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莫輕舞回過神,淚眼朦朧地看着白小鳳。


緊跟着,她又感覺到了一道目光,扭頭一看,幹青山正對她擠眉弄眼呢。

那意思,她很清楚,無外乎便是讓她當個和事老,將剛纔的事情全都抹過去,然後,順帶着拉攏白小鳳。

“莫輕舞,你是不是傻了?白小鳳讓你說話呢!”幹青山見莫輕舞沉默,急得一跺腳,“你怕是不拿干將莫邪家當家了麼?”

威脅!

又是威脅!

莫輕舞緊握的雙拳顫抖了起來,嵌進肉裏的指甲撕扯的傷口更疼了。

她貝齒緊咬着紅脣,猶豫了起來。

家?

有過麼?

應該有吧?

爺爺不就是自己的家人麼?

這些年,我不也是躲在爺爺的羽翼之下,慢慢成長起來的麼?

就在她猶豫的時候,忽然,一道笑聲響起。

“嗯……好一個家呢,把自己家的女孩當成貨物一樣擺在別人面前看,把自己家的女孩當成聯姻的工具使用,這干將莫邪家,果然是好家呢!”

莫輕舞嬌軀一顫,仰頭看向那張俊秀的笑臉。

這一刻,她的心狠狠地顫動了起來,彷彿小鹿亂撞一般。

但,白小鳳的話,卻讓她一下子清醒過來。

是了,自己有家嗎?

除了爺爺,這諾大的干將莫邪家,真的是自己的家嗎?

童年痛苦的記憶潮涌而來,莫輕舞就感覺鼻子酸脹,淚水再次抑制不住的流了下來。

“小鳳說笑了。”一旁的幹青山被白小鳳擠兌的老臉漲紅,忙抱拳示好。

白小鳳直接無視,扭頭看向項天明和項一:“二位,覺得我說的有沒有道理?”

“確實是這個道理,要不是他求着我看,老子才懶得浪費時間呢。”項天明點點頭。

“不知道爲什麼,小鳳你年紀輕輕,說的話格外好聽,格外有道理呢,老奴佩服佩服。”項一跟着抱拳示意。

“……”幹青山。

他好氣哦。

不帶這麼落井下石的吧?

幹青山氣的渾身都顫抖了起來,怒視着項天明二人,好歹老子幫你們鑄造法寶了,簡直一點面子也不給呀!

Www✿ ttκā n✿ C〇

項天明和項一則直接將幹青山無視了。

一個幹青山和一個白小鳳,他倆都知道該幫誰。

這麼好結交拉攏白小鳳的機會,不助攻一把那不成白癡了麼?

至於不幫幹青山,就得不到法寶,項天明一點都不擔心。

大不了把干將莫邪家的人全都打一頓,然後再逼着他們鑄造法寶就是了。

“哭哭哭,死丫頭就知道哭,干將莫邪家怎麼會生出你這麼個不中用的死丫頭!簡直廢物!”幹青山躁怒地瞪着默然流淚的莫輕舞。

啪!

話音剛落。

一記耳光猛然抽在了幹青山的臉上。

幹青山腦子一蒙,身體一晃,臉上火辣辣的劇痛,就感覺這一巴掌力氣大的差點直接把他幹暈過去了。

“抱歉,我朋友又被你惹哭了,所以我只能又打你了,不過你臉皮真夠厚的,打的我手都疼了。”

白小鳳活動了一下右手,神情漸漸冰冷下來:“另外,你眼中所謂的廢物,其實是真龍天驕令中的第四名!” 什麼?!

幹青山用力搖晃了一下腦殼,原本迷迷糊糊的愣是被白小鳳一句話給整的清醒過來了。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莫輕舞:“輕舞,你去參加真龍天驕令了?”

莫輕舞輕輕點頭。

幹青山又扭頭看向白小鳳:“真的,第四名?”

