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葉一鳴並不知道靈瓏葉一鳴來到北江,而且還已經解救過一次林初唐。


「多少年不知道回來看一眼,現在一回來就知道使喚,你小子就是個白眼狼。」

華老搖了搖頭,竟做出一副失望的姿態。

葉一鳴心中卻是明白,華老這是答應他了,只不過正好要藉機數落他一番。

「多謝華老。」葉一鳴躬身道,雙眼滿是尊敬。

很快,兩天時間過去,葉一鳴一直在小山村中藥浴。

「華老,麻煩了。」

葉一鳴站在華老身前,拱手躬身道。

「回崑崙好好養傷吧,你也好些日子沒回去了。」華老嘆了口氣,沒說什麼便轉身離開。

走出幾步之後,華老身子虛幻起來,漸漸消失在視野中。

葉一鳴看者華老離去。

華老,就是教會他鬼門十三針的人,但是華老一直不允許他叫師父。

華老離開后,葉一鳴吹響口哨。

天空中,黑影遮天蔽日,海東青已經來到葉一鳴的頭上。

葉一鳴躍身而起,站到海東青之上,海東青鳴叫一聲飛上天空。

不知道飛行了多久,海東青穿過一片雲霧,來到一座高山之上。

高山周圍雲霧繚繞,在山頂有一處房屋,一個老人正在房屋外閉目打坐。

葉一鳴從海東青身上跳下,老人立刻睜開雙眼,看到眼前之人愣了一下。

「一鳴,你怎麼回來了?」

老人驚訝道。

「岳山長老,好久不見,我這不是回來看您來了。」

葉一鳴哈哈一笑,眼前這位岳山長老也是崑崙的守護者之一。

岳山長老捋了捋白鬍子:「客套的話就不用跟老夫說了,你體內氣息不穩,我看你是回來療傷的吧?」

「還是瞞不過您老。」

葉一鳴咧嘴,心中也是感嘆,岳山長老的實力還是這麼強,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受了傷的。

經過幾天的葯浴,葉一鳴的外傷已經完全好轉了,看上去和正常人無異。

但是體內的傷勢只是減輕了一些,很多舊傷還沒有恢復。

「老夫來看看。」岳山長老說著,身子已經瞬間出現在葉一鳴身邊,給他把脈,立刻皺起眉頭。

「怎麼出去幾年就受了這麼重的傷?」

他已經查探出葉一鳴體內諸多暗疾,很多不是輕易就能根治的。

葉一鳴苦笑:「都是當初在戰場上數年的征戰留下的。」

岳山長老也是知道葉一鳴這幾年在外面的一些事,搖頭一嘆:「自己性命要緊,走吧,我帶你回去。」

岳山長老也是一個口哨聲,又是一隻巨大的海東青從遠處飛來。

兩人各自站在海東青上,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 只是很可惜,封至堯的人在封家老宅的後山才找到一半的時候,警察就來了。

警察一來就封鎖了現場,封至堯的人不能和警察正面剛,只好悄悄離去了。

不過他們也沒空手,倒是給封至堯帶回去了幾個翡翠珠子。

封至堯手裏捏著那顆碧綠的珠子,發出了一聲冷笑。

他對身旁的白雨馨說:「呵,還好你一早就知道那個傻女人戴的是佛珠,不然我還真要被這幾顆翡翠給糊弄住。」

「肯定是唐林,他一定早就料到我們會去毀壞證據,所以才故意弄些翡翠放在那裏。」白雨馨有些擔心,「我怕他會壞我們的事。」

「哼,等我接手封燁霆的位子,把唐林這條狗給趕出封氏,我看他還怎麼跟老子斗!不過這樣一來,就不能確保警察找到的佛珠上一定有顧悠悠的指紋了。我得去和顧洪亮談談,一定要讓顧悠悠主動出來背這個鍋。」

「可是他會同意嗎?」白雨馨問。

封至堯嘴角掛着個不屑的笑:

「顧洪亮這老東西,年輕的時候賣老婆,中年的時候賣女兒,為了自己的利益,他有什麼做不出來。對了,在這件事情的風頭過去之前,你就少往我這兒跑了。」

「知道了。」白雨馨狠狠握拳,他以為她想來嗎?

總有一天,她一定會親手殺了這個該死的男人不可!

