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船長,您想到了什麼?”


“不可能不可能……”

“船長!”

“能造成這種現象的,據我所知也僅僅只有百慕大三角,那個地方而已!不對……”

船長拿出自己的手機,果然已經沒有了信號,可他又聽到對講機中船員的驚慌和質疑,這就證明並不是所有的電子設備都遭到了破壞……

‘難道……這裏混進敵對勢力的人了?!’

船長猜想的方向錯了,但結果卻意外的正確了。

王昃滿意的看着亂作一團的駕駛艙,對女神大人說道:“歡迎來到‘小昃號’!”

“噗哧,你真壞!”

可船長下一句話,就讓王昃興奮的表情凝固在那裏。 船長坐到自己的專屬椅子上,拿起一根雪茄,用純金的雪茄鉗輕輕剪掉一邊,點燃後深深吸了一口。

吞雲吐霧間他平靜的說道:“夥伴們,不要焦急。在我們的頭上,有超過十一顆衛星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把我們的情況報告上去,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僅僅是耐心等待。”

‘馬勒戈壁的!我恨高科技!’

王昃苦着臉往地上一蹲,雙手支着下巴沒了主意。

本來他還可以利用隱身的優勢,在船靠岸的時候偷偷溜走,現在弄巧成拙,等到‘救援隊’到來,肯定會超級細緻的將這艘船翻個底掉,到時候……

王昃不由得想像,自己的照片被貼到各大媒體,不但在最短的時間成爲知名人士,自己的腦袋也水漲船高,變得相當值錢。

沒準到時候自己都恨不得捅自己一刀,好去領賞錢。

女神大人問道:“你怎麼了?那個‘衛星’很厲害嗎?”

王昃突然擡起頭來,看着女神大人,眨了眨眼睛,興奮道:“對了!我怎麼又忘了!你可以把我變得隱形,那麼……能不能把這整艘船都變不見?”

女神大人有些猶豫道:“可以倒是可以,不過……”

“不過怎樣?”

“那需要耗費太多的力量,如果我這麼做了,不但沒辦法持續你的隱身狀態,更是會失去幻化的能力,也就是說那時就沒有人幫你擋子彈了。”

王昃一愣,突然大笑道:“我還當什麼事,你放心去做吧,我還不至於那麼脆弱,再說……他們又怎麼可能敢衝我開槍?”

他邁開大步,直接走到駕駛艙的最前方,背靠着玻璃,玻璃後是無盡的海洋。

王昃朗聲說道:“請問,你們這裏誰會講中文嗎?”

隨着他的出聲,駕駛艙內所有的人都是一驚,一陣慌亂之後,甚至有人已經躲在了桌子底下。

女神大人苦笑着搖了搖頭,閉上雙眼手中再次結出那七個印記,不過剛剛結好,她就消失不見了。

王昃的身形也慢慢的在衆人眼中浮現了出來。

衆人第一時間就掏出了各種槍械,黑黝黝的槍口全都瞄準了王昃身上的要害。

一時間,場面變得異常的安靜。

王昃緩緩舉起雙手,臉上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

他再次問道:“請問你們有誰會講中文?”

還真別說,一名船員從船長身後站了出來,用有些蹩腳的中文問道:“你是誰?!”

王昃面色一喜,高興道:“太好了,我的英語口語不過關,差一點都沒有辦法溝通了……還有,我沒有帶武器。”

說完還極其緩慢的轉了一圈,不過這個動作也把這整屋子人嚇得夠嗆,食指扣在扳機上不停顫抖。

倒不是他們膽小,實在是……王昃出現的行事太詭異了。

如果他晚些說話,等身體浮現出來,那麼人們會認爲他是躲在旁邊的。

可他卻提前說了話,這就造成所有人都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他‘憑空出現’的。

人類一般不相信自己可以有幸見到上帝或者神靈,但他們會相信自己有可能遇到魔鬼。

船長倒是頗爲‘處驚不亂’,他通過那位船員的翻譯問道:“請你先回答我的問題,你是誰,又爲何出現在這艘船上,還有你的目的是什麼?”

