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若非如此,來人豈能饒了龍浩宇,恐怕就是三頭青蛟王親自來也不行!


那人冰冷的接著說道:「我送你回去,免得你為你族惹出無邊大患,引發人族修士與蛟龍一族的大戰,於三頭青蛟王面上也不好看,到那時,你將死無葬身之地,去罷!」

這是一種威懾,絕非恫嚇。

他沒有再說什麼,也不問青蛟王龍浩宇何以會從大羅天界來到秦州大陸,似乎與三頭青蛟王是故友,才不願結冤。

話音剛落,一道閃電般的身影已經撲到了青蛟王的面前。

那人可怖的眸光射出,雙臂一叫力,一把抓住青蛟王的蛟尾,大喝一聲,猛然將它那萬丈蛟軀輪了起來,扔向了天際雲端之中。

如同山嶺一般的青蛟王,在這人可怕的力量面前,彷彿弱不禁風,瞬間沖潰了天宇,被雲海深邃的漩渦吞沒,消失了到了域外。

所有人都看的瞠目結舌,個個都怔在原地……

「這也太生猛了,一條蛟龍像一條蟲一樣,被他逐出了秦洲大陸!」

「強勢絕倫,霸氣!只是不知道他是何人?」

「是你?」赤桑老人雙眼神光爆射,瞳孔急劇收縮。

剛才相距遙遠,他己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現在離得近了,望見了那人真實面目,頓時大吃一驚,活見鬼了一樣。

他絕想不到從天地間消失、音信全無的秦洲大陸第一人,屹立在修真界巔峰的一代戰神還活著!

「原來是他」剩下的幾位秦洲大陸的護道者也全都震驚,紛紛猜到了這人的身份。

原本狂暴喧鬧的戰場上,突然間變得安靜,又驟然爆發出驚天的歡呼聲:「是一代戰神青衫神劍韓海雲!」

「快進來,被你擊傷的乃是天殺堂的大長老石古海,暗處空間還隱藏了不少天殺堂的殺手,你雖然強大,但也絕不可能一人獨抗!」赤桑傳音。

現在這個時候,韓海雲這樣的大援,對宋城的存亡太重要了,絕不能讓他復生后,又慘死在這裡。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進來,你是我天殺堂追緝的要犯,決不能讓你再次逃脫!」還未等韓海雲答應,又一聲截然相反的大喝傳來。

卻是石古海快速修復了臂傷,再次殺了過來。

「祭!」

石古海強行拘禁出體內天殺堂給每個殺手置在腦骨中央的保命法寶—-一塊上面刻有「神」的字玉牌。

這塊玉牌化作一道璀璨的光華,在天空炸開。

石古海有利用玉牌裡面烙印的「天痕」,直接將「天道」牽引過來,想要徹底鎮壓韓海雲。

天穹之上,黑霧煙雲隆起,一隻遮天的大手憑空從中浮現。

浩瀚妖氣從巨掌充斥著一股血殺之氣,透發出無匹波動,貫通天上地下,乎將整片天穹給震裂了。

這隻大手太過強大了!

石古海身為大長老,這塊玉牌顯然品質更高,能藉助「天道」之力傷敵。

在這一刻,赤桑等人都顯得有些駭然,放眼秦洲大陸能夠與蘊含著「天道」刀量的巨掌匹敵之人,根本就找不出來!

石古海認為,剛才自己受傷純屬對方偷襲,才措手不及導致雙臂受傷。

而今,他驟然聽聞眼前此人,便是天殺堂當年追殺而不得的要犯,心臟砰砰跳動,暗自慶幸自己立功的機會到了!

只要斬殺了此人,自己就是大羅天界第一人!