……

封至堯約了顧洪亮一個小時之後見面。

就在他剛準備出門的時候,家裏的傭人忽然拿了個包裹進來。

「封先生,有您的快遞,是個同城快遞。送快遞的人說,寄件人要求您立刻將包裹拆開。」

「什麼人這麼牛逼,竟然還敢要求我?」封至堯本來都已經出門了,現在他的好奇心成功地被提了起來。

他指了指面前的桌子:「放那,打開我看看。」

傭人得了命令,立刻就把包裹給拆開了。

那是一個很普通的硬殼紙箱,裏面塞滿了填充物。

傭人在裏面翻了好幾下才找到一個小孩巴掌大的透明塑封袋。

「封先生,裏面就只有一個這個東西。」傭人把塑封袋遞給了封至堯。

封至堯接過東西一看,當場愣住,急切問道:「那個送快遞的人呢?」

「走了……」封至堯的反應太激烈了,傭人以為自己犯了什麼錯,大氣都不敢出。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去把人給我追回來!」

不為別的,就為這塑封袋裏裝着一顆佛珠,正是他想要的佛珠!

那佛珠上刻了一個『微』字,還沾著一點黃泥巴,肯定是顧微微被推下山那天晚上遺失的沒錯。

可是是誰呢?

要這樣偷偷摸摸地把這顆佛珠送到他手上來!

封至堯心中感到疑惑,傭人剛出門,茶几上的座機就響了起來。

他家裏的這個座機基本上就是個擺設,平時幾乎沒有人會打這個座機。

但是此刻,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這令封至堯感到詭異。

猶豫了幾秒鐘后,他拿起了電話:「你是誰?佛珠是不是你送來的?」

「哈哈,封二少真是聰明,這都能猜到。」電話那頭立刻傳來了一道冰冷而詭異的機械音。

這明顯是經過了變聲處理的,封至堯皺眉:「你到底是誰,報上姓名來!」

「哈哈,我叫什麼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送來了對二少有利的東東西。二少前程似錦,奈何身上命案太多,我想二少是不會甘心於栽在一傻女身上的吧。」

「你到底是誰,怎麼知道這麼多?」

「封至堯,你聽好了,這顆珠子你想辦法放到顧悠悠那裏,一旦警察在她哪裏搜到這顆珠子,那麼她殺人的證據鏈就完整了,那麼到時候,二少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你究竟是誰?」封至堯忽然覺得後背有些發毛……

這個人好似不僅知道他的一舉一動,甚至還能窺探到他內心的想法。

他必須要把這個人揪出來,這樣他才會有安全感。

然而,對方說完他自己想說的,立刻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封至堯放下電話就叫人去查,最後卻發現這個電話是網絡上的一個虛擬號碼,送快遞的人也彷彿人間蒸發了一樣。

與此同時,碧水江汀的公寓裏。

顧微微結束了個封至堯的通話后,徹底註銷了某個虛擬號碼的賬號。

她篤定,封至堯和白雨馨肯定會拉顧悠悠出來做墊背的。

她現在之所以『幫』封至堯和白雨馨,並不是在幫他們逃脫,而是在配合緝毒大隊給他們織一個更大的網。

至於顧悠悠,她故意殺人,曾經還買兇劫車,就算是被警察抓了也是罪有應得。

……

警察在封家老宅的後山上找到了顧微微曾經被人從那裏推下去的痕迹和物證。

因為有了這些證據,所以當時『顧微微』自己在老宅溜達了一圈,並坐車離開封家老宅的視頻、也被視作無效。

但視頻里確實是有一個和顧微微從身高到身材都相仿的女人,根據這一點,警方又展開了調查。

很快他們就通過視頻中『顧微微』腳上一雙需要實名購買的限量版奢侈品鞋子、證明出那個人其實就是顧悠悠。

至此,所有真相似乎都浮出了水面。

原來是顧悠悠在那天晚上謀害了顧微微,將她推下了山,然後又穿上寬大的兜帽衣,假扮成顧微微,製造出她失蹤的假象。

再加上警察最後在顧悠悠的衣櫃里找到了一顆顧微微曾經佩戴過的手串佛珠,一條完整的證據鏈就行成了。

顧悠悠知道自己馬上就要被抓走、被起訴、被定罪。

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逃,逃出A城,逃出華國,這樣華國的法律就拿她沒有辦法了。

可是,她的親生父親顧洪亮卻阻止了她。

因為顧洪亮已經和封至堯達成了交易,他同意把自己的親生女兒送出去背鍋。

「悠悠啊,你聽爸爸一句勸,你現在就去自首吧,你現在去和警察交代這一切,那就算是自首。

微微沒死,你這樣最多就算是個殺人未遂,再加上你有自首情節,那法官在量刑的時候就會從輕發落的。

爸爸問過律師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最低只會被判刑兩到三年。到時候爸爸在打點一下,你在獄中好好表現,說不定一年就能出獄了。」 林雅站在病房門口,美眸瞪大,被眼前走廊上的這一幕畫面,給徹底…震住了!

一具具冰冷的屍體,橫七豎八…栽倒在整條走廊之上。

沒有殷紅,沒有腥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