區的地盤交由你們來打理,那人手不就越來越多麼?而且那可是財源滾滾呢?再說了,那邊的女人可是極其的火辣,到時候你可以慢慢的品嘗,噢,我差點忘記了,你馬上要做爸爸了吧?嘿嘿,只要幹掉了這一票,做兄弟的定會有個大大的厚禮送給我未來的侄兒呢!」克林克*布魯斯哈哈一笑,很是開心的說道,彷彿他已經坐上了黑手黨黨魁的位置。

「嘿嘿,那我就先在這裡謝過兄弟了,開始行動吧,有我在,只要他在裡面,定叫他死無葬身之地。」紫楓滿意的點了點頭,心中一片明亮,這不過是一場交易而已。

一陣低微的口哨聲響起,克林克親自率領著一干人馬就朝莊園的大門衝去,紫楓卻率領著一批星曜會的成員繞到了莊園的後方。

很快,前面響起了槍炮的聲音,紫楓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漠的笑容:「兄弟們,我們可以行動了,記住,殺人之前一定要逼問出他們家族的一些地契,這可是關係著日後我們進軍歐洲的計劃吶!」

「明白……」所有人同時輕呼了一聲,他們哪裡還不明白,克林克雖然許諾事成之後交出一部分地區給星曜會打理,可那畢竟是對方給予的,哪裡有自己搶來的快活,而且按照紫楓等人的推算,這個克林克最後會不會翻臉可是一個很大的未知數,畢竟現在他要藉助自己等人的力量坐上黨魁的位置,可是一旦他坐上這個位置后,可不希望自己的利益受到其他阻止的侵蝕。所以,這一次紫楓表面上是來幫助克林克奪取黨魁位置的,但實際上卻是想要將這水攪得更渾,只有水越來越渾,他們才能夠渾水摸魚。

紫楓一馬當先,身子率先榮進了夜色之中,靈巧的翻過了那高高的圍牆,帶著一干小弟朝裡面衝去,大多數手持槍支的護衛都被抽調到了前面,抵擋克林克等人的攻擊,剩下的也不過是一些家僕之類毫無戰鬥力的人員,紫楓等人哪裡會客氣,手中的紫月刀化出道道紫芒,奪走一條有一條人命,他身後的青龍堂成員更是狠辣無比,手中的戰刀不斷揮出,總是一條有一條的人命就這麼消失在天地之間。

很快,鮮血染紅了後院,紫楓等人一路疾馳,已經撲進了主院之中,就見到四名面容冷峻的男子正要帶著一名金髮老人離去,這老人不正是米亞羅家族的當今家主——柯林斯*米亞羅么?

「呵呵,尊敬的柯林斯先生,這麼晚了,還要往哪兒去呢?」紫楓淡淡笑著,以義大利語說道。

「你是何人?」柯林斯看到紫楓以及他身後的二十幾名青龍堂的精銳,心中充滿了震驚,前面一直發出槍炮的聲響,可後面卻一陣安靜,原本以為不會有人,卻哪裡想到這些人竟然就靠著一些冷兵器衝到了這裡。

「一個想和你談談的人!」紫楓淡淡一笑,話音剛落,身影卻猛然竄出,手中的紫月刀泛起了陣陣奪目的刀芒。

柯林斯身前的四人心中一驚,兩人朝後一退,完美的護住柯林斯*米亞羅,剩下的兩人卻同時朝前竄出,手中已經多了一把有血槽的戰刀,狠狠的劈向疾奔之中的紫楓。

「一群用慣槍支的傢伙哪裡還有什麼戰鬥力?」紫楓口中冷哼了一聲,手中的紫月刀卻猛然化出了一道亮麗的紫芒,接著就見到兩人的脖子上多了一道長長的血痕,兩股血箭同時噴射而出,而兩人的眼中,卻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紫楓的呻身影,更是來到了柯林斯*米亞羅身前一丈處,眼中充滿了自信的笑容,柯林斯包括他身邊的兩名保鏢心中一陣驚駭,這人的速度好快……