堂主一高興,啟稟「天道」,讓自己單獨成仙的可能都有,

若非如此,他豈會輕易下重注,召喚出了自己最強的法寶。

「天殺堂的殺手?」 豪門嬌妻,總裁的小女人 青衫神劍韓海雲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石古海。

他的面部因為顫抖而痙攣,強烈的仇恨,讓他咬牙切齒,腮部變的起伏不定。

「娘子你是否還在人世?在哪裡?等我……替你報仇雪恨!」他眼中一片血紅,彷彿天殺堂加在他身上的苦難和自己妻兒所受的屈辱,都在他的眼前飄起……

「天要滅我,我便滅了這天!今天我就用天殺堂殺手的頭顱,一雪你所受的屈辱!」韓海雲髮指毗裂,眸光中怒火繚繞。

這一刻,哪怕是天宇崩潰,他也一定要將天殺堂的殺手斬盡殺絕!

「這人便是傳說中的一代戰神韓海雲,天賜良機在前,如若不取,便是傻蛋一個,動手!」

「斬殺韓海雲,為我天殺堂揚名立萬!」

天殺堂剩下的幾名殺手,怕此時不出手,悔恨終生,也從暗處飛了出來,死死盯住韓海雲。

「來的好!」韓海雲眼底閃過一絲嘲諷,既然出來找死,自己就全收了,何必阻攔!

「鏘」的一聲,從他手中的戮天絕命劍中一道巨大的毫光衝天而起,劍芒光柱,貫穿九天十地,轟然斬向那隻遮天的大手。

「蓋壓乾坤,滅世盪神!」隨著石古海的喝聲,空中的大手似有靈性,竟是迎著那巨大劍芒光柱,猛然拍了下來。

頓時,天際血霧瀰漫,風雷炸響,這一片空間徹底化成了死域。

空中的大手,每一根手指都如山嶽般粗大,能破滅十方。

大手散發出恐怖的波動,如同至強仙威,就算韓海雲再逆天,也抗拒不了。

韓海雲竟然沒有躲閃半步,迎著那遮天巨掌,猛然將戮天絕命劍毀天滅地般的揮了出去。

轟!

劍掌在高天之上轟然對撞,瞬間迸發出比混沌初開時更加熾的光,讓人睜不開眼。

天搖地動,下方所有的山脈,轟然炸裂。

這樣的戰鬥,已經超越了秦洲大陸的極限,若非韓星早己將山河社稷圖化為虛無護住了這片天地,恐怕這片空間都會毀於一旦,被徹底崩裂。

娛樂富三代 光華稍散,眾人迫不及待向天空看去……

赫然,只見那隻巨手之上布滿了劍痕,傷口如深紅色的如無底深淵,散發出的血芒衝天,最終支離破碎,洇滅在虛空之中。

「啊,青衫神劍韓海雲,你……你……你居然已經走到了那一步!」石古海面露駭然之色。

他哪裡知道,韓海雲在荒古秘地中雖為幽冥荒奴,卻不知接受了了多少萬族殞落大能的道痕傳承。

他雖未成仙,卻早已立身在聖人之境。

嗡!

下一刻,戮天絕命劈開了遮天巨掌后卻並未收勢……

韓海雲手腕一轉,一道劍光,急速向石古海劃過。

「去死吧!就用你的頭,來祭祀我回歸秦洲大陸的第一戰!」隨著韓海雲的喝聲,在戮天絕命迸發出的炫目光華中,石古海發出了最後一聲嘶吼。

從他的脖子上噴出了一道鮮艷的浪花,石古海的頭顱,生生被從項上斬了下來,遠遠飛了出去。 「太可怕了,這人竟能逆戰蒼穹與『天道』對抗,生生擊殺大長老!」天殺堂剩下的幾個殺手無不面露駭然之色。

在這些人心中,天殺堂便是「天道」的代言人,對抗天殺堂,就是抗衡「天道」!

此人絕對無敵!