白小鳳點點頭,“真龍天驕令”第一場狩獵之戰,就被他一個陣法團滅了,正兒八經跑出來的,也就他們幾個人了。

他是第一,諸葛青兒和項天明實力肯定比莫輕舞強,分列在第二第三,至於具體的,他就不清楚了。

而華青月和莫輕舞比,實力則要弱上一些。

至於胡鵬飛,那就更沒得比了。

所以,莫輕舞是當之無愧的第四名。

Wшw ▪ttκan ▪℃O

頓了頓,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笑道:“另外,你眼中的廢物,還贏了華家第一天才呢,你眼中的廢物排第四,華家第一天才排第五,看來,你的眼光很高呢,真龍天驕令第四名都成廢物了,那排第五的就更廢物了,我要不要和華家說說?”

“不要!”

幹青山嚇了一大跳,臉色一下子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

他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幾耳光,剛纔怎麼就嘴賤了呢?

要是讓這話傳到華家的耳朵裏,那又是一場大麻煩了。

干將莫邪家是兵道世家,多年積累的人脈確實不少。

但,和醫道世家比起來,就差的遠了。

兵道世家讓人欠下的人情,很容易還清,甚至別人壓根就不打算還,直接打得你必須煉器鑄寶。

醫道世家讓人欠下的可都是一條條人命呢!

這種人情,即便是屹立在金字塔巔峯的大佬也很難還清。

所以,醫道世家比兵道世家的人脈更廣,且更牢靠。

他們干將莫邪家漫長歲月能屹立到如今,靠的是尋求一座座靠山庇護。

但,幹青山還從來沒聽說過哪個醫道世家會想着尋求靠山庇護的。

幹青山腦子裏嗡嗡作響,後背滲出了一層白毛汗。

他有種恍若做夢的感覺。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個被他當成聯姻工具的家族天才而已,怎麼會變成了“真龍天驕令”第四名的存在?

要知道,天師聯盟舉辦召集令招攬成員的方法,完全和陰陽界的家族宗門截然不同。

完全就是蠻橫地將所有天才,一網打盡。

也正是因爲這種公平的競爭方式,讓“召集令”的排名變得更有信任度。

莫輕舞能從“真龍天驕令”中殺到第四名,雖說有白小鳳團滅其餘天師的原因存在。神犬邊牧

但,能在上萬人的混戰中,好端端的排到第四名,這已經足以證明實力。

臉上,火辣辣的痛。

彷彿是燒紅的烙鐵不斷地在臉上摩擦似的。

幹青山顫抖的越來越厲害,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現在,不僅僅是被白小鳳打臉了,更是被莫輕舞打臉了啊!

此一時彼一時,之前家主願意讓莫輕舞成爲聯姻的工具。

但現在,若是家主知道莫輕舞拿到召集令第四名的話……

想到剛纔自己的種種,幹青山感覺渾身冰涼。

“該死!莫輕舞這死丫頭,爲什麼不早說?爲什麼要害老子?這個死妮子,簡直該死!”

這是幹青山心裏的想法。

他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的臉色變得和藹起來,扭頭看向莫輕舞:“輕舞,其實你該早告訴三叔的,告訴三叔了,就不會有這些事了。”

能成爲“真龍天驕令”第四名,光是這份實力和天賦,就足以讓莫輕舞擺脫被安排婚姻的命運。

饒是他幹青山想將莫輕舞當成聯姻工具,他也不敢真這麼做。

莫輕舞擡起芊芊玉手,抹了抹眼角的淚水,低聲道:“我想說,可你,根本沒給我機會呢。”

“……”幹青山。

心,痛的無法呼吸。

會客廳裏,靜的落針可聞。

感受着一道道目光,幹青山如芒在背,汗水不停地流出。

他感覺自己剛纔的一切,就彷彿是跳樑小醜一般。

自己蹦躂了半天,可終究是徒勞,在面前這些人的面前,終究像是猴子跳舞。

他雙手緊握成拳,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現在,你還想不想安排輕舞的命運了?”白小鳳眯着雙眼,神情冰冷地說。

幹青山虎軀一震,猛然驚醒過來,忙驚慌道:“不敢了,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你道歉,沒找對人。”白小鳳淡然地擺擺手。

幹青山登時反應過來,忙對莫輕舞抱拳作揖:“輕舞,是三叔錯了,是三叔錯了,請你原諒三叔。”

莫輕舞愕然地看着幹青山,目光閃爍,梨花帶雨的臉上滿是不敢置信。

印象中,三叔不是高高在上的麼?