「你們最好識趣點,這麼近的距離,你們連掏槍的機會都沒有!」紫楓掃了一眼正要掏槍的兩人,口中冷哼了一聲,那兩名男子聽聞此言,渾身一顫,哪裡還敢多說什麼。

「呵呵,這就對了嘛,其實我來只是想和柯林斯老先生談一筆交易而已,只要柯林斯先生答應,我保證讓你們離去,如何?」紫楓看到來那個人不敢亂動,淡淡一笑,身體更是朝前走出了一步,紫月刀身上還掛著一滴鮮紅的血液,紫色的刀芒恍如兩人的眼睛,直讓那兩人情不自禁的朝後退了退。

望著殺氣逼人的紫楓,柯林斯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儘管心中一陣後悔,後悔自己為何在這裡駐紮的人太少,原本只是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卻哪裡想到還是被人發現,而且還被人給圍個正著,這是何苦由來?到底是誰背叛了自己呢?柯林斯的心中充滿了疑惑,不過這個時候這些已經沒用,面對紫楓的問題,他只能夠本能的點了點頭,不管怎麼說,他相信以自己米亞羅家主的身份,這個人不可能輕易的殺掉自己……

當下,紫楓趁著前面的克林克還沒有趕來,和柯林斯簽訂了一連竄的協議,這些協議自然是不平等的,很多地皮更是以極低的價格賣給了紫楓,紫楓也不擔心柯林斯最後反悔的事情,反正這些地皮都是白道上的生意,只要柯林斯簽字,那法律效應就隨之產生,他還擔心什麼?至於柯林斯家族的報復?那簡直就是笑話,自己放走了柯林斯,他逃出去后第一個要找的對象應該是克林克吧?

看到遠去的柯林斯,又看到了手中的一大疊地契,合約之類,紫楓的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這一趟果然不虛此行啊。

「楓哥,他們的人要衝進來了……」這個時候,一名小弟忽然從前面奔了進來。

「喔?兄弟們,我們也該準備準備了吧?」紫楓說完,一把將那些地契什麼的塞進了懷裡,接著隨便從地上撿起一把匕首,就朝自己的大腿捅去,看到自己的大哥動手,其他的人哪裡還會猶豫,一個拿起戰刀,或者匕首就朝自己的胳膊,大腿,屁股,反正肉多的地方捅去,數十道血箭同時飆射而出,那才叫一個壯觀,一個精彩,一個刺激……

(一章六千字,今天就這一章!) 魯東製藥是整個魯東省最大的藥材公司了,除了有一些名貴的藥材之外,人家還有一個龐大的藥材生產線,在各個縣市區,人家還有自己的藥店,而且跟各大醫院都有合作,可以說是整個魯東省最大的葯業集團,年利潤幾十億呢。

除了在魯東省這邊有很大的市場之外,周邊幾個省份也有他們的業務,李天看完之後,臉上露出了笑容,自己這一次可是虧了十幾億人民幣的,如果對方僅僅是一個小企業的話,恐怕沒有那個能力賠償自己的損失呀,按照李天原來的想法,幾百萬都得讓人家賠好幾億的,更何況這一次損失了十幾億,差點就讓自己給搭進去,這可是要命的活呀,要是不好好的敲詐你們一頓的話,咱以後就別在這裡混了,以後買藥材的時候多著呢,那豈不是所有的人都要坑咱嗎?