王昃攤手道:“怎麼就不懂得,問題要一個個問纔好,不過我大度,就原諒你的無理了。”

他將自己的雙手放了下來,很悠閒的靠在窗臺上,轉過頭看着窗外的風景。

緩緩說道:“我是誰並不重要,相反的,你們要認清楚你們現在‘是誰’,纔是至關重要的。如果你們想不明白,我可以好心的給你們一個提醒,你們,現在,是人質。”

經由那名船員翻譯出來,在場所有人都聽的真切。

他們舉槍的手伸的更直了。

突然,一個明顯是新人的船員,有可能是忍受不住場面的壓力,竟然……開槍了!

‘吽!~’

封閉的房間內,槍聲顯得尤爲震撼。

王昃眼皮一挑,清晰的看見那顆帶着火蛇的子彈向自己飛來,他急忙一個側身,躲過了子彈,子彈在窗戶上擊出一個手指大的小洞,飛到了外面不見蹤跡。

一股夾雜着腥味的海風魚貫而入。

王昃在側身的同時還揮了下手臂。

這個動作在一羣人看來,就好像是王昃‘拍’開了子彈!

衆人大驚,有些還感覺到自己股間充斥着強烈的尿意。

這……太嚇人了點……

王昃也是心有餘悸的,他不由得慶幸自己在山上那兩個月確實沒有白費,起碼在控制自己身體方面還是有極大提高的。

船長的雙手劇烈的抖動幾下,突然站了起來衝着那名開槍的船員就打了過去。

一個巴掌拍的極響,甚至不照那聲槍聲差。

船長暴怒道:“是誰給你下的命令?!沒有我的允許在我的船上開槍,你知不知道我可以立即處死你?!”

那名船員嚇壞了,拼命低着頭一個屁都不敢放。

王昃哈哈笑道:“你這又是演戲給誰看吶?方纔他開槍的時候你不組織,現在看到我沒死了,纔想來規矩?好吧好吧,我大度,可以再原諒你們一次。”

轉瞬間他眼神又是一冷,陰森道:“不過絕對是最後一次!”

船長額頭冒汗,王昃身體裏那股煞氣又稍稍泄露出一點。

船長說道:“我爲我船員魯莽的行爲向你道歉。不過你剛纔說的話,具體的意思我並不是很懂。”

王昃笑道:“你們的所有通訊設施是不是失靈了? 鳳凰錯,帝妃三嫁 不用露出那種驚訝的表情,也不要太相信你們的判斷,我只能說……這個世界上你們不懂的不知道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有些人有些事,是你們即便用生命去鬥爭,也不會有任何意義的。”

他有些愛惜的摸着面前的儀表盤,說道:“至於我來到這裏的目的……呵呵,我很喜歡這艘船,所以這艘船從現在開始就屬於我的了。”

衆人愕然。

王昃繼續道:“哦,還有,我不希望你們還抱着任何僥倖的心理,比如天空中那些無用的衛星,正如我可以讓這艘船上最先進的設備都失靈一樣,它們也不會對你們有任何幫助。”

他彷彿猶豫了一會,說道:“船我是要定了,至於你們……”

王昃衝着船員們一個個認真的瞅了過去,直到都看了一遍,把他們都‘看退了’幾步,才說道:“我很遺憾,你們應該慶幸,我不會開船,所以你們現在還活着,以後也可以活着,但那就要看你們今後的表現了。”

誰知船長突然大笑起來。

王昃皺眉道:“怎麼?不相信我的能力?現在還是?”

船長搖頭道:“不不不,我相信你的能力,只是我很不理解,爲什麼如此的力量竟然會出現在一個腦袋有問題的人身上。 流年已盡,愛未涼 對,你沒有聽說,我說的就是你。我相信你可以殺掉我們,也相信你可以毀掉這艘船,但我絕不會相信你可以擁有它,並且……呵呵,並且還能擁有我們,這就像……”

他彷彿仔細思考了一會。

才繼續道:“就像一個嬰兒想要一個拳擊手套,他可以去偷,去賣,但絕對不能直接從泰森的手裏搶。”

王昃琢磨了一陣,啞然失笑道:“你是說這艘船是屬於某個國家的,我這件事如果被人知道了,就算是與某個國家敵對了,是嗎?”

船長繼續抽了一口雪茄,說道:“事實正是如此。”

王昃又笑了,笑得很開心。

“既然船長你不像一般的笨蛋,我表示十分的欣慰,因爲跟聰明人交流就會省下很多麻煩。但你以爲我真的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嗎?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站在這裏,用你們根本不瞭解的方法控制整條船,我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這艘船所代表的價值?尤其在我發現了,這艘船上裝載着核武器的情況下。”

船長一驚,大聲道:“你知道了?!”

王昃拍了拍手,說道:“好了,談話時間結束了,現在你們就把自己當成啞巴好了,只留一雙耳朵聽我的命令就可以了。首先……我需要你們把槍都放下,我很討厭有黑色的東西對着自己。”

衆人當然不會放。

王昃無奈的搖了搖頭,突然雙腿發力,猛的衝了出去,又折返回來,站在原地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

只是……一個船員卻憑空飛起,快速的撞在牆上,一陣呻吟後才滑倒在地上,一時半會也爬不起來了。

一羣人大驚失色,第一時間就要扣動扳機。

王昃一股煞氣猛然出體,如陰風般席捲了整個駕駛艙,氣溫都憑空降了十幾度。

他一雙眼睛瞬間紅如血、明如燈,陰冷的聲音清晰的傳到每個人的耳朵裏。

啟稟王爺,王妃會捉鬼 “你,試試!”

煞氣本就是世間兇物,又豈是平凡人所能抵抗?

再加上王昃心魔本就沒有根除,煞氣一旦發出幾乎如洪水猛獸,瞬間將所有人的心都‘沉’了進去。

‘垮啦!垮啦~’

幾乎所有的槍械都落在了地上,有些膽小的甚至都失了禁。

船長顫抖的靠在座椅上,伸出的手指不停顫抖着,驚恐道:“惡……惡魔!” 王昃滿意的點了下頭,血紅的瞳恢復原貌,很欣慰的說道:“嗯,你這個理解很好,我很滿意。”

他走到船長身邊,一隻眼睛挑了一下。

後者羞憤的站了起來,讓出了這個房間內最好的椅子。

王昃一臉滿足的坐了上去,輕輕說道:“開船。”

“往……往哪開?”

“回頭一直走,到時候我會告訴你下一步。”

船長無奈,在魔鬼面前,他的一切忠誠也信仰,都選擇了放棄。

而‘魔鬼’的身份,也給了他一條暫時保住性命的理由。

誰能跟魔鬼鬥?我又不是神父!

船在緩慢的前行着,彷彿是互相通了信息,所有人都儘量把這艘船開的很慢很慢,就好像前方是地獄的大門,而這就是人生中最後一段旅程一般。

王昃窮極無聊的坐在那裏,突然問道:“我想知道你們這次運輸的那個箱子到底是什麼。”

船長愣道:“你就是爲了那個箱子而來?”

王昃曖昧道:“是不是外星人留下的東西?肯定是對不對?我就知道自己猜的一定沒錯!”

船長眼神有些古怪,好半響才說道:“那……並不是什麼外星人的東西……”

“呃……你還想騙我?!”

“不……不是的,那箱子裏面其實裝着的是一臺研磨機。”

王昃眨了眨眼睛,突然大笑道:“哎呀船長你真會開玩笑啊,那種級別的保護方式,我就不相信僅僅是臺破機器,而且那個箱子又是如此的獨特,怎麼能是機器?它必須不是機器!”