所有的人感覺到一陣惶恐,忍不住快速倒退。

「想跑?晚了!」韓海雲抬頭看了看空中那幾個被自己雷霆一擊驚的渾身冰冷的殺手,雙眼露出果斷。

「你們剛才不是還張牙舞爪的想滅了我嗎?今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滅誰?」韓海雲一步邁出,手中一道殺戮的劍芒,吐出千丈光柱,如一條矯夭的狂龍,直接斬殺了過去。

一劍揮出,絕對沒有任何懸念,人頭滾滾,頓時衝天而起,空中血浪翻濤。

只一劍,便滅了六個人其中的五個。

「不好,這樣的人,誰能阻擋?」沒有死的這個人發出了心驚肉跳的驚叫。

他心膽皆寒,寒毛都倒豎了起來,捂著一條斷臂,轉身快速遁走。

韓海雲正待將這人一劍揮為二段,但似乎有什麼未了的心思,皺了皺眉,驀地又將劍收了回來。

他看著遠處的天空,站在這個位置,清楚的看到,韓星的身影正散發出驚人戰力,欲與那神秘女子交戰。

「寶劍鋒從磨礪出,現在這些人都是他的磨刀石,若是當真死在磨刀的過程中,那是他的命……虎父無犬子,他不會讓我失望!」韓海雲目光露出期待之芒。

以他深不可測的目光看來,顯然這一戰,對韓星充滿了信心。

韓海雲將目光轉向逃走的那位天殺堂殺手,看著漸漸遠去一點一點變成黑點的背影。

他目露沉思,寒言道:「哼,天殺堂的老巢一向神秘,不留下你帶路,又焉能找的到?護住此界與我那孩兒最安全的辦法,就是殺上門去,將戰火燒到你家門口,將爾等覆滅!」

這是何等的氣魄!

韓海雲想一人之力,對抗整個天殺堂!

即便赤桑等人與他同屬秦洲大陸的頂尖強者,卻也不得不承認,同為戰神,但與韓海雲相比,無論是修為還是高傲,都不在一個檔次上。

「各位,我先行一步!」韓海雲雙眼露出果斷,朝赤桑等人拱了拱手,遁光閃耀,化為一道流光,身影便消失在了虛空中……

………………

「轟!」

韓星驟然見一隻繚纏繞著神玄法則的玉手,貫穿天地,猶如山崩海嘯一般擊來,整片都被這一掌拍的破碎崩裂。

韓星目光如電,只見玉掌連帶胳膊如白玉一般無暇,可以清晰的看到的裡面的血管與掌骨有神力在流轉,一縷縷神光發出。

這一掌突兀的拍到近前,掌指看以柔滑無骨,軟弱無力,實則能崩天裂地,有斬魔滅神之威。

這是絕殺的一掌!

「刷」

一道道熾烈的神光,突然從韓星身上爆發,化為一對靈力聚起的鵬翼,整人掩在了一片金色的光芒中。

「飛天遁地,鵬霄萬里」他腳下快速倒退,虛空中留下一道道疊加在一起的殘影。

雖然韓星的鯤鵬虛空術快的不可思議,一剎那便出退到了近萬丈之外,但那隻玉山一般的巨掌,仍如風馳電摯一般,緊追不捨,掌風帶著驚雷,劈落了下來。

「逆天九印」韓星在極速後退的過程當中,右手結成「內獅子印」,一拳印了出去。

「轟」拳掌相交,爆發極道威勢,響徹星空,整個這片空間都顫抖了起來。

「啊! 寶貝甜妻抱一抱 ……」那神秘女子原以為一巴掌拍在韓星的拳頭上,足以將其打成一堆骨渣肉醬,卻沒有想到,對方骨頭碎裂的聲音沒有傳出來,她自己的胳膊險些被震斷。

拳掌印在了一起,沉悶的巨響過後,下方無數山峰被震成石屑齏粉!