孫瑞從後視鏡當中看到了李天的冷笑,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傢伙自己都打了個寒戰,只要是被老闆盯上的人,恐怕都沒有什麼好下場吧,這些人最終都得被老闆給打一悶棍。

「老闆,剛才他們打電話來了,魯東製藥所有的高層都找到了,咱們先從哪個人下手呢?」孫瑞指著照片上的這些人說道,這全部都是魯東製藥的股東和高層。

李天從上面翻看了一下,並沒有發現交給自己要的那兩個人,看來他們並不是屬於魯東製藥的,應該是屬於魯東製藥背後的勢力,想要找那兩個人不怎麼容易,通過王老爺子的話應該可以,但是那樣就把王老爺子給拉出來了,現如今的王老爺子不想摻合這樣的事情,整個王家也沒有時間和精力摻合,他們正在全力的轉型呢,所以李天只能是自己動手了。

「當然是從最大的開始了,別看這些人在外面都人五人六的,我估計他們就是表面上的,根本不是真正的高層,至少跟咱們交易的那兩個人都沒有出現,想要找出幕後勢力,要做的事情還很多呢,先去找這個董事長張東吧。」李天指著上面的一個中年人說道,看上去40多歲,而且十分的有威嚴,這個人是魯東製藥集團的董事長,但李天敢百分之百的斷定,這個傢伙只是一個提線木偶罷了。

一連串的電話打出去,很快就知道這個張東在什麼地方了,這傢伙正在自己的情婦家裡,今天是周末,這個傢伙沒有什麼事情,所以老早的就到了情婦家裡,共享二人世界。

「這小子真能享受呀,自己的情婦竟然是個20多歲的大學生,現在還沒有畢業呢,這小區的均價可超過兩萬塊錢了,在這樣的地方買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這老傢伙泡妞可真是下本兒。」孫瑞指著上面的一處窗戶說道,這裡就是張東金屋藏嬌的地方。

「等會兒你們幾個在門口看著就好,咱們進去吧。」既然是已經找到人了,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李天稍微安排了一下,直接跟這些人破門而入了,雖然防盜門十分堅固,但是對於孫瑞來說,那也就是很容易的事情,隨便找兩根鐵絲就能夠把門給打開,當年在軍隊上都是經過訓練的,別說是這種普通防盜門了,就算是那種加密的,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也不在話下,雖然退伍的時候都寫過保證書了,但現在跟著李天混了那麼長時間,什麼樣的事情不敢做呢?而且李天還是國家安全局的,這就更沒有心理壓力了。

況且這次的事情是咱們上當了,如果他們沒有用假藥材來坑騙咱們的話,咱們怎麼可能來上門呢?這些傢伙坑了我們那麼多錢,誰都想問個明白,誰都想找到罪魁禍首,至少也應該把咱們損失的拿回來。

「啊…」屋子裡的情況並沒有跟其他人想的那樣,兩個人都穿著衣服在那裡吃飯呢,這兩個人還很浪漫,把整個屋子裡的燈都給關了,桌子上擺著燭火,看來是要吃燭光晚餐,兩個人顯然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門竟然自己打開了,而且進來了好幾個大漢。

「各位兄弟是哪條道上的?如果想要錢的話,那邊包里有幾萬塊錢,保險柜里也有一些首飾,想要什麼儘管拿就是了,如果不夠的話,我隨時給我的人打電話送過來給你們轉賬也行,只要是不傷害我們兩個,什麼事情咱們都好商量。」張東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立刻就把這些人當成了來搶劫的,他初入這個小區也很多次了,被人盯上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以前也見過這樣的事兒,基本上這些人都是拿錢走人的,而且以後雙方還能夠交個朋友,如果張東遇到什麼事情的話,也可以找這些道上的朋友給解決了,反正跟道上的人交朋友,張東是很會花錢的,這些年張東也做了很多齷齪的事情,都是靠這些人完成的,不就是一點錢嗎?對於普通人來說,幾十萬塊錢就不少了,但是對於張冬來說,這點錢還真不在話下。

「去你媽的,睜開你的狗眼看看,哥們是來這裡搶劫的嗎?再說你這裡有個屁呀,就這些玩意兒就能把我們給打發走嗎?老老實實的坐在那邊,把身上的通訊工具都交出來,咱們好好的商量事兒,如果要是你敢耍花招的話,哥們手裡這刀子可是快的很,等會兒就讓你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就不知道你老人家的肉皮有多硬了。」孫瑞一腳就把這個傢伙踹到沙發上去了,同時把家裡的網線和電話線都給切斷了,正好你們沒有開燈,咱們也就更加不用開燈了,省得打開燈之後別人還能夠看得見。