船長一時間笑得比哭都難看,誠懇道:“我不知道您是從哪聽說有外星人的東西,不過那真的就是一臺機器,但……卻不是什麼破爛機器,它是現在世界上最先進的極速,全世界也僅僅只有這麼一臺,它是用一種微納技術……”

王昃一聽頭就大了,趕忙伸手製止了他,臉色十分不好的問道:“你就說它能幹什麼吧。”

船長突然間變得十分自豪,朗聲道:“它是一場革命,一場即工業革命、網絡革命後,人類迎來的真正意義上的革命!它可以把某種材料研磨得幾乎沒有一絲阻力!”

“呃……這又有什麼用?”

船長翻了翻白眼,突然坐在他的面前,如數家珍的把這臺機器的作用說了出來。

阻力,是一切行進的基礎,也是阻礙。

沒有了阻力,人連行走都不能,但同樣的,正是因爲有了阻力,讓人類前進的腳步,緩慢了下來。

比方飛機的風阻。

依靠阻力和壓強才能飛行,卻也因爲阻力,飛機的速度進入了一個瓶頸。

又或者機槍,最好的槍械,也不能承受長時間的發射,不是因爲子彈爆破給金屬帶來‘金屬疲勞’,而是因爲子彈摩擦槍管,導致過熱。

而運用到機械中,阻力就變得十分不可愛了。

汽車需要大量的而又昂貴的潤滑油,從而延長髮動機的使用壽命。

但即便是最好的潤滑油,阻力在,摩擦依舊,發動機的速度也進入了一個瓶頸,再想提速,只能依靠增加數量。

還有很多很多,船長列舉了不下二十種產業中‘阻力’的危害。

而這種技術,無異於會讓這些產業爆發一場革命,誰先使用了它,誰就是下個年代的王者,國家也是同樣。

一番話把王昃說的一愣一愣的。

他也並不傻,直接問道:“你的意思是……研究這項課題的科學家們,現在就在這艘船上?”

船長苦笑道:“你不是應該見過了嗎。”

王昃這才明白,爲什麼船長會主動的將如此機密如此重大的事情告訴自己。

說白了,就是爲了保命!

作爲人質,尤其是‘魔鬼’的人質,如何才能存活下來?很簡單,‘體現價值’。

不是可有可無,自然不會被隨意殺死。

王昃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放心,我之前說過的話,並不是說說而已。”

貨船又行進一會,王昃拿出手機就要給上官無極掛電話,可馬上發現自己的手機也沒了信號。

他一陣大汗。

‘請示’了女神大人,這通電話纔打通,意思也很簡單,就是讓他們做好接應的準備。

‘爲民號’爲了這次任務,還是做了很大的改裝,比如在船艙之內空出一片極大的空間,可以裝載幾架戰鬥機。

現在被命名爲‘王昃號’的貨船十分順利的進入到‘爲民號’船艙內,當然,整個過程發生在公海之上。

上官無極呆呆的看着‘王昃號’,嘴巴張的有鵝蛋大,久久不能出聲。

在得知船上的那些高科技及科研人員後,他更是直接冒出一身冷汗。

“快……快送出去!長毛,趕快聯繫國內,讓他們做好二級外交警戒,小雞,給我用最快的速度黑進米國的五角大樓,我要時刻關注他們的軍隊活動……”

他焦急而又近乎瘋狂的發出一道道命令,最後頗爲悲慼的苦笑了一下,對王昃說道:“你……你真是爲我們國家帶來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麻煩!”

王昃眨了眨眼睛。

上官無極直接翻白眼道:“你還不明白?這些船有通訊、導航、定位系統,最要命的太空中還有衛星觀測,就算它價值再高,也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動的!”

王昃還是沒有說話,反倒是那個‘很自覺’的人質船長冷聲道:“我看你纔是不明白的那個!”

船長如同竹筒倒豆般,把王昃將所有通訊全部毀壞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種舉動不但上官無極一愣,就連王昃都有些發懵。

這話早晚會說出,自是誰也沒有想到,會是身爲船長的他說出來的。

Leave a reply