這名神秘的女子被韓星的拳頭,直接打的橫飛了出去,「哇」的噴出了一口鮮血。

「啪」

高手相爭,差的就是這麼一線,一拳得手,韓星整個人的氣勢如銀河倒卷,變退為進,身體往前沖。

一道熾烈的神光從韓星的拳頭上爆發,依然是「逆天九印」!

只是他把「內獅子印」結成了「外獅子印」,整個拳頭遮蔽天空,幻化像一座山一般大的血獅子頭法印,張開血盆大口,要將這女子吞進去,直接粉碎。

韓星的這一拳,蘊有爆炸性的神力,狂暴的能量席捲天穹,獅口大開處,澎湃的拳力擴撒開來,一下子將那神秘的女子淹沒在內。

「敢偷襲老子,去死吧!」韓星眸光閃爍,拳頭上綻放出無量的印符光輝和驚世殺芒,下決心將對方一拳斃命。

就在韓星要徹底將這神秘女子滅殺掉的萬分之一秒,卻突然生生收住了拳頭,驚愕道:「是你?」

近乎同一刻,虛空一陣被撕裂的聲音……

在韓星一愣神兒的功夫,被這女子抓住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死裡逃生機會,從玉掌的指尖上瞬間彈出一朵晶瑩似玉的青色蓮花,像一道混沌青光,掃落了下來。

啪!

韓星咳血,渾身骨骼噼里啪啦作響,被擊的橫飛了數千丈。

一縷縷銀色光華瀰漫,從中閃出一個十五六歲白色衣裙拖地,黑髮輕舞,面容絕美的女子。

「秦嵐?她怎麼會變成這樣強?這真的是她嗎?」韓星踉蹌站立了起來,心中一凜,眼中湧現出震驚之色,不可思議的喃喃自語道。

因為他發現,在秦嵐的腦後有一寶輪,閃爍著一一圈圈的光華,像神氏一樣。

在她的身上有少女的美麗,還有一種美婦的妖冶……

秦嵐整個人現在氣質飄渺,宛如是人與神的結合體!

「從此世間再無荒古聖體!你死了,酆都大帝的判官筆和歿世黃泉圖盡歸於我!」秦嵐一手提著一柄血光森森的長劍,一手執著一條擒仙玄妙索。

「怎麼辦?曾經的指腹為婚之妻,殺還是不殺?」韓星心中猶豫。

曾幾何時,秦嵐以彼岸花化成冥血淚珠迷惑韓星的心性,以達到她脅迫對方斬赤紅霞、滅陸千夜,以此換取韓星父母的消息的條件。

只是韓星因禍得福,當日多虧了「天道」的兩道封印,將他的元神封在了神闕穴包裹的丹田之中,而他投在識海中的元神只是鏡像,否則只怕靈魂早己被血霧侵染了,變成了污邪的怪物,立馬走火入魔!

屆時,沒有人能夠阻止韓星去將斬殺此赤虹霞與陸千夜當作終生目標去完成……直至到死。

今日面對秦嵐,韓星猶豫不前……父親韓海雲己有蹤跡可尋,那母親呢?

斬了秦嵐,屆時只怕母親更難尋找!

父親韓海雲仇家眾多,母親一個婦道人家,便是逃出生天,也必然會隱名改姓,才能瞞過眾多耳目。

自己自幼離開母親,對她老人家根本就沒有印象,秦嵐若是當真知道自己母親的消息或是見過她老人家,殺了她,無異於斷了母親去向的消息來源!

另外,秦嵐悔婚,雖說系指腹為婚,自己與她也並沒有什麼真正的愛情,但秦家父女褻瀆了對父母的尊重,讓自己蒙羞,這件事不管如何,卻是一定要到中洲城秦家找上門去,討個公道!

就憑這些,秦嵐現在也不能死!

另外,眼前還有兩件事自己沒有搞明白……

一是指腹為婚非同兒戲,爹娘皆非常人,在自己生死不明的情況下秦家悔婚,到底是為了什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