聽到孫瑞的話之後,張東真的是有些緊張了,最害怕的就是這種不要錢的,那肯定就是圖其他的事情了,這也是張東最為恐懼的,這種人可是最難打發的。 克林克率領著一干手下趕到後面的時候,就見到紫楓等人一個個倒在地上,全部重傷,不過怪異的是卻沒有一個人死亡,不過克林克哪裡會注意這些,看到實力強悍的紫楓竟然也倒在地上,心中一陣驚訝。

「中國楓,你怎麼了?柯林斯那個老東西呢?」克林克立馬奔到紫楓的身前,很是擔心的問道,也不知道是擔心紫楓的傷勢,還是擔心柯林斯的去向。

「他身邊有高手,我們斗不是對手,他們從這邊奔出去了,克林克,快追,這次絕對不能夠讓他輕易的離開!」紫楓臉色蒼白,很是虛弱的說道。

克林克就要起身追去,忽然想到連紫楓都不是對手,自己去不是送死么?當下很是關切的說道:「你傷得這麼重,我怎麼能夠輕易離去,先送你去接受治療再說吧……」

「這……這怎麼行?這次行動那個老頭肯定能夠猜到是我們乾的,要是讓他就這麼離去,那且不是就撕開了那次皮面么?如今你剛剛成為布魯斯家主,要是再和米亞羅家族開戰的話,且不是……」紫楓卻是一副我沒事的表情,不過口中卻不知道怎麼噴出了一大口鮮血,看得克林克一陣心驚。

「開戰就開戰,難道我還怕他不成?還是先治好你的傷勢重要,來人,快,送他們去醫院!」克林克眼見紫楓傷得這麼重,更是不敢追去,當下馬上命令眾人送紫楓等人去接受資料。

紫楓眼見克林克不敢追擊,心中稍微安頓下來,不過嘴裡卻一陣苦澀,那檳榔的味道實在難受,為了能夠噴出這一口鮮紅的唾液,他可是足足咬了好幾個檳榔吶,要是克林克再細心一點,就會發現他所噴出的血液沒有半點血腥味,反而全部是檳榔的味道,只可惜他此時心中早已經慌亂,哪裡知道這一些……

在布魯斯家族接受了短暫的治療,紫楓就以養病為由回到了靜海市,對於這一點,克林克也是毫無辦法,紫楓是在幫助他的時候受傷的,他總不能連這個也不答應嘛。

也就是襲擊米亞羅家園的第三天,紫楓就帶著一干兄弟回到了靜海市,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米亞羅家族這個時候正好發動了對布魯斯家族的戰爭。

一直和米亞羅交好的德卡林家族,貝克家族的家主得知自己的好友差點被人殺掉之後,也憤怒的加入了戰局,而克林克也邀請了和自己家族交好的魯西,西庫拉家族一起加入了戰局,一時之間,黑手黨八大家族就有六大家族加入了戰局之中。

最初,不過是布魯斯家族和米亞羅家族拼得厲害,可隨著人員傷亡越來越重,六大家族都打出了火氣,漸漸已經到了不死不滅的地步,就在這個時候,美國五大家族派遣了大批的好手進入了黑手黨的地盤,也一起加入了戰局,整個歐洲黑道一片混亂。

這一切似乎都在葉星辰等人的計劃之中,所有人都做著自己的事情,只等待最好的時機進軍歐洲,當然,這些都是后話,如今的葉星辰正斜躺在靜海大學後園的草地上,望著天空那一朵朵紅紅的雲朵。

哎,這種生活其實蠻不錯的,舒適,平靜,優雅,多麼的逍遙,多麼的自在,等為兄弟們報仇后,我還需要繼續做星曜會的會長嗎?

看著天空那一朵朵各式各樣的雲彩,葉星辰淡淡的想著,前段時間的征戰殺戮,讓他身心疲憊,如今還完全的鬆懈下來,一個心得到了難得的安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