印象中,三叔不是霸道蠻橫的麼?

印象中,三叔不是和其他族人一樣,不將我當族人,隨意欺壓的麼?

痛苦的記憶潮涌而來,和眼前的畫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大小姐的妖孽男人

這一刻,莫輕舞彷彿所有的情緒都一下子決堤涌出。

她笑了。

淚水,卻從眼角不停地滑落。

終於,能掌握自己的命運了麼?

她緩緩扭頭,淚眼模糊地看到那一張俊秀的笑臉。

是這個男人,幫了我!

“咳咳……冒昧的問一下,你到底是在哭,還是在笑?”白小鳳撓撓頭,無奈地看着莫輕舞。

“噗嗤。”

莫輕舞忍不住笑出了聲,擡起粉拳輕輕地砸在了白小鳳的胸口上,淚水卻依舊不停地從眼角滑落。

這時,一個干將莫邪家的守衛跑了進來。

“啓稟三爺,家主從劍廬出來了。”

“家主出來了?”幹青山眉頭一挑,登時一喜。

或許,這件事還有轉機呢?

這一次,可是家主親令讓莫輕舞聯姻的呢,萬一家主不答應,那這死丫頭,依舊得乖乖成爲工具。

想是這麼想,但幹青山吃了一次虧,怎麼也不會把這想法暴露出來的。

他笑着對項天明一抱拳:“項爺,家主出關了,您的槍,一定好了。”

“走,去看看。”

項天明當即邁步往前走,項一緊跟。

幹青山笑着對白小鳳一抱拳,然後又宛若慈祥長輩一般對莫輕舞說:“傻丫頭,還哭呢?爺爺出來了,要是讓他見着你哭,會心疼的。”

說完,他便忙跟上了項天明和項一。

“呵呵!真是臭不要臉的,變臉變這麼快的麼?”白小鳳鄙夷了一眼乾青山。

“謝謝。”

耳邊,響起莫輕舞的聲音。

白小鳳剛一回頭,便是一陣香風撲鼻,緊跟着就感覺嘴脣上暖暖的、溼溼的,很舒服。

只是,這種感覺,僅僅一瞬,便消失了。

莫輕舞彷彿做了壞事似的,紅着臉朝會客廳外跑。

白小鳳回過神:“那個,等一下。”

“什麼?”莫輕舞回頭。

白小鳳撓撓頭,笑道:“那個啥,剛纔太快了,沒感受清楚,要不,再來一次?”

莫輕舞嬌軀一顫,俏臉緋紅的都快滲出血了,嗔怒道:“流氓”然後便跑了。

白小鳳無奈地砸吧了一下嘴,有些回味:“真的很快呀,完全沒感受清楚,就是溼溼的香香的而已。” 幹青山帶着項天明和項一走在前邊。

他回頭看了看,白小鳳和莫輕舞距離有些遠。

猶豫了一下,他故意放慢了步子,和項一併肩而行。

項一捋了一下鬍鬚,淡然一笑:“幹三爺有什麼話說麼?”

幹青山諂媚一笑,低聲問道:“不知項爺可看我家輕舞了?”

“你還想着相親一事?”項一驚愕了一下,他知道干將莫邪家所謂的聯姻是什麼意思,其實這種方式,在陰陽界也不少。

但,他怎麼也沒想到,莫輕舞展露出了實力,有白小鳳撐腰,這幹青山,竟然還有這種想法。

幹青山笑着點點頭,低聲道:“之前我還擔心項爺看不我家輕舞,那現在,真龍天驕令第四名的輕舞,應該能入項爺的法眼了吧?”

項一眉頭皺了皺,沉聲道:“原來,你們干將莫邪家的女子不管天賦如何,都只是聯姻工具呢?”

“不不不。”幹青山臉的笑容更甚,彷彿沒聽懂項一的話似的,他摩擦了一下雙手,道:“聯姻工具說的多難聽,我的意思是,若是項爺看得輕舞,我這當三叔的便從撮合,若是項家和干將莫邪家能修的秦晉之好,豈不美哉?”

“呵呵!”項一冷笑了一下,“你怕是無視了白小鳳的存在。”

幹青山臉的笑容一僵,扭頭看了一眼不遠處跟着的